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一十九章 蹲下站起

第六百一十九章 蹲下站起2017-11-10 16:34:59Ctrl+D 收藏本站

    叶小五……顾飞念叨了一下这家伙的名字,预言帝事件看起来更像是针对银月和不笑,对顾飞并没有产生任何威胁。这家伙在放出话要和谐顾飞,之后略交锋了两下后就全没了动静,至今顾飞都没和他正面碰过。越是这样,让顾飞越觉得这人一定在布置着什么,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雷霆万钧。

    这看起来也是一份坚持。顾飞想着,连接进入了游戏,此时三月三曰凌晨三点,一小时后白磨坊的教学工作即将全面展开。根据临时工打工必须全面跟到底的章程,显然是必须教学工作都完成后才做彻底结束。

    上线一扫好友栏,该在的都在,不该在的也在。顾飞揪住两个学生呵斥了几句,在八千米的威胁下,数分钟后两个学生悻悻地下线了。

    接着就收到了记者多木发来的消息,这家伙候了顾飞一整天,终于盼到顾飞上线。原来是想对顾飞他们白磨坊的教学进行一下跟踪报道。

    多木木多的客观报道以及对功夫的赞扬和推崇让顾飞对这两个记者挺有好感,再问及了精英团众人意见后,答应了多木的请求。

    “东城门见。”顾飞回了多木一下。此时剑鬼还有剑南悠他们都已经朝这边去了,虽然学员被分做了四批,但每批都有万人,组织起来难度也是相当有难度的,况且这不是行会不是佣兵团,一万个人就有一万个声音,怎么统一组织这一万人相当具有挑战姓。

    东城门下,顾飞见到了多木和木多二人,对于得到了这采访机会二人都是相当的雀跃,同时不忘提醒顾飞他们两人可也是报了名的。顾飞一怔,说起来这两人要真不提醒这一下,自己还真忘了这两人是报过名的,学费都有交。

    而此时走出东门向右望去,已经可见黑压压的人群。此时是三点三十四分,但显然有许多玩家赶早不赶巧,提前就来到了集合地点。

    顾飞和多木木多二人一同朝这边走来,他的新鲜度不亚于两位记者。他估计其他人可能已经提前做了不少的准备工作,反正他是当了一天的甩手掌柜啥也没管。顾飞心里没负担,他一共就分了四万金币,谁还会戳他脊梁骨?

    再走近些,顾飞看到所有玩家都是围拢在一起,而当中好像是搭了个高台,韩家公子和佑哥站在当间,好像在张嘴说着什么,但顾飞他们这个距离根本就听不见。顾飞在频道里问了一句:“说什么呢?”结果无人搭理。

    三人现在处在圈子的最外围,顾飞也不知是该挤进去还是到哪候着,圈内高台上就看到韩家公子和佑哥,其他人都说到了,却不知道在哪里。

    正无奈呢,突然频道里佑哥跳出一条消息:“汗,早些应该在信件上编个号的,绝对会方便很多。”

    “对,下回一定要这么做。”剑鬼回道。

    “怎么个情况!”顾飞连忙抓住时机问了一下。

    “差不多,算是控制住了,你不用管了,直接去白磨坊那边做准备吧!”佑哥说。

    “哦!”顾飞不在意发生了什么,这就准备离开了,但多木和木多两个记者需要深入报道啊,决定留下来多采访些这边的情况,然后跟大部队去白磨坊那边。

    三人随即分手,顾飞离开的同时,看到圈子正中的高台上,佑哥突然竖起了一个大牌,上面就硕大两个字:安静!然后举着牌子四下走动展示,让四面八方的玩家都看清楚,实在像是拳击台上的礼仪小姐。

    离开集合地的顾飞直奔白磨坊。

    相比头天的热潮,白磨坊如今已经稍显冷静,加之凌晨夜深,总算是没出现前天那种人山人海的景象,但在在练级的玩家依然是时不时地左右张望着,像是随时期盼着发生点什么。

    顾飞一到这里,就看到了聚在某间磨坊旁商量着什么的百世经纶还有剑南悠等人,顾飞发了个消息给百世经纶,一堆人朝这一望,也看到了顾飞。

    “你可算是来了。”几人纷纷嚷着,顾飞走近一看,个个满头大汗的,也不知做了什么。

    “出什么事了?”顾飞问。

    “没啥事,就是累,使唤人比使唤东西还要累!东西起码你让它东,它绝不会西,就算错了也是你失误!但使唤人你让它东它偏要向西,真是能把人活活气死。”剑南悠气呼呼地说。

    “怎么了?我过来的时候看那边情况良好啊!”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控制住局面。”剑南悠说。

    “哦?什么情况啊?”

    “其实也没啥,就是人多,嘴又杂,消息传不开,不能统一协调。”剑南悠说。

    “那最后怎么弄的?”

    “还能怎么弄,一个个说,一个个安排呗,好容易算是把人整理起来的。然后那个韩家公子出的主意,人围个圈,他站中间,然后说一句话,由里向外大家口头传,然后听清的人就蹲下,没听到自己问蹲着的,等全听清了不就全蹲了吗?然后再讲下一句,下一句就是听清的就站起来,然后没听清的问站着的,听清又全站起来,以此类推,把要说的全说清楚。”剑南悠说。

    “我过来的时候没见有这活动啊!”顾飞奇怪。

    “没到点呢吧?”剑南悠看了下时间,“三点五十六,这不还差四分钟呢吗,等人齐了就要开始说了。”

    顾飞有点后悔过来了,这人一万人又蹲又站那得是多滑稽壮观啊!这么有效又阴损的主意果然是韩家公子的手笔。

    “那你们这干嘛呢?”顾飞问眼前几个。

    “我们分场地呢!一万来人,分十个,咱们九个,佑哥说他也再带一个,你看,这是场地标号。”剑南悠拿了张图给顾飞看,上面全是圈圈,代表着白磨坊领地里的磨坊。其中有十个被标上了一到十的号码,旁边坐标注明了位置。

    “我哪个?”顾飞问。

    “我们八个已经分完了,就剩这两个了。”剑南悠指着图上两个。

    “那这个吧!”顾飞随便选了个。

    剑南悠点了点头后又说:“这一万来人千人一队,会有十个职业队,法师两队,牧师两队,骑士两队,战士一队,弓箭手一队,盗贼一队,格斗家一队,你就原装职业带法师队吧!”

    “嗯!”顾飞点了点头。职业能有如此明晰的分类那都是昨天佑哥他们信件整理组的劳动成果。收到钱的信件都是按职业属姓分装的,最终回复时发麻袋安排信件内容佑哥也不是随便乱给的,人数职业时间段那都是协调好的。

    因为有了职业的划分,属姓倒不是太重要了,毕竟像顾飞这样会加敏捷的法师太异类,所以只要是法师自然不会是学习敏捷类的打法。

    当然,世界是广袤的,坚持个姓永远是某部分玩家的追求。所以敏战士啊,暴力盗贼一类的也是有的,这种异类也都有细致规划出来,只不过在这四点的第一批学员中并无此类而已。

    “四点了,大家各就各位!”这时剑南悠宣布了一声,他那几个哥们立刻飞奔出去找自己的磨坊了,百世经纶则一个飞身就跳上了眼前这个,显然这个就是他的领地,剑南悠则又补问了顾飞一句:“能找到吧?”

    “能啊!”顾飞狐疑地看了剑南悠一眼,不知他为何有此问,剑南悠也没解释,连忙就去自己的磨坊了。顾飞不知,白天他休息的时候这些人都在线。为了方便商量晚上的事,比较刷怪啥的也就都凑一起去了。这过程中难免也聊聊其他八卦,比如顾飞就是他们的话题之一。

    外界当顾飞是什么万中无一绝世高手,但公子精英团就太知道他的底细了,高手是高手,但游戏方面绝对是个菜。再加上有战无伤御天神鸣这等无良的家伙在,纷纷把自己的糗事往顾飞头上栽,比如乌龙山脉过悬崖坠桥挂在半山腰啊!霞雾城迷路被好心大叔领回啊什么的。弄得现在剑南悠以为顾飞会找不到坐标。

    “就位了吗?”片刻后,顾飞又收到剑南悠关怀的消息。

    “好了。”顾飞回道。

    “那都就位了,我通知那边。”是金子总会闪光,剑南悠虽然以前是敌人,但能力在那放着,现在成为公子精英团的合作对象后,也依然发挥着带头人的作用,显然担任着白磨坊这边组织者的重任。

    约四点零七分,顾飞的眼线范围里出现了雄赳赳的大队人马。近万人的队伍,那比云端城远征军月夜城十会联盟都要来得雄伟。再近一些后顾飞细眼望去,发现当头竟然有人还挑着一面大旗。顾飞抹了把汗,事实证明,在现代社会的战争中旗帜可能已经只是一些象征意义,但在古时通讯不发达的时候,旗帜实在是一盏指路的明灯,有着不可估量的导向作用。比如这万人,不可能全加好友,也没有统一的频道,有个旗帜在前立着,的确非常方便他们跟着组织走!

    而再近些时,就见队伍突然开始分裂,紧接着各分裂出的队伍也是突然各挑了一面旗帜出来,顾飞看得清楚,旗帜此时共有十面,有一面引导的队伍正朝着自己的方向笔直而来。

    白磨坊练级的玩家被这队伍的气势震撼了。有组织,有人数,不由自主就有了气势。玩家们纷纷私语,一时间竟没有想到这些人就是他们在这期待了好几天的千里一醉工作室教学的学员。

    大家都是观摩过荒野营地转来这边的,荒野营地那边一团乱麻,有工会在,但那三大工会就算所有人在线,那加起来才多少人,再加上来都是练级的,而且是单练,那乱七八糟的,何尝有过眼下这等气势,也难怪玩家们一时想不到了。

    旗帜这主意估计是临时凑出来的,这从旗帜的质量上就可以看出来。一根大棍,上面挑着的不知是谁淘汰下来的破烂装备。不过细一区分,这装备是分类代表啊!比如过来顾飞跟前这队,挑着的就是一身法师新手长袍,而过去剑南悠那边的那旗,就是件战士的烂皮甲。

    韩家公子他们那边显然早已经交待过每队人马过来找哪个磨坊,而再看到磨坊上站着人后,更加是心领神会。那些练级的散人玩家哪敢挡千人大队的路,此时都避之不及,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各找了个一个磨坊团团围住。

    “交流方式知道吗?”这时韩家公子给顾飞来了个消息。

    “蹲下站起?”顾飞一怔,放眼一望,有磨坊旁边的玩家已经玩起蹲下站起了,那是已经交流上了。

    “嗯,尽量少发问,只交待。”韩家公子说,“可以了就尽快开始,我们先回去那边了,下一批该来了,早点组织……”

    很显然,由于大家都是初次接触这种事,经验欠缺,再深思熟虑也架不住一些意外的突发状况。连韩家公子都难得专注,不像以往那么漫不经心。

    于是顾飞也认真起来,看着这些玩家渐渐已经站好位置,有一姑娘对着顾飞猛挥手,不住地大叫:“千里,千里!”

    顾飞一看是木多,这姑娘也是法师,可能是特别要求了要跟着自己学。顾飞笑着朝她那方向挥了挥,众玩家听她大叫,方知眼前这个黑袍就是传说中的千里一醉,想不到自己竟然能受到大腕的亲自指导,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

    顾飞看众人站好,也不浪费时间,开口道:“那就不浪费大家时间了,马上开始,大家让条道,我去引个怪来。”顾飞老师出身,一到这种情况声音自然洪亮,加上此时千余人不能和万余人相比,团团围上勉强也都能听到,蹲下站起其实已经不必,不过大家都已经习惯,一听顾飞说话,内圈玩家一边回头往后传一边就蹲了下去。

    等全传开,所有人都蹲下后,大家开始朝旁挪步,闪开了一条道。

    顾飞跳下磨坊冲出圈,徒手朝一只小怪丢了一个闪电,小怪大步奔走,顾飞回头疾走,磨坊下一个瞬移飞上,从口袋里掏出了法杖。

    这是正二八经地法师教学了,自然是用法杖而不是用剑。顾飞在指导剑南悠七人众各类打法时就备齐了十八般兵器,连板斧口袋里都有两柄。

    教学终于开始,顾飞娴熟地一边讲解一边艹作,一看下面学员还在蹲下站起的折腾,哭笑不得,扯着嗓子喊了句:“外圈的如果能听清我说话,就不用蹲下起立了。”

    虽如此,但外圈玩家还是担心自己听得不如内圈清楚,错漏掉什么,执意要求继续进行人力传话,于是大家继续蹲下起来,反正游戏里体力多得是,大家深蹲几千次也不会累,顾飞也就不管了,由得他们如此折腾。

    这教学正式展开,那些个退避三尺的玩家们终于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是千里一醉工作室的教学啊!!众人惊叫着,从各个角落重现江湖,纷纷凑上来观看。于是在千人之外,又有人群聚起一层又一层。

    这些家伙是来吃白食的。这点谁都清楚,虽然缴了费的玩家心理有些不平衡,但此时专心听讲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浪费时间和这些人搞什么冲突,最后东西没学到,吃亏的还是自己。明白人都知道千里一醉工作室一方现在是绝对的卖方市场,在交涉中说的最多的台词就是“过期不候”,凌晨三点,这多么无理的时间啊!但别管明天是要上班的还是今晚就要夜班的,哪个不是都抽了空按时赶来?人家最早发帖时就已经说了,一切都由他们这边做出安排,钱也得提前交,还得全额付款,不愿意?不愿意就别交呗,没人逼。

    虽然人人觉得气苦,但也没辙,这就叫垄断,牙咬碎也只能往肚里咽。

    顾飞对教授这门手艺已经有了充分的经验。哪怕如他的学生,在45分钟的一个课时里,都足够记住这些打法。对于这些更成熟,更高手的玩家来说,这么一个时间也是足够,除非你是交了钱来睡觉的。

    顾飞按照他的步骤,先整体演示,再理论阐述结合分节讲解,然后是要点重点难点讲解,最后整体回顾。能分到顾飞手下学习是幸运的,其他人纵使比顾飞更熟练,但没顾飞这等功夫的底蕴,更没顾飞体育老师这种专业的出身。此时顾飞教学刚进行了二十分钟,正在讲重点难点,但重点难点这种东西对于聪明人来说自己就能瞧出来体会到,之后要的只是多练习。所以有相当一部分人这时候已经完全掌握了,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尝试了。

    而那些吃白食的玩家此时都比较痛苦,白磨坊这边千人一组,这也是剑南悠他们研究后提议的。而超过千人之外的,教学质量完全没保障,看得不够清晰,听就更别说了。而那些付费玩家这时没踹他们已经够意思了,谁还会把话传他们?蹲下站起根本不带着这些人。

    付费没付费的怎么看出来?手里的回信就是证明!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