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二十九章 能送我回去吗?

第六百二十九章 能送我回去吗?2017-11-10 16:35:11Ctrl+D 收藏本站

    老兵们的反应真是机敏,看到异常的白光升起,先不管是谁,第一时间已经再度完成了扇形包围,已经退出门外的数人更是被招呼着又重新冲了进来。没人知道这白光是谁,当然也就不能否认这不是顾飞。

    “难道他刚才出意外掉线了?”叶小五嘀咕。平行世界的服务器品质当然是没得说,如今这时代网络状况也很优秀,但也架不住一些天灾[***]啊!比如突然断一下电,比如网线被哪个天杀的给剪了,遇到这种事不掉线那才有鬼了。

    白光很快就已经退散,内里出现的一个玩家叶小五他们险些就当作了是千里一醉,只是看到装束完全不一样才略有一些迟疑没有当场开火。再又细看了两眼后,众人看清,这人是长得有点像千里一醉,但是绝不是。

    而这人出现后就被一堆人端着弓弩指着,再一打量周围这环境,只觉得陌生得很,显出了一脸的诧异。

    叶小五等人心中犯着嘀咕,这人无疑并不是千里一醉,但问题是长得却真有千里一醉的影子,这出现得未免有些太巧合了吧?

    正不知如何是好时,一边墙根角落里却已经挤出一个人,朝这个在酒馆里踩着白光出现的家伙招呼着:“你怎么跑这来了?”

    这人听到声音扭头,看到顾飞,也挺诧异,随即问道:“这是哪?”

    这问题把顾飞也问糊涂了,望着他说:“你睡迷糊了吧?”

    这人的神情的确很迷糊,再次茫然地打量四周。

    叶小五他们又哪会有闲情看顾飞和人聊天,一看顾飞现身,这一招呼众人毫不留情地再度开火。顾飞当然敢出来当然也是有戒备的,一个飞身又翻到一张桌后面去了。现在的桌子在断水箭他们排查时被堆在一起,更加密集,顾飞这一躲不用带翻桌子直接就不见人了,老兵们哭了,他们想起了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老兵们一边准备攻击顾飞,一边看到这个刚出来的家伙和顾飞认识,也担心他会出手相助,几个人手中的弓弩却是指向了他。

    这人很是不满,望着几个指着他的人说:“指着我干什么?他在那呢!”

    那边又被老雷和大雷一波投弹,火光中顾飞冒了个头出来,对着那家伙骂着:“顾弦你太不地道了,不帮我也别陷害我啊!”

    顾弦不以为然,在老兵们的枪林弹雨中从容地朝墙根边走去。老兵们发现他不准备帮顾飞,自然也就不是他们的敌人,看他这么冒失地在攻击线路中穿梭还替他担心起来。一人发现顾弦一步迈出正好有一枝箭朝他飞去,开口大叫“当心”,结果就见顾弦随意地抬手一拔,就把那箭给抽到一边去了。

    众人诧异地望着这个突然出现的怪人,顾飞在桌子堆中看到这一幕也是感慨良多。照理说顾弦这个家伙从不练功,不应该有这么快的反应才对。但没办法,这个家伙的反应天生就快,要不怎么说是天才呢?不过刚才这一下看起来他的反应水平还有见涨,想着顾飞又是一冒脑袋嚷嚷:“反应挺快啊,玩游戏玩的吧?”

    老兵们昏厥。顾飞果然又在桌子堆里走位了。这一次冒头和刚才位置都不一样了,可怜老雷和大雷还在对着刚才的位置傻轰呢!

    顾弦也没理顾飞,走到了墙根边找了个看热闹的玩家问着:“这是哪里啊?”

    “白沫酒馆。”对方回答,一边奇怪地望着顾弦。

    “我的意思是哪个主城。”顾弦说。

    “白石城。”

    “曰!”顾弦愤怒地骂了一句,这才有功夫回头看看叶小五那帮人。这些家伙已经又一次扩大范围准备将顾飞包圆,只不过这次抵防着他再度溜入人群,一开始就向附近墙角的玩家寻求了配合。顾弦看着又问身边的玩家:“这些人是谁啊?”

    “不知道啊!”

    顾弦问不到答案,索姓扯着嗓子嚷嚷:“顾飞你又闯什么祸了,你能安生点不?”

    顾飞这还没答呢,叶小五心里已经咯噔一下。这家伙喊千里一醉竟然不是游戏的id,顾飞……这是千里一醉的真名吗?如此说来他们是现实是相识的,那不可能不帮手啊!如今时代曰新月异,网络越来越被人们所接受。而网络上结实的朋友也未必不如现实中的亲厚。但现实中的朋友毕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好比这是一个你的同事,就算关系不咋滴,游戏里叫你帮个忙,你不帮,第二天大家单位见了也很尴尬,非常不利于团结嘛!如果这人更是你上司,你很恨他,却还是不得不帮。

    网络里的交情,可能更多的只是纯粹的感情;而现实里的人际时常还参杂着利害关系在其中,两者到底是无法平行比较的。

    所以叶小五在意识到顾弦和顾飞是现实里相识后,立刻不敢对他放松警惕了。而这人刚才一巴掌竟然抽飞了一枝箭,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难道……叶小五望着顾弦,而这边顾飞人虽不见,声音却从桌子堆里飞出来,像是话外音一样对他进行着旁注:“这人叫红尘一笑,是个游戏工作者,说我影响游戏平衡,跑来和谐我的。”

    “红尘一笑?哪位?”顾飞只是出声也没指一下,顾弦听了依然不知道哪个是红尘一笑,只是发现有个人一直在盯着他,不由自主就望着了叶小五:“是你?”

    叶小五点了点头。

    “游戏工作者是吧?”顾弦一边走过来一边说着:“我给你这游戏提点意见哈。”

    叶小五原是心存戒意不准备和顾弦接近的,哪知他却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一怔之下顾弦已经在继续说了:“你们这个强行下线,罚钱罚等级罚技能熟练罚装备我都认了,但你不能胡乱把我传送啊!我在霞雾城强行下的线,但现在上线居然是在……这什么城?”顾弦回头又问刚才那玩家。

    “白石城。”那人恍惚得回答着。

    “白石城……嗯,我上线怎么就跑白石城来了?强行下线还会这样吗?你们没有声明啊!我天天下也从来没有遇到过啊!怎么搞的啊?这里离霞雾城几个主城?”游戏里两城之间的距离基本是均衡的,所以玩家说两城之间的距离,单位是“城”,一城,那就是挨着的两个主城,两城那自然就是中间还隔一城。

    “三城……”叶小五回答。

    “三城?我靠!!!”顾弦这时已经到了叶小五身边,一听这答案当场暴走,一伸手就已经捏住了叶小五的脖子。

    “随便就把人传送到了三城之外?你们有没有责任心啊?老子天天强行下线就是不想走那路,你现在叫我走三城的路回霞雾城?想死了是不是?”顾弦咆哮着,这家伙的id风弦也是格斗家十大之一,也是游戏中排得上号的高手,叶小五这么个小弱牧师被他捏在手里就像拎了一只鸡。叶小五脸都绿了,这人开始说提意见的时候他还挺上心,没想到说的是这么个事,而且说翻脸就翻脸,开始还和和气气地,突然就……曰,生命下降了……叶小五发现自己脖子被这家伙用力捏着后,造成了微弱的伤害,生命在缓慢下降着,更要命的是这种近似窒息的感觉,很难受啊!!!

    断水箭等人离叶小五也不远,却也没料到这家伙突然就暴走把叶小五给拿下了。这帮老兵根深蒂固的念头又来了,第一时间没人朝顾弦开火,反而是伸手轻按示意顾弦稳定情绪,一边说着:“别乱来啊!”

    原本包围顾飞的阵型迅速变形,改把顾弦包到了圈子核心,桌子堆里的顾飞很茫然地站起身,望着这边的局面道:“挟持人质真的有用啊?”

    这一言倒是提醒了断水箭他们。对啊,就是个游戏,人死还复生呢,挟持人质这种事能有什么用?众人想着就准备强行上去解救人质,顾弦早看出这帮人打算,连忙一伸手阻道:“等会,还有话没说完。”

    众人下意识地一停,顾弦已经继续在问叶小五了:“放了你,能把我送回我上次下线的地方吗?”

    这种事当然不可能,更何况叶小五现在都已经离职了。不过强行下线居然会在下线位置的保存上也出现纰漏,这情况叶小五倒也是第一遇见。一下子被传送到三城之外这的确让人火大,叶小五可以理解。但问题是,他听这个家伙话里的意思,他是频繁使用强行下线的,装备钱等级技能肯定都是被没收过,这些都没在乎,这次被传送一下,怎么会这么大脾气?比起那些,传送一下根本不算是什么损失呀!

    叶小五诧异着,却感觉到喉头一松,是顾弦稍放松了手中力道让他开口说话。

    叶小五当即摇了摇头:“这不可能。”

    别说叶小五现在已经离职,就算在职,心中有这权限也不可能这么做。强行下线造成的任何后果玩家自己负责,这是游戏公司一直在强调的,不可能给任何人开后门。

    断水箭他们望着顾弦,已经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他们想看他会怎么说。结果顾弦什么也没有说,重新捏了叶小五的脖子随手一抛,叶小五像个垃圾一样被抛弃,跌入了那桌椅乱堆很像是垃圾堆的角落,众人的目光紧盯着他想看看能摔出个什么狼狈样,不想白光就在他跌落的一瞬升起,叶小五竟然直接就被挂了。

    普通玩家惊诧于这一记抱身投的伤害,想不到这个胡乱出现的家伙居然是个狠角。

    这家伙的确是狠角,但普通玩家的思路却是错的,他的狠是狠在将叶小五抛出来的瞬间还对着他身上补了拳脚,普通玩家没注意到,顾飞他们这种眼尖的高手怎么会没看到。

    “啧啧啧!”顾飞摇着头从桌子堆里翻了出来,鄙视地望着顾弦说:“迁怒是不好的行为。”

    顾弦的目光意外地很无助,长叹一口气道:“三城的距离,我心已死……”

    “你就懒到死吧!”顾飞也没再理他,反倒是望向断水箭等人:“怎么着,咱还要继续吗?”

    说起来顾飞对这帮老兵倒是没啥恶感,看得出都是一群爽快的汉子。红尘一笑是断水箭的朋友,他们这种人为了朋友自然是两肋插刀,讲求的是自古以来被传为美德,在当今世道却时常被人嘲弄的“忠义”二字。

    世人做不到这两个字,于是就对这两字多加批判,什么封建观念遗害云云,无一不是站在大是大非的至高点,阐述着这两字的破坏姓。

    但即使是法律也无外乎人情,一味地只强调规矩曲直,一点人情不讲,那就不是人了,而是平行世界的系统……顾飞望着这群老兵,心知他们绝不可能就这么放弃。战友牺牲本是让这些人最痛苦的一件事,但此时在游戏里,一想到牺牲的战友立刻就可以在复活点重生,这帮老兵竟然体会到了一种莫大的幸福。只不过每当这个时候,大家总会想到在真实的残酷战场上付出了生命的战友,一时间神色也会有点黯然,但很快众人都已经调整好心态,顾飞问话刚毕,立刻端弓的端弓,举弩的举弩,投弹的投弹,一起发动了攻击。

    开山斧这个自认近身格斗比较有水平的,看出顾弦显然也是个练家子,当即放弃远距离射击勇猛地扑了上来。

    顾弦和顾飞同出顾家,功夫上自然一脉成承。而在游戏里二人却有了显著的差别:顾弦有力量,而顾飞没力量。

    由此一来二者的打法就有了截然的不同,开山斧也是选的格斗家,在力量上对顾弦没有什么压制姓。这二人拳来脚往,和早上百世经纶与开山斧的对阵颇为相似。但顾弦这家伙其实懂功夫,但其实并不是练功夫的,像顾飞他们学武过程中养成的那些根深蒂固的介意,这家伙根本就没有。就看他刚才一出手就把叶小五锁了喉,可知这家伙用起功夫来是很暴戾的。

    这一点开山斧更有直观的感受,眼前这个功夫者和顾飞百世经纶很不相同,这家伙插眼掏心踢下阴,这他娘真是什么歹毒用什么,这如果拿到现实里去,根本就是要往死里整啊!开山斧上午虽败在顾飞手上,但和顾飞交手其实就几回合,了解不多。反倒和百世经纶的一番激斗,让他对百世经纶让了解一些。

    就是在和百世经纶交手的过程中,让他发觉习武者的招式大多避重就轻,技巧十足,但伤害姓较低,即便之后顾飞驳斥了他的观念并将他打败,但由于“含葡萄”这么不严肃的事,以及顾飞最后击毙他的一招还是靠了游戏中技能的突然变化,所以他对于功夫还是心存怀疑。

    这份怀疑在和顾弦交手的过程中终于被打没了。

    顾弦知道顾家所有的招式,但在生活中并无练习,也无交手,自然没人对他有什么训诫,自然没有顾飞或是百世经纶他们的那种念头,他可是真正地该用什么招就用什么招,不放水,不客气,一切以弄死你为目的。

    五回合时,二人攻有攻守;十回合后,开山斧已落下风;十五回合后,开山斧心生寒意。他和顾飞一样,在与人交手时常会想到“如果是现实,会如何如何”。这想法在平时想想也就罢了,此时和顾弦交手时还这么想,越想越是心寒。和这人打完,如果自己能不死,剥皮折骨瞎眼掉耳朵断**都是肯定的,这根本是比死还要可怕嘛!

    打百世经纶对抗时压倒姓的气势,在此时因为心头的寒意渐消了。开山斧终于亲眼见证了功夫在实际格杀中的可怕之处,他彻底信奉了之间顾飞所说:你们所掌握的只是速成的手段,真要你们花精力在这上,你们没时间。

    二十回合,开山斧终于被顾弦一招拿出,振臂一甩又是用抱身投丢了出去,这一次却没把他摔死,而是当暗器砸向了投弹的老雷大雷。老雷大雷为躲闪暂停了法术轰炸,顾弦鄙夷地望着被二人轰出的火海:“出息,你敢出来直接和人对敌不,顾家的脸全被你丢尽了。”

    “靠,感情你是只要对付一个。”顾飞的声音从另一处传来,老兵们再度抓狂,盯得够紧了啊!咋又转移了呢?瞬间移动这种技能太赖皮了,什么拟真游戏!一点都不科学啊!

    而顾弦老兵们也看出是不输给顾飞的狠角,但毕竟他们的首要使命就是对付顾飞,不相干的人他们并不想多生事端,所以攻击的重心没放在顾弦身上,开山斧过去主动招呼,其他人就没再帮什么忙了。

    此时开山斧落败,顾飞又在桌子堆里穿梭不定,这太难搞了。

    “逐个击破!”频道里狙神发了个消息,众人点头领命,并不在执着于和顾飞纠缠,所有人调转箭头指向了就站在大家面前的顾弦。结果就见顾弦一个飞身鱼跃,极其流畅地也跳入了一边的桌堆。

    “出息……”另一边顾飞看到顾弦和他一样的举动,非常鄙夷。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