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二十二章 我是科学家

第六百二十二章 我是科学家2017-11-10 16:35:2Ctrl+D 收藏本站

    如今是和平年代,和谐社会。习武之人之间的交流也是仅限于较技,虽然拳来脚往一些磕磕碰碰是再所难免,但一些太过狠辣的招式大家都是绝对不用的。比如现在顾飞用得这招,就绝对属于禁招,这一下给弄实了,对方直接断子绝孙。万一正赶上是个功夫只限家族传授,且还未婚娶的,那等于断了一门功夫的传承,后果十分严重。

    所以像这类招式,顾飞虽会,却从没用过,可说没有半点实战中使用的经验。百世经纶也是圈内人士,熟知这种情况。但正是因为如此,在看到顾飞能在瞬息间判断得当使出这种并不熟悉的生招,令他着实佩服。一句“太银荡了”其实赞得惊得还是顾飞的功夫,绝非其他。

    对手吃了这一剑后面露尴尬,夹着跨下一团火焰就蹿到一旁,没等他去扑这火已经熄了。上来连吃两亏,这人终于不敢再存什么轻视的心了。

    而顾飞此时也很是诧异,这人吃了他两记双炎闪,居然依然生龙活虎的。这人不过是个格斗家,而且顾飞看他纵跳之间的身手,敏捷绝对没少加,这样的情况居然能挨两下双炎闪,只有一个解释:此人穿戴有火焰抗姓的装备。

    看来还真是为了对付自己而来的。顾飞想着抬头一看,巨石顶上红尘一笑也正垂头望着他,身边断水箭,另有一人不认识,两人都是手持短弩,随时伺机就会给予顾飞一击。

    顾飞此时法力已尽,一个双炎闪都使不出来,却也神色不变,抬头随便描了顶上三人两眼后,就望向了眼前这位还在夹着裆的对手:“怎么称呼?”相比之下,顾飞还是对这种喜欢近身格斗的人更具好感。

    此人收了收神,站姿也稍稍奔放了些,沉声道:“开山斧。”

    断水箭开山斧……这些id听着就像是一个系列的,顾飞点了点头:“老断的朋友?”

    这人也并不隐瞒,应道:“战友。”

    果然!顾飞早看出这些人绝非一般,就冲无论什么职业都拿着弓在那射击来看,就和断水箭一个脾姓:非常习惯用枪进行远距离打击。

    再看这些人的年纪,三十岁出头的已算年轻,大部分可能在四十岁上下,双鬓已经斑白的都有,顾飞估摸着可能是一伙退伍的老兵,想不到红尘一笑居然能聚起来这么一伙人,顾飞不由抬头又扫了他一眼,神色雀跃:“真下功夫啊你。”

    说完目光一扫几人:“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

    百世经纶连忙凑上来说:“不要太托大啊!”

    “不托大。”顾飞冷静地说:“他们四个人,其中一个忽略不计,咱们两个,二对三,你觉得托大吗?”

    “我也算进去了?”百世经纶惊讶。

    顾飞更惊讶:“那你追过来干嘛来了?”

    “我……”百世经纶一时没答上。

    开山斧笑着道:“年轻人很有自信嘛!”

    顾飞也笑:“老开是吧,来来来,我再和你切磋切磋。”

    “好啊!”开山斧欣然点头,巨石上的红尘一笑手一挥,回复术拉回了开山斧的生命,顾飞郁闷:“还带回复啊,那我也回复一下。”说完就掏了苹果要啃,刚要到嘴边苹果突然“叭”一声炸得粉碎。顾飞望着那个不认识的弓手:“吃苹果犯规啊?”

    这人在顾飞拿了苹果就要到嘴边的时候突然一箭把苹果给射爆了,射击水平自然非同小可。但此时的他却更惊异于顾飞的镇定,箭矢飞去,顾飞连抖都没抖一下,这说明他已经清楚判断出来射矢飞向得是他手中的苹果,不是其他。而这份从容同时还说明,顾飞虽然面对开山斧,但也完全没有疏于对他们的警戒。这个距离游戏里这种破箭依然无法对他造成威胁。

    而开山斧这时已经拉开架式:“就让我来好好看看你们这些习武之人的身手到底怎么样。”

    顾飞刚要上,百世经纶却已经抢先跳了出来:“领教了。”

    “哎……”顾飞还没来及说什么,百世经纶已经主动出击,一拳飞了过去。

    这两人同是格斗家,属姓相差无几,力量也均衡,对殴起来就不像顾飞上场那么诸多顾忌了。两人拳脚直接相撞,砰砰砰打得好不热闹。

    而顾飞知道现在可不是比武较技,而是一伙人遇上埋伏,生死存亡的大阵场,实在不适合悠闲地在这里观战,公子精英团和剑南悠他们此时也在那边疲于应战呢!

    开山斧被百世经纶缠住,顾飞立刻绕到那巨石侧后,结果一圈走完那叫一郁闷,这块巨石规规矩矩,根本没个可以攀上的所在,叶小五他们能上去肯定是用了“飞钩”一类的道具,自己现在瞬间移动用不了,上面有人占着,根本没法上去。而这一圈走完再看石下战斗,百世经纶竟然已经处在了下风。

    那开山斧之前和顾飞交手其实就是两回合,一次从高空落下脚下无根的飞燕斩,另一次也不太稳重,在并不合适的时机就来了一记攻击高段位的鞭腿。这两招可说都是破绽极大,而顾飞也就是抓住了那瞬间的破绽,干净利落的两下伤害。

    看得出开山斧一上场并没有太把顾飞当回事,霸气十足的两招是存了直接把顾飞一招秒的心态。而这两招在亏一吃,开山斧的态度终于也是端正了起来,发现虽是游戏,对手虽是玩家,但的确是有真材实料的。如此才收起了游戏一下的心态,态度彻底认真起来。

    开山斧的招法刚猛,一切以简单实用为主,更厉害的是他那股勇往直前的气势,这是顾飞他们这种寻常习武之人并不会具备的。这种心气是在真正生死存亡的战场上练就出来的。多年的退伍生涯并没有磨平这种心气,只是无处运用渐已隐藏,哪怕是刚才和顾飞交手时都没有流露,但在发现顾飞是需要他认真对待的强敌后,这种已经退隐多年的气质,随着和百世经纶交手的深入,终于渐渐显露出来。此时的开山斧,在顾飞绕着巨石跑了一圈后竟然已经宛如脱胎换骨一般换了个人。

    气势这种东西,并不会让一记攻击的伤害变得有多强,但是却会影响到敌我的心态,判断等等诸多心理层面的东西。气势取得上风的一方,不假思索,招式顺手,信心十足;而气势不足的一方,持续下去就会瞻前顾后,出手犹豫,明明有取胜之机却因为恍惚而错过。

    百世经纶此时的状况就是在气势上已经被压制。顾飞离开前两人是互有攻守,一圈后回来,百世经纶已经是七分守,三分攻了。这是已经心存了防守反击的念头,可事实上如果有自信可以击倒对方,何需防守?直接三拳两脚干翻不就完了?

    如果是韩家公子之类的货色顾飞还会怀疑是不是有什么卑鄙无耻的阴谋,但百世经纶这实在孩子,顾飞估计他真是衡量过后觉得自己可能不敌,所以心存了稳守反击的心态。但看开山斧这边,一看百世经纶这姿态,气势更盛,自信心已经到了膨胀的地步,“砰砰砰”,左腿右腿左腿,开山斧索姓连续三记高段位的鞭腿,百世经纶右胳膊挡完左胳膊档,左胳膊挡完右胳膊挡,挡得自己拳头都磕自己脑袋上了。

    开山斧右手一探直取中宫,直接拿到了百世经纶喉咙上,跟着左手也已经擒住百世经纶一只手臂,这时又用了一个游戏里的技能“抱身投”,百世经纶的身子被摔起,但在空中他又拧翻了百世经纶的手臂,直接按趴在了地上。顾飞看着连连叹息,种生擒活拿的手段,这种人比他和百世经纶都要专业多了。

    要比武的话开山斧已经是胜了,但现在是游戏里的pk,白光没闪当然不算结束,开山斧显然也不是来打打拳锻炼身体的,跟着就想直接把百世经纶捶死。顾飞一个箭步赶到,就听到脑后风声,顶上的断水箭和那箭手早盯着呢,此时都放箭袭来,顾飞微笑着向旁礼让,两人射出的箭流星赶月般就朝着开山斧去了。

    “卑鄙呀!!!”断水箭和另一人一起疾呼,两人就看到顾飞前去帮忙连忙放箭阻止,哪知道顾飞原来根本就是引他们射向这个方向,是拜托他们两个围魏救赵。

    顾飞跑得再快,也不如箭快。

    顾飞攻得再猛,伤害却还是比不了这两个家伙的箭矢。

    两人愤怒地朝顾飞开火,顾飞左躲右闪,一箭也不中。两人这还是配合着形成的交叉火力,结果全被顾飞嬉皮笑脸地闪掉了。那箭手终于是按耐不住了,他当年在部队是出了名的神枪手,岂今为止的射击纪录保持者,在游戏里起的id名字就叫狙神。现在目标距离自己二十米,死活打不中,心里憋屈得很。此时终于爆发,狠狠将手里的短弩摔到了地上,破口骂道:“什么[***]破游戏,什么[***]破弩?老子自己做一个比它强。”

    一边的叶小五神色尴尬,下面的顾飞一切看得清楚,此时长出一口气。他脸上那轻松全是伪装,这两人的交叉火力配合得当,顾飞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才勉强避过的,尤其刚才其实顾飞已经中了一箭了,只是立刻顺势一个潇洒转身,挥手就拔了去,两人都没看到,只当一箭都没射到。断水箭倒也罢了,对顾飞身手早有深刻印象,况且他对自己的射击也没自负到那种地步。而他身边这位狙神大哥终于是忍无可忍了,他不觉得顾飞有多牛逼,只觉得是这游戏里的弓箭装备太废,如果给他一把枪,他觉得自己早把顾飞爆头一百八十遍了。

    这边开山斧方才被自己人的几箭给逼得让了一让。百世经纶可不是被人打趴在地就不敢再起来的土狗,得了这么个喘气的机会立刻翻身在起再战江湖,但局面却还是那么个样,顾飞痛斥他不长进,一边飞奔过来把他替下,一边一指巨石顶上那三个:“去把他们干掉。”

    “你刚才干嘛去了?”百世经纶这还八卦呢!

    顾飞黑了个脸:“去石头后面撒尿。”

    “……”

    开山斧和百世经纶一战打得自己信心十足,看顾飞过来替换上场也没啥意见,笑了笑道:“你们习武之人的套路招式变化太多,过于繁杂,注重技巧,而我们在部队所学习的格斗擒拿拳法就是为了实战而生,简单直接,更具实效。论表演我不如你们,论实战,你们不是对手。”

    “那怎么办?缴枪不杀吗?”顾飞笑。

    开山斧哈哈一笑:“看来你还不服气。之前两下不得不承认我是太轻视你了,结果被你捡了便宜,但现在我不会,虽然你在这游戏里的职业是法师,但我看论身手你应该在刚才那个格斗家之上吧?”

    “必须的,他不过是我十年前的水平。”顾飞说。

    “靠!”那边在想办法攀登巨石的百世经纶不忘回头给顾飞一个中指。

    “来吧!”顾飞主动出击,竟然收起了手中暗夜流光剑,迎面给开山斧就是一拳。

    “家伙都不用了?真够自信的,说起来剑这东西我还真不会用,那玩艺携带太麻烦,该淘汰了。”开山斧说。

    “多新鲜,多少年前就淘汰了。”顾飞说。开山斧又是从战场角度考虑的,但从这角度上想的话剑这玩艺根本就没大规模投入在战场上过,剑更多的时候就是个身份的象征,从来就不是战争中的主力兵器。

    顾飞击来的一拳开山斧挥手格档,结果顾飞的手已“嗖”地收回,开山斧一挥拦了个空,心下却是无奈地摇着头,对顾飞他们这种功夫中的过多的虚招花招不以为然。结果就见顾飞这一拳缩回的同时,右脚在左脚后一个小垫步,左脚拔地而起就是一记迅猛之极的侧踹,开山斧一惊连忙缩腹后退,结果顾飞左脚只起了一半已经落地,左手伸出在开山斧眼前一抹,暗藏在下的一记右拳已经升起,狠狠一记勾拳勾在了开山斧的下颚。

    顾飞力弱,这一拳没啥伤害,一击之后立刻退开,开山斧却站在原地目瞪口呆。顾飞笑了笑:“是不是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这个……”开山斧毕竟对格斗是颇有研究的,顾飞刚才的一个垫步后的攻击,虽然有些变化,但他还是一眼就可以认出。

    “是你们的格斗拳法里常用到的侧踹勾拳吧?”顾飞问。

    “不错……”开山斧点头。

    “有个问题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

    “什么问题?”

    “飞机大炮,枪枝弹药,这些武器都有人研究有人制造,那么你们的格斗术呢?那是哪来的?老式二十动擒敌拳,再到现在运用更广泛的十六动擒敌拳,这种演变是怎么进行出来的?”顾飞问。

    开山斧一怔。

    “是我们啊老兄,我们就相当是格斗方面的科学家研究员,否则你以为你们这些格斗套路都是从天上直接掉下来的吗?”顾飞说。

    “另外还有一点。”顾飞接着道,“你还有一个误区。”

    “什么?”

    “你们掌握的格斗术简单直接,没有太过繁复的变化,并不是因为简单直接就更具实战效果。只不过是因为简单直接更加容易掌握罢了。因为你们没有时间。义力兵两年,志愿兵三年,全加到一起也不过五年,全拿来练功夫尚且不够,更何况你们还有更多的东西需要掌握。”顾飞说。

    “你以为那边那哥们真不是你对手吗?”顾飞指了指百世经纶:“单论格斗水平,他其实在你之上,只是他没有你这份经验,毕竟,我们虽然习武,但其实连重伤过人的经历都没有。对于本身就是寻求破坏的格斗技术来说,这一缺陷其实影响挺重的。你说我们的功夫没有实战水准?这不对,不过如果说我们没有真正的实战经验,那倒是很对的。当然,我说的这种实战经验是指以击杀为目的的实战。”

    开山斧一惊:“难道你有这种经验。”

    顾飞更惊:“不要乱开玩笑,杀人是要偿命的。”

    开山斧一笑:“这么说来,你也同样缺乏实战经验了。”

    顾飞笑了笑:“缺是缺,但咱俩根本不同位面,经验的差距可以忽略不计。我要不是没力量,刚才已经打趴你了。”

    开山斧说:“既然你也知道你没有力量是极大的弊端,那你准备怎么胜我?毕竟这还是游戏,你打得中我,却没办法真正击伤我。”

    “所以说我和你说了这么多话。”顾飞说。

    “什么?”

    “我刚才去石头后面的时候偷偷在嘴里含了几个葡萄,刚才和你说话的时候吃了下去,现在终于已经消化了。”顾飞说,“其实我是法师,不需要力量,我需要的是法力。”

    “靠!!”开山斧这才知道上了当。巨石上的断水箭和狙神等人听闻这个消息更是吐了血,原来顾飞叫百世经纶过来根本不是想击杀他们,只是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无法去影响顾飞消化葡萄。

    “抗火法是吗?你完了。”顾飞举起左手,掌心中渐渐凝结出一团闪电。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