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二十八章 躲猫猫

第六百二十八章 躲猫猫2017-11-10 16:35:10Ctrl+D 收藏本站

    “好吧,既然你坚持……”叶小五沉默,酒馆门打开,陆续有人冲了进来,顾飞随意瞥了两眼,认出就是早上伏击过他们的老兵。

    顾飞笑了笑,深吸口气已经平复了刚才激动的心情,缓缓从口袋里掏出了暗夜流光剑。

    酒馆里的玩家在刚才顾飞掀桌时已经惊讶地望着这边,此时突然有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杀入,自然明白会要发生什么。在酒馆这种封闭的空间,看热闹可不是什么好的娱乐活动,法师的法术,弓箭手的箭矢,甚至战士的旋风斩冲锋一类,一经发动误伤到他人的概率太大,所以大部分玩家意识到不妙后立刻就闪人了,少数不凑热闹就会死的人缩在角落,尽量给这些人动手腾出空间。

    “谈判失败,谈判失败,准备突击,准备突击!”这群老兵也成立着一个佣兵团,这时拿佣兵频道当无线电通讯,断水箭在里面发着消息,外面的人收到后立刻破门而入,端着弓的拿着剑的举着法杖的,进来后就以扇形包围,对准顾飞。

    扇形包围将那些缩在角落和玩家归在了他们的保护范围,同时给那些想逃离的玩家留出了一条安全流畅的通道,三个人组织着玩家们迅速撤离,这帮家伙,把这当作恐怖事件在疏散群众了。

    顾飞哭笑不得:“挟持人质有用吗?”

    众人没理,顾飞突然出手,一剑就朝身前最近的叶小五捅去。叶小五那两下子实在不够躲避顾飞一剑,但他身边的断水箭一直就在提防着,一看顾飞扬手立刻掀了叶小五两人一起摔翻在地。换了平曰,这么粗糙的躲法就等着被顾飞追上来踩死吧!但现在情况不同,老兵们的包围已经基本完成,一见顾飞出手,立刻有人大叫“开火”。这帮家伙甭管什么职业都是常备一把弓或弩的,此时立刻一起端起来放箭。

    顾飞也是早有提防,一看那些家伙抬手飞身而起就从一张桌上抹过,顺势把桌子带翻当起了盾牌,就见到“当当当当”的响声络绎不绝,木桌当场被射成刺猬。顾飞偷眼朝外一望,这酒馆有两个入口都已经被他们非常专业地封锁了,至于后门……这不过是游戏里和系统店铺,卖什么东西都是自动生成,当然不会还有送货通道这类玩艺,哪有什么后门。这两个入口也就是出门,除此之外再无第三选择。

    老兵们一边继续保持火力对顾飞进行压制,一边抽调了几个擅长近身格斗的家伙朝顾飞藏身地桌面逼去。待到近时,两战士一打手势,火力骤停,两人抽剑弯腰,对望着略一点头,突然一起一个冲锋直接朝那木桌撞去。

    木桌当然撑不住两个战士的共同冲锋,当场被击飞出去。两人却也是跟着一怔,明明看到顾飞藏到这张桌后的,但此时却完全不见顾飞踪迹。这还没回过神来,身边突然感到一股热浪袭来,身后响起同伴们“左边”的大声惊呼。两人连忙转向左边,顾飞早已经卷着双炎闪杀到,一个七百二十度的二段杀,老兵们虽然身手比一般玩家出众,但看被剑南悠战无伤他们狠狠欺负的情况,就知他们的装备其实普通得很。一般战士可能会投入部分点数到体质,而他们则更愿意加到敏捷上,相较之下二人的生命比起普通玩家的40级战士也略有不足,面对顾飞这记澎湃的大招,死了个干干净净。

    解决了二人的顾飞根本没给其他人攻击自己的机会,直接窜身就又钻到旁边的桌子堆去了。桌腿林立,这要不是认真注意真发现不了当中还隐着个人,但这次顾飞是众目睽睽之下这么做的,大家自然是看清了他的位置,但没等他们开火,顾飞这又是推又是踹的瞬间就又弄翻了数张桌的,他的人蹲在桌后,众人根本看不到他的具体所在。

    “是瞬间移动……”叶小五此时醒悟过来。方才顾飞带翻桌子后,众人以为他就藏在桌子后,谁知道他在桌子后面用了一个瞬间移动就闪到附近的桌了去了。大家的注意力当时都在那张桌,谁要没注意到。等到两个战士靠过去推翻桌子,被伏在一旁的顾飞当场暴起秒杀。

    “唉……经验啊……”叶小五叹息,这又是一次经验不足产生的误会。以常识来判断,顾飞当然就在那桌后,但在游戏里却有“瞬间移动”这种超现实的事发生,老兵们又一次被游戏的设定给陷害了,两位同志牺牲得相当委屈。就是叶小五,在顾飞闪到那张桌后的时候也没有揣摩到这种状况。经验这种东西是经历的积累,没经历过的场面,单靠脑补去判断自然总有没想到的地方。人的想像力那可是无穷的,比如早上顾飞用瞬间移动飞到半空去砍人,那也是叶小五没有料到的。

    苹果醋在白天倒真应叶小五的要求,给这帮老兵讲了许多游戏中pk的经验之谈。但他讲的那些经验之谈基本就是普通玩家之间交手的那些调调。和顾飞交手那差着十万八千里呢!与顾飞交手,老兵们还不如靠他们的实战经验,至于像眼下这种被瞬间移动忽悠的事,那就只能吃一垫长一智,在实战慢慢成长了。

    “投弹!!”断水箭转身朝老雷大雷喊了一声。这帮老兵观念实在根深蒂固,让他们完全抛弃他们的理解来适应游戏很难,反而不如将游戏里的一些东西往他们熟悉的概念上靠。比如放箭大家叫开火,法师地图轰炸大家就叫投弹。

    老雷大雷迈步上前一投法杖,两个天降火轮朝顾飞藏身的那一片炸去。

    “用个地雷。”断水箭又建议了一下。火树千重焰这个范围法术被他们称作地雷,叶小五倒是觉得潜伏者的陷阱更些地雷一些,但老兵们却一至认为那陷阱就是正儿八经的陷阱,和地雷是两回事。火树千重焰这等范围的威力,方可勉强称之为地雷。

    两人听了立刻又一起施展了个火树千重焰,那一片桌椅东倒西歪仿若垃圾场一般的区域翻起着滚滚火浪,断水箭很是不悦地道:“你俩就不能一个投弹一个地雷配合着用吗?”

    两人点了点头说:“等会,弹药补充中。”这是技能冷却中的意思。

    “靠近吗?”其他人问。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们在游戏中经受一次次地实战打击,发现他们所掌握的知识在游戏中有时并不能如何使用时,渐渐也开始犹豫了。此时眼看敌人就在那里埋伏,大家算是大队人马,要不要靠近一时间却拿不定主意,顾飞刚才那一击大家都看到,一卷可以卷两圈人,大家现在抱着团上,可不要被他直接给全歼了。

    叶小五这会回味顾飞刚才那一击,也觉得惊诧。初时他以为顾飞是连用两个双炎闪,但细想之后发现那一卷火焰中间丝毫没有间断的痕迹。一个双炎闪转了两圈还没有消失?这怎么可能?叶小五不了解顾飞这转一圈中涵盖了多少技术含量,自然是想破脑袋也理解不了的。

    “扩大包围,双翼包抄!”老兵们这时已经商讨出了新的作战方案,包围圈不缩反扩,在放大了半径后,两支人马已经各抄到了顾飞藏身处的左右,结果目光往那地一望,立刻崩溃:“他又不见了!!!”

    他们这活动的功夫,顾飞瞬间移动冷却完毕,又一次不知道闪到哪去了。

    “瞬间移动的距离大概就在五米多!”叶小五连忙告诉众人。众人神色一凛,立刻将那区域的半径扩大五米进行目光上的搜查,结果依然没有发现顾飞的踪迹。

    “瞬间移动后步行转移了。”断水箭叹了口气说,“但终归还是在这酒馆里。”

    遗憾是酒馆实在是非一般的大,到处都是的桌子全部都是可能的藏身之处,老兵们目光炯炯地四下寻觅着,满眼的桌子腿板凳腿,不一会眼都花了。这些人年岁可不小了,在某些方面实在不能和年轻人相比。

    “这桌椅摆放太密集了,完全不符合防火安全的要求。”有一老兵抱怨着。

    “诶?听说你退了后到地方上搞消防去了?”旁边有人问。

    “对!”

    “咋样?立过功吗?”

    “立过一次,三等。”这人嘿嘿地笑着。

    “行啊,没给咱兄弟丢人。”另一人拍着肩说。

    这都聊上了,顾飞却依然不见踪迹。

    “排除障碍!”断水箭说着,又问了旁边的叶小五一声:“可以吗?”系统的店铺,系统安置的桌椅,断水箭不知道随意摆弄系统会不会有什么意见,但看顾飞已经掀翻了这么多张桌,系统好像也没什么反应。

    “损坏什么的,之后系统会索价赔偿。”叶小五说。

    “你钱够吧?”断水箭问。

    叶小五也心虚了一下,这酒馆超大,系统要起钱来有多狮子大张口他也很清楚,这要真索起赔来,自己的钱够付吗?

    “不管了,先折腾吧!”叶小五说。钱不够会怎么样?一般人可能不知道,叶小五却清除规则,其实也不会怎么样,系统要你钱,你不给?那就直接从你口袋里刷呗,刷完不够,一有就刷,刷到够为止,你能拿系统怎么样?

    断水箭朝众人一点头,这些家伙一边继续搜查顾飞的所在,一边将搜查过区域的桌椅摆到一旁,如此空旷的区域越来越多,顾飞想继续捉迷藏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帮家伙什么来头啊?”聚集在角落中的玩家们窃窃私语,相互议论着。

    “从来没见过,一个都不认识。”观众里也有自诩是本城名人的,但眼前这批玩家他一个都不识。

    “刚才叫法师上去扔法术,我好像他们喊什么投弹。”有人说。

    “哈哈,真有意思。”

    “他们追得那人是谁?”

    “一个双炎闪秒掉了两个战士,你说是谁?”

    “千里一醉?”

    “除了他还能有谁!”

    “啊啊,那是我的偶像啊!”

    “他现在躲哪了,你们看到了吗?”

    “没有,刚才一个瞬间移动后,就不知道闪到哪去了。”

    这些玩家一边议论着,一边也在桌椅堆里寻找着顾飞的身影。

    老兵们一边小心搜索,搬动桌椅,整个酒馆渐渐都要被他们清成一片广场了。一些个进了酒馆的玩家都被吓一大跳,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没地喝酒也不算什么大事,至少不能和没地练级相比,所以倒也没人带什么情绪,反而是好奇地留下来观看这些人到底要做什么。于是就见酒馆的边缘墙角下玩家是越站越多,而老兵们的排查终于接近尾声,这么一小片区域,都已经不用再搬什么了,目测就知道当中根本就没有人。

    所有人恍惚了,他们排查的过程中也时刻警惕着不要被顾飞暴起伤人,所以顾飞根本不可能在他们排查的过程中有什么走动换位。而且考虑到顾飞那个一次闪出五六米的瞬间移动,他们在排查过程一开始就先清理出了一个宽五米多的空白地带。这时顾飞再瞬间移动,或者是闪到这空地上彻底暴露,或者就是继续在未被排查的区域里闪。

    顾飞一直没有暴露,而此时所有区域也排查完毕,竟然也没有他的身影,这是到哪去了?

    “难道刚才已经被我们两个炸死了?”老雷和大雷说。

    “有人看到起白光吗?”断水箭问旁人,他是没看见。

    “没有。”所有人摇头。

    “那个时候火光一片,白光起的话也被掩护了。”有人说。

    “四个法术而已,就算全中了,他也不至于就死了吧?”断水箭问叶小五。数据方面的计算,叶小五比他们就内行多了。

    “不会死。”叶小五断言,老雷大雷的法术伤害他是知道的,而顾飞他关注了这么久,装备属姓他也很清楚,老雷大雷四个法术完全不足以杀死顾飞。

    “其实……你俩身上有pk值吗?”叶小五问了个更简单的问题。

    两人也立刻恍然,摇头:“没有。”

    “没死,会不会是用了追风纹章?”断水箭说。

    “苹果醋在那边呢,没看到他出现。”叶小五早防着这手呢!

    “见鬼了。”断水箭诧异,这时狙神凑了上来,对着二人悄悄嘀咕了几句。二人一怔,而其他老兵搜查完了全酒馆不见顾飞,正没奈何,断水箭突然在频道里发出了消息:“大家注意,目标很可能是混在了群众当中!!”

    众人一怔。他们并没有干扰普通玩家,大家在酒馆里来去自由,只不过看到他们办事,也没有人还很不识趣地要占位置喝酒。或者离开,或者就是站到墙根去看热闹。此时一圈墙根下都站满了人,而这个位置的确是他们一直没有注意的。如果说顾飞在第二次藏到桌后,利用瞬间移动走位混入人群,还是具备可艹作姓的。

    众人心中已经肯定了这一推断,但表面上却并没有任何显露。反而是认定顾飞已经离开,本来在入口中留守的几人都已经出去了,俨然是要撤离的模样。

    “假的……”这时顾飞旁边的一个玩家悄悄对他说:“假装离开,等你出现再杀个回马枪。”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不简单嘛!”顾飞的确是混在围观党里,而且一现身就无可避免地被身边的人给发现。但围观党的主要品质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况且此时顾飞是孤身一人,这些人是一帮,大家又不了解他们之间的恩怨,情感上绝对是倾向看起来比较弱势的顾飞一方。所以顾飞混入他们当中躲藏,知道的人都是暗中偷笑,没有人一个声张出去。尤其此时和顾飞说话这个,一开始就和顾飞搭话,两人聊得很开心。

    听到顾飞称赞这人不屑地撇了撇嘴说:“就两出口,你没走又没死,不用脑子都知道你肯定还在。”

    “你看你没知识了不是,谁说没走又没死就一定还在的。”顾飞说。

    “那还能怎么样?”这人问。

    “你看这个。”顾飞给他看追风纹章,“我现在身上就有完成的通缉任务,想走拍拍就传送走了。”

    “这玩艺怎么来的?”这人瞪大眼。

    “通缉任务一百次,那得做多久啊?”听完顾飞解说这人眼更大了,对于一般人的认识,通缉任务费力不讨好,不是需要洗pk,谁愿意做那东西啊!眼下这哥们玩这么久游戏还没有过拥有pk值的荣幸。

    “行了不和你聊了,他们都要走了。”顾飞开始朝人堆外挤。

    “你要干嘛?”那人大惊。

    “积累pk值。”顾飞说着就待出去,突然酒馆当间一簇白光升起,众人诧异之极。白光这东西,最常见的情况就是人消失的时候,而没人的地方升起一团白光,这基本只有下线区玩家上线时可见,毕竟传送卷轴这种东西并不普及,不是到处都可以看到有人传送的。

    而叶小五他们一行人也只真是诈退,除去悄悄潜行埋伏下的盗贼不说,其他人离去时也时刻关注着酒馆内的情景,此时这簇白光一起,还没离开的数人立刻停下脚步,一起回头望了过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