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一十三章 预言帝

第六百一十三章 预言帝2017-11-10 16:34:52Ctrl+D 收藏本站

    顾飞的身影对不笑来说并不熟悉。他对顾飞印象最深的还是最早那个新手法师袍外加蒙面单刀的造型。现如今顾飞的黑衣形象已经声名在外,从装备角度来说这一身装束当然比当初那身要强得多,但对于不笑来说那一身才是他的阴影所在,面对黑袍顾飞,他心理压力反而要小一点。

    但此时的不笑心里却还是在纠结。

    因为顾飞过来的方向,本是他精心挑选的退路。但现在再从这走,二人势必要擦肩而过,对不笑而言这游戏里绝对没有比这更凶险的事了。他是坚信顾飞可以反潜行的,但是反潜行的方法真的是断水箭所说的那什么直觉吗?在被**裸的出卖后,断水箭那玄幻一样的说法更加让不笑不敢确信了。这样的情况下,他哪敢试验姓地从顾飞身边走上一遭?

    不能走这条安全的道路了。不笑打定主意,已经准备小心一些从七月领来的这些娘子军当中穿过去。结果就在这时以七月为首的众姑娘突然各自拿出一个布袋,伸手一抓一扬,白石灰已经在街口弥漫开去。

    不笑几乎是爬着才没被迎面打来的一团白石灰打中。惊慌失措的他连忙朝后退去,这时候如果被白石灰破了潜行肯定会被围,那样自己有消失也没用,消失也不能把人变透明,从别人身上穿过去。

    郁闷的不笑只恨大街上连个钻桌子的机会都没有,这一目了然的空旷,迟早会被她们用白石灰洒出来。而身后的退路是更可怕的千里一醉,更加不在考虑的范围。

    反正被发现了也就是个死,不笑一咬牙,决定还是兵行险招。

    不笑瞅准了一个姑娘,缓缓欺近,眼看就要被白石灰洒中的时候突然现身。那姑娘惊呼了一声,手里的白石灰还是照样打了过来。不笑这会也顾不上躲也没必要躲,一个箭步冲上,被白石灰洒了个百分百后却也已经冲到了这姑娘身后,一刀捅出就是一记背刺,跟着抓了这姑娘的胳膊一拧已经闪到她的身后,高声叫道:“都不要动,落落,别用回复术。”

    突如其来的变故众女都是一惊,落落原本正是要施展回复术,不想被不笑提前叫破。她很快就明白了不笑的意图,立刻也没敢再动。

    倒是被不笑抓住的姑娘奋力挣扎不休,不笑只拧一条胳膊也有点吃力,干脆胳膊一横直接卡了这姑娘脖子。

    “不愧是老朋友,很明白我的意图嘛!”不笑说。

    “你还是不是人!!!”七月脸色铁青,尤其想到自己曾经和这个家伙有过那么一层关系,七月有想吐的感觉。

    “是人,而且是很了解你的人,这法子对你绝对有效不是吗?”不笑的确很了解七月,游戏里挟持人质根本不会有人当回事,也只有七月这样的姑娘会在意。尤其这本是她和不笑的私怨,在这种情况下任由朋友做出牺牲,这种事不笑猜到七月肯定是不会做的,为了保护朋友,只要自己的要求不要太离谱,她一定会妥协。

    不过要控制人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还是游戏,死亡的损失也就是个掉级,人质不会有多害怕当然也就用不着多配合。所以不笑选中了这个弱小的法师,在现身的一瞬不笑就使用了鉴定术,匆匆扫了下此人的等级和装备,确定她不至于被自己一个背刺就秒杀后,不笑送上了一记背刺。

    不笑是在力量上有相当投入的盗贼,这样挟持一个法师并不难。而这法师已经吃了他一记背刺,接下来只要随便一刀就可以挂掉她。此时的不笑小心翼翼,生怕这个人质故意把身子撞到自己的匕首上。

    “叫千里一醉不要过来,快!!!”不笑深知此时他手握的人质其实没什么价值,他仰仗不过是这些姑娘之间相互关爱的友情,但万一有哪个友情并不到深呢?所以不笑不敢拖延,立刻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千里,不要过来了,拜托……”七月早已经看到了顾飞,尤其是在不笑现身后已经开始了飞奔,连忙给了顾飞一个消息。

    但顾飞向来是没有什么聊天精神的,像这种关键时刻更不会去查看什么短消息,所以根本没理会就大步奔来。七月一惊,她虽然看错过不笑,但对这家伙也还是有几分了解,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这家伙绝对是会死也要拖上两个。

    “千里,别过来!!!”情急之下七月只能扯着嗓子喊了,起码让不笑知道,自己的确照他的意思做了。

    “啊?说什么??”顾飞好像没听清楚,跑得更快了。其实他早已听到七月喊的是什么,更看到不笑挟持住了冰琉璃,事情也已经猜了个大概,此时故作听不见,也是想再接近现场一点。

    “别过来了!!”七月急得跳脚,落落更是连忙跑出来把顾飞给拦住了。“装没听见吧你?”落落看穿了顾飞的小算盘。

    “咳,哪能啊!你们这忙啥呢?”顾飞做轻松的路过状。

    “少在这装蒜了。”不笑看到顾飞终于止步,长出了口气,就这也没敢大意,把冰琉璃当作盾牌挡在了他和顾飞之间。

    “快点给我让路。”不笑哪敢多逗留,连忙呼喝众人朝两边闪。

    “你能秒了他吗?”落落小声问顾飞。

    “他生命多少?”顾飞其实早已经进入了法术能够攻击到不笑的距离,但就是吃不准能不能秒杀,如果能确定早一个雷电术劈下去了。

    “我刚鉴定过他装备,保守估计xxx。”落落说。(咳,为免数据党纠结,蝴蝶就也不劳神给数据了)“不行,秒不掉。除非能近身。”顾飞算了下雷电术的伤害,不够秒杀不笑。

    “你不是会瞬间移动吗?”落落说。

    “姑娘,我离他还八米远呢!”顾飞说。

    “这么说我不拦你的话……”

    “那他可能已经狗急跳墙了。”顾飞叹气。不笑这种自己老早就得罪的敌人,估计做梦的假想敌都是他,又怎么会不防着他的瞬间移动呢?

    “你知道还冲!”落落说。

    “我不就是想看看是谁吗?”顾飞说。

    “不笑啊,你不认识了?”落落问。

    “不走近点我哪里认得出来!”顾飞说,“你看,他还藏着头!!!”

    “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不笑吼,顾飞始终是他重点注意的对象,发现他完全没像其他姑娘这么紧张,在那和落落聊得火热,很不笑心里一团怨气急冲。

    “你们忙。”顾飞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理他和落落。

    众女一头黑线,不笑再次催促:“快点让路!!!”

    七月也盼着顾飞过来后能有什么转机,所以大家很会意地让得慢慢吞吞,顾飞和落落都聊这么多句了也没还让干净,不笑觉得自己的耐心受到了极大地挑战,正准备发话,不想顾飞居然很向着他:“大家快点让,别磨蹭了。”

    众人诧异,连不笑都有些纳闷,结果就听到了顾飞的下文:“让他快点走了,我好去追杀。”

    不笑吐血,正准备再说点什么,突然听到有人扯着嗓子吼了一声:“啊呀,这是什么状况?绑架吗?呀呀呀!这可是大件事啊!!!”

    所有人都被这声尖吼吸引了目光,就见顾飞过来的那条街道上有一人也飞奔而至,一边手忙脚乱地掏着什么一边大喊着。

    “什么人!”不笑当然是很警惕的。

    “绑匪先生你好,我是好玩游戏网的在线记者多木,不知道你介不介意我耽误你几分钟,问你几个问题?”来的人是多木。他和木多原本在酒馆里对顾飞做着专访,忽然顾飞说收到消息要去砍人。千里一醉砍人啊!两人当然想做个现场报道了,但遗憾的是人两人都没顾飞这速度,顾飞当然不会为了这耽误他砍人这么大的事,所以虽然三人都朝这边来,却是有了先后。顾飞最快,多木稍慢了点,而木多那个普通法师这会还不知道在哪呢!

    “多木木多?”在场有些人立刻叫出了这名字,多木和木多向来都是联合发稿,用的这是这个名字,喜欢上好玩游戏网的人对这名字都不会觉得陌生。

    不笑不巧也是好玩游戏网的注册用户之一,熟悉这名字,而且他还见过多木和木多,前些曰子这两个家伙到月夜城访问过十会联盟的云中暮他们,不笑作为路人也有观望。这之后白石城大肆蹲守银月时,这两个家伙也现身做过采访,而且守了一天一夜想等银月上线访问几句,可惜没有访到。此时一看这人,不笑认出果然是多木,但这时候不笑哪有心情接受什么提问?更何况他自己都不觉得他搞绑架这事有多光荣。

    结果没等他发话呢,多木的职业素质已经有体现了,问题已经连珠炮一般地甩出来。

    “绑匪先生方便透露您叫什么名字吗?”

    “绑匪先生您为什么要绑架这个法师姑娘?”

    “这只是在游戏,绑匪先生您为什么会有自信做出绑架这种事?而且看起来您好像做得挺成功!”

    “方便的话,请您回答一下吧!”多木诚挚无比地道。

    不笑愣了足足有半分钟,这才回过神来,立刻拧着眉头怒吼:“老子不方便,快点,都给我站到那边去,再不照办咱就拼了算了。”

    众姑娘连忙朝不笑指的方向去了,多木一看不笑没心情接受访问,结果又转向了顾飞:“千里你急匆匆赶来要砍的就是这个人吗?这么说你一定知道这人的来历了。”

    “当然,这人叫不笑。不过我过来不是找他,我是听说银月在这边,怎么没看到?”顾飞和多木都混了快一早上了,回答问题十分娴熟。

    “银月逃去交易行了。”不笑飞快地把银月出卖了,如果顾飞能立刻甩下自己去追击银月那就太好了。

    “哦,那你去吗?”顾飞问。

    “我……少废话,都转过去,背对着我。”不笑气急败坏。

    众人照做,结果多木这边还在向顾飞提问呢!

    “不笑?是当初被您连砍过很多级的那个不笑吗?”

    “没错,就是他。”

    “哦,那已经是很久以前了吧?看到今时今曰的不笑,您有什么感想?”

    “依然那么欠砍。”

    “那么对于他做出绑架这种事,您怎么看?”

    “禽兽不如。”

    “那您知道他绑架的目的吗?”

    “这个问题我建议你去问那边的七月会长。”

    “七月?云端城全女生行会的会长七月!啊啊,久仰久仰,一直也想找机会给您做次访问呢!”七月当然不可能像顾飞这样出名,但多木毕竟属于八卦界的消息灵通人士,并不是一般人,而且他的视线是盯在全游戏,不会只盯在某个主城,对于在行会对抗战上也出过风头,且行会清一色女生成员的重生紫晶是留意过的。至于“一直也想找机会做次访问”是不是恭维的客气话就不太清楚了,但显然多木对重生紫晶和七月的情况掌握得并不太多,一边的顾飞已经在黑着脸说:“谁告诉你这姑娘是七月了,那边那个格斗家才是。”

    顾飞刚才说到七月时就是目光随便朝那边望了眼,多木当即把顾飞身边的落落当七月了,好一通说。

    “啊!真是不好意思。搞错了搞错了,原来您才是七月会长。”多木不觉尴尬,极其流畅地就走向了七月,不愧是记者同志,打蛇顺棍的本事炉火纯青。

    “既然您是重生紫晶的七月会长,那这边不笑的问题我多少已经有点眉目了,呵呵。”多木笑着,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八卦人士,七月和不笑那点陈事旧事怎么会不知道。

    七月此时当然也很没心情和这家伙扯皮,皱了皱眉却也不知说什么好。

    不笑这边也只能假装这人不存在了,在看到所有人都依他所言背向了他后,突然一把将冰琉璃推了出去,跟着就发动了技能潜行。

    有人听到动静情不自禁回头一看,就见冰琉璃已经摔倒在地,而不笑已经消失不见,连忙大叫:“不笑不见了!!”

    所有人回头,顾飞一个箭步冲出两米,跟着一个瞬间移动已经闪到了冰琉璃身旁,双炎闪天降火轮火树千重焰,几个法术连发轰了周围大片面积,却依然不见不笑的身影。此时的顾飞也感觉不到不笑的所在,显然是因为不笑并没有在注意着他。

    不笑一直都很关注自己的举动,但偏偏在这个时间不注意自己,难道说,他知道自己是怎么洞悉到潜行的?

    能知道这情况的,只能是有一定基础的练家子。目前游戏里顾飞遇到的也有百世经纶和断水箭有这能耐,顾弦虽然在游戏里身手极强,但这份直觉却都不可能拥有。

    是断水箭告诉他的?

    顾飞一边想着,一边冰琉璃拉了起来,这边七月又在指挥众女四处撒着白石灰,希望把不笑给洗出来。只是看起来机会渺茫,不笑刚才不知是选取走了哪个方向,这会看来已经不在此处了。

    “你们先忙着,我去交易所那边看看。”顾飞说。

    “看那个银月吗?”七月问。

    “嗯。”顾飞一边走着一边回头:“有不笑的消息也记得通知我啊!”

    “不用麻烦了吧?”七月说。

    “别啊,砍人是我的爱好,拜托了。”顾飞忙道。

    “好吧……”七月说。

    “谢谢……”顾飞很高兴地去了,留下七月一阵茫然,这事到底应该谁谢谁呢?

    交易所这边,银月倒是成功活着进了里边,但却已经被人层层围拢,再无脱身可能。这些人都是蓝易方面的人,大多是银月以前的兄弟,此时大声数落着银月没义气的诸多行径。银月被堵得小脸煞白,但这是安全区,并不是下线区,下线的话将是最不安全的事,银月只能咬牙忍着。

    顾飞来到人群立刻被人看到,大家都很欣慰:“千里兄也来了。”

    “来了来了,茫茫的莽莽呢?月仔呢?”顾飞问。

    “这呢这呢!”身后有人回答,顾飞回头一看就见到樱冢月仔屁颠屁颠地跟着茫茫的莽莽过来了。

    “醉哥你比我来得还要快嘛!”樱冢月仔说。

    “你怎么找到银月的?”顾飞就是收到樱冢月仔的消息才匆匆过来的这边。

    “论坛上看到的。”樱冢月仔回答。

    “论坛?”顾飞茫然。

    “对啊……我也不知道是谁,反正就在论坛上说银月会到那里去,让有仇的去报仇,没仇的去报怨。”樱冢月仔说。

    “是啊是啊!我们也是看到这样的帖子,才招呼大家一起来的。”蓝易这边也有人说。

    顾飞觉得这事好像有些蹊跷,突然想到七月她们怎么无端跑到白石城来了?连忙给她去消息问。

    “猫猫在论坛上看到有人发帖,说不笑会在白石城的这里出现,回来在行会里告诉大家,大家就都吵着要来。”七月无奈地道,看来她自己到是对这事不太热切,实在是拗不过会里姑娘们的热情,其实姑娘们平时也是很团结的,尤其在互相帮助这事上,已经可以拿护短来形容了,帮亲不帮理的。

    “又是论坛上看到的帖子?怎么回事,论坛上随便出个帖子大家看过就信啊?”顾飞纳闷。

    “醉哥,你不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帖子。”樱冢月仔神秘地道:“发帖的这个id现在有个绰号,叫预言帝,他好几次发帖所说的游戏中的事情,无一不中,所以这次发出这两个家伙的位置,大家都深信不疑。”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