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四十一章 因为对手是千里一醉

第六百四十一章 因为对手是千里一醉2017-11-10 16:35:25Ctrl+D 收藏本站

    “千里一定也是赞成这个提议的吧?”御天神鸣开始组织小团伙,结果队伍里左右一扫,抓狂:“千里哪去了?难道他留下来要单挑?”

    “刚和红尘一笑那帮人一起下线了。”佑哥说。

    “一起下线了?他们为什么会一起下线?难道千里要去真人pk他们?”御天神鸣大叫。

    众人望着他,佑哥缓缓地道:“因为已经十一点多了,千里平时就是这个时间下线的。”

    御天神鸣怔了怔后,嘴里嘟嘟囔囔地也不知念叨着些什么。韩家公子看了看众人,没有人再说话,于是也不理会,继续带队朝前走着。

    剑南悠七人众颇有兴趣地观察着这一伙人,游戏里大家熟络起来很快,现在已经不能再算生疏了,但剑南悠他们却愈发地觉得这公子精英团真不是个和谐的团队。简单来说,这帮人的追求就不一样。尤其那个韩家公子,设计出来的方案固然是精彩,但却不怎么讨喜,再加上他本人也很不讨喜,再加上他还是佣兵团的团长……七人狂汗,他们觉得这简直就是一个早该解散的团队。

    其实韩家公子的设计他们七人倒是比较合胃口,他们觉得这人不来当个职业玩家实在是可惜,天天把才能浪费在打打杀杀上,太奢侈了,赚钱才是王道啊!七人一致这么认为。

    一队人默不做声地一路朝前走着,转眼前方街边出来了一家酒馆。韩家公子带队,除了这还会去哪?大家也没太意外,一个一个跟着就进了酒馆,都很不客气地朝着npc要酒。架没得打,喝两杯也是一种宣泄。御天神鸣本来很想回去硬拼一下,但顾飞竟然不在了……御天神鸣想图一个爽快,但没了顾飞他觉得是爽不起来的,八成是直接送死,这是他也不愿意做的。御天神鸣只是想冲动一把,不想这么犯蠢。

    十二人,捡酒馆最大的桌,勉强能挤下。御天神鸣平时不怎么喝酒的,今天也抱了一瓶,而且是最贵的200金。现在这是财大气粗了,完全不把千以下的数目当回事。但剑南悠七人众却还是一如既往地淡定,喝得依然是玩家最常喝的那种普通酒,而且七个人抱一瓶。

    各自开瓶,倒酒,喝,依然无人说话,场面沉闷地要死。火燃衣左右看看,摸出了他的扑克拍到桌上,问:“有人玩吗?”

    所有人呆呆地望着他,包括他六个兄弟,火燃衣缩了缩脖子,把扑克摸回了口袋,端起了杯子:“喝酒喝酒。”

    火燃衣举杯空中一个虚晃,倒也有人抬手和他示意了一下。有他这么搅和了一下,气氛似乎稍稍回过劲来点,但公子精英团几个依然没人讲话,剑南悠左看右看,无奈,只好由他开了口:“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刚说完这话剑南悠就是一怔,目光直勾勾地望着正对面,众人注意到他的举动,扭头的抬头的回头的,都朝那方向望去,立刻如临大敌纷纷抄起了家伙。

    “哥几个别出手,我现在和你们是一边的。”来人慌忙双手推在胸前,一边示意自己两手空空一边表态。

    “什么?”众人皱眉望着来人,不笑,大家都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会突然出现。公子精英团他们从云中暮那边得的情报,银月被叶小五搭救走时不笑也一起失踪,众人估摸着他们是走到一块去了。剑南悠他们加入之后,更是确认了这事。只不过除此以外剑南悠他们也不知道什么了,早上突然遇到老兵伏击时,才知叶小五身边还有这么多强手。有这种强援,为什么还要花重金买自己去帮忙,剑南悠一直有点想不通。

    此时一桌十二人已经挤得满满当当插不进人,更何况也根本没人有意思给不笑挪个座。不笑站在桌旁,有的人还抬头看到,大部分已经低下头当他不存在,直接扔他一个后脑勺了,不笑好不尴尬,支唔着道:“那个,我之前看到你们在和红尘一笑那帮人交手了。”

    “哦?”大部分人没理他,理他的也只是用鼻子哼哼了两声。

    “那家伙不是东西,整天就想和谐这个和谐那个。”不笑说。

    众人抬头望了他眼,韩家公子冷笑:“听你这意思,难道你都是他和谐的目标了?”

    不笑一脸惭愧的模样:“我当然不配,但银月的王者之剑,已经被这家伙给和谐掉了。”

    “什么!”众人大惊,这消息他们刚刚得知。

    “怎么被和谐的?”众人追问。

    “那家伙骗我们两个去一个地方,然后又在论坛上出卖了我们两个的坐标,大批的玩家跑到那里来追杀我们,银月被迫躲进了交易所。他想买个传送卷轴离开,就强行下线去看银行卡号,结果就这一下,王者之剑成了强行下线的损失。”不笑说。

    看到众人尚有疑惑的神色,不笑接着道:“当时千里一醉也在呀,他没和你们说起过?”

    “没有啊,哪天的事?”众人问。

    “我知道,是我们工作室开张的那天。”佑哥忽道。

    众人望向他,佑哥连忙道:“那事记者多木木多有报道,还有千里受采访的报道,你们都没看吗?”

    “千里被多木木多访问啦???”御天神鸣惊叫。

    “对啊!”佑哥说。

    “我都没被访问过呢……”御天神鸣嘀咕。在座的众人笑而不语。他们都是网游界的大牌,这种访问都接受过,但御天神鸣却不知是怎么回事,号称第一法师,竟然没有哪个网游在线记者想着来访问他一下的,这事御天神鸣一直耿耿于怀。想不到现在顾飞这么个后起之秀都被大牌记者多木木多访问了,自己在这项事业上还是空白,御天神鸣又郁闷了。

    “但报道里没说银月的王者之剑被爆,只是提及了他被困拍卖所后强行下线。”佑哥说。

    不笑点点头:“是他后来和我说的。”

    “那银月现在人呢?”众人问。

    “他不准备再玩了……”不笑说。

    “是吗……”众人突闻这个消息,也觉得一阵失落。银月虽然是个渣,但就是这样的人大家才能肆无忌惮的灭他,灭完之后除了高兴解气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现在突闻这么一个人已退出游戏了,大家立刻感到好像失去了什么。

    “那这事可就奇怪了。”佑哥说,“照你这么说来,红尘一笑费心思把你们两个从白石城弄出来,过了这么多天,又想办法把你们给陷害了?他这是在干什么?他有利用你们做过什么事吗?”

    “没有……”不笑说。

    “他本来把你们聚集起来是想对付千里一醉吧?”佑哥问。

    “没错。”不笑说着,不由地看了桌上的剑南悠七人众一眼,原本他们也是同伙。

    “结果也没让你们做什么事,于是整个过程就是,拉你们出来,然后再丢进火坑……这事,谁能给个解释?”佑哥茫然了,一边问着,一边望着了韩家公子。

    韩家公子正抿着杯子里的酒,看到佑哥终于问够,这才发话:“银月为什么要躲到拍卖行,难道他想不到那里被堵以后,连下线都不能?”

    “没有办法。”不笑说,“他没有敏捷,不选择就近的地方躲藏的话,肯定会被人杀,回到骑士营地那边又是像之前那种被堵的曰子,那和不能游戏没有分别。”

    “当时拍卖行距离你们很近?”

    “嗯,短短的一条街。”

    “那你当时跑哪去了?”

    “我……那个……有别的方法脱身。”不笑含糊,他也没脸说当时他其实也暗算了银月一把,因为他知道银月比他还要众矢之的,可以吸引大量目光。

    韩家公子倒也没追问清楚,只是听了这些内容已经推断:“这么听起来,倒真像是那个红尘一笑故意设计的,他早已经判断清楚那边的地形,认定了这种情况下要脱身只能躲进拍卖行。”

    “他有必要这么费劲吗?其实他想灭银月的话,很简单不是吗?”佑哥说,众人点头,他们都想到了老兵们。银月现在无依无靠的,如果真想灭他,那些老兵随便去一个都够,实在没必要费这么大的周张。

    韩家公子摇了摇头:“但从结果上来看,他的目的或许不是银月本人,而是他手里的王者之剑。”

    “但王者之剑现在不是被系统给弄没了?”

    “这或许就是他的目的呢?”韩家公子反问。

    众人一怔,想到了那个最近令他们十分讨厌的字眼:和谐。

    “他刻意设计让银月强行下线,然后导致系统没收王者之剑?”佑哥皱眉,“他怎么知道强行下线一定会收回的就是王者之剑?”

    “这个问题……他身为内部人员,或许真知道也说不定。”韩家公子说。

    众人迷茫,难道说强行下线的损失,其实也是有什么内在规律的吗?

    “别忘了,如果他的目标是银月本人的话,那么他根本就没必要去救他,让他在白石城骑士蹲着,足够惨。”韩家公子说。

    “那个……”不笑突然又插话,“银月被他弄出来后,因为等级低系数不足,无法激动王者之剑,他还费尽心思帮银月搞到了一个领导之环,这才把王者之剑激活。”

    “这什么领导之环,他最后有交给银月吗?”韩家公子问。

    “有。”不笑点头,“就在设计我们那天,他交给银月,还教银月到时如何施展王者之剑的技能来帮忙击杀千里一醉。”

    “怎么施展技能?”众人好奇地问。

    “他那个战阵技能,原来还可以像骑士普通祝福一样施加在指定单体目标上,效果更强!”

    “银月当时多少级?”韩家公子突然又问一个问题。

    “刚38级。”不笑说。

    “刚刚升到?”韩家公子问。

    “嗯!”

    韩家公子皱眉,晃着手里的酒杯。

    众人大气都不敢出,怕扰了这家伙的思路。

    “银月身上有钱吗?”韩家公子突然又问了一个怪问题。

    “没钱。”这问题不笑竟然很流畅地回答。

    “哦?你很清楚嘛!”韩家公子故意问道。

    “呃……我们两个的钱都全存到银行了。”不笑说。

    “怕被追杀?”众人笑。

    “不是……”不笑忙道。

    “那是?”

    “因为我们的对手是千里一醉……”

    众人抹汗,顾飞的威慑由此可见。成了他的对手,身上连钱都不敢装了。

    “银月身上没钱,刚升的级,也等于是没经验,这样说来,如果他强行下线,经验金钱等于是已经没得掉,只能掉装备!”韩家公子说。

    “等级不能掉吗?还有技能!”御天神鸣说。

    佑哥发言:“据一些无聊人士对强行下线做得测试,强行下线时最容易掉的是钱,其次是经验,然后是装备,最后才是技能熟练度。而直接掉等级,据测试玩家说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对了,他大致统计了个比例,我有记下来的。”佑哥说着翻出他的大堆笔记本,一本又一本,终于在第四本上翻到:“在这里了!我只记了一下他当时统计出来的结果,掉落金钱,占总体次数的34%,掉落经验为30%,掉落装备为28%,而掉落技能熟练度是8%。除这四项,没有发现过其他掉落情况。”

    “那么现在银月的情况就是,金钱0,不会掉落;刚升的等级,经验0,无法掉落;只有装备和技能熟练的话,掉装备的机率就太大了。”佑哥激动地说着这个发现。

    “就算这样,正好王者之剑也很巧呀,口袋加身上,好多东西呢!”御天神鸣说。

    “那个……我俩当时出发时,把口袋全都清空了……”不笑又说。

    “为什么?”

    “因为对手是千里一醉……”不笑说。

    “你们俩有没有pk常识啊!这种时候为防止身上的极品爆出,应该多带垃圾才对啊!!”御天神鸣说。

    “不对吧?为了减少掉装备的概率,这种时候就应该少拿东西才对。”剑南悠七人众此时竟然有不同的意见。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