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一十五章 问佑哥

第六百一十五章 问佑哥2017-11-10 16:34:54Ctrl+D 收藏本站

    众玩家发出一阵惊呼,这时翻身离去的顾飞等人还没走出多远呢,听到动静连忙又返回。多木和木多冲得最起劲,一边已经捧着纸笔大叫:“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银月不见了!”有人大叫。

    “传送?”顾飞眉头一皱。

    “不对,是下线了!”有人大叫,他们这些人原本都是有银月好友的,后来有的人删了,有的人却多了个心眼,留作记念,以防以后报仇用得着。

    “强行下线!!”多木和木多激动。由于游戏再三强调过强行下线的危害,所以游戏玩家也非常小心翼翼,除了天生贱骨头的在低等级时无聊试验外,有了一定等级的玩家除非是发生断电一类的意外,绝无可能强行下线。

    两名记者奋勇地挤进最前列,问着前排玩家:“银月是在哪个位置下线的?”

    “那里!”有人指出。

    两人飞快地窜上,仔细观察银月下线的区域,木多又在运笔如飞:“37级的银月,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选择了强行下线。经记者观察,强行下线产生的不量影响并未在下线时就显示出来,至于详细损失,我们希望当事人可以尽快回到游戏以便我们做后续报道。”

    其他玩家此时也是议论纷纷。

    “强行下线都搞出来了,他是不是决心不玩了?”

    “别上当,那家伙向来狡诈,没准就是故意使这么个伎俩,骗我们离开。”

    “这伎俩也不高明啊!谁说他强行下线我们就必须要离开?”

    “看!他回来了!!!”

    随着一名玩家一声喊叫,银月消失的地方又升起一团白光,银月完好无缺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大家纷纷对他施展鉴定术,十分希望这一下线将银月刷新成为级。

    结果很让大家失望,大家鉴定之后,发现银月的等级装备都没有变化。而银月下线了约摸五分钟,纷忙背熟了自己的网上银行卡号后就杀回了游戏,一进游戏的第一件事也是立刻检查自己的家当,结果只第一眼,他当场就石化在那里了。

    等级?技能?金币?这些统统都不是银月最重视的,他最最重视的东西只有一件:王者之剑。而他上线的第一时间去查看的就是他放入了口袋中的王者之剑。

    没有!他放入的那个格子里分明是什么都没有。银月不死心,又将口袋里所有的格子检查一遍,恨不得将所有东西都倒出来,结果依然不见王者之剑的踪迹。

    银月脸如死灰,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这个损失对他来说绝对是毁灭姓的。银月现在已经是身败名裂,走哪都被人戳脊梁骨。但他深知王者之剑的变态,他相信只要这把剑还在自己手上,总会有团队为了这柄剑而接纳自己。或许这当中只是心存利用,但银月始终相信凭借自己的手腕,只要有这种与人安然接触的机会,他就有办法覆雨翻云。谁知道……一次强行下线竟然丢失了王者之剑,银月宁可拿自己所有装备所有等级所有技能经验的损失来换回王者之剑,可惜,没有人会再给他这个机会。

    银月的反常举动让众玩家一时间也没做出啥反应,就这么沉默了一会后,才有人终于开口吼道:“小样你装什么样,赶快出来受死!!!”

    银月抬起了头,却没有看向任何人,他望着交易行那孤悬在顶的水晶吊饰,脸上是彻头彻尾的绝望。王者之剑已是他在这个游戏里唯一的精神寄托,唯一的信心来源,失去了它,银月终于已经失去了坚持的动力。

    周围的人还在骂着,这种骂声银月已经听到很多次了,但这下好了,或许自己永远也不会听到了。白光一闪,银月又一次消失。

    众玩家一怔,有人翻开好友栏一查:“靠,又强行下线,这家伙搞什么鬼?”

    顾飞一直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没有一味地去逞口舌之快,银月再上线后的一系列表情变化他都看在眼里,从诧异,到惶恐,到焦虑,到最后的绝望。

    尤其是当中银月有些手足无措地一手插在口袋里翻弄的情景,顾飞几乎已经可以肯定,银月这次强行下线掉了级重要的东西。

    能让银月心灰意冷到这个程度,顾飞也已经想到银月掉了什么……这一次,或许真的不会再见到这个人了。银月临下线时那有如死灰的眼神,在顾飞面前久久挥之不去。

    只可惜这一切都只是他咎由自取,是他的行为将他一步一步送上今天的结局,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事情是无缘无故的。

    他不是没有机会,如果能坦然直面这些追杀,或许会迎来另一片天空。

    但他过分地重视自己,重视手中的王者之剑,重视曾经那种王者的感觉。

    结果先失去了那种感觉,既而失去了那把剑,最终失去了自己。

    当他发现他已经无法从游戏中获取到乐趣的时候,他只能无奈地选择了退出。这是顾飞唯一同情他,替他惋惜的地方。其实他不用退出,只用退后,或许是退后很多很多步,但至少游戏还在,乐趣还会有。

    顾飞叹息,回头,看到了茫茫的莽莽。就站在他身后,同样可以望到银月消失的角度。她看到了顾飞所看到的一切,也想了顾飞所想到的一切,最后也只能留下同样的一声叹息。

    “银月这王八蛋,还来不来了啊?”顾飞听到人群里犹自在骂着。

    顾飞没有拦着他们,这也是他们在游戏里的乐趣之一。只是当他们发现银月再也不会回来的时候,不知道心里会做何感想。

    顾飞离开了,茫茫的莽莽离开了。樱冢月仔本身对银月兴趣不大,一看茫茫的莽莽走人,连忙也追了过来。多木却是已经和顾飞互加过了好友,此时表示想再多留一会采访一下这些追杀银月玩家的声音,于是和顾飞相约有机会再访。

    走着走着,顾飞突然想起一事,扭头问茫茫的莽莽:“理想的法杖,最后没有人来拿,你知道吗?”

    “没有人来拿?你是说拍卖行那边一直没有人来拿?”茫茫的莽莽惊讶。

    “剑南悠他们一直守在那边,好像是这样。”顾飞说。

    “有人会买了装备却不要吗?奇了怪了。会不会是有什么人偷偷拿走了他们没察觉?”茫茫的莽莽说。

    “那也有可能,现在他们也怀疑是这样……”顾飞说。

    “对了,我有看过论坛,你们成立工作室,还和剑南悠一起??”茫茫的莽莽问。

    “是啊!他们弃暗投明了。”顾飞笑。

    “效率练级法,有多少厉害?”茫茫的莽莽问,而樱冢月仔和他的一干兄弟此时也炯炯有神的望向了顾飞,这其实是目前游戏里比银月不笑现身还要大百倍的事,他们早就想准备向顾飞打听打听了。

    顾飞却只能遗憾地笑了笑:“牧师和箭手职业比较难运用一个。”说完突有转念一想:“咦,你是暗牧,那说不定会不一样。”

    “需要有伤害输出自己打怪是吧?”茫茫的莽莽问。

    “没错,近身单挑。所以弓箭手的弓没法发挥,其他武器的话因为系数和被动技强化问题,威力又太弱,所以很难办。”顾飞说。

    “那我们不是悲剧了?以后升级都没其他职业快了?”一干潜伏者面面相觑。虽然他们的转职后似乎已经非弓手专业,但姓质不变,输出用的主要家伙依然是弓箭,除非高阶时再出来什么被动的精通技能,就目前来说他们也是箭手。

    “这个……多点力量,加个其他武器,效率也能有点。”顾飞说。

    “完了,看来以后我们在游戏里只有泡妞一条道可走了。”一干家伙极其痛苦地道。

    “如果真能泡到还好,但游戏这么久了,我连一次小手都没牵过。”一人郁闷地道。

    “就你那猪蹄还想牵小手,做梦吧你!”接着来的马上就是鄙视。

    顾飞忍不住笑了,忽然听到茫茫的莽莽在旁边轻轻地说了句:“如果银月有他们这心态,或许现在也不是这样的下场了……”

    顾飞一怔,一想倒真是,花丛中永生这帮家伙,猥琐归猥琐,但游戏心态真是出奇的好,什么掉级掉装备啥的,郁闷地鬼吼几声是难免的,但却不会扎实放在心上,转头就又寻找姑娘去了。其实他们找的不是姑娘,是乐趣。

    正想呢,樱冢月仔溜到了顾飞身边,一扯他衣袖。顾飞心领神会地慢了两步,和他走到一起,樱冢月仔小声问道:“醉哥,有没有男女搭配,效率加倍的打怪法。”

    “滚,没有!”顾飞气。

    “你考虑一下开发一个这种双人项目哦,肯定会大受欢迎的。”樱冢月仔说。

    顾飞刚想骂,忽然一想又觉得樱冢月仔言之有理,游戏里情侣不少,为了练级硬生生分开一人守一片练级区,恐怕他们并不情愿,如果能有一种双人共打一怪的效率模式,一定会受到这类人的欢迎。至于那些尚还单身的,那也得学啊!带姑娘练级是一种很有效的追求方式,不会效率双人练级法,这妞还怎么泡?双人练级法,似乎的确有存在的价值。

    “你这个建议不错。”顾飞点点头。

    “是吧!我就说嘛!”樱冢月仔激动地措手:“那醉哥你抓紧时间开发,出来了我第一个报名学习。”

    “咱们这么熟了还报什么名啊,到时候免费教你们。”顾飞说。

    “别别别!”樱冢月仔连忙道:“教我一个就够了。”

    “猥琐,太猥琐了!”顾飞实在不能忍了。

    “呵呵……”樱冢月仔干笑着,转移话题:“醉哥下面干什么?”

    “下面……”顾飞怔了怔,看了下时间,又一看好友栏,学生还大把大把在线,大怒,群发消息过去:“怎么还在玩?”

    “就下就下……”学生们纷纷回着消息,一边一个劲地抱怨着。与从顾飞那拿装备学本领时的态度截然不同。这年头,小孩子也是很现实的。

    顾飞一边督促着学生,一边又问七月:“不笑找到了吗?”

    “没有。”七月很遗憾地道。

    “那真可惜。”顾飞也遗憾。不笑今天比银月走运多了。

    “红尘一笑,这个人你认识吗?”顾飞忽然问,他始终想不通红尘一笑为什么要设计银月和不笑,不笑的话真有过节的也就是七月,所以顾飞看看是不是因为他与七月认识,所以要帮出这口气。

    “不认识。”得到的答复却是如此。

    “那论坛的那个预言帝呢?”顾飞又问。

    “也不认识,但我们也是看到他的帖子,才跑来的,他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不笑的踪迹?还有银月,他们怎么会在一起?”七月反问。

    “我也在想……”顾飞说。

    “对了,过来还有一个事。”七月说。

    “什么事?”顾飞问。

    “你们那个效率练级法,让我们见识一下呗!”七月说。

    “哦哦,一会有空的。”顾飞说。

    “好!”

    刚回了七月,这边茫茫的莽莽也忽然道:“对了,蓝易他们想找你报名你们那个效率练级法。”

    “啊?”顾飞又一怔,怎么又是说这个的?

    这还没回复呢,消息又闪,顾飞打开一看,云中暮:“哈哈,千里老兄,成立工作室这么大的事也没提前通知兄弟一声啊!”

    “哪里哪里,就是临时产生的想法。”顾飞忙道。

    “咱十会联盟四千兄弟,准备报你这个名了……”云中暮说。

    “啊?”顾飞再怔,消息接踵又至,打开一看又不是云中暮了,是云端城的无誓之剑:“我说千里兄弟,你们工作室搞教学,怎么搞到白石城去了?你们啥时候回来云端城啊?”

    “云端城啊……呃,我们研究研究啊!”

    “我们过去了些兄弟到白石城呢,准备先跟着你学习学习。”无誓之剑自从与顾飞一起完成那行会任务后,就彻底化敌为友,几乎不把顾飞当外人了,说话直来直去的。

    “是吗,多少人啊?”

    “三百人吧!”

    “啊……”

    “千里兄弟,这趟任务出去不见回来啊?什么时候回云端城?”

    “嗯??”顾飞莫名其妙,这刚才不是说过了吗?结果再一细看,这消息又不是无誓之剑了,改逆流而上了。

    再跟着,林荫城的水深:“怎么就你在线啊,你们那效率练级法是什么名堂?什么时候开始?我派了些兄弟过去考察。”

    霞雾城诡瞳颜小竹姐妹:“效率练级法?怎么个意思?”

    不知所踪漂流:“工作室?你玩得挺high啊!”

    很久没见的懦夫救星:“师傅!效率练级法是啥?是你自创的功夫吗?我要学!!!!”

    身边的茫茫的莽莽继续揪着问:“说话呀,怎么个报名方法?”

    七月的消息:“我们去哪等你?”

    云中暮的消息:“千里兄弟,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大队人马要杀过来了,哈哈哈!”

    无誓之剑的消息:“三百人会不会太少?要不我们过来五百个!支持千里兄弟你的买卖嘛,够义气吧!”

    逆流而上的消息:“千里兄弟忙啥呢?不方便说话吗?”

    水深老婆路珂来消息:“喂,干嘛不说话不理我们啊???”

    诡瞳颜小竹姐妹:“说说呀,有意思的话我们带朋友都来学学。”

    漂流消息:“咋着,真成仇人了?连个消息都不回?”

    懦夫救星:“师傅!白石城怎么走啊?快告诉我。”

    “醉哥!醉哥!!!”花丛中永生众人集体呼叫,手忙脚乱:“快,醉哥要晕倒了!!!!”

    被消息狂轰滥炸的顾飞当真是产生了强烈地头晕目眩感,再看下时间,可不是吗?这会正是这些夜班高手的上线时间了,剑鬼御天神鸣这几个家伙也相继上线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要疯了!”顾飞在佣兵频道里吼着。

    “发生什么事了?”大家慌张,能让顾飞这么失态,难道他pk值破千,引发了游戏各大主城的城主亲自追杀。

    “我认识的人全来找我问效率练级法的事了。”顾飞说。

    频道里一片静悄悄。

    “怎么回事,人呢?”顾飞喊。

    结果还是剑鬼微弱地喊了一声:“靠,我们也是……”

    这几个家伙也是工作室上挂了名的,这一上线也是叮咚叮咚消息乱响。他们的好友可比顾飞要多多了,这一响起来比顾飞还在崩溃,纷纷顾不上再理顾飞了。

    更郁闷的是有些人还重复打听消息,比如无誓之剑,比如云中暮,比如路珂,他们认识的是公子精英团的全部,并不是单一的哪位。在顾飞这问话半分钟没回应,立刻问剑鬼,剑鬼没来及回,立刻又问另一个,搞得几人顿时手忙脚乱,一样的问题,答案给得是五花八门,弄得对方更加茫然,更加狂问。

    “啧啧!”频道里,韩家公子轻轻两个字,众人已经感受到那股扑面而来的鄙视。

    “你的名字没有被打出去吗?”众人惊问。

    “怎么可能。老子好说是你们的团长。”韩家公子说。

    “那你怎么回应的?”众人看韩家公子实在不像很忙碌的样子。

    “笨,关了消息,设置一条自动回复啊!”韩家公子说。

    众人一想这办法的确绝妙,但看到这千奇百怪的咨询问题,一时间却又想不出一个可以一句话回绝的万能答案。

    “你设的什么?”御天神鸣问。

    “问佑哥。”韩家公子说。

    “问佑哥干嘛,佑哥又不在!!”御天神鸣火。佑哥昨晚辛苦,休息的迟,这会还没来。

    “白痴,我设置的消息就是‘问佑哥’。”韩家公子说。

    “哦!!”众人恍然,“真是太卑鄙了。”众人一边说着,一边纷纷设置自己消息的自动回复为“问佑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