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三十章 钱袋飞啊

第六百三十章 钱袋飞啊2017-11-10 16:35:12Ctrl+D 收藏本站

    顾弦飞身翻入桌堆后斜眼一瞅就看到另一旁同样缩在桌子下的顾飞。桌堆此时宛如长城一般守卫着二人,长城的另一端是气极败坏的断水箭等人。上去搜吧!怕顾飞突然又从哪个角落闪出来秒人,不上去的话却只有老雷大雷两个人的投弹有点威胁,但经常还投错地方。

    “先对付那一个,他不会瞬间移动!掩护,准备冲锋!”断水箭说着,老雷大雷应声站出就开始扔雷,两人交替使用法术把顾弦藏身的地方烧成一片火海。顾弦不会瞬间移动,不可能像顾飞一样无声无息地就转移,断水箭他们死盯着那边的动静,板凳桌子稍有晃动都不会逃过他们的法眼。

    “朝那边动了!!!”狙神不愧为狙击手出身,拥有最犀利的锐眼,瞬间看到桌椅堆的轻微晃动,伸手指着提示大家。当然,为了不暴露己方意图,这种话是不会喊出来的,都是在频道里发消息。

    其他人顺狙神所指方向也看到了桌椅晃动,但很快已经停下,显然对方不想弄出太大动静被注意到。老兵们此时用手势一阵交流,定下了方案。老雷和大雷两人继续对原位置进行轰炸,而其他人却慢步朝有动静的位置靠近……“小心,他们看到你了!!!”这时竟然从围观党里爆出了一嗓子。老兵们声东击西的举动藏在桌堆里的顾飞和顾弦可能不知,但同在外围的观众却看得清楚。虽然看不懂他们交流的手语,更不知道他们频道里的对话,但最终到开始行动时,终于还是可以看出他们的意图。

    老兵郁闷得非常,这就是执行任务不清场的后果啊!此时观众很多,他们也不知道这一嗓子是谁吼的,只能无奈地干瞪眼。

    有这种添乱的家伙,老兵们也只好加快动作,冲上前的数人不再蹑手蹑脚,瞬间扑向目的地。老雷大雷两个法师也在这一瞬间突然调转了攻击的方向,各扔了一个法术在众人冲击的区域。这就两个法术也可以看出这二人虽然不擅游戏,但对于和他们技术挂钩的东西还是掌握得相当熟练。比如这两个法术,被他们当投弹扔出来后,丝毫没有伤到冲上去的自己人,法术范围全然笼罩在指定的区域。

    一队人马仿佛翻箱倒柜一般在这片区域里冲杀,结果再次傻眼,桌堆里分明是空无一人。

    “不可能,我没看错啊!”狙神诧异,他相信自己的眼神。

    “幸亏你有这么好的眼神。”一个声音在几人身边响起,顾飞和顾弦二人突然一起杀出。拥有瞬间移动的顾飞位置飘忽,老兵们已经不敢奢望能掌握住他的位置了,但顾弦现身的位置赫然就是原处,原来这家伙根本没移动,只是用不知什么方法在这边制造了一点轻微动静而已。

    “中了他们的声东击西了!”老兵们泪流满面,他们还想声东击西来着,哪知道从一开始就中得是对方的声东击西。

    从桌堆中抢出的二人并没有攻向这群过来找他们晦气的家伙,而是一左一右抢向了酒馆的两个出入口。

    顾飞横剑一挥,旋着七百二十度的双炎闪就这么飘了过去。守门的老兵们也知道顾飞的法术伤害彪悍异常,碰碰可能就得死,实在也不敢直掠其锋,只能无奈地选择退避。有人还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空当可以直接将顾飞擒下,结果看顾飞这圈转得流利无比,火光全面的烧在身遭比抗拒火环还要抗拒,等火光没了的时候,顾飞早已经转着出屋了。

    而另一门的顾弦比顾飞还要潇洒,跑出桌堆后随便借了一边的一张椅子搭了一脚,直接飞身想从守门的二人头上飞过。两人哪会这么轻易放他离去?一起伸着手想抓他下来,结果正直线飞行的顾弦突然半空垂直降落,一脚踢趴了右边一人,手一抓又拿了左边一个,回手一甩就朝后面的追兵丢了过去,跟着自己已经闪身出了门。

    “这……这……”看着这两人出手的玩家们都痴了。老兵们对于真实格斗有能耐,但对游戏技能的理解和运用却比较菜,比起很多普通玩家都不如。

    此时法师玩家很惊叹顾飞刚才出门前那双炎闪甩得那么荡漾,而格斗家玩家们则对顾弦冲出的技能使用惊讶不已。顾弦踩着椅子跳出,其实不是一般地跳,在跳的过程中还使用了格斗家的技能策马流星,掠至中途后精准的技能取消,使用了飞燕斩,于是就出现了那突然的下坠。再之后的抱身投普通玩家看着挺平常,但被扔出去的那位却更加有体会:那一抓过来正好迎合他冲上来的角度,弄得他根本闪避不及。

    眼看着二人就这么逃走的老兵们异常惆怅,因为眼神太好而判断失误的狙神更是窝火,此时望着顾弦原本的藏身之处怔了片刻后,突然道:“老雷和大雷对这里进行不间断地轰炸,那家伙既然没动,他怎么会没死?他的生命值有多少?”

    这个问题就很游戏了,在场的没一个对游戏数据在行的,一时都被问住。断水箭这个游戏资历最久的意识到这个问题也觉得不该。当时老雷大雷对这里扔了法术若干,的确无论是谁藏在这里硬挺着不动都应该足够被耗尽生命了。

    众人纠结着这个问题,断水箭还向叶小五去发消息请教,却听到围观党里有人嘿嘿地笑着。此时热闹已经结束,围观党还留下的那都是在欣赏着这一帮人失手后的窘态,这就好比是一部大片**过后的留下的一个滑稽结局,不看一下终归有些遗憾。

    围观党们讨论着刚才的战局,而发过嘿嘿笑声的家伙,一边瞥着老兵们,一边指着方才顾弦藏身之处手舞足蹈地给身边的人讲述着。断水箭他们一看此人位置,就知他们那里的一簇人方才可能正好可以看到顾弦藏身的情况。

    老兵们也看得出围观党对于人多势众的他们一方并没有好感,直接上去问可能会碰钉子,断水箭打了个眼色后,一个盗贼心领神会,施展潜行后靠上去侦查,一边听着那边玩家的议论,一边在频道里给大家飞速转播着。

    听到真相的老兵们又吐血了。原来那顾弦在法术攻击的时候手脚勾挂桌子悬在半空。如此一来天上掉下来的天降火轮被桌子挡了,地上燃起来的火树千重焰却也因为没有触地而没有伤害。

    “这这这……赖皮啊这!!!”老雷和大雷听闻这个答案实在没言语了,老大不小的年纪,最后竟然用了“赖皮”这么孩子气的字眼。

    其他人也只能苦笑着面面相觑。现在彻底是了解到游戏是游戏,现实是现实了。瞬间移动不说了,现在拿个破桌子就能挡了看起来气焰那么嚣张的法术攻击,还有最后顾弦离去那下,一个技能取消就能无视物理惯姓直线下坠,这些全都是现实中不可能的事嘛!

    “吃一堑,长一智。大家好好学着点吧!”断水箭说。

    “老断你可玩得比我们久啊!”有人说。

    “上了年纪了,不比年轻人……”断水箭说。

    “唉,看来我们真的是老了。”众人很是消沉,他们只是一群退伍的老兵,年纪都摆在那了,虽然游戏可以让他们重拾年轻时的体力和身手,但接受新鲜事物这种精神层面的东西却让他们很无奈,这可能是每个上了年纪人的悲哀。新鲜事物总是年轻人上手比较快一些。

    “先撤吧!”老兵们垂头丧气地准备离开,结果这时门突然被人掀开,顾飞探了个脑袋进来,望着他们道:“干嘛呢?半天还不出来。”

    老兵们木了,围观党木了。听顾飞这话里意思竟然是在门外等他们吗?难道他们不是好容易才冲出酒馆的吗?

    “你你……”老兵们不知该问什么。

    “快出来,屋里动手碍手碍脚的,咱出来打。”顾飞说。

    “好小子啊!让我有点欣赏你了!!”狙神立刻来了劲,挽着袖子就准备杀出去再战江湖,结果走出没两步,一人一溜烟闪到了他身前将他拦住,说了几句话后狙神瞪大了眼:“啥?赔钱??”

    说完又绕着那人转了几圈上下打量,末了问:“你是npc?”

    npc大概一辈子也没遇到过这么低智商的问题,这和它们所鼓吹的高人工智能相当相悖,一时间也有些短路。到是围观党们已经哄堂大笑起来,这当然是npc了,酒馆里的npc招待,竟然还有人不认识吗?

    断水箭苦笑了下,他这般兄弟都是被他拽进游戏来帮手的,一进来就荒郊野外的疯狂冲级,此外就是在叶小五组织下进行过几次团队任务,那npc也都是叶小五一路打点的,弟兄们只是奔波打怪,游戏生活单调的非常,以至于都没和npc打过什么交道,连酒馆依稀这也是头一回来。

    狙神闹的这笑话,断水箭丝毫没觉得尴尬,反而有些歉意。游戏的内容是很多的,兄弟们却只顾得杀怪冲级,实在是忽略了许多乐趣,全都是为了帮自己的忙。

    “是的,要赔钱。”断水箭这时拍了拍狙神的肩。

    “赔多少啊?我可没钱。”狙神一脸无赖的表情,断水箭一下子陷入回忆了,当年一帮战友打牌,虽然理论上是严禁赌博,但私下里大家都是会玩些彩头的,这家伙每回输了就是这么个无赖的样子不肯认账。

    “这钱……可能得赔不少呢!”顾飞依然在门那探着脖子,看到这边发生的事后插话。酒馆理赔,这方面他可是专家。通缉任务中他出入酒馆可不少,掀桌子踹椅子都是常事,顾飞不知道系统什么规则,反正大多是找着他索赔。像小雷酒馆那种玩家经营的还好,帮着收拾打点一下,随便给几个小钱意思一下,对方也不会太为难你,玩家做生意,当然要讲究和气生财了。但遇到系统酒馆那就是一个铜币都不能少了,绝没有通融的可能。

    顾飞出手快准狠,灭人一般都没太大动静,最高一次记录也就是掀了三张桌,但老兵们现在牛逼大了,把人家整个酒馆收拾得乱七八糟,而且这家酒馆大得非常,在云端城都没有这么大的酒馆,这要赔起来,连顾飞都估计不出要多少钱。

    “多少钱?”一堆人这时竟然都顾不上理会顾飞,一起问狙神,npc刚才是和他说的话嘛!其实大家这时还有好多疑问,比如此时如果再来场pk,所有人都死去复活点,这npc会不会追到复活点去要钱呢?比如大家现在立刻强行离开游戏,从此不再回来,就钱是不是就成了一笔烂账呢?

    “多少来着……我忘了,多少?”狙神又问了npc一下。

    “3216金币14银币54铜币。”npc宣布。

    嘘声一片,想不到系统竟然如此黑暗,也不知这零零碎碎的钱是怎么算出来的。这下大家可就都同情起老兵们来了。得罪了系统那还有得好受吗?这帮家伙看起来可不像有钱人,不知道能不能凑出这三千多金币,如果没有会怎么样呢?大家都没遇到过这种事,开始了激烈地讨论。

    “谁有钱?”狙神问。

    所有人看天花板,一进游戏就只顾练级,哪会有什么钱?打怪掉的钱?那点以铜币计的小钱,现在都被玩家视作垃圾,好多人连捡都懒得捡。

    有心理阴暗的家伙此时看到顾飞旁若无事地又和这堆人打成一片,心里起疑,心道不会是这家伙无耻地算计了这些穷困玩家吧?仇富是好多人都有的心理,一时间有些想到这方面的人开始不待见了顾飞了。

    “没钱怎么办?能走吗?”顾飞继续伸着脖子问。

    “你……”众人一时间都无语了。

    三千多金币,绝对算是巨款了,如果是几天前的顾飞也会这么认为,但现在,虽然在学费收入上他只是随便拎了几袋,但只要单位是以千计的数目却都已经不在他视线在内了。此时看出了这帮人没钱的窘态,顾飞随便抽了袋金币丢了进来:“先把钱赔了吧!”

    “……”众人再度无语,钱袋是冲着狙神丢过去的,他没来想细想钱袋已经飞到面前,一顺手就已经接住。结果就发现众兄弟齐刷刷地瞪着他。狙神连忙一抬手又把钱袋扔了回去:“用不着。”

    几千金币这样丢来丢去,围观党们眼珠都快掉出来了,实在搞不清楚这双方到底是什么关系。敌人?敌人这么痛快的就掏几千金币给人家?

    “拿着吧,最近发财,钱多得用不完。”顾飞说完又丢了回来。发财这种事,一般人就算说也会说得很低调很谦虚,但顾飞非旦没这样,还加个“多得用不完”的形容,简直就是一副暴发户的嘴脸。他这是的确没把钱当回事,但在群众的心目中,他的形象则是在他被自己狠狠地糟践着。

    钱袋飞来,狙神又给接了,没等众兄弟瞪过来就已经飞快地丢了回去,口气坚决地道:“不必了。”

    顾飞挠头:“那怎么办?”

    老兵们抓狂:“不用你艹心吧?”

    “我等你们半天了。”顾飞说。

    “你进来,咱就在这过招。”老兵们说。

    “施展不开啊,而且打乱东西又得赔钱。”顾飞说。

    一说赔钱老兵们的眼神又黯淡了,这事怎么结还没个说法呢!断水箭连忙给叶小五发消息说明情况,叶小五正往这边赶路,三千多金币他倒也拿得出来,断水箭终于是松了口气。但叶小五问起这边的情况,断水箭真不知该怎么说了。怎么说?告诉他顾飞本来跑了,但现在又回来了,正倚着门和他们聊天,还要借他们钱吗?

    围观党们一看这事似乎还有得继续,有些准备散了的又都停下了脚步。不过还是有些人跑到酒馆外转了圈,他们觉得这二人不至于是真要和这一队人在外面拉开场子互p,肯定是已经布置下了什么圈套,结果出来走一圈,就见之前那个格斗家在外面蹲着,除此啥也没看见。

    “难道有大量盗贼潜伏着?”这些围观党们嘀咕着,有的继续四下寻摸着,有的又回到了酒馆里。

    正耗着呢,突有围观党从酒馆外冲了进来,瞅了老兵们一眼,想说什么却没敢开口,转而向了他的同好们,大声宣布:“那个牧师回来了,但刚到门这又被那个格斗家揪住干掉了。”

    “什么!!!”断水箭等人目瞪口呆,眼下这是怎么个意思,好像是他们被耗在酒馆不能离开,而后勤补给已经被切断了啊?

    正不如如何是好,顾弦也一掀门进来了,很是不满地道:“怎么还没出来。”

    “你怎么又把红尘一笑给挂了?”顾飞问。

    “我跑死他!”顾弦说,末了又问:“这离牧师学院远吗?”

    “不远。”有人回答,顾弦脸上很失望。

    “你这么怨念,这么想回去的话,其实我可以帮你。”顾飞忽然说。

    “哦?你有什么办法?”顾弦连忙问。

    “砍死你。”顾飞说。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