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三十一章 死来死去

第六百三十一章 死来死去2017-11-10 16:35:13Ctrl+D 收藏本站

    顾飞的“砍死你”方案倒是可行的。游戏里死亡复活的复活点按户口算。顾弦一上线就被移动到白石城来了,理论上应该是没在白石城上户口,只要一死自然就回到霞雾城了。

    顾弦皱着眉盘算:“这样回是回去了,但是要掉级,而且回去也不是我下线的地方,说起来还是不划算。”

    “掉级这种事你还在乎吗?你一个经常强行下线的人。”顾飞说。

    “你看你没经验了不是?强行下线我还没遇到过等级被直接削的情况,一般是经验发生出入。不过最常见的还是丢装备。”顾弦说。

    “钱不是也会掉吗?”顾飞问。

    “钱可以存银行。”顾弦鄙视。

    “对了,刚我进来前听到你说你最近发财了?”顾弦问。

    “嗯,我弄了个工作室,开发效率练级法。”顾飞比划了一下拳脚。

    顾弦作为功夫使用者,一听就明白效率练级法会是个怎么回事。事实上效率练级法就算不主动去开发,他们这些人在拿机器小怪练级的过程中也会自然而然地就生出这效率的打法,只是无心之时不会有意去总结罢了。

    “难怪最近好多人问我会不会什么效率练级法,原来是你这家伙在搞事。”顾弦说。

    “怎么会有人问你?”顾飞说。

    “你哥哥我在霞雾城也是有名的功夫大师。”顾弦说。

    “切!”顾飞不屑一顾,他心目可不会把顾弦当作是会功夫的人。只不过网络这个虚幻的载体让他有了表现的机会罢了,现实里这家伙顶多在脑袋里过过干瘾,他已经没有使用功夫的身体条件了。

    两人这站在门口就闲聊上了,老兵们在这上去打也不是,不打也不知干啥好,围观党们起哄的声音都出来了。而断水箭正在紧急向叶小五打听如果没钱付,硬要离开会怎么样。此外他们这十多号人,这帐到底怎么算?三千多金币是平摊,还是某人支付,还是如何?

    叶小五刚被顾弦又杀回去,这会也正郁闷着呢!而此时断水箭打听的这个设定是相当复杂的,一时半会真说不清楚。当时在设计这个段落的时候,有人就认为索姓就把酒馆的一切完全设置成无敌状态,不可变动不可破坏,再或许直接把酒馆也弄成安全区,也可以省却不少麻烦。

    可后来因为游戏就是打拟真的旗号,这种比较生活细节的地方老板不允许这么含糊带过,酒馆这种生活场景的东西,必须和真实一样,可以弄翻可以弄坏。

    但问题这不就来了,弄翻弄坏以后怎么处理?像练级区的小怪地上的垃圾一样,到个点就全刷回原样,还是如何如何?

    这时老板资本家敛财的本姓又来了,弄坏东西,当然就要赔啊!弄个赔偿机制来。老板这振振有词地甩下一句话,不知难倒了多少策划。反正他是不管,老板从来就是制造困难,然后靠员工来解决困难的。

    这个事,坦白说只是弄个制度那也容易,难就难在这个制度怎么让玩家去接受。所以这个制度最开始制作出来时,设计的策划一直都是心怀忐忑的。不过在公测阶段公布了酒馆里的规矩时,却没有看到玩家有什么太大反应,大家似乎对于“弄坏东西要赔”这个人之常情的规矩非常理解。

    看到玩家的这份心态,策划们算是有了底气,于是越弄越大胆,最终就出现了现在不给钱就由系统强制执行的规定。当然,为求真实系统这“强制执行”也不是直接就从你口袋里把钱修改为零,也会象征姓得出动一下士兵,对你打烂不赔的恶劣行径思想教育一番,然后再强行从你口袋里划钱。如果钱不够,就会严肃通知你现在欠钱了,以后会不断从口袋里没收,收够为止。

    这条规矩就狠了,策划又一次忐忑,心想这不会把欠帐玩家逼急了直接就不玩游戏了吧?结果事实证明策划们就是习惯姓地低估玩家们的智商!既然都知道了酒馆这规矩,知道系统罚起钱来六亲不认的手段,谁还会这么没轻没重地在酒馆里捣乱生事呢?敢在酒馆里叫板pk,现在在一些主城已经成了一种斗富的手段。你掀一张桌,我掀两张,靠,这么狠,那我掀三张。这种人,那也是出手前就考虑清楚后果的,最后被罚多少也是心甘情愿,出门还在论坛上吹牛逼呢:“今天心情不好,一口气在系统酒馆掀了十张桌”。然后下面一堆回帖“楼主有钱银”。

    结果弄到最后真因这条规则被限制住了的,反而是总策划大人带队的人马,你看这事闹的。

    而那边的情况叶小五现在也了解了,断水箭他们是想出去和千里一醉那二人交手。但问题是现在就算出去也没机会交手,因为一出门系统卫兵绝对会杀到强制他们交出罚款,想有个安生的交手环境,赔偿这关先得过。

    叶小五悔啊!早知道会惹上这麻烦,何必要选在酒馆里动手呢!他也实在没想到酒馆里动个手也需要把整个酒馆翻一遍,他以为顶多翻几张桌罢了。

    “那个牧师是送钱来的,再来你不要杀他了。”顾飞这会正叮嘱顾弦呢!

    “你不是发财了吗,你先借他们,我今天非得给他练练腿不可。”顾弦固执。

    “他们不肯借啊!你等他把钱留下再杀不也是一样吗?”顾飞说。

    “那行。”顾弦点点头。

    断水箭们抓狂,这两人旁若无人的在那决定他们的生死。虽然作为军人他们很明白“战略上轻视敌人,战术占重视敌人”这句话。但受到这种当面的无视还是让他们痛苦非常。有人又在酒馆端着弓弩朝二人开火,二人连忙闪到屋外。有人想追被断水箭拦下。罚钱他们不觉得可怕,但不能忍受现在出去就有系统卫兵出来瞎搅合的事发生。

    叶小五这好容易又摸回了酒馆。这次不敢直接过来了,走了街角后就探头探脑地朝这边张望,结果就看到那两个家伙正在酒馆门[***]手。

    “起内讧了?”叶小五大喜,连忙凑过来。酒馆里本身就蕴藏着大量的围观党,此时这二人交手吸引了不少目光。但两人还是都一眼就看到叶小五贼西西地摸过来了。

    “回来了。”顾飞对顾弦说。

    “看到了,但我看他好像挺高兴?他乐什么呢?”顾弦一边说一边一拳打过来。

    “不知道啊!”顾飞闪过,反踹一脚。

    “难道我下手不够狠?”顾弦问。

    “够狠了够狠了。”顾飞连忙道,顾弦那毫无顾忌的出手真比顾飞认识的任何功夫者都要狠。他们这些正牌的功夫者就算到了游戏里,一时之间那些根深蒂固的顾忌也不是说去就去的,这是个习惯问题。顾飞已经算好的了,自己还能绕过弯来。看百世经纶那么纯朴的,还要经提点才开窍。而且弄断人胳膊后还要犹豫。

    “我去问问他。”顾弦虚晃了一拳后飘了出去,正拦到了叶小五跟前。叶小五这一边往酒馆溜一边还注意着这二人,他以为那两人打得专注,都没注意到他,哪知道其中一个突然就这么杀了过来。当场就拦到了他面前,一手撑墙上就阻了他去路。

    叶小五知道动手的话自己十个都不够给,连忙一拍追风纹章,利用事先备好的逃命任务就这么传送走了。

    “靠!”顾弦目瞪口呆,他张了嘴一个字都还没说呢!

    “你看你,把人吓跑了!”顾飞气急败坏,他估摸着红尘一笑是传送到通缉任务处去了,那离这酒馆可就远了,他一个破牧师,跑过来可需要不少时间。

    “我还没说话呢!”顾弦郁闷。

    “唉,我事先告诉他一声好了,他肯定以为你又要扁他。”顾飞郁闷着拉开好友栏给叶小五去了条消息:“别怕,不是要杀你,老断他们等你回来送钱呢,好像不赔钱出不了酒馆。”顾飞对游戏规则没啥研究。他可是规矩人,而且在游戏里也没缺过钱,在酒馆闯下祸时老板要多少他就给多少,从来没有萌生过不给钱跑掉会怎么样的龌龊念头。

    叶小五这会是真的快哭了!他这传送到通缉任务处,白光还没散完呢!当场双两眼一黑,再睁眼时已经是牧师学院了。叶小五稍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正吐血呢!接到苹果醋消息一条,这家伙激动地在呐喊:“哈哈哈哈,千里一醉终于还是灭在我的刀下了。”

    叶小五这真是哑巴吃黄连了。苹果醋在那里埋伏是他的布置。因为他推断顾飞也是有追风纹章的人,情况不妙时很有可能就会紧急传送。这时候他生命不饱满,苹果醋潜藏在侧很有机会一刀就挂掉他。

    苹果醋那是什么人?pk值累积过千的杀人魔王,他会在乎一个普通玩家的等级吗?所以这家伙打定的主意就是一起白光就上,管他是谁杀掉再说。但想到对手有可能是千里一醉,苹果醋哪敢丝毫大意,绝对是十二分的精神,出手那叫一个果断,那叫一个利落。

    结果顾飞没用追风传送呢,叶小五先用上了。苹果醋那也不是吹牛吹出来的人物。一看白光反应极其机敏,各种大招飞速招呼,结果就是白光接着白光,叶小五就是过来一数据,人形都没刷出百分百就被苹果醋给灭了。这家伙也没看清人是不是千里一醉,但追风纹章这东西拥有的人很少,苹果醋虽然决定有白光就杀,但其实也觉得这个时候会传送过来的只能是千里一醉,所以也就立刻吹呼着向叶小五吹嘘去了。

    “老大,你杀得那个是我!”叶小五郁闷啊!

    “你?你过来干嘛,添乱吗你这不是?”苹果醋正在天堂欢乐呢,听到这消息也郁闷极了。但杀人王对杀了叶小五是丝毫没负担的,他只介意这次杀得居然不是千里一醉,白高兴了。

    “你看清人再下手呀!”叶小五说。

    “看清个毛,那是千里一醉啊,看清了我还能杀得了吗,真废话!”苹果醋十分不满,这家伙是比较没有高手气节的,他只要能把想灭的人灭了就很有成就感,并不像剑鬼这种高手比较追求价真价实地技术上压你一头。

    “你下次要再传送先说声。”苹果醋说着。

    叶小五被人误杀,完了还落一身埋怨,郁闷得只想撞墙。就这时顾飞的消息也到了,向他解释着顾弦并不是要杀他,只是看他来了迎接一下……当曰,一个三十来级的小牧师呆立牧师学院门口五分钟,风吹雨打都不动,蔚为奇观。

    顾飞他们这边等得也烦啊,无奈又进了酒馆,朝断水箭等人一摊手:“得,他刚来,一看我俩就又被吓得传送跑了,你告诉他一声,我们先不杀他。”顾飞说话和他做人一样很认真。“先不杀他”,意思是保留以后杀他的权力。

    这时围观党们已经开始吹口哨了。除了围观,起哄同是他们的一大功能,或许可以把这当作民众的呼声。随着口哨声起,已经有人扯着嗓子喊:“到底打不打啊?”

    “大家不要急。”顾飞这还很有心情解释呢!“因为出了点意外,所以还需要再多等会。”然后又去问白石城土著玩家:“通缉任务处到这里大概需要多久啊?牧师的话。”顾飞这还不知道叶小五又被送回牧师学院了呢!

    就这叶小五来来回回的功夫,之前阵亡的两战士和格斗家开山斧都已经回来了。两战士是被顾飞偷袭挂掉的,心有不忿,但此时了解了情况,也是服从了组织的安排。而开山斧现在是真有点被打怕了,战场上将生死都置之度外的坚强战士,此时因为对方真实功夫那颠覆姓的强大感到惊惧。这种惊惧你要拿个普通人那真没资格体会,因为普通人根本理解不到和高手对阵时的那种奋尽全力却依然无济于事的无力。普通人上来就被人秒趴了,有啥可无奈的?

    “咱继续出去练练吧!”顾飞拉顾弦,他发现在游戏里这个堂哥实在是个不错的练拳对手。

    “不去了,没意思。”顾弦说。

    “怎么会?”顾飞说。

    “对功夫狂热的只是你好不好?我现在在游戏里拿功夫是欺负人用的,如果你出去随便任我扁,那我就陪你练练。”顾弦说。

    顾弦虽猛,但顾飞游戏这么久也开化了,在游戏里不像百世经纶那么木。顾弦再有天分,但也架不住顾飞二十年的苦练,更何况顾飞那也不是普通人。算顾弦资质100分的话,顾飞也有95分。但后天努力顾弦0分,顾飞100分。合计顾弦还是100分,顾飞195分。这是现实差距。游戏里虽然靠设定数据帮顾弦弥补了身体条件,但二十年的苦练练的可不只是肌肉,其他方面游戏就模拟不到了。

    如此一来就算游戏给顾弦补个几十分,也超不过顾飞。这还是因为顾飞职业法师,没力量,总分要扣,两人这才比较拉近。如果两人同职业同属姓,那顾弦也是被顾飞欺负的命。

    “你这么想练,找他们练啊,这么多人呢!”顾弦指着老兵们说。

    “这不组织着吗,一会那谁回来了就开练。”顾飞说。

    老兵们郁闷啊!在顾弦嘴里他们是“被欺负的”,在顾飞嘴里他们是“陪着练的”,这两个家伙怎么不去死啊!

    狙神这拍着桌子想说两句,结果断水箭脸色突然一变:“怎么又挂了?”

    “谁?”众人惊问。

    “还能有谁?”断水箭说。

    “红尘一笑,怎么搞的?这还能过来不?”顾飞比谁都关心。

    “……”

    叶小五的这一挂,并不是苹果醋的那一下。在牧师学院调整好心情后,这家伙又重振旗鼓朝白沫酒馆去了。结果这次离开牧师学院还没走过一条街,不知何处飞来一枝箭矢,当场就把他给挂了。

    四次!!短短的不到四十分钟里,叶小五已经挂了四次。就算当初的不笑也绝没有他这么悲催。不笑被追砍十级那也是顾飞忙碌了一个晚上的结果,人送绰号一夜十次郎。再保持这个节奏挂下去,叶小五十分有望破了不笑地掉级最快记录,会不会也有个什么绰号就不得而知了。

    被人盯上了!第四次在牧师学院重生的叶小五第一时间产生了这个念头。至于是谁他一时间真想不到,他现在三十多级一个小牧,高手流派的黄金分割加法,他还分出来了部分点数加敏捷,游戏里能秒他的人一抓一把。

    叶小五一边给断水箭发去这个噩耗,一边站在牧师学院门线上打量周遭。他肯定这里有人盯着他,所以一出去没多远就被人给灭了。

    是谁呢?

    安全区门外总是热闹的,这个玩家的每天必经之地有大量人流,是不输给专业交易一条街的热闹街区。在这样人流复杂的区域,凭叶小五那点道行想发现盯哨的实在强人所难。他只是对游戏设定比任何人都熟悉,仅此而已。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