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二十七章 倒霉的行会

第六百二十七章 倒霉的行会2017-11-10 16:35:8Ctrl+D 收藏本站

    顾飞他们的授课安排是从四点开始,一小时一个课时,共计四个。全部教完后是早晨八点多,路遇埋伏,虽然打得挺凶险,但事实上整个战局也就是十来分钟的事。众人这时回到白石也才刚九点。

    看顾飞并不需要他们帮忙去会面,于是这个点这些人都张罗着准备下线,结果看到顾飞也跟在他们的人丛中朝下线区走。

    “你不是和人约了见面吗?”御天神鸣奇怪。

    “又没说是现在就见面。”顾飞说。

    “那什么时候?”御天神鸣问。

    “晚上。万一到时谈不好又要打架呢?我不得先下线养精蓄锐一下。”顾飞说。

    御天神鸣寒了一个,他感觉顾飞似乎谈判并没有什么诚意,好像就是找架打去了吧?果然是pk狂一个。

    但游戏里的事情却没有因为顾飞他们离线而终止。白磨坊教学结束后掀起了新一轮的练级区争夺大战。佑哥之前的推断不幸言中,在他们的学员中混有好多大行会派来学习的成员。自己学会记牢后,就赶快着手组织自家行会的人来学。

    这次的行会可就不局限于白石城了,周围主城的,远处主城的,先不管是不是要组织自己行会人来这里练级,反正先把练级法学了再说。

    而在早上这个时候,组织到场开始学习的大多还是本城的行会,但过了中午,周边主城如月夜城和林荫城就陆续有行会到了。再迟些,或许还会有更远一点的主城行会开过来。

    这次大家都不会像之前荒野营地那样无组织无纪律了。行会都秣兵厉马地朝这练级区一戳,一些私人姓质的玩家都很识趣地有地让地,不去与人争斗。而行会之间认识的那是早有协调,二话不说就瓜分地盘。不认识的却也没有贸然出手相斗,坐下来好生谈判嘛!

    到最后整个练级区倒也井然有序,行会各守地盘,而个体玩家也只好忍气吞声地很多人窝在一片地盘上。大家心中抑郁却也无可奈何,互相抢怪的心情也没有了。他们这样窝在一起,人多怪少,什么效率练级那全都是空的了。而行会别看人多,但人家有组织啊!怪的确远远不够一整个行会练,但他们一次也不上那么多人。先三五百人练着,练一小时再换一批。如此大家都享受到一小时两三倍的练级效率,总比这些看得见却摸不着的散户强。

    各行会之间的平衡状态相当微妙,大家谨守着自己这一方寸土,无人越界。因为在场的行会实力都是半斤八两,一旦起了争斗也没有谁能一口吞了对方,最后互有损伤,得利的肯定是第三方。

    各行会老大明显已经看清了这利害关系,反正给自己行会争取到一片土地就可。而且大家心有默契,没有谁家的行会地盘显得大些,大家区域内的小怪一般多,如此也就没有人有什么怨言了。

    这种平衡维持下去大家觉得也挺不错,于是几个行会巨头又私下谈定了攻守同盟。决定就由目前在场的这些个行会将练级区主持起来,再有后来的,大家坚决不让。如有捣乱,群起攻之。

    这同盟颇有几分临水城那沙滩卖场的意味了。这合约成立于当曰中午时分签定,此时进驻白磨坊练级区的行会共计十二家。主要就是白石城本地行会以及周边三座主城月夜城林荫城暴风城的行会。

    这当中就有月夜城的十会联盟。

    十会联盟虽是十家行会,但外界都把他们当一家行会算的。4000余人的他们比普通六级行会那可要强大的多。但云中暮却没有因此意图独占练级区。他可不傻,眼前这局面看一眼就知道想独霸练级区是多少犯众怒的事。

    十会联盟虽强,但在一座主城一手遮天已算不易,现在来了外面,想唬住来自各个主城的大牌行会,云中暮很清楚这不现实了。逼急了人家也立刻搞出个临时十会联盟,十家六级行会,直接一万多人,云中暮他这十会联盟还算个屁?

    所以在看到大家在非常团结友爱的瓜分着练级区时,云中暮很高兴地就和他们融入到一起去了。而这些行会早就听说月夜城的民风彪悍,pk成姓,这十会联盟又是目前平行世界里最庞大的组织,起初看到他们时大家都以为暴风雨要来了,没想到他们也依从了练级区目前暂进的瓜分规定。

    只不过云中暮以自己行会人多为由,希望可以按照人数比例,分给他的练级区域能多一些。从平等友爱的角度讲,云中暮的要求不算过分,再加上众会长也都不愿和十会联盟对着干,于是云中暮如愿拿到了比那些普通六级行会大四部的区域。而云中暮这样多的多拿了,大家随即认为少得也应该少拿。于是有几家不到六级的五级行会,按照人数比例分到的练级区域又有下调。

    云中暮看眼下十二家行会就已经把练级区分得差不多了,但这并不能保证接下来就不会有行会到了。云中暮他们是近邻,早上出发,快到中午抵达这里。这要是再远一城的主城,这会人家可能是在路上,没准下午两点三点的就也要到了。

    为免大家的练级区再被新来者分去,于是云中暮就提出了十二家占据白磨坊的协议。毕竟是十会联盟的老大嘛,对搞同盟这事非常有心得。这建议很中大家的下怀。本来这里只有白石城三家大行会,分得很开心。结果中午周边三大主城行会陆续到来,来一个分一下,原本的三块很快被切成十二块,大家都挺肉痛。云中暮想到的问题大家早有意识,想到练级区还会再分再分再再分,谁乐意啊?

    所以云中暮这建议一出,大家立刻拍手称好。十二家大行会联盟,大家倒是有了叫板天下的气势,所以决心再有行会来时绝不退让。

    这时有一些小行再来,看到这模样已经自己把自己归纳到散户,不敢以行会为由头出面了。到了下午快三点,果然如众人之前意料,两城之外的主城有行会到,最先到的就是临水城的青狭行会。

    眼前的练级区旗帜鲜明地一块一块,会长丹青狭影一看就知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倒没意识到这些家伙是很友好地交流过后约定划分的地盘,他把这当是自助餐了,以为来一家行会瓜一分地盘练就是了,于是大大咧咧地领着人往尚无旗帜的地方走去。

    无旗帜的地方是散户玩家练级的区域,从整体来看比云中暮他们十会联盟的地盘还要大。这是那十二家行会瓜分练级区时有意留下的。他们不想做得太绝,总也得给大多数没行会没势力的玩家一口饭吃。这部分练级区里人多得完全不成比例。好多人在里面就是凭运气耗着,看怪是不是碰巧刷自己身边,完全是靠天吃饭,却又舍不得离开。

    丹青狭影初来不懂,当散户这边就是自由市场,来了随便拿就是。于是领着他的人马,横眉瞪眼地就挤进了这片练级区,要从中划一块蛋糕下来。

    这下误会可就大了。丹青狭影看那十二家行会练得惬意,以为这练级区域是任人宰割,他哪知道这当中的许多曲折?其实散户这边的练级区开始是很大的,三家本地行会占去的地盘完全不成比例,所以散户们根本也没当回事,再之后一家又一家地行会到来,挪点挪点再挪点的,直至云中暮他们最后到来,瓜了一个普通行会四倍大的地盘,散户们才惊觉他们的区域小了许多。

    这属于温水煮青蛙的死法,不知不觉间舒服地就把他们的区域给蚕了。到最后他们想说话的,却因为一堆散人连个挑头得都没有,也只能忍气吞声了。而丹青狭影这一下就激烈了,直接领了人就朝里冲,大家也忍气吞声很久了,火药桶一碰就爆,当场就有人破口大骂。

    丹青狭影这会还没开窍,心下大怒。心想那十多家行会你们不骂,偏偏骂我,瞧不起老子是怎么着?当即指挥手下围攻几个骂声很大的玩家,想杀一儆百。

    但问题是……眼下的练级区的玩家何止是百,而且练级区这么大,他这杀得再彪悍好多玩家根本看不到,只是听到口头传闻。

    “艹,又来一家行会,横得很,一来就杀人!!”

    “曰,十会联盟来的时候都没这样啊,这他妈谁啊这么横?”

    “干他啊!地方已经这么挤了,再没占没法玩了。”

    “干干干!!!”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其实压迫时时有,反抗也一直在。只不过压迫得不强烈,反抗也就不激烈。比如之前十二家行会占地盘,也是压迫,只不过做得比较温吞,于是大家的反抗也就是在肚子里诅咒几句。

    而现在丹青狭影做得太火爆,大家反抗激烈,可不就该出手时就出手了吗?

    散户玩家集体爆发,丹青狭影一时也有点慌张,但现在不打已经是不行了。丹青狭影连忙组织行会众人应敌。

    团p的时候,有组织和无组织,有默契和没默契的差距实在是太大。玩家们人数虽多,但此时面对有组织有配合地对抗,倒也没能瞬间将对方就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海洋中。不过丹青狭影也明白这样下去自己一方也会被耗个干净,最后就是两败惧伤,所以也是指挥众人杀出重围准备脱身。

    谁想这时那十二家行会的人突然闻风而动,各自组织起队伍对丹青狭影进行了更加有效的包围,一上来就干翻他们一圈人。

    丹青狭影大急,心道都是抢练级区的同行啊,咋突然对我出起手来了?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别打别打,是自己人!!”情急之下丹青狭影很没尊严地叫着。

    “打得就是你!叫你抢练级区,叫你抢练区!!”众人骂着,火力更猛。

    “艹,你们不是抢啊?”丹青狭影吼着,但声音已经传不出来去了。刚叫着“别打别打”的时候跳出人群,大家看出他是头头,四五十追踪矢朝他飞了过来,天上地下,他还要往哪跑?

    青狭行会迎来了有史以来最毁灭地一次打击,参加本次远征练级的共计748人,只逃出来了35个,余下的全军覆灭。就这35个那也是在关键时刻很不要脸地把自己的行会徽章揪下来藏口袋,这才能蒙混过关,不然绝对会被杀个干净。

    “哦哦!!”白磨坊上空回荡着玩家们的欢呼,为赶跑了侵略者而欢呼。之后大家再度开始各自练级,十二行会和散户们相处得更加融洽了,散户都没发现他们在这场战斗之后又把自己的练级区域稍稍扩大了些。

    这之后先后又有几家行会到来,但都没有像青狭行会一样毛躁。想占练级区?十二家行会都不用说话了,散户们的目光现在都有底气得很,他们都知道了,再有行会来,十二家行会会和他们一起出手打跑侵略者。散户就是因为身单力薄所以被行会占了练级区也无奈,现在有了后盾,谁还会愿意?自然是横眉冷对,一有行会怀着意图接近,大家就凶狠地一起凝望,让对方知难而退。

    却了倒霉的青狭行会,这一天白磨坊倒是一直很和谐,十二行会受了启发,想对荒野营地也开发一下,但不得不感慨所谓的风俗这种东西。荒野营地开张这么多天,现在已经形成了粗野没有秩序的风格。十二行会最终受到“凶狠的凝望”。用武力征服?大家想了想后还是不想多生事端,最后乖乖地回了白磨坊一边。

    晚上七点多,顾飞上线。拉开好友栏一看人都在,红尘一笑也在,于是发了条消息过去:“晚上去不去,给个话,别让我空等。”

    “去。”叶小五给话。

    “不见不散。”顾飞也干脆,关了消息就朝那边去了。佣兵频道里一干家伙向他打着招呼,纷纷询问哪里碰面,需不需要支援一类的问题。

    “不用。”顾飞很平静地拒绝。

    “你到底想怎么做?”大家很好奇。

    “就是想听听他想怎么做。”顾飞说。

    “一场有关平衡和和谐的辩论?”大家猜测。

    顾飞没答。到了约定酒馆时7点40分,但叶小五已经在那候着了,他倒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断水箭也在。

    “好久不见。”顾飞先招呼了一下。

    叶小五点了点头。

    “最近忙什么呢?”顾飞寒暄。

    “……”叶小五。

    “咳……”顾飞落座,要了杯酒,开场白是:“游戏工作者不是不能游戏吗?你最近怎么玩得这么猖狂?”

    顾飞早知叶小五是游戏工作者,但一开始叶小五就有和他说他进游戏是了解些情况,况且之后他所见到的叶小五的在线时间的确很少,比他还要少。但是最近却有反常,自己放寒假玩得多点,这家伙却直接像个职业玩家一样,疯狂地长驻游戏。

    “我辞职了。”叶小五说。

    “辞职了?为啥啊?”顾飞问。

    “……”

    “嗯?”

    “说今天来的正事吧……”叶小五说。

    “也没啥大事。”顾飞说,“就是想了解一下,你折腾这么多事,到底想怎么样?”

    “我一早已经说过了吧?你的存在对游戏是一个威胁,你会破坏游戏的平衡,所以,我必须制止你。”叶小五说。

    “制止……”顾飞长出了口气:“怎么制止?你又不能杀了我,这只是游戏,我始终可以站在这个世界。”

    “所以我只能尽我可能把你的影响力降到最低。”叶小五说。

    “我有什么影响力了?”顾飞笑。

    “游戏的世界进程多次被你破坏,夜光村的狼人,霞雾城的乔尔丹诺……等等,这些进程催动后,破坏的是游戏的整体节奏;你强悍的pk技术,最近又弄出来的这个效率练级法,在玩家群体中也引发了相当程度的混乱。我知道你是个游戏新手,或许你自己都不太清楚这个效率练级法有多大的影响,问问你的那些朋友,他们可能更清楚。”叶小五说。

    “起初我认为是因为你的暗夜流光剑和暗夜灵袍将你的优势放大,如果能灭除这两件装备,你的影响力就会被限制。但这效率练级法总算是让我明白,对你来说,装备是标而不是本,你的根本,还是你这一身功夫。”叶小五说。

    “功夫怎么了?有功夫就不能玩游戏了?”顾飞问。

    “可以玩,但是,希望不要用功夫做太多的事。”叶小五说。

    顾飞猛然起身,一脚掀翻了桌子。叶小五没想到他情绪变化如何激烈,愣在了当场。断水箭更是以为顾飞要暴走,连忙一步横在了他身前。

    “骗子可以在游戏里行骗,打劫的可以在游戏里劫杀装备,有钱的花钱,没钱的赚钱,甚至有利益团体在这里营生!偏偏功夫就不行?习武二十年……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总之,如果功夫不许游戏,请在游戏宣传的时候就告诉我们这一点,你以为我游戏是为了什么?不能用功夫,游戏很好玩吗?”

    “你坚持?”

    “任何事都不可能让我放弃功夫,更别提为了游戏。你太可笑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