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五十二章 分成陷阱

第六百五十二章 分成陷阱2017-11-10 16:35:39Ctrl+D 收藏本站

    五夜这急着要立刻就去弄合同,顾飞倒不以为怪,毕竟有夜长梦多这话。他可以理解五夜一单大生意谈下来后那种迫不及待的心情。雷厉风行地立即去做合同,也是体现对这单生意的重视和诚意嘛!

    顾飞觉得有些不对的地方,是之前的谈判双方扯来扯去,各执己见,到最后也是谁都没有让步。但到顾飞提出了“分成”这种协议方式时,一切却又出奇的顺利。三成两成,随便还了下价就应了。顾飞可不觉得自己挥剑威胁真能起什么用,游戏而已,死就死了,在这帮人眼里哪里比得上利益重要?

    更重要的是,在自己刚刚提出分成协议时,对方三人,尤其是那边的傲皇和杂草,都闪过了一丝诧异的神色,虽然一闪即逝,但哪里逃得过顾飞这双锐眼?

    这有什么可诧异的,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对方咬着这买卖的风险问题不肯松口,那么分成协议来共同承担风险自然是最好的办法。对方不提这种方案顾飞可以理解,毕竟大家合作的目的是为了把生意做成,还不是为了去玩风险。分成还是两千万,都是要付钱,所以对方宁可压着那两百万的恶心开价不松口。

    只是,他们不出这主意,自己提出来,这不值得诧异吧?难道自己在他们眼中是这么没脑子的人?

    顾飞当时心里有点小犯嘀咕,只是五夜话接得很快,也就未及多想。这会一切谈妥,想到五夜之前的忽悠,听到分成时一抹而过的诧异,再到之后毫不拖泥带水的利落,急着下线去拟合同的迫切,把这一切种种联系到一起,顾飞意识到:这个分成协议恐怕有什么问题。自己和百世经纶在游戏这趟浑水里实在是涉世未深,别是着了什么道了吧?

    而且方案是自己提的,卖身的却是百世经纶,顾飞更不敢大意,看五夜那里已经和百世经纶约定一会线下联系的事宜。合同这玩艺本就是个经常暗藏陷阱的东西,顾飞越想越觉得不对,当即凑上去道:“合同出来咱再看看,没问题的话再说。”

    他们学武之人是极重承诺的,合同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其实只是对对方的约束,对于他们来说,一句口头的承诺就足以约束自己。当然,平时一些无关痛痒的玩笑话不能归于此类。

    所以此时顾飞挑出来说的这句话,旁人听来觉得再正常不过,但对于百世经纶就太重要了。不事先把“有问题可以不签”这话点明,百世经纶很有可能即使发现问题,却也因为游戏中已经和人谈好点头,硬着头皮签下去任人剥削。这点五夜这种在商言商的家伙肯定是理解不了的。

    所以这话五夜听了不觉得有什么,笑笑道:“这个当然。”而百世经纶听这话就大有味道了,会把这话说出来,对他们而言那就是已经有了反悔的意思,所以百世经纶很有些不解地望了顾飞一眼。

    “那就辛苦五夜兄弟你了,我们也再找朋友了解一点这方面合作的细节。”顾飞一边说着这话,一边死死注意着五夜的表情。

    五夜皮笑肉不笑了一下后道:“好的,再联系。”

    “那我们先告辞了。”顾飞说。

    “我也要下线去拟合同了,正好送两位出门。”五夜也起身。

    “客气客气!!”两人这么互相说着客气话,一起出了英奇烤肉坊,五夜领着傲皇和杂草两个,顾飞和百世经纶,一左一右道别离去。

    五夜三人刚一离开第四街,五夜立刻开口:“这个家伙好像有所察觉。”

    傲皇立刻接口:“不会吧?那个主意是他自己出的啊,他怎么又会怀疑起来?”

    “不知道,我就是有这种感觉。先不下线了,我就在游戏里赶紧拟份合同给他们看,看来这事可能还有得扯呢!”五夜说着,“杂草,你找人暗中盯一下他们俩,看看他们要搞什么动作。”

    “嗯!”杂草点头,在游戏这个环境里,工作室做生意的手段和生活里的正规公司毕竟还是有所不同,像打劫爆装备这种买卖,英奇这样的工作室表面是强力谴责,但背地里却也是暗中染指着这灰色产业。在游戏这个本就没有健全法制和规则的社会,肮脏灰暗的东西甚至现实里还要多,尤其是沾染到真实利益的这种群体。

    离开了第四街的百世经纶,也正在向顾飞问着问道:“怎么了?这事还有什么不对吗?”

    “不知道。”顾飞皱眉,“我就是担心,你说这事其实咱俩都不懂的,被人骗了怎么办?”

    “会吗?我觉得那个五夜挺不错呀!说话都挺在理的。”

    “幼稚,相当的幼稚,他要是连这点口头表达能力都没有,哪有资格来谈金额上亿的买卖?六大主城的总监,看来在工作室里这个职位挺不低了。”顾飞说。

    “那现在我们怎么弄啊?游戏里的事也不懂,早知道叫上佑哥一起好了。”百世经纶对佑哥还是十分仰慕的,佑哥也能有个这样的高手粉丝也实在不容易。

    “现在问也不迟嘛!”顾飞说着就发消息出去了。

    顾飞和百世经纶当然不是那么不厚道的人,他们要去和工作室谈谈合作的事谊,这事一早就和公子精英团和剑南悠他们招呼了一声。公子精英团他们倒无所谓,现在一人都已进账几十万金币,挺知足,毕竟他们又不是想靠这个吃饭。而剑南悠他们就有点不开心了,这顾飞把他们找来,这才干两次就没了,这说不过去呀……虽然这两次的收入已经顶他们之前干好多次。

    不过后来得知要去合作的只是百世经纶,而顾飞还是会留下来和他们继续搞千里一醉工作室,顿时皆大欢喜。更有人在鄙视顾飞的卑鄙,一边派百世经纶过去在工作室捞大钱,一边又在这带领人马和工作室竞争生意,这是端着饭里不放同时也把锅里的拿下啊,实在是太坏了。

    剑南悠他们倒真不想跟着工作室去搞什么大钱。因为他们很清楚,他们并不是顾飞和百世经纶这等技术骨干,如果也跟着去了工作室,拿到的报酬绝对不能和现在同曰而语。所以虽然之后有可能会和强大的工作室成为竞争对手,但小手工作坊自有小手工作坊的活法,八字还没一瞥呢就开始忧虑的那是佑哥,剑南悠七人众倒不是这等脾姓。更何况这都是帮网游老骨灰了,这效率练级法还能捣鼓多久,他们其实也一直在怀疑着。

    这时顾飞又联系了这帮人,给他们讲了一下谈判的事宜。一听这合作谈到的巨大利益,众人都吓一大跳。剑南悠此刻都觉得,人家有这么大一笔可赚的单子在手里,自己还介意人家甩了自己去吃独食,这实在有点不够意思,这不是耽误人家的前途嘛?更何况,人最后也没甩了他们。

    顾飞接下来谈到了自己提出的分成协议,以及自己最后有点疑心的地方,随后问道:“高手们,我这实在不是不太懂,给点意见。”

    一片沉默。

    “怎么搞得,平时一个个不是话都挺多的吗?”顾飞问。

    “老兄,你这几千万的大买卖,我们可都没干过工作室,一知半解的,不敢乱说呀!”佑哥说。

    “捡你们知道的说呗!”顾飞说。

    “我来说。”韩家公子道。

    众人皆汗。这韩家公子说的话,称赞永远只会留给自己,对于别人,只有不说话和没好话两种。他这要开口,显然这英奇工作室是要废了。

    剑鬼此时接过口道:“你对工作室了解也不算太多吧?现在是几千万的大买卖,你就别整你那些推断了……”

    “老子的推断就是事实。”韩家公子说。

    剑鬼直接没理,继续对顾飞道:“千里,这事有个人你可以去问,他会比较清楚。”

    “谁?”

    “水深。”剑鬼说。

    “哦!”佑哥这先恍然上了。这会如果不让佑哥说几句情报,那佑哥的存在感真的没法体现的了,所以众人都很识趣地闭了嘴,由得佑哥在那里道:“水深现在不太清楚,以前好像是职业玩家,而且是工作室里的那种吧?”

    剑鬼显然是和水深颇熟的,笑着道:“工作室他是常混,而且混得很多,三天两头的换地,一点职业艹守都没有。”

    “哦,这是怎么回事?”佑哥的八卦之魂又燃了。

    “那时候工作室好多人都还是线上的玩家兼职,大家网上联系,现实中互不相识。水深这家伙就利用这一点,建好多马甲乱入各家工作室,也不知他怎么混得,反正好多工作室都被他混到了很高的地位。这工作室之间都是互相竞争的关系,这家伙掌握这么多家资源当多面间谍,自然越混越开啊!工作室各自当然也有核心qq群的,那家伙也申请多个帐号各自混入,后来事就坏在这事上了,有天聊天窗口开太多,喊话喊错窗口了。你们就想象一下,把警察群当作是毒犯群,在里面吼了一嗓子‘明天条子要来扫货了,兄弟们把货都藏严实’了,这身份还能不暴露了?”剑鬼道。

    众人听罢啧啧称奇。对于他们这类玩家来说,是十分瞧不起工作室这帮唯利是图,完全不懂游戏乐趣的家伙。剑南悠这种职玩介于两者之者,他们会拿游戏作为赚钱的道具,出发点依然是对游戏的喜爱,所以选择在游戏里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点和工作室完全不同,工作室那是完全冲着游戏的商业价值来的。所以剑南悠他们也是很瞧不上工作室的人。水深这家伙玩多面间谍显然也不是什么厚道的事,但因为耍弄的是大家都瞧不起的工作室,所以谈起来还津津乐道,觉得挺开心。

    顾飞今天是初和正规工作室的人打交道,也没留下什么好印象,也就百世经纶这憨人还会觉得五夜是大好人。这会听剑鬼说起水深这段过往,也觉得十分可乐,当即应道:“那行,我去问他吧!”

    “你加他好友了吗?我替你知会一声。”剑鬼说。

    “好像没有……”顾飞翻了一遍好友栏,和水深说过话,喝过酒,甚至亲手砍过他,好友却一直忘了加。

    “稍等。”剑鬼对顾飞道,他们这会还在幽夜谷里忙着呢,全是消息你来我往的。

    不大会,剑鬼对顾飞道:“千里好友开关开一下呀!”

    “哦哦,忘了。”顾飞忙开了好友开关,很快就收到了水深添加为好友的系统消息。顾飞没来及主动招呼呢,消息也到了:“咳,听剑鬼说有问题要咨询我啊?”

    “嗯,关于工作室的事。”顾飞说。

    “哦,那你算问对人了,那个哥们熟!”水深豪迈地道。

    如果顾飞原原本本这么一说,水深听罢立刻回消息:“妈的,太险了,你差点就上当了!!!”

    “怎么?”顾飞一听过然是有问题吗?

    “分成协议?哼,这种东西,具体的收入到底是多少,还不是由他们工作室的说了算?你们作为私人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掌握到工作室的财务收入状况的。”水深说。

    “这个……难道他们还会作假?”顾飞疑惑,正规合同啊,既然涉及这方面,当然得有真实的账目明细出示。

    “呵呵,这个要是以前的工作室,你直接就栽了。工作室那又不是正规的公司,哪来的合法的帐目明细?完全就是他们私下制定,还不是他们说多少就是多少?现在是正规了,尤其像英奇工作室这样的,他最终会有法律认可的收入明细,作为和你执行分成协议的依据,但是这个明细会有很多猫腻的,你知道明细是根据什么为依据的吗?”水深说。

    “根据什么?”

    “税收啊大哥,他肯定是利用他的缴税单来证明他这个项目的盈利状况,现在你还不明白?”水深说。

    “你是说,偷税漏税?”顾飞意识到了。

    “回答正确!而且我告诉你,工作室这个行业偷税漏税简直太轻松了,他的大部分交易渠道全部是灰色地带。相关部门不懂,也根本监管不到,游戏里虚拟物品的流通,他上哪监管去?通过游戏公司?游戏公司也分不出哪些交易是玩家部分,哪些交易是工作室的商业行为啊!你现在如果真和他签这种分成协议,完了别说什么两千万了,想整个赔钱的结果我都可以做到,你要分成啊?行啊,给你一负数,你倒找钱吧!”水深口若悬河,虽然说的东西顾飞一时半会也消化不了太多,但至少他清楚地明白了一件事,和工作室合作谈分成这种玩艺,必然会将你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难怪自己主动提出这方案时,那帮家伙都闪过一丝诧异,自己这是自投罗网啊!

    “妈的,果然是歼商!!”顾飞忍不住骂了句。

    “当然,无商不歼嘛,对了,你和英奇的谁谈的?”水深这时好奇心也起来了。

    “叫五夜,说是这边六城的总监,你认识吗?”顾飞说。

    “五夜?他现在跑英奇去了?艹,狗曰的不会也是在吃里爬外吧?这方面我是祖师爷啊!!!”水深道。

    顾飞抹汗,吃里爬外这么不光彩的事,听着这家伙怎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啊?

    “这事你还准备做吗?做的话我来帮你谈吧!好久没和工作室打交道了,这心里有点痒痒的。嘿!”水深道。

    顾飞再度抹汗:“你不是在林荫城还找英奇做过服装吗?”

    “那是买卖,不是交道。”水深说。

    “一定要吃里爬外才是交道?”顾飞问。

    “想哦,但没那个机会了,我现在是所有工作室的黑名单。你再约五夜别说我要来啊,我给他一个惊奇。”水深说。

    “你真要来啊?”顾飞说。

    “来,马上来,我买个票坐飞机来。”水深说。

    “飞机?”

    “传送卷轴啊大哥,这都听不懂,土喔你。”水深说。

    “问题是,我好像没说我还继续打算和他们合作吧?”顾飞说。

    “不合作了?那也可以耍一把嘛,天天打怪多空虚,有空应该学着打打工作室,不然那么好的身手都浪费了。”水深这家伙,对于折磨工作室似乎有着空间的热情。

    顾飞这虽然是自己主动送上门让人啃的,但也深深不齿五夜这种不厚道的家伙。就算你再商言商,以利益为重吧!但这也丝毫不影响顾飞讨厌他的这种习气,能整治一下就整治一下吧!顾飞正这么想着,忽视想起这事要赚钱的百世经纶啊!好像多少也该问问他的意见。

    于是扭头就要和他说话,却见百世经纶一脸谨慎地道:“那边有两个家伙好像在盯着我们?”

    “哪两个?”顾飞回头。

    “别回头,就你后边两个,别被发现了。”百世经纶道。

    “发现怕什么,过去问问,不对就砍死!”顾飞此时倒也猜出几分这两个家伙的来头了,于是非常不友善地走了过去。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