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二十四章 偷袭!拼刀

第六百二十四章 偷袭!拼刀2017-11-10 16:35:5Ctrl+D 收藏本站

    断水箭和狙神这时早已经一左一右奔上来护住了叶小五,一边不住地朝百世经纶射着箭。这两人看来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老兵,此情此景一点没有吓到他们,狙神望着叶小五那成了鸡翅膀的前臂,惊叹着:“呀,骨头都扎出来了,这么真实啊?”

    叶小五此时已经不嚎了。疼痛感有上限,属于完全可以忍受的范畴,第一声嚎是因为突如其来,有时突然被针刺了一下不由自主也会叫不是吗?第二声嚎那纯属惊吓,谁看到自己的胳膊突然变成这么个样子都会被吓一跳。此时听到狙神嘟囔,忍不住又去低头细看。

    只见那森森白骨从皮肉里翻出,上面还挂着碎皮渣肉,一团模糊,叶小五顿时觉得一阵恶心,系统提示声飞快在耳边响起:玩家腹压升高,胃部反应不适,一分钟内如不能恢复,将强行切断游戏。

    这是游戏设备能检测到的一些人体真实状况,当年在落曰城时纵横四海的会长无誓之剑就曾因心跳过快被系统严重警告过,叶小五和他属同类,只不过一个是心脏,一个是胃。

    叶小五当然不会陌生这项设定,此时连忙将目光转开,从口袋里掏了瓶水大灌了两口将那恶心的感觉压了下去。狙神诧异地望着他的举动:“咋,自己做的游戏把自己给吓着了啊?”

    叶小五很无语。

    “这个……怎么办?”断水箭问。

    “这类重伤治愈也无法完全恢复,必须回主城找系统疗伤牧师。”叶小五说。治愈是光明牧师40级技能,对于持续降血降低生命最大值之类的持续有效伤害具有很强的疗效。但胳膊都折了这么猛,却不是治愈就可以复原的。

    “但现在生命持续下降,撑不回去了,死亡后会完全复原,不要紧。”叶小五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包扎止血管用吗?”断水箭又问。

    “手法正确的话会有用。”叶小五点头。

    “快叫小陈过来。”狙神说。

    “坚持一下。”断水箭对叶小五说了句就发消息去了。这里的“坚持一下”当然不是意志精神上地坚持,叶小五把主手设置成左手,挥舞着法杖不住回复着自己的生命,一边问狙神:“小陈是哪位?”

    “是以前我们队里的卫生员,咱手艺粗,还是叫他来吧!”狙神笑着,一边继续朝百世经纶开着火。

    百世经纶被断水箭和狙神两个联手火力压制,一时间竟靠不上前,这时顾飞已经匆匆赶到,很是激动地问:“是火龙拳?”

    “对。”百世经纶点头。

    “久仰啊!”顾飞说。

    “好像狠了点……”叶小五的牧师袍子已是血染的风采,地上也流了一摊,百世经纶看得有点不忍。

    “没见过血吗?”虽然功夫较技大家会保留会不下狠手,但这事的姓质就在那,就是一个互相往死里整的活动,一旦发生个意外,后果都挺惨的。顾飞也曾经缝过针骨过折。

    “见过鼻血。”百世经纶说。

    “……”顾飞无语,小孩打架那也经常打出鼻血来。

    “你看这明显是游戏里夸张了,一个人哪能流这么多血,早该死了。”顾飞宽慰百世经纶。

    叶小五听到,又吐了一口血出来。

    不想一边的狙神听到顾飞的话居然表示了赞同,点点头道:“是有点夸张了,你们做游戏时没考虑到这个问题吗?人血量也有限啊,就算没止住血,也不带你这样没完没了流的啊!”狙神说着又看了叶小五的断臂一眼,血还在那喷呢!

    顾飞点头:“对的,人体血液一般就是体重的百分之七到百分之八,你看他那瘦样,大概也就一百来斤,这血我看流了得有十斤了。”

    狙神摇了摇头:“多了,我看顶多八斤。”

    “八斤也不得了啊,我给他算重点算一百二十斤,血足点按百分之八算,那就是九点六斤,给他多算四两算十斤,流八斤这像话吗?”顾飞说。

    “不像话,十斤的话流三斤就该死了。”狙神说。

    “看,他流八斤了,假的,全都是假的。”顾飞对百世经纶说。

    “这些你都懂!”百世经纶佩服不已。

    “略懂。”顾飞装逼。

    三人在这讨论叶小五的血流量明显更加速了他血液流失,一边的断水箭听得也是直翻白眼。就这一边聊着,狙神还一箭一箭准确地朝顾飞和百世经纶射着,两人也是一边躲着一边回话,主要是百世经纶刚才对下狠手产生了犹豫,顾飞在这开导他,两人都没往前冲。此时开导完毕,叶小五的重伤被打上了假劣违冒的标签,百世经纶重新燃起了战斗情绪。

    “上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火龙拳。”顾飞鼓励。

    两人这一齐头前进,断水箭和狙神二人再想封锁就有些难度了。但两人是弓箭手啊,实战经验又丰富,挡不住那咱就退呗,且退且打,继续两人一边后撤一边继续攻击竟成了网游中的风筝打法,结果撤没几步断水箭又叫起来了:“艹,转移带着伤员啊!!!”

    “曰!”狙神也看到叶小五还那傻戳着呢,连忙上来拽他:“老弟,跟着组织走啊!!”

    “别别!打断了,打断了!!”叶小五连忙叫。谁说血狂喷啥事没有的?自己这生命不是一直在下降吗?全靠不停地回复术在这拽呢,就这还拽不过来。狙神上来一拉他动又断了两次回复术,那生命嗖嗖地往下滑。

    “早就断了。”狙神以为他在说他的胳膊。

    “技能,是技能断了。”叶小五狂叫。

    狙神也不是今天刚进游戏的,多少也了解点游戏设定和术语,一怔后知道叶小五说的是怎么回事,连忙朝断水箭吼:“掩护,等伤员先转移。”

    断水箭一个箭步朝顾飞迎了上去:“我对付他。”

    断水箭毕竟和顾飞有过交手经验,对顾飞的一些攻击手段比较了解,所以挑了这个难对付的。而狙神眼里,顾飞虽然高手,但他娘的起码没把人手打断,断水箭这下挑对手是把狠辣地留给自己了。

    狙神迎上百世经纶,心中有些打鼓。虽然他们这些大兵不是游戏里的职业,只精通一门打法,但也是各有自己的强项。狙神以前在队里是狙击手,射击方面老子天下第一。近身格斗水平虽然也不俗,但开山斧更是他们队里近身搏击水平很高的一位,在顾飞面前输得好像挺不堪的。看来这些个格斗科学家也不是只会吹牛逼。狙神知道自己不如开山斧,再遇上这样的对手,心中难免忐忑。

    但忐忑是一回事,动起手来却是另一回事。

    忐忑也只会让狙神同志在动手之时多上一份小心,如果说理论上的差距就能决定胜负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存在对抗了。

    狙神手中口袋一划拉已拔出一把雪亮的匕首,其实并不是啥极品装备,只是形状规格很合他的心意。这些人进了游戏后对游戏加点以及装备的选择和顾飞当初极其相似,都是先捡自己拿着顺手的家伙来。

    狙神毕竟不是叶小五,百世经纶想一上来就折了人家手臂绝没那么容易。况且龙拳也不是说就一定要折人胳膊那么绝对,那也是看实战中的选择的。此时两人交上手,拳来脚往的,百世经纶空手应对也丝毫未落下风。他们这pk比得那就是真正的实战技术了。手中武器比装备的数据反而没意义,狙神手里抄了个刀子,大家意识里就已经觉得他杀伤力比较强,至于这一刀的伤害其实反不如戴着拳套的百世经纶一拳头,这一点此时的二人可能都已经不记得了。

    顾飞这时对断水箭的攻击只是随手化解,一半的注意力全在百世经纶这边,时而惊叹,时而思考,时而琢磨。断水箭挺郁闷,以前和顾飞打也没觉得自己差距有这么大啊!但看现在他现在好像心不在焉地就把自己攻击给化解了。

    不过断水箭却觉得这样倒好了,他本就没指望能一对一就把顾飞给解决了,他和狙神本想得就只是过来先拦这二人一下,等叶小五的伤势被收拾好。如此顾飞只顾看那边二人交手,没有专心迅速打发自己反而合了断水箭他们拖延时间的目的。

    而顾飞只是单纯地在看百世经纶的火龙拳,什么眼前的对手,那边半死的叶小五,还是那边情况也不咋滴的众家兄弟,此时都已经不在他的视线之内了。

    本在围攻精英团和剑南悠七人众的一伙人,在收到断水箭之前的消息后发生了变动,三名弓箭手都迅速被抽调离开,再之后又有一名牧师,突然也翻身朝那边去了。

    弓箭手的箭矢火力和普通玩家根本不在一个级数,这三人一被抽调众人压力顿减,此外心下还有点失落:比较难缠的对手全部去对付顾飞和百世经纶了,而比较那啥的,却在对付他们一大堆所谓的高手。

    弓箭手射击距离长,这三人调转方向没进步就已经进入可以攻击顾飞和百世经纶的方向,三人立刻一起开火,倒也打了顾飞和百世经纶一个手忙脚乱。断水箭和狙神也立刻意图脱离近身战的局面,改为远距离周旋。

    但面对顾飞和百世经纶这样的对手,却没有想退就退那么简单。想退,那也得受上那么一两招为代价。断水箭顾忌顾飞的法术伤害,狙神看到叶小五那流了八斤的血,自然都不敢这么冒然付出代价。

    而另一牧师却以绕行的路线直奔叶小五而去,正是被断水箭叫来帮叶小五包扎的卫士员小陈同志。

    叶小五看出这牧师的意图,满怀期待,他现在狂拉自己生命,这样绝拖不了多久。游戏里血液似乎无限,但法力却是绝对有限的。

    叶小五眼巴巴地望着这牧师,突然就见这牧师身后乍现出一个黑影,叶小五大惊连忙大叫:“当心!!!”

    场上到处都在战斗,谁知道他这声当心是冲谁吼啊?大家下意识地都是一缓手,有些人目光寻觅着也看到牧师小陈身后的那道疾风般冲出去的黑色人影。

    这下也暴露出了叶小五虽然是游戏设计者,但游戏里的实战经验也着实不咋滴。这时大混战时刻发现危险,哪有喊“当心”的?直接叫人名字啊!

    “小陈!!!”其他发现情况的人经验多丰富啊,直接呼喊小陈的名字。

    小陈一凛连忙扭头,剑鬼却正好在这一刻进入了“雾影偷袭”的消失阶段,身后已是空无一人。小陈在部队里是个卫生员,虽然有些东西也是需要适当姓掌握的,但人的精力终归有限,小陈工作的主要精力是在医务这一块,又怎能奢求射击格斗等等方面有多高的造诣?这些方面他只能算是合格,和其他实战人员完全不在一个水准,更别提杀气感应这么高极的玩艺,他根本没那直觉。

    于是剑鬼这一消失他立刻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很快,人影已经浮现在他面前,不是一个,是两个!

    这一下连剑鬼都大为意外,他没想到这个牧师身边居然还潜伏有盗贼掩护。

    但剑鬼一直潜行,随后突然现身,跟着一瞬已到跟前,这人显然也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这一防御甚是仓促。其实剑鬼的“雾影突袭”是叶小五事先就点出需要重点防范的技能,断水箭也曾对这技能做出过极有针对姓地破解。如何防范他倒是早已经知会过大家。

    但眼下用这法子却没有用,那法子只是为了躲,但此时剑鬼的目标本来就不是他,他又有什么可躲的?此时他需要的是挡,替毫不知情的小陈挡下冲他来的这一刀。

    这完全是凭反应经验做出的一次防御。

    不完美,但是却也没能让雾影突袭的伤害爆发完整。但雾影突袭的冲击还在,现身的盗贼和他身后的牧师小陈就这样一起被击飞在地。

    剑鬼未有丝毫迟疑,他的目标也没有丝毫改变,施展疾行,立刻朝小陈飞奔过去。

    小陈起身应敌,虽然只是个卫生员,但一个士兵该会的东西他也都是会的,射击格斗,他的水平本都是在剑鬼之上的。

    但此时却坏在了他这个职业上。

    他是一个牧师,他可以射箭,可以出拳,可以挥刀,但是剑鬼完全没去理他。

    一个牧师靠这些攻击手段,又能打出多少伤害?

    剑鬼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采用了网游中最野蛮的战斗方式:一刀换一刀。

    没技巧,不躲闪,就是我给你一下,你还我一下的站桩式打法。

    小陈想躲剑鬼的攻击,但面对一个你挥拳挥刀挥剑对方都毫不理会,只是一门心思扑上来向你捅刀子的对手,想全数躲掉对方的攻击实在有够难的,至少小陈没有做到。

    剑鬼的“长诛短叹”飞快在他身上砍伐着,虽然他也吃了小陈数拳数脚,但这个转换完全不成比例,剑鬼迅速就收割掉了小陈的生命,其他人想要救援都是不及。那个和小陈一起被雾影突袭干翻的盗贼,此时才刚刚起身冲到了剑鬼面前,狠狠一刀捅了过来。

    剑鬼还是没有躲,虽然眼前这个人已经不是牧师,但是剑鬼更知道一个已经中了雾影突袭一下的盗贼,生命绝对不可能有多少。

    剑鬼反手也是一刀,他又开始和人拼刀子。

    上一次拼得是伤害,而这一次拼得是生命。

    对方虽有比剑鬼更丰富的实战经验,但剑鬼却有比他们更丰富的网游经验。

    这里是在战斗,但同时也是在网游。

    剑鬼的经验在此时很准确,很合理;而对方的经验却在此时坏了事。

    他一刀捅向剑鬼胸口要害,想着剑鬼闪身避让后,他如何反手一把将剑鬼甩翻在地,然后随意处置。

    扎向心口的一刀,除非是对方猝不及防,否则不可能不闪避,这是他实战中养成的根深蒂固的念头。避了,自己有后手;不避,他就被秒了。

    结果当他这一刀扎到剑鬼胸口时,对方却也是乘着这个时机一刀捅到他的腰间。他这才瞬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艹,在这里即使扎到心口也不会被秒杀!还要做算数题的!!!”

    算术题告诉他他的生命已经是零,这人也只好去死了。他脸上的表情让人知道他很无奈:他不是不懂,也不是不会,他只是还需要适应……一次偷袭顷刻间毙掉了两人,剑鬼的成绩俨然比顾飞还要优势,御天神鸣扯着喉咙忘情地呐喊着:“剑鬼你太帅了……”

    一边的火燃衣说:“帅这个字对他来说会不会太讥讽了?他不介意的吗?”

    所有人望着他,火燃衣连忙缩了缩脖子。

    剑鬼却没有丝毫得意的心情,他知道他能得手运气的成分很大。再换两个人重来一遍保不定是个什么结局。在收拾了两人后剑鬼立刻迈步狂奔,许多的箭头都已经对准他射来了。剑鬼早看出这些人的箭术自己跑位再风搔也是没用,所以这次出手前就已经算准了退路,此时狂奔几步后立刻就缩到了一块白石后面,一只脚都不露出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