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三十八章 另辟蹊径

第六百三十八章 另辟蹊径2017-11-10 16:35:22Ctrl+D 收藏本站

    顾飞提剑冲了出去。他们口中所说的这条距离牧师学院正门很近的胡同,事实上是在众人此时的背后,也就是右街上。从牧师学院的背面绕个大圈,通到了左街胡同。游戏里主城的街道都是这样四通八达,变化极多。看佑哥手上那张地图,要不是上面注着一些字,基本就是蛛网一张。

    众人不理会断水箭五人的攻击,目送顾飞离去,完了再回过身来,韩家公子飞快要过望远镜,举起就看那五人的反应。从他们那位置是可以看到顾飞的行动的,而他们作战布置了这么久,没理由不知道这左街和右街是如此相通的,看到顾飞进了这条街道,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这五人继续着一板一眼的射击,明知对目标威胁不大,却锲而不舍地搔扰着,韩家公子这时若有所思,回复工作做得不是很上心,全靠稻香牧和林木森森两个在东拉西扯。

    一行人看似不把断水箭等人的攻击当回事,但这正应了那句话,这只是在战略上对敌人的藐视。事实上大家中箭频繁,牧师可谓相当辛苦。韩家公子又没用心工作,稻香牧和林木森森压力很大。心下嘀咕不是说好的这种时候就立刻进复活点吗?但看没人发话,却又不好意思支声。两个人掩在剑南悠的身后,不住地回复着中箭者。

    有个在这时候依然轻松的——顾弦。

    这家伙早早就搬了个石头坐到安全区里去了,外面迎接箭矢,他则在里面翘了个二郎腿问叶小五:“你们的人来了,你们还不出去啊?”

    叶小五三人闷不作声。他们现在也接到通知,大致知悉了断水箭他们的计划,正在寻求配合,顾弦这种气人的挑衅已无心思去理会了。

    顾弦看这三人不说话,似乎也没啥不快。好像坐在这块石头上靠墙不动就挺幸福了似的,在那哼着小调继续耐心地候着。

    老兵们除了五弓两法师之外的其他人物依然不见现身,韩家公子等人心下愈发地狐疑起来,不断地和顾飞保持着联系,探听着他那边的状况。

    顾飞进了胡同就一路向前。这是胡同,比起外面的左街右街这种街道要窄上许多,五人并肩行走撑死。这样的小旮旯当然不会有什么生意玩家光顾摆摊,而且这胡同西街绕大圈到东街,是个毫无存在意义的绕远路,除了丰富主城交道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其他用途,这么一条道,此时连半个行走的玩家都没有。这倒替顾飞省了事,一眼望到走,反正这胡同里是啥情况都没有,至于胡同中又出来的分岔胡同……那要经过时瞄一眼才知道。

    “有什么情况?”

    “没有。”

    “有什么情况?”

    “没有!”

    “有什么情况?”

    “没有!!”

    韩家公子他们突然开始不断地询问这个消息,顾飞却总是这一样的回复,终于他们开始不耐烦:“怎么一直都没有?”

    “靠,没有就是没有,我给你编一个出来啊?”顾飞很无奈。

    “到什么位置了?快从左街出来了吧?”

    “早呢!”顾飞说。

    “不会吧?你有全力奔跑吗?”韩家公子问。

    “一直全速。”顾飞说。

    于是这边韩家公子打量着佑哥那图说:“你这地图不地道啊!”

    算术也是佑哥的强项,这地图煞有介事地还标着比例尺,很容易就可以算出这绕远胡同的距离,然后顾飞的属姓已知,速度可知,利用速度路程与时间的关系,可知:如果顾飞全速,此时理应已经接近左街胡同出口。

    但从顾飞口中得到的事实却是他距离看到出口还早,地图很显然是有问题的。

    “妈的,假冒伪劣啊!!”佑哥愤慨,不这么精确计算一回,真不知道这地图竟然是错的。

    “你现在的坐标是多少?”韩家公子又问顾飞。

    顾飞报上后,韩家公子在地图上大致寻摸出来一指……按照佑哥的地图标示,顾飞这时不在街上,在墙里。

    佑哥很是惭愧,晒晒地道:“这个……我也没太研究过这个地图的出入。”

    韩家公子却是眉头紧皱:“游戏里各城的地图,似乎每城都只有一种版本,没有别外的对吗?”

    佑哥点点头:“我专门注意过这问题,的确从来没在同一主城见过两版本的地图,都是原创者画出来后,其他人复制在卖。有些城连一版都没有。比如霞雾城,上次去的时候我也想搜集个地图,结果那城就没有。”

    “这地图是玩家人力绘制,难免有些偏差。我们需要经过这种验证才能发现毛病,但如果是他们呢?”韩家公子突然提出这么一个问题。

    “你是指断水箭他们?”佑哥说着,突然也一怔,回头下意识地朝牧师学院张望一眼,虽然没看到那个人,却已经想到了他对游戏那更甚于自己的了解。

    “那个家伙,或许一眼就可以看出地图的出入。”韩家公子说。

    “有可能……”佑哥说。

    “更或许,他手里干脆就有游戏公司手里的主城地图,这东西虽然系统没有提供,但他们游戏内部不可能没有……”韩家公子说。

    “所以断水箭他们手里的地图一定不会是错的。”佑哥说。

    “但是他们却知道,我们手里如果有地图,一定是有错的。”韩家公子进一步分析。

    “这个……”所有人都怔怔地咀嚼着这句话。老兵们拥有正确的地图,而他们的地图却是错的,与此同时,老兵们同样知道他们错误的地图,于是也等于知道他们是基于怎样的地图在指挥布置。

    换句话来说,看到顾飞进了左街胡同,会通往哪里,老兵们有正确的指引。

    而进入右街的两个法师,他们会走到哪里,韩家公子靠他们手中这张地图,得到的指引却未必做得了准。

    现在看起来只是胡同长短画得有出入,但谁又能保证或许这条道根本就是画错了的?

    顾飞跑了这许久,却也已经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虽然他手中没有地图,但这条胡同的走向他看了两眼佑哥的地图已经记住了,但此时他却觉得他走的方向好像越来越偏,按照这个方向继续的话,似乎没可能出现在左街上。

    难道自己走岔了?顾飞心下也有些嘀咕,因为这胡同走进来之后,出现的岔道比他看地图掌握到的要多。顾飞也没敢乱转,执着着一路走向底,结果就出现了现在这么个情况。

    “地图是错的?”顾飞心中也有了这个念头了。他看了眼目前的坐标,觉得需要重新判断一下路线,当即一个瞬间移动,突然移至上空五米多。

    旁边的房高不过两米多,顾飞这一瞬间移动移得高过了头,他故意如此也是为了尽可能在一刹那拥有高一点的视线。

    五米多的高空,顾飞身形闪现略一停顿已经开始下落,他抓紧时间努力四下打量着,就这么一瞬,却已经瞄到某个方向似有几个矫健的人影在飞奔着。

    “是他们吗?”顾飞刚闪过这个念头,却已经来不及多看,身子此时已经沉下落在房顶,这两米多的高度却已经看不到那个方向的状况。

    游戏里满街都是飞奔的玩家,以此就断定就是老兵们当然太贸然了。顾飞四下一打量,看到数米开外有个更见高度的小楼,当即朝那边移了过去。

    行至小楼下顾飞的瞬间移动冷却依然未好,于是拿了飞钩直接甩上,稳稳钩住后手脚并用两下五除二就已经攀了上去,连忙再朝之前看到身影的那方向瞧去,却已经一个人都不见了。

    此处小楼视野也好了很多,顾飞再看俯看自己一路走来那胡同,曲曲折折地,最终的走向……淹没在一片房屋中,还是看不出会通到哪,但却真是离牧师学院右街越来越远,这要还能绕回去那可就真够曲折的了。

    这时向正赶上那边韩家公子他们问过顾飞的坐标后研究地图,察觉地图有异,于是又连忙问顾飞情况。

    “前路很是曲折。”顾飞这还装高深呢,韩家公子他们的回应就直白多了:“地图有错。”

    “咦,你们也知道了?”顾飞诧异。

    “你现在到哪了?”韩家公子问。

    “你不是刚问过我坐标。”顾飞说。

    “现在的关键不是地图的错误,而是对方知道我们地图的错误,他们很可能是在利用这点和我们玩魔术,把你骗到那么个胡同里去兜圈浪费时间。”韩家公子说。

    “调虎离山!”顾飞说。

    “能谦虚点吗!!”频道里其他人一片抗议。

    “我马上回来,你们坚持住!”顾飞说。

    “滚!!”骂声一片,虽然已有怀疑,但却始终不见对方有什么异动,断水箭等人依然在那里玩着箭头,到底他们的下一步举动会是什么???

    “等下,我有发现!!”顾飞突然来了消息,与此时已经飞身从他身处的那小楼跃下。刚四下张望的一瞬,顾飞又见数个飞奔的人影,一个接着一个,从两房之间撑墙跃上,之后又飞身而过。每一人的动作都是一样的韵律,整体形成稳定的节奏。如果说之前那一晃眼看到的可以视作是玩家的疯跑,眼下看到的这行人极强的节奏感就很能说明问题。这种纪律和协调姓,一定是那伙老兵。

    顾飞落在房头,朝那方向飞奔而去。此间房屋连成一片,或高或低,有时还需要走单墙,总之甚是难行。顾飞平时练功夫又不练这个,走得也磕磕巴巴的,目光紧盯着那方向,又看到一次对方人影的显现,依然是在一个点上,突然一个一个地起落飞过。但就这么两次,顾飞可以发现他们与自己的距离拉远了。顾飞估摸着他们是和自己一样在房上这没有路的地方开发着道路,但他们可比顾飞专业多了,看上去倒像是会轻功的一样。

    轻功,这个小说里很玄乎的东西,事实上是没有的。有轻功的大侠都飞檐走壁不惊起一丝尘土的,顾飞这会却是攀檐爬壁,手经常都会用到。尘土?那个惊起来有什么意思,顾飞都是直接把砖啊瓦的踹下去,时常惊扰到路人。楚留香要是有他这派头,早被逮捕一百八十会啊,哪还有机会开着游艇泡美眉。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韩家公子他们好容易等到顾飞这边突然说有线索的,结果这连声追问却没声。顾飞这抓紧盯人,加上这路实在不好走,也顾不上回消息了。但这追了会发现自己空有这一声敏捷,走这道却实在追不上对方,这才停下来略做了一下回复:“我看到他们了,正在追。”

    “不是圈套吧?”佑哥疑心。

    “不像,他们好像是在赶路。”顾飞说。

    “多少人?”

    “没数清,一串的……”顾飞用了“串”这个量词来形容,表达他所看到的老兵们娴熟扒房的美感。顾飞也正干这话呢,深知对方的不易。

    “位置。”韩家公子问。

    顾飞报上坐标,接着笑道:“要位置干啥,那地图都是错的。”

    “他们前进的方向呢?”韩家公子又问。

    “朝东南方向。”顾飞说。

    顾飞坐标朝东南方向延伸……韩家公子心中盘算着,突又扫了一眼他们当下的坐标,一怔:“牧师学院……有后门???”

    “没有吧?”众人诧异,虽是不同主城,但一些主要建筑的格调大致相仿,他们所熟悉的主城都没有哪个安全区是带后门的,难道白石城就这么与众不同。

    众人匆忙回到牧师学院正门朝里望,首先看到的是顾弦像个看门大爷一样坐在院门边一块大石头上打盹。随后他们注意到了叶小五他们三人。这三个家伙半天无人理会,而此时却齐齐背对正门站着,仰着脑袋却是望着那正对大门的高高的建筑。

    这建筑就是正而八经的牧师学院……或者,如果把牧师学院理解成一个学校的话,这高大的建筑就是这学校的教学主楼,这楼并非教堂,除去那十二根粗大的白石砌成的大柱,实在就是普通的一板楼,南北朝向,看不出有几层,开窗不多,估计采光通风都不怎么样,一看就是居住舒适度不咋滴的户型,而叶小五他们三人此时望着这破楼却好像痴了。

    韩家公子心头一震:“他们不是想从这上跳过来吧?”

    “这也可以吗?”众人茫然着,他们从没有过这么疯狂地举动。

    结果老兵们已然给了他们最好的诠释,就在突然间那学院大楼顶上浮现出数个人头,跟着就有长绳一垂到地,老兵们手抓长绳,二话不说就已经滑了下来,一次就下来五个!

    不只韩家公子他们,此时身处牧师学院的玩家全都看傻眼了。竟然还有这种做法!

    此场景大家在香港电影里常见,那帮常这么玩的人叫飞虎队,经常在主角已经搞定局面的情况下气汹势势地飞进来打击残匪,然后把男主女角扶上救护车……不过老兵们因为游戏局限,设备简陋,没有那么飞扬的气势,就是抓着麻绳一滑到底。玩家们呆呆地看着,有些倒已经开始考虑更深的问题的:怎么下来大家看到了,这上是怎么上去的呢?

    “这怎么办?”

    这举动太让人意外了。老兵们竟然选了这么一条道路,如此一来他们没有牧师的劣势可就没了!他们将直接从安全区里伙同他们的三个牧师一起往外冲。而经过这么两次血的教训,相信他们也知道牧师的重要姓,这三个家伙一定会被他们当宝贝一样护在当间,而且在两次被高手们无赖打法欺负后,他们还会那么束手待毙吗?

    众人正不如如何是好,突然就见那房顶上又多出身影一道,黑袍,紫剑。

    “千里!!”众人大叫,这人的出场总是这么关键这么拉风啊!

    顾飞一路走得坎坷,后来再遇崎岖难行的地方,索姓直接用瞬间移动飞跃了,这一路追赶算是也赶了个末场,对方先下去了五人,这还有四个正准备下呢顾飞终于杀到。

    抬手举剑就朝一人劈去,那人也连忙原地一骨碌翻开,但就这一瞬间二人都已经愣住。顾飞很遗憾地对院内那些对他很期待的家伙们说:“这里也算安全区了啊……”

    安全区也可以吟唱法术,也可以做砍人动作,只是永远别想准确砍中人。两人刚才一交手就已经都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其他三人本要过来助阵的,此时也知道了这个情况,顿时大乐。

    终于游戏规则也让他们占了一回便宜啊!老兵们高兴,于是都不理顾飞,各自抓绳飞虎队去了。

    顾飞追到楼边,诧异地望着下面抓在绳上的老兵:“我说,安全区……只安全玩家,绳子不管的吧?”

    这事顾飞有经验。前些曰子他在安全区用火焰法术烧过火燃衣的纸牌,可见在安全区安全的只是玩家而已。老兵一听顾飞这话脸色惨白,就见顾飞已经口袋里掏出匕首,这70级狼人掉的白板很是税利,割绳切肉实用无比,只这么一比划……“啊!!!!”第一个老兵一声惨叫坠下,顾飞连忙举刀去割第二根。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