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三十六章 卷土重来

第六百三十六章 卷土重来2017-11-10 16:35:19Ctrl+D 收藏本站

    狙神替老雷大雷两个法师担心,也不管游戏里这敏捷摆那速度就限定了,一个劲地催促快快快。老雷大雷两个也挺着急,他们可以做出无畏的牺牲,但绝对不想无谓。

    结果狙神一边吼着一边回头,却见对手那一大帮人一个都没动。狙神有点不敢相信,下意识地又放慢了脚步,就差没招手邀请人家来追了,结果根本没人理他。

    狙神挺茫然,但总不能贱到再回去领死吧?于是纳闷着带着老雷大雷转移,眼见就要出了这条街道,迎面走来一人,腰部以上的部位如肩膀脑袋全部是耷拉着,有气没力地在路上走着,那模样仿佛随时就准备趴地上去。

    对于讲求军容军姿的狙神他们这些退伍老兵来说,这人没骨头的样子着实让他们反感,忍不住眼着这人多看几眼。结果越走越近,这人每挪几步也是需要抬脑袋看看路的,这脸一抬起来,狙神三人又是一哆嗦,连忙严正以待,同时心里纳闷:“这人怎么才来?”

    这能让狙神他们都心里一哆嗦的家伙正是在白沫酒馆内外把他们折腾得够呛的顾弦。顾弦加点虽然没有全敏,但速度也绝对不慢,40多级的他在敏捷的投入上比百世经纶还要多一些。在狙神他们撤离开往牧师学院后,虽然不能像顾飞一样绕远兜到他们前面,但如果想追上来也是相当轻松的事。

    但这家伙实在是懒,他这种懒已经不是怕累,游戏里耐力持久,哪那么容易累?这人的懒根本就是不想动弹,要不是留在那酒馆实在不知道干什么,他会不会挪步过来那真是个大问题。但眼下他虽然是来了,但一路磨蹭,等他到这边架早打完了。

    这一抬头的功夫倒也看到狙神三人,他记姓也真是不错,还记得三人,点头招呼了下后问道:“就剩你们三个了?”

    狙神三人尴尬啊!这个问题实在不想回答。

    而顾弦看起来也并不关心这下问题,立刻转入下一个:“那牧师呢?叫红尘笑笑的。”

    “红尘一笑。”大雷忍不住纠正了一下。

    “哦,红尘一笑,名字都这么长,累不累啊!”顾弦嘀咕了一下后才问:“他人呢?”

    三人也不知如何回答,只是都下意识地望了牧师学院那边一眼。这本是他们和营救目标,但眼下任务失败了……“怎么在复活点不出来了?”顾弦看懂三人眼神里的意思,一边嘀咕着一边就走了过去,把三人晾在了街边。

    “我们……”老雷望着狙神和大雷。

    “走吧!”狙神咬牙,不走还干啥?都没人搭理他们了。

    “我来了!”顾弦走到这边人群里,朝顾飞招呼。

    “打完了都。”顾飞说。

    “那牧师不是还没走吗?”顾弦说着就朝牧师学院门口去了,这时pk结束,围观党也正在散场,从牧师学院里迈步出来各奔东西。剑鬼和黑水本是潜行在门口,在如此人流下也藏不住了,在拥挤中被蹭出了身形。叶小五和老吴小陈原还想着是不是剩这乱劲也蒙混出去,一看这二人现出身形后依然眨也不眨地瞪着他们三人,连围观党都瞅出三人似乎有要出来的意思,连忙又停下脚步想看他们被杀,三人一看得,就不出去领死了吧,连忙又回复活点里歇着去了。

    围观党挺遗憾地就这么撤了,顾弦这时也终于挪到了牧师学院门口了,胳膊抬起支在了剑鬼肩膀,对着叶小五吆喝:“怎么不出来。”

    剑鬼扭头,一看搭自己肩膀的是这家伙,也有点诧异。两人也不过一面之缘,哪有熟到这份上?但老实厚道的剑鬼当然也不会说什么,只是觉得……靠,这肩上的份量怎么越来越重了,这家伙是把自己当墙了吧?

    叶小五看着眼前这个酷似顾飞的家伙,说不出话来。这时顾飞韩家公子剑南悠等人也陆续堆到门外来了,叫嚣着让叶小五快出来平衡他们,叶小五快吐血了。

    “人都在这了?”韩家公子左右打量着。

    “御天还没回来。”佑哥说。

    众人沉默,韩家公子左右打量:“谁去接一下?”

    “我去吧!”胶水请缨,同职业的比较喜欢互相关照一些。

    “好。”韩家公子点头,问御天神鸣:“在哪呢?”

    “马上回来了。”御天神鸣还在坚持。

    “说坐标,然后别动。”韩家公子哪有耐心和他这耗。

    御天神鸣报上坐标,随后道:“很近了吧?”

    “去你妈的。”韩家公子骂,末了告诉胶水坐标,胶水也很郁闷:“他咋跑那去了?”说完跑去接人了,御天神鸣所在的位置和牧师学院完全不是一个方向,不知道的人绝对猜不到他是在想去牧师学院迷的路。

    “接下来我们怎么做?”众人鄙视了一会叶小五也就没意思了,询问韩家公子下一步计划。经此一役剑南悠他们对韩家公子也服了,这人没当对手实在是太幸运了,公子精英团有这么两个变态,难怪可以六胜一百赢取佣兵团对抗赛的冠军,这靠得恐怕真是实力,不是运气。剑南悠七人众虽然也挺自信,但你说让他们对抗一百人,他们真没这么大的信心。

    “接下来……”韩家公子想着问了叶小五他们一句:“你们下线吗?”

    三人郁闷,不答。

    “你们如果不下线,你们的兄弟还会来营救你们,那我们可就再设埋伏了,你问问他们敢来吗!”韩家公子说。

    “激将法对我们没有用。”炊事兵老兵还挺沉稳。

    “不是激将法。”韩家公子鄙视,“就是问一下还来不来,我们这还有人赶着下线呢!”

    “还早呢,我不急。”顾飞连忙道。

    众人都望他,现在也就是顾飞还敢给韩家公子的讲话添点乱了。结果这边百世经纶凑了出来:“我今天有事是得早点下呢!”

    “真是好同志!”韩家公子十分欣赏,随后又望向复活点里三人:“来不来给个话,看看,这有人等着呢!”

    如此态度有谁能爽啊?当然,站在韩家公子这边的精英团成员和剑南悠七人众是很爽的,不过圈里那三就个顶个的郁闷,这话你说哪好意思当传话筒去转达给断水箭他们。

    事实上韩家公子口头上这些只是他习惯姓地挑衅和鄙视,队伍频道里,大家倒也很端正地在谋划下一步该怎么办。断水箭他们还会不会来?这不用问都知道,这帮人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朋友丢在复活点就不管了?如果是韩家公子领的团队的话,到有可能这么绝情,大家坚信!

    “相信他们已经充分意识到了没有牧师的弊端,下一次来,恐怕不会再正面对抗了。我断定他们将利用弓箭手的远距离攻击优势来和我们周旋,远远地对我们实行搔扰。”韩家公子说。

    “那样我们也不怕啊,他们的攻击并不高。”由于在场的个顶个的高手,装备优秀,狙神他们的攻击也被判定为“不高”了。事实上他们的攻击力虽不顶尖,但也不至于说“不高”,这不高实在是相对而言的。

    “难道就这样死耗?”林木森森忍不住道,他平时是很少开口的人,此时却也意识到这个“不怕”是建立在他们有牧师回复的基础上,如果到时开始这样的“不怕”,他们三个牧师势必会辛苦得非常。

    “就是,这样太被动了。”稻香牧说。

    “嗯!”韩家公子点头。

    公子精英团诸人吓一大跳,曾几何时韩家公子也会对别人的意见如此轻易地点头了?鄙视在哪里?

    鄙视很快就来了。韩家公子望着惊成一团的几人鄙夷地道:“老子也是牧师。”显然这家伙也不想别人都悠闲而他们牧师这么辛苦。

    “但他们的弓箭手移动都很快……要对付的话……”佑哥说了个很现实的问题,对方的弓箭手移动起来,他们这边就算是顾飞也够呛,毕竟人家是敏捷优势职业。御天神鸣这样的同优势或许可以快他们一些,但这样就又有个很残酷,御天神鸣等人也很不想接受的现实:他们不是对手。

    “呵呵呵……”韩家公子干笑了几声,看着一堆人一筹莫展的样子。公子精英团的人都沉默了,这个家伙显然又是早就有主意的……牧师学院数十坐标区外的一片小广场,断水箭等人集结完毕。这一役已经可以拿全军覆灭来形容了,仅存的三人……三人很清楚,对方后来没动手,如果那个格斗家在街头出手对他们拦截一下,后面的追兵再支援,老雷大雷两个必挂,狙神能不能靠速度逃脱也是五五之数。

    “同志们呐!要正视你们的对手啊,游戏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断水箭讲话。

    众人沉默,同时还有点惭愧。其实从这些老战友一进游戏起,断水箭就有提醒过他们,游戏里有游戏的规则,不要因为自己熟练掌握着系统的战斗技巧,拥有长期积累的战斗经验就不把普通玩家当回事。普通玩家同样有他们自成系统的战斗技巧,拥有他们的游戏经验。

    老兵们并不高傲。对于网络游戏这个几乎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大家还是很谦虚的。只是这个游戏运用了全息模拟,这让他们上手起来比较轻松。全息模拟技术,运用到网游里是第一次。但这项技术的诞生可要早许多,而且最初运用这项技术的就是军方。那时断水箭他们都尚在服役,都接触过全息模拟环境下作战演示,这份体验普通人是绝对不可能有的。

    这个先天优势帮助老兵很快地融入游戏,不过对于断水箭的提醒大家还是很上心,起初大家非常在意观察其他玩家游戏的方式,打法的方法。但看来看去,实在看不出这些人比起他们能有什么优势。他们的战斗技术是那么的粗糙,完全不可能是他们这些身经百战老兵们的对手。

    渐渐的,老兵们就开始有些不当回事了。觉得以自己的技术应对这个游戏绰绰有余。时至今曰终于是吃了大亏,早上尚且可说经验不足,在接受苹果醋的紧急指导,好多地方大家都有恍然大悟感,但晚上一役却比早上败得更惨。他们以为自己已经有了充分的进步,谁知道却是对手更加充分利用了他们的弱点。而他们从苹果醋处得知的一些内容,当运用到实战中时,才发现总是会慢几个节拍。虽是游戏,生死却也是一瞬,几个节拍的延迟反应,死多少回都够了。老兵们现在总算是恍然的,游戏里的经验,也是经验,尤其实战经验,这种东西根本是教不出来的,必须在实战中自己积累。

    “同志们呐,与其强行在游戏里寻找自己擅长的东西来适应自己,我们更应该在游戏里发掘更加有效的武器来武装自己。士兵应该去适应战场,怎么可能让战场反过来适应自己呢?”断水箭继续说着,他游戏最久,的确对这些最有体会。

    老兵们默然一片。的确,身处游戏,他们的战斗意识,战斗习惯都必须根据游戏规则进行改变,不改,就会成为对方攻击的漏洞,就像今天这样。

    狙神此时更是脸膛发烧,断水箭的话他觉得仿佛在特指他一样。因为他是最频繁抱怨游戏里的弓弩如何如何,如果给他一枝枪他能如何如何的。断水箭说得很对,身处这个战场,那就只能寻求如何将弓弩的威力发挥到最大,而不是妄图寻求一个堪比狙击枪的装备来配合自己。

    经验需要长期积累,不可能一蹴而就。断水箭说这些也只是希望可以纠正一下战友们游戏的态度,用合适的方式来进行他们现在的战斗。有些东西,只要意识上有调整,变化就会很大,他终究还是相信他们这帮老伙计的战斗素质的。

    “行了行了,老断你别废话了,咱还是赶紧合计合计怎么把老吴小陈他们营救出来吧!”游戏里嘛,况且大家也不做大兵好多年,没那么森严的等级制度,现在就和普通玩家团队一样平起平座,没了当年那种上下级之间的绝对服从。

    “咳,还有个事说一下。我觉得这个战斗中,统一的指挥还是必要的,现在咱们还是有点杂乱,哪个有意见就听了哪个。不是我说,连普通玩家都不带这样的。对方那团队大家看到了吗?那个长得女人一样的牧师,就是他们的核心指挥,除他以外,你们见过其他人发出过什么指令吗?”断水箭说。

    老兵们战斗中断水箭和狙神发知比较多一些,而其他人一旦有什么呼喝,大家也都下意识地遵从。事实上他们现在集结的这批人手中他们当年的大领导并不在列,否则也不会有这种问题,大家绝对会习惯姓地继续听从老领导的指令。现在一票人都是一个级别,真说不上谁领导谁。

    断水箭这话也再度得到了大家的赞同,统一的指挥这很关键,即便现代战争很强调士兵的读力作战能力。但在网游中大家都看到了,这游戏里的战争其实挺不现代的,自成一派,所以有个统一指挥依然必要。

    “这没啥说的,老断,这就你吧!”大家纷纷说。战斗水平大家不相上下,但断水箭胜在对游戏比他们熟络,的确是不二的人选。

    断水箭也没客气,点头道:“我也是这么个意思。”

    “你真不客气啊!”大家起着哄,之前的失利倒也没有给他们太深的阴影。还是那话,战败后牺牲的战友依然复活重新回到自己身边,这点让他们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

    “对了老断,那个苹果兄弟呢,叫他也一起来啊,大家有什么迷糊的时候他也可以提点一下。”有人提议。

    “那家伙啊!我可指挥不动,他喜欢独来独往的。”断水箭说。

    “哦,这可就点像你啊!”有人开始向狙神打趣。这家伙当年以经常擅自行事不服从指挥出名,枪法如神,战绩卓著,但一个立功勋章都没,全被他功过相抵了。若非如此,这家伙未必会出现在退役的名单上。

    断水箭进行的军事会议,先没急着制定接下来的战斗计划一类的事,而是乘着两次败仗好生给打家打了一针。连狙神这样刺头的人物这会都觉得断水箭的话很在理,更何况其他人。大家都在用心端正态度,想着怎样杜绝自己的缺陷。

    “大家都用点心,下面我们合计一下怎么把老吴他们弄出来吧!”断水箭说着,口袋里一掏,抖出了一张图,直接铺在地上。

    “哟,这次是要来真的了,作战地图都准备好了?”有人又打趣了一句,结果这次却没有笑声,此人一看,一圈战友都已经很认真地围在图旁细细观察起来。此人连忙收敛了神色,凝神凑了上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