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四十三章 对不起,出卖你

第六百四十三章 对不起,出卖你2017-11-10 16:35:28Ctrl+D 收藏本站

    佑哥很淡定,没有因为韩家公子的嘲弄有什么反应。剑南悠此时却是皱着眉,似乎在想着什么。

    “但之后,他其实并没有和你们进一步的洽谈合作对吧?”韩家公子说。

    剑南悠点头,叶小五当时说钱不够,要去凑,之后却一直没有再联系。

    “但事实上,你们当时在做的事,却刚刚好已经绊住了千里。”韩家公子说。

    众人一回忆,可不是吗?当时因为茫茫的莽莽的理想的法杖忙成一团,其他人都没耐心了,顾飞却执着地追着剑南悠他们没完没了,想起那段灰暗的曰子,剑南悠七人觉得想吐。他们更加的意识到如今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需要好好珍惜。

    “现在我们来理一理在法杖事件里红尘一笑这家伙在扮演的角色吧!”韩家公子敲了敲桌子后,回头问不笑:“有关这件事,你知道多少?”

    不笑进来已经和众人说了好长时间的话了,却还是像个小厮一样一边站着,十二人依然完全没有给他挪个位置的意思,这家伙也够耐心,就这么站着和众人答话。

    “呃,据我所知,这事是银月从中挑拨的。因为理想的法杖的法力补充技能对他王之号令技能也非常有用,所以他说服叶小五去买这法杖,得到了叶小五的肯定后,他事实是转过来向剑南悠他们买了这法杖的爆单。”不笑说。

    “爆单?”御天神鸣纳闷。

    “爆装备的买卖,我们行业里称为爆单。”剑南悠解释了一下,同时瞟了不笑一眼。这就好比是行业里的黑话一样,不笑能说出来,说明手脚肯定也不干净,至少和他们打劫党是熟络的,像御天神鸣也是高手,但就很纯洁,这样的黑话就听不懂。

    “然后剑南悠他们,就是在这事的时候搭上线的。”不笑说。

    剑南悠点头,确认了这个情况:“再然后,茫茫的莽莽就把法杖给寄卖了。哎,现在你们告诉我,这寄卖法杖,到底是个什么圈套?”由于双方只是初步合作,为了和谐,以前一些过节的事情大家都下意识地避过不谈,一免谈上火来一冲动又翻了脸。作为一直处于下风的剑南悠七人众,实在是一脑门子的十万个想知道。此时一看机会不错,顺势就问了一下。

    “没什么,就是想骗你们露面的计划。”韩家公子轻描淡写。

    “你看吧,我就说是!!”剑南悠对几个兄弟道。

    “寄卖法杖,红尘一笑有什么反应?”韩家公子问。

    这话一出不笑和剑南悠他们是异口同声:“他有来参加拍卖!!!”

    “而且……”胶水把当时在拍卖行遇到红尘一笑,而他十分肯定地说%的可能是被买主买了回去,不然很难有人胜过他的拍卖手法。

    “拍卖手法?”众人纳闷。

    “我也问了他,他就说是掌握了价格跳动的规律,可以抢在任何人之前成功开价。”胶水说。

    “那如果真照他这么说,这还真是一个%可能姓的巧合?”众人嘀咕。

    “还有一个可能。”韩家公子说。

    “什么?”众人问。

    “他说谎啊!这也想不到吗?”韩家公子翻白眼。

    “说谎?你是指其实他买到了法杖,但故意说没有?”佑哥说。

    “这样一来,大家不知道买主是谁,但都想弄回法杖,别管螳螂还是黄雀还是蝉,只要买主不提货,这一星期所有人都得在这耗着。”韩家公子说。

    “这样一来,他牵制住千里,让他没精力去搞破坏的目的就达到了!!”佑哥说。

    “一星期!这之后老兵们的等级已经达到40,他们就可以正面出手了。”剑南悠醒悟。

    “虽然一开始不是他的设计,但是不知不觉间,银月,还有你们,全被他当枪使了……”韩家公子说。

    “妈的!!!”剑南悠狠狠朝桌上砸了一拳,虽然他原本从事的工作就是给人当枪使的项目,但正因为如此,他们反而讨厌这种被人蒙在鼓里当枪耍的感觉。

    “这么说,法杖是在红尘一笑手里了?”佑哥说。

    “不可能!”剑南悠立刻道,“我们一直没有放松监视,而且到了后来甚至不是我们一家盯着那,绝对没人领走理想的法杖。”

    “你知道吗?”韩家公子又转向不笑。

    不笑摇了摇头:“不知道,拍卖结束后我们就一起回林荫城了,最近才又过来。”

    “或者他根本就没想着要来拿法杖,他把这法杖也当成是王者之剑一样,直接扔那让系统回收了事。”韩家公子说。

    “他还真够大方的……”众人嘟囔。

    韩家公子却在此时突然一怔,又望向不笑:“你是说你们那之后就回了林荫城?”

    不笑点头。

    “在白石城拍卖到的东西,如果在林荫城的拍卖行领取,会怎么样?”韩家公子忽然道。

    “这个,应该不能吧?”佑哥随口道,说完之后也意识到了问题:“这个这个……这个到底能不能,系统没有说明。”

    “玩家更不可能有这方面的经历。”韩家公子说。

    众人连连点头,基本上玩家都局限在自己主城范围内活动,这种事的确没有发生的可能。

    “难道拍卖是局限主城,但领取却是所有主城跨行服务????”佑哥推断。

    “这个可以试一下。”韩家公子说,“一会拍卖个东西,去附近主城看能不能领到。”

    “这个,挺花时间的哈……”黑水胶水御天神鸣等人干笑着,这种跑路的活显然是会轮到他们这些敏捷职业上,韩家公子这实验计划提得相当不受他们欢迎。

    “懒得跑也没事,最近主城走动的人很多,我看有没有朋友,顺便帮忙实验一下就知道了。”佑哥说。

    众人点头。最近玩家的走动的确很多,都是效率练级法闹得,不断有人来观摩。现在白磨坊那边怎么样了,他们教学结束后倒也一直没有回去复查一下。

    “那个……有一点问题。”不笑突然说,这家伙矗在这一直像个犯人一样接受审讯,这会主动开口,一付鼓起了很大勇气的样子。

    “说。”韩家公子道。

    “那个法杖的事,在拍卖行拍卖结束时,我私下里听到红尘一笑对断水箭也是说他没拍卖到的……如果他对我们是有意欺骗的话,但我觉得他对断水箭应该不会,他们是互相信得过的,他的具体计划,断水箭一定都很清楚。”不笑说,他犹自记得他和银月出发前,红尘一笑是和断水箭一起在联手做戏的,显然断水箭知晓全部计划,也就是说他才是红尘一笑绝对信任的伙伴。

    “呵呵……”韩家公子笑了笑,“就你‘私下听到’这四个字,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什么意思?”不笑茫然。

    “做戏啊!就是说给你这种私下听到的人听的。”韩家公子说。

    “这……”不笑当时的确混迹在了拍卖行的人群中,而且努力和叶小五他们接近着,这家伙一直试图暗中知道一点叶小五掌握的信息。

    “你说他一开始并不知道银月说是买法杖,其实是去买单爆法杖对吗?”韩家公子说。

    不笑点头。

    “但后来他都和剑南悠他们牵上线了,还会不知道这事?”韩家公子说。

    “这个……我们可没有说,我们一向会替客户保密的,就算客户是银月。”剑南悠说。

    “那拍卖行里又出现一根理想的法杖时,银月是怎么向红尘一笑解释的?红尘一笑不至于没问一下吧?那法杖的拍卖者可是茫茫的莽莽,和银月大有关系。”韩家公子说。

    “这个……我不太清楚,有关那法杖的事,他们大多是私下交流的,我没有什么参与。”不笑也正是这个原因,生怕当时银月独吞到什么甜头,所以总是试图掺和进来。

    “具体当时他和银月之间说了什么看来是没法知道了。”韩家遗憾:“但我肯定红尘一笑在这里发现了这个法杖大有文章可做,所以在拍卖行演了一出戏,因为他知道当时在拍卖行里一定有很多耳目,你们的人,我们的人……他有绝对的把握拍卖到法杖,于是就可以制造出买主始终不出现的局面,于是大家都被狠狠地拖在那。”

    “这个这个……”众人埋头思索着,听着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却也不是说没有可能的。

    “如果是个正常买主,用%的机率买到法杖已经够极限了,结果买完之后居然还不要了,这概率该怎么算去?”韩家公子说。

    “看来法杖的确在这家伙手中。”

    “佑哥你赶紧托朋友实验,看看有没有人要走动的。”韩家公子说。

    “我这就找人!”佑哥直接群发消息。

    “这个家伙,真他妈的……”众人除了骂句脏话实在是不知说什么好了。因为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个红尘一笑对付千里一醉如此费尽心思不遗馀力,但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即得的利益。王者之剑这么极品的装备,直接让系统回收,一点不含糊,换作任何一个玩家谁能舍得?这家伙,到底因为什么这么执着,这得和千里有多大的仇啊!众人纷纷想着。

    众人各想各的各喝各的,末了一回头,不笑还老实地站在那。

    “还有事吗?”韩家公子问。

    “那个,大家其实都是同一条船上的,我也想加入你们,一起去对付红尘一笑。”不笑终于说出了他此行来的目的。这家伙,一来之后就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站在桌边都三章了也未露丝毫不悦的神色,就是像想博取到这票高手的同情。他算是已经看穿了,与此还想着法子报那当初那十级的破仇,不如索姓放低姿态,向这帮高手摇尾乞怜,惨是惨了点,但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啊!千里一醉工作室的事他听说了,今天凌晨时教学的盛况他更是目睹了,一个人就是99金,那有多少人?不笑当时直接算晕了,终于完全抛弃自尊。

    蠢啊!看人家剑南悠,他妈的觉悟就是高,自己咋就早没这觉悟呢!和这帮人做什么对?早早站到他们那边,就算是十会联盟的家伙,恐怕也不敢再瞧不起我。不笑看到剑南悠七人都和顾飞他们相处融洽,更是有了无比的信心。他的念头里他和顾飞那点事都是多少年前的陈年烂谷子了,况且还是因为七月而起,本身根本没仇恨的,自己现在这么低姿态的求饶,还能不放过自己。更更妙的是,他选了一个顾飞没在的时候,这样一来,连直接过节人物都没了,他这些朋友一旦接纳了自己,千里一醉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吧?

    想着自己的算盘,不笑心里那叫一个美啊!觉得眼前这桌好像马上就要多出第十三张板凳了。挤是挤了点,但舒坦啊!不笑强忍着没笑出声,继续一脸惶恐一脸哀求的神色。

    “这个,可能没必要了吧?你看,有人找你呢!”韩家公子说。

    “啊?”不笑怔了下,朝韩家公子手指的方向望去,一堆姑娘……被一堆姑娘找上,换作任何一个玩家那都是何等的荣幸?换作是花丛中永生的那帮家伙,那更是梦里都会笑出声的美事,但对于眼下的不笑来说,除了千里一醉拿剑横在自己面前,再就没有比这么一班姑娘出现更可怕的事了。

    “怎么说了这么久啊!不早了,老娘还要睡觉呢!!!”姑娘群中第一个跳出来的正是红衣女盗细腰舞,颇为不满地瞪着这一桌人,在她的身后,落落七月烈烈六月的雨……一干重生紫晶的姑娘,个个摩拳擦掌。

    “你……”不笑恍然望向韩家公子,这一时间他已经不知该做什么表情了,翻脸愤怒?继续谄媚跪求?

    “不好意思啊,出卖你了。”韩家公子笑。再看其他人,好像根本没注意到这事一样,一半人还在回味着红尘一笑的算计无法自拔。

    “你们怎么来这么多人?没在盗贼工会留人吗?”韩家公子问。

    “留什么人啊,我们哪有那功夫,随便杀杀得了。”细腰舞已经冲了上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