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五十四章 理智的五夜

第六百五十四章 理智的五夜2017-11-10 16:35:41Ctrl+D 收藏本站

    五夜很郁闷,水深的大笑更让他觉得不快。他也可以感觉今次的谈判对象真是没什么诚意,也就是那种合作不合作咱走着看,你条件好就干,不好就拉倒的意思,完全没有说大家同心协力把这事办好的意愿。这样的合作对象,平曰里遇上那绝对是避之不及,但现在效率练级法这种大蛋糕,已知的可就这么两位在搞,放弃这两人,就意味着要放弃这大买卖。

    所以顾飞和百世经纶可以不在乎,五夜却决不能如此,最后左思后想后,终于咬了咬牙道:“那么这样如何,两位可以和我们的市场调查人员一起,咱们一起给这个项目好好做一个前景规划和评估,先预测出一个收益来。然后这个收益的2成,就作为佣金的底线,即使将来做不到这个效益,我们也会按这个数目来支付佣金,这样两位总可以放心了吧?”

    五夜在“两位”这字眼上加重了语气,因为这项目其实最后是和百世经纶合作的,但这个千里一醉总是旁边转来转去的捣乱,五夜也是一时控制不住,在这里稍露了点情绪。他也早看出来了,要不是因为千里一醉,但就那个百世经纶的话说不定两百万就忽悠住了。五夜悔啊!一开始真不该匆忙就和这两个人一同接洽的,应该先多了解一下二人,然后私下再只找这百世经纶接触,现在真是要多美好就有多美好,但现在,被千里一醉这烦人的苍蝇在旁叮着,想甩也甩不了,真是烦死。

    五夜提出了这么一个出意,顾飞吃不准,于是望向了水深。

    水深笑了笑道:“你这效益到底指的是收入还是毛利润还是净利润,你说清楚了。”

    五夜一瞅最后一个马虎眼也没能糊弄过去,只好遗憾地道:“这个……就按毛利润算吧?”

    “这有什么区别吗?”顾飞在旁问。

    “毛利润就是收入减去主要成本,净利润的话就是收入减去所有的费用,包括税收这一类的。”水深简单扼要地解释了一下,之后望着五夜笑眯眯道:“毛利润?工作室什么时候也有了毛利润了?”

    五夜这下知道顾飞这次领来的这个人不是白来的了,而是个真正懂行的。毛利润一说,一般是收入减去成本,而这个成本一般就是指商品的进货价,比如卖1000块钱的东西,400块进的货,那么这600可称之为毛利润。至于其他人工成本啊,运费啊,保存过程中的消耗的水电房租乱七八糟,这些会在计算净利润的时候才减去。而工作室做的是网络游戏里虚拟商品和货币的买卖,这些虚拟物品直接由游戏系统自动生成,何来的成本一说?所以工作室的买卖是不存在毛利润的,基本就可以说是无本买卖。

    这要遇个一知半解的,把当毛利润当作一般情况对待,最后叫工作室随便胡编个借口或理由产出一个“成本”来,这“成本”自然就已经落了工作室口袋,余下的才来玩“二成”,自然是少了许多。

    “五夜兄,咱都是明白人你就别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了。工作室的买卖,成本无非就是人工成本和点卡,电费也可以算,如果再不要脸点可以把游戏设备的折旧费也算进来。当然,我知道英奇现在是正规大公司了,你们恨不得把你们办公场所的场地,行政开销等等费用都算进来……如果你真要这么算的话,那咱就别玩了。”水深侃侃而谈,这些就绝对是顾飞说不上来的了,水深这趟总算来得有了点意义。

    五夜看对方真是明白人,也只好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这些当然不会算进去,但这次这项目场子最终弄得恐怕会很大,人工成本这边会消费比较高,可能我们工作室人员不足,还会临时外调一批。所以在人工成本这边,是不是应该适当地算进去一点?当然,这个成本是多少,在我们一起评估规划这个项目的时候也根本可以得出了。最后用来分成的利润,就是收入减去咱们协商出的这部分成本,如何?”

    水深一听,这五夜终于是服软不在搞花样了,这主意基本对双方已算公正,当即给顾飞暗发了一条消息:“差不多了。”

    不想顾飞却又皱了皱眉:“搞前景评估?还要核算成本?这些我们哪懂啊!”

    五夜差点脱口而出要得就是你不懂,当然是忍住了。而这个就算不得是什么圈套了,大家一起合作,考虑到这部分是和最终分成挂钩,工作室方面肯定会将成本往最高提,收入往保守里估,而顾飞他们这边就是反方向了。这里比得就是看谁对业务更熟悉,五夜虽然很希望不懂的这二位亲自上阵,但想想对方也不会这么傻,这事可能要靠他带来的这个很熟悉工作室的家伙来参与了。

    “这人是谁呢?名刚才自己问了,他却没说,难道有什么不方便?”五夜想不出,如果说是英奇同程度的大工作室的人,这要收到这消息,肯定是疯了般地把这二人朝他们那边笼络。五夜这这么着急,下手这么快是为什么?还不就是怕被其他工作室抢了先?效率练级法这一横空出世,多少工作室盯着呐!五夜现在走到了这一步,其实是又惊又怕又高兴,生怕半路出来个程咬金。眼前这家伙竟然跑到桌面上和自己谈判,那就不应该是什么竞争对手家的人,既然不是这些人,那又有什么不方便提名字的呢?

    顾飞和百世经纶两人对市场调查评估一类的事不懂,五夜很高兴他们如此,当然不会再给他们出什么主意,这两人都是望向了水深。水深却也叹了口气:“我也很想继续帮你们的,但接来的我怕是帮不了了。”

    “怎么?”顾飞问。

    “因为我是水深呀!”水深笑。

    “水深!!!!”那五夜豁然起身,翻子没翻,他身前那杯酒却是倾洒而去,泼到桌上那盘烤肉里直翻白沫。五夜捏着拳头,咬着牙,瞪着眼,那样子像是准备把水深给活吃了。

    难得水深这时候还眉开眼笑的,对身边的路珂道:“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这趟真没白来。”

    路珂横了他一眼,没说话,显然她也是知道水深过往和这五夜有什么纠结的人。

    顾飞见状也连忙敲了敲桌面,安抚五夜:“别生气别生气,现在翻脸打架的话,对你们很不利……”

    “哈哈哈,是啊,很不利!!”水深说着朝顾飞身边挤了挤,觉得特有安全感。

    傲皇和杂草当然是知道水深名字的,但却是因那个曾经五小强的名份,两人都不知这水深和五夜有什么过节,但看这水深似乎对工作室相当了解,两人都猜出这人很可能以前也在英奇或是什么工作室里干过,和五夜结下了仇怨。这二人紧张地注视着五夜,生怕他一直冲动砸了这买卖。虽然现在大头已经被这上司抢了,但肉完了总归还是有点骨头和汤,这要真搞黄了,那就连根鱼刺都没了。而且还是因为五夜的私人恩怨搞黄,那两人也忒冤了。

    傲皇和杂草互相望着,都盼着对方能站出去劝阻一下五夜,可同时又怕这一劝不合时宜,触怒了上司,于是两个人也都没敢动。但紧接着傲皇的眼神就变得严厉了些,杂草瞬间泪流满面了,得,自己这要再不去,已经就触怒上司,还用担心以后吗?

    无奈,这家伙正硬着头皮想过去劝解一下,谁想这五夜能当上工作室的六城总监,也果然不是一般人,至少是识得大体的,方才一怒失态,此时却已经缓过劲来,随手扶起桌上的酒杯,再也不看水深,只是对着顾飞和百世经纶道:“那么,合作的事咱们就初步这么定了吧?我这就成立专门的小组,和两位一起对这项目进行市场调查和评估,合同我马上会拟好,随后就发给百世兄弟,怎么样?”

    “啧啧啧,看人家,不愧是做大买卖的人啊!收放自如,今非昔比啊!!”水深这又挤兑上了,路珂狠狠掐了他一把:“你少说两句吧!!!”

    眼前人家这么大笔生意就要谈成了,如果真因为水深这挑衅激怒五夜导致买卖黄了,路珂觉得就太对不起顾飞和百世经纶,当下也有点恼怒水深玩起来没个轻重。

    可水深其实也不是不知轻重,他也是在和顾飞消息的时候得知他已经不想和这工作室合作了,这才放心大胆地来捣乱的。谁想这五夜接下来所做的企划方案都是规规矩矩的,三谈两不谈,这买卖又起死回生了。这水深也不想白来了,于是就自报名号,怎么也要看看这五夜知道是自己后发疯的模样。

    模样还算满意,很五夜很快克制住情绪,没有意气用事,而是继续条理清晰地去和顾飞百世经纶谈正事,于是水深就又不过瘾地添了一句。

    五夜冷哼了一声,扫了水深一眼说:“咱的账有的是机会算。”

    水深很紧张地向左右道:“恐怕我,好怕!”

    五夜却也不多话,朝顾飞和百世经纶道:“那我们就先去忙了,咱们再联系。”

    说罢五夜带了傲皇和杂草匆忙离开了。

    一出烤肉铺的门,傲皇就凑了上来:“要不要叫火组的人来收拾水深一下?”

    火组是英奇工作室里的一个专门负责游戏里战斗类任务的特别组。这个组的人等级装备技术都相当优秀。这样的组别,各大工作室都有,有些老板本人是游戏狂热者的话,工作室里的战斗组就成了老板帐下的亲兵,老板指东不打西,平时创造的利润不多,却是老板最喜欢一批伙计。

    遇上这样的老板算是比较倒霉的,好在英奇工作室的老板是正儿八经的生意人,赚钱放首位,所以更器重那些有商业眼光,善于组织沟通的人才,所以英奇的火组并不怎么强大,不过要对付些玩家,那即便是五小强这样的人也不会怕。工作室的人有时和玩家谈买卖时受了气,有些人品不咋滴的就会拜托火组的同事去帮忙在游戏里搞人家一下出出气。至于当领导的,以权谋私一下更是数不胜数。

    但五夜听了这主意却是瞪了傲皇一眼:“知道刚才我为什么这么急着就离开了吗?你没看到那个千里一醉和百世经纶两人?这两人对这个合作根本就兴趣不大,所以诚意也有限。刚才在屋里那个千里一醉偏袒水深的意思就很明显了,再在里面被那个水深挤兑下去,那两个家伙一冲动当时就跟我们黄了买卖都说不定。所以现在绝对不能去碰那个水深,明白了吗?”

    “那咱们现在都不在了?他要是劝千里一醉他们不和我们合作了怎么办?”傲皇说。

    “那倒不至于,他这趟来意还是挺清楚的,主要是替那两人把关,我想他不也不至于为了和我的私怨搅了朋友的买卖。所以不要激得千里一醉和百世经纶冲动起来就可以了。”

    杂草一听又进言:“其实要对付水深,咱工作室不去碰,我可以从我们行会里随便选几个普通玩家,收拾他一下他也不知道是谁。”

    “还是别了。”五夜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眼下要紧的是把这项目好好做下来,还是别多生事端了。这些天给城里各处的人都传下话去吧,看到这个千里一醉和百世经纶就多给些关照,同时千万留心其他工作室的动静,我现在马上去弄合同了,这合同不签下来,我心里还是觉得没谱,行了,大家都忙去吧!”

    “哦……”傲皇和杂草两个想帮领导出气结果碰了一鼻子灰,心里暗骂了两句,也就各自散了,五夜也是真惦记着生意,匆匆跑去下线就开始实干了。烤肉铺里,这水深又吹上了:“怎么样,哥们这趟没白来吧?生意帮你拿下了,几千万的买卖呀!”

    “真是不可思议,游戏里竟然能赚这么多钱……”顾飞和百世经纶惊叹。

    “你们就是眼界太小。”水深连连摇头,“就像以前的玩家吧,总看着自己身边那些职业玩家忙忙碌碌,反反复复就那点事,他算算觉得好像没多少钱。他怎么不想想,他能看到的才多少?一个玩家,能看到的撑死就是一个服务器罢了。工作室搞买卖是所有的服务器在一起运作的,他看到的那点再乘个几百甚至上千才算数。”

    顾飞点着头,随即道:“那这次这个合同没问题吗?”

    水深挺不情愿地道:“虽然很讨厌他,但不得不说,这家伙最后倒是没再耍什么花样了,合同还算公道,之后合作评估市场这一环,你俩找个懂行的人来,也就是个协商谈判的过程了。但这人一定得找你们熟悉的信得过的。这工作室行业有些时候是同行相护,你从其他工作室找个人来,别看平时是竞争对手,这时候可就联手玩你没商量,忽悠你省下的大把提成,人随便拿个十分之一就够。”

    “上哪找这样的人啊?我看就你去吧?那个五夜虽然不算厚道,但我看还算是理智,对这生意倒是真心实意的,你去做他就是心里恨,也会忍。”顾飞说。

    水深点点头道:“他是没问题,但我怕我抱着情绪工作弄不好,你要依着我和工作室打交道的姓子,这会早联系下一家工作室去了,然后看他们竞标抬价。嘿嘿,两位有没有这意思啊?你们现在可是奇货可居。”

    “还是算了吧!”两人一起抹汗。

    “嗨!这有什么呀,做生意其实都是这样的,尔虞我诈,工作室的人本来就都不是东西,他们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水深说。

    “你怎么就这么恨工作室呢?”顾飞奇怪,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这个说来就话长了。”水深说。

    “话长个鬼哦,你不就是一直怀疑当初和剑鬼他们那行会崩了是工作室在幕后搞的鬼吗?”路珂说。

    “哦?还有这事呢?说来听听呀!”顾飞说。

    “你要听行会崩了的事?那个说起来就长了,现在也记不得那么清了,被工作室搞鬼只是这家伙的猜测,剑鬼还有韩家公子的看法都各不相同。反正这家伙自那以后就老去搞人家工作室。就刚才那个五夜,你们可别因为不喜欢他就以为是他使了什么坏才和水深不对付。那可真是冤枉他了。”路珂说。

    “当然不会。”顾飞笑笑道:“就看刚才他俩那反应,也知道是谁欺负了谁。”

    方才五夜怒得想吃人,水深这还洋洋得意,瞎子都看得出肯定是以前水深怎么把五夜折腾了一把,才导致对方对他恨之入骨。

    “这家伙反正也不是什么好鸟。”水深说。

    “工作室跑买卖的这帮人,哪个不是这幅德行?”路珂数落水深。

    “所以说工作室什么的,最讨厌了!”水深说。

    “滚!”路珂没好气。

    “这事也是说来话长吗?记得清的话,说来听听呀!”顾飞道。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