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四十章 不了了之

第六百四十章 不了了之2017-11-10 16:35:24Ctrl+D 收藏本站

    剑鬼等人一帮老玩家了,剑南悠更是干打劫党这种让人深恶痛绝的勾当出身,投诉gm这种鬼话哪里吓得倒他们?此时叶小五当面拿这种话来恐吓,让众人感觉像是一帮大人有了纠纷,其中一个竟口吐“我回家告诉我妈”一类的话来让人恶寒……众人继续一脸嘲弄地望着他,战无伤更是粗着嗓子道:“快投诉,游戏这么久了真没见过gm,迫不及待地想见一下,正好还想问问他游戏工作人员怎么也跑来游戏里了,不知道这合不合规矩。”

    叶小五疑似游戏工作人员的事佑哥早早就投诉过了,一直没反应,最近多木木多这个挺红的游戏记者又报道了一次这事,在玩家群中也激起了广泛的反应,声讨的帖子至今还没有沉,但同样游戏公司依然未有回应。

    叶小五听了战无伤的话却只是淡淡地一笑道:“游戏工作者不玩游戏吗?这其实并不是什么规定,只不过是因为游戏工作者们天天的工作就是游戏,看待游戏的角度已经与一般玩家不同,让他们来游戏是享受不到乐趣的,尤其是自己制作出来的游戏,基本进来了就想吐,所以游戏工作者基本不会玩自家的游戏,久而久之,倒像是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行规,事实上我可真没听说过有哪家公司明文规定员工不得玩自家游戏的。你们真当是公司的人进了游戏就可以肆意妄为?公司自有公司的制度,随便一个人就能任意改造游戏?这未免太儿戏了。”

    叶小五这话半虚半实,最网游发展最期的确如他所说这般,但发现至今,随着游戏里的利益越来越大,尤其平行世界这般直接在游戏里也出现了行色繁多的有组织的盈利行业,游戏内部人员不得游戏倒已经不只是一句不成文的规定了。毕竟对于这些利益团体来说,有时只是一个很细节的小地方,就能让他们赢得很大的利益。

    举个例子来说,在玩家们还不知道白石城的白石灰可以破坏盗贼的潜行时,如果有人从内部渠道知道了这一设定,大可以在玩家尚未察觉之前大赚一笔。游戏初期无任何反潜行的技能和道具,这玩艺绝对方受青睐。现如今,白石城就有工作室经营着白石灰的出口业务:将白石灰通往邮箱发往驻扎在其他主城的工作室分会,然后进行兜售。这个对于白石城本地人,以及邻居主城都已经习以为常的东西,在距离白石城遥远的主城可就不便宜了。毕竟普通玩家不可能千里迢迢数十小时跑来白石城就为装一把土回去。

    剑鬼他们虽都是老玩家,对于游戏公司内部的事毕竟比不了叶小五了解,对于他这虚实相间的话却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一时间无以反驳。看到投诉这家伙这么多天也没个回应,更是有点相信他所说。韩家公子此时点了点头说:“对,就是游戏工作内部人员来游戏也没什么大不了,还不是一样被我们一天灭五级?”

    众人一听哈哈大笑,觉得爽极。韩家公子鄙视人这犀利的武器不用在自家身上这是多么的快意啊!众人纷纷用鼓励的目光望着他,希望他能继续保持这种风格。

    叶小五听了不禁也有一丝郁闷。他本来的确以为凭他的游戏知识,对付顾飞应该是足够的。哪知进了游戏,见多了顾飞这帮功夫者的身手后,却觉得自己的知识完全不够用,他们那功夫,那完全是另外一种知识,一种叶小五完全陌生的领域,结果以游戏打底,再开创出了第三套功夫打游戏的知识,叶小五就更抓瞎了。

    叶小五也是有诸多禁锢在身,光保密协议,就让他每次生事前都要瞻前顾后的想清一切后果,看是否有违协议的地方。在这些家伙前他没想着可以掩盖自己的身份,此时听他们所说,果然早就向公司方面反应过自己的情况。不过至今没人和自己联系过,看来所做一切倒是没有破坏什么。只是这么束手束脚的行动,对付这帮人实在是困难。这些人,可都是游戏内最顶尖的精英啊!

    叶小五脸浮郁闷神色,让众人心情愉快。如果这人被围后也是一幅无所谓的光棍样,比如像之前在拍卖行被围的剑南悠一样掏本小说出来怡然自得,那真是一幅气死人的场景。

    看来这红尘一笑同志的斗争经验还是很不足啊!被我们一围挺慌乱嘛!众人想着。他们都知这么久围肯定不是个事,大家一堆人在这陪他一个人站着,这也太当他是个人物,众人还有自己的生活要过呢!所以这围也不可能太久,只是这么一艹作就让叶小五被打击了一下,众人觉得不虚此行,值了!

    他们这边围着叶小五,牧师学院外的老兵们此时却也已经都蜂拥而至,杀气腾腾地冲了进来,与他们相持而立。御天神鸣望着老兵们手握家伙的争切样,诧异:“大叔们,这里是安全区,不能pk,你们不会菜到连这都不知道吧?”

    老兵们游戏很菜这是显然的,不过御天神鸣鄙视人的功力显然完全不够火候,这话出来老兵一瞥,一小屁孩,直接没人搭理,只是望着众人道:“诸位这么搞,可没有点没意思了啊!”

    老兵们虽在战术上也搞搞狡诈,但终究还是奔着剿灭敌方的目标去的。比如这从牧师学院后方直接翻越而过,并没想着要再借这条路将三人救离,他们的目的就是伙同三名牧师,然后内外夹击直接把门口这帮家伙给灭了。结果他们却又不正面相抗,直接钻了安全区。这会又把叶小五死围中间不让路,这么搞能有什么战略意义啊?到底就是一帮玩游戏的,幼稚,相当幼稚。

    韩家公子他们倒也知道围着叶小五也顶多就是气气他,除此还在能干什么?但这会老兵们也凑上来了,这么就把叶小五放出去,大家也不情愿,于是众人就这么耗着。

    这顾飞在学院主楼顶上看了好一会风景,眼看下面没打起来却是又僵上了。在仔细侦察左右,确认不会有人乘自己下房时割了他绳后,也掏了飞钩出来,在房缘钩好,放下绳子滑了下去。

    众人看到,御天神鸣在频道里大叫不好:“哎呀,千里怎么这么冒失,这要被老兵们过去抓了绳子狂摇,他不是要掉下来了。”

    但老兵们却都只是呆呆地望着,根本没人动,众人嘲笑御天神鸣:“人家可没你这么孩子气。”

    顾飞安然落地,缓步走了过来,说:“都在呢!”

    “……”众人。

    “这样下去不是个事。”顾飞发表意见,所有人都望向他,看他有什么说法。

    “老是这么乱轰轰的一拥而上,太乱了,没有美感,不如我们来单挑吧!”顾飞说。

    这话一出两边都起了搔动。

    公子精英团这边虽然个个自命不凡,但单挑真不觉得自己是老兵们的对手,那种不顾对方攻击而撕住拼装备的流氓打法,那也是要靠牧师在后面不断地给自己刷生命的,否则光在那耍流氓到底谁死还难说,单挑,除了顾飞众人都觉得自己没有胜机,不知顾飞怎么会出这么一个非常不利于他们的办法。

    而老兵们也是因此在诧异。他们也看得出除了顾飞对方没一个是他们对手,这一个一个打下去,降了顾飞,他们当个能赢?这家伙怎么会出这么一个送他们胜利的蠢主意,奇怪。

    顾飞实在不像这么一个蠢人,两边玩家望着他,像是在看着一股第三方的新生力量,都很茫然不解。

    顾飞又问:“怎么样,有意见吗?”顾飞这话只是朝着老兵们问的,照他这意思他似乎是直接在代表他们这方向于对手谈判。

    “这个……不太好吧!!”御天神鸣终于是忍不住了,不敢直言顾飞的主意愚蠢,却还是含糊地表达了一下他的不赞同。

    “怎么?”顾飞居然还诧异着,像是没想到自己人会拒绝。

    “这个……我们,单挑挺难的吧……”叫御天神鸣亲口承认打不过对手,这实在太为难他了。小屁孩含含糊糊地,最后也算是曲折表达出了这个意思。

    顾飞一听这才恍然,望着那一干瞪着他的众兄弟,笑道:“笨了不是,我第一个出场,哪里还用得着你们出手?”

    众人一听明白了,这是要搞擂台制,只要顾飞不败就不用换人,这家伙,非常自信地想把对方一个一个地挑落吗?

    老兵这边这时也反应过来,原来这家伙是如此算盘。这种擂台制老兵们不是没耍过,只是在现实里,人的体力有限,再牛的高手也不可能连挑他们十几个这么狠辣的对手。他们又是在一时间忘了这是游戏,没有这种体力问题。

    顾飞的态度在自家人里是自信,在对手眼里就是藐视了。但是……老兵们望了他们的开山斧一眼后,都惭愧地垂下了脑袋。

    开山斧分别和顾飞百世经纶顾弦都有过一对一的交手经验,而他也是老兵们中最擅近身搏击的一个,落败后他的发言很有说服力:这几个练功夫的,近身格杀咱真不是对手,至少在游戏里是这样。“至少在游戏”,这后缀是开山斧觉得游戏里并没有体现出真实的人体素质,如果在现实里,身体的强横才是实力的基础,就看那个最狠辣的顾弦吧,一副头重脚轻的身子骨,这身形一看就是缺乏锻炼的,这样的家伙,凭他功夫招式再精妙,自己也一力降十巧了。至于那个千里一醉和百世经纶,也是中等身形,看不出有什么爆发力。

    开山斧这实在是输多了改在别的地方找场子挽面子了,他倒不分析分析现实里他都快当爷爷了,那三个却都是年轻气盛年富力强是传说中**十点钟的太阳。当然,他对顾弦的猜测倒没错,那家的确没啥锻炼,属弱不禁风级别,但顾飞和百世经纶两个,只是身形并不高大罢了,那身体之结实远非开山斧看到的这样。

    开山斧心头的想法很多,但在游戏里他不是这三人对手,这点他已经承认了。一对一,有没有胜算,老兵们在他们的频道里好一番商量嘀咕,最终一至得出结论:没有。

    “除非他发生明显的重大的失误。”开山斧严肃地道:“大家要不要赌这一下?”

    “那老开你觉得他发生失误的机率有多大?”有人问。

    “这人拳脚相当娴熟,而且动手之时脑子极其冷静,说实话,我完全不认为他会失误,尤其是在游戏里,体力根本不会成为问题的情况下。”开山斧说。

    “那他的注意力呢?连打十几人,注意力如果发生分散,也难免有失误发生。”有人说。

    “第一,还是刚才体力的问题,没有疲劳的感觉,注意力不会因为这个原因下降,除此那只能是由于打得厌烦了开始没心思了,但是,同志们,你们注意他那狂热的眼神,我看给他一百个人打他也不会觉得腻,十几人想耗到他注意力分散,没戏。”开山斧说。

    “照你这么说没得打了?”

    “嗯,我认为不能这么打。”开山斧表示。

    老兵们商量了几句后,摇头拒绝了顾飞的建议,顾飞很是失望,无奈地望着老兵们:“那你们说怎么弄。”

    “把人放了,咱找地方决一死战!”老兵们说。

    于是高手们也很不客气地把手摇成拨浪鼓:“你们知道单挑不过千里,所以不肯那样打;我们也知道群挑我们不容易,你觉得我们会同意那么打吗?”

    得,这下大家都有不敢的地方,谁也没得嘲笑谁,局面又僵住了。

    韩家公子这时终于开口:“看得出众位都是说话算话的主,我们也不怕告诉你们,正面相抗我们不是对手,靠得就是阴谋诡计使绊下套,现在这样耗着的确不是办法,我们也没意思。这样,你们先下线,我们放了他离开,大家以后要打要杀,再各凭手段,今天就算是个平手。”

    “平手……”老兵们差点没崩溃,他们除了狙神老雷大雷,其他人全被灭过,叶小五一人掉五级。而对手这边伤亡直接是零,这说是平手,真不知是在给他们留面子给台阶,还是在**裸地嘲笑。

    但如此下去的确没个结果,你让老兵们堵复活点?这也不现实,他们人手有限,要堵得全在这,稍少上一部分,对手就可以把他们给吃了。这不像大行会,可以组成他们这样的小队若干组,每组半小时都轮得过来。这其实有点像兵法里说得:十则围之。意思是十倍于敌方兵力时,可以包围起来打歼灭战。现在双方人数比例接近一比一,可知真是搞不起来这么大的运动项目。

    老兵们这又是一番商议后,终于是点了头:“好,我们先下了,咱回头再战。”

    “好,干脆!”韩家公子朝对方一挑大拇指。

    老兵们当即个个化身白光下线,韩家公子望了一眼还在他们圈里木着的叶小五,说:“你也下去歇会吧!”

    叶小五明白他大概是不想被看到他们一行人的去向,于是也没多话,默默地下了线。

    “撤!”韩家公子一摆手,引众人出了复活点。这结局实在有点雷声大雨点小,尤其顾飞这种战斗狂颇觉得不满啊!

    “不爽啊,好不爽啊!!!”像御天神鸣这种情绪激荡的已经喊出来了。

    韩家公子瞥他一眼:“对方除了三人全军覆灭,貌似领头的红尘一笑连掉五级,不爽的好像是他们吧?”

    “这……”御天神鸣一时语塞,事的确是这么个事,但这种不爽的感觉是哪来的?奇了怪了,御天神鸣迷迷糊糊地想不清楚,最后又来含糊其辞那套:“反正你知道的。”

    “那倒是,我要也像你这么蠢咱们早玩完了。”韩家公子嘴上鄙视着,心里却清楚。知道,他的确是知道的。虽然从战果上来说,他们是大获全胜的一方,但从头到尾却是老兵们表现的比较强势,就像韩家公子之前所言,他们必须偷歼耍滑才有胜机。这和佣兵对抗赛不一样,那时动不动就是十敌于他们的对手,用点伎俩赢了后,大家依然自命不凡。但此时,面对人数相当的对手,虽胜了,但那种下风的感觉却一点都没有逆转。尤其最后这么个形似不了了之的结局,更让人一口气憋在胸中没吐出来。

    这就好像在看电影,一路推波助澜,眼看就要到了全剧的**,突然间就停电了,什么都没有了,已经调动起来的情绪全部又都憋回去了,这能爽得了吗?

    “我觉得,刚才不如留下和他们再拼一场……”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剑鬼忽道。

    “对啊,就是的!!”御天神鸣拉着背上的三张弓,恨恨地道。

    游戏,需要的是热血,是豪情。而韩家公子布署的一切却永远与此相驳,他总是建立在理智之上,消耗对方,保存自己。这种打法,可以赢取最佳的胜利成果,却未必能让人产生满足感。游戏而已,胜利真的很重要吗?只要够开心,够刺激,玩家才会产生满足感。

    所以,当初逆天行会的会长,受到众人所支持依赖的,是剑鬼,而不是韩家公子。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