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五十六章 理解万岁

第六百五十六章 理解万岁2017-11-10 16:35:43Ctrl+D 收藏本站

    云中暮觉得自己的命运真是坎坷。一入游戏就在月夜城这么个主城,眼睁睁地看着银月的前尘行会发展起来作威作福。之后虽然把前尘给收拾掉了,但月夜城这么个地方,一个前尘倒下去,新的前尘站起来。云中暮他们十会联盟就被视为新的前尘行会,云中暮现在就和当年的银月一样,城里一堆天天算计着要如何收拾他的人。据会里一个酷爱玩统计的小子统计,从十会联盟被全城视为公敌开始,云中暮平均被天要被偷袭次。

    现如今,傲皇和杂草两个,就好像当年的云中暮似的,带着规模远不如云中暮十会联盟的一帮人,天天和他们针锋相对。云中暮也就是看这两个家伙颇有自己当年的风范,倒是一直没恨下心肠和这两行会**裸地开战,但如今听闻这两个家伙竟然是工作室的家伙,这就不得不上点心了。

    尤其对方还是英奇这样的大工作室。这样的背景,是任何人民币玩家无法比拟的。人民币玩家再舍得花钱,毕竟这只是个娱乐的项目,还能把整个身家放进来不成?工作室就不一样了,这还基本就是人家的全部身家,别管是保护利益还是争取利益,这帮家伙都会玩命。

    英奇工作室虽是大工作室,但只数正式员工的话却不至于多过行会。但双方团体的严密姓那就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了。行会那撑死算个娱乐沙龙,人玩得不高兴了拍屁股就走;工作室那可是一份工作,尤其英奇现在这么正规,什么保险金这金那金的都有,说走就走?巧了,违约金也有。

    而这些是正式员工,工作室这个体系,有相当一部分成员是在线玩家发展起来的兼职,他们并不在严格的工作室编制下,但也算半个工作室的人,如果把这些人都算进去,那工作室就十分庞大了。像平行世界这么统一的世界,英奇工作室究竟有多少人真的无法估量,所以一想到自己的对手是这种来头,云中暮不免也有点心虚。

    这一想到这大事,云中暮练级都练得有些不专心了。这不由自主地就往顾飞身边凑,得了空就问:“千里,最近忙吗?”

    “什么意思?”顾飞这正看两人双人练级呢!这云中暮刚才和自己聊了会就打怪去了,结果还没两分钟,这怪怎么就又打到自己身边来了?

    “这不就快要主城战了吗!到时候要有空,过来帮兄弟一把怎么样,就像上次一样一起并肩战斗。”云中暮说。他没提什么钱一类的东西,已经和顾飞直接有过生意往来,他看出来顾飞并不是一个把钱放在眼里的人。真要当平时买佣兵团一样出钱请那没意义,所以他选择了打感情牌。

    “最近挺多事呢!一会就要去林荫城那边,还有英奇这边的事,虽然主要是百世经纶办,但我也得跟着看看呀!唉,忙啊!”顾飞说。

    “那另有个事你可一定得照顾兄弟一把。”云中暮说。

    “什么事?”顾飞问。

    “你刚说那傲皇和杂草都是英奇工作室的,我和这两家伙也打交道有些时间了,竟然也是刚刚知道。这两个人领的行会一直是我们十会联盟在月夜城这边的竞争对手,这次主城战估计也是了。想不到这两个家伙竟然是工作室背景,兄弟你最近又有项目和他们合作,这要是主城战开打了……他们不会也请你助拳吧?”云中暮忧心道。

    顾飞一怔:“没听他们说这事啊!最近老听人说主城战主城战的,到底战什么啊?”

    “这不一直没公布怎么战呢吗?所以这心里一直没底啊!”云中暮说。

    “老云啊,我觉得你变了。”顾飞突然道。

    “什么?”云中暮一怔。

    “咱俩虽然也不怎么熟,只打过那么几次交道,但你给我的印象,这可不像你做的事。我记得就我们之前出任务路过月夜城的时候,茫茫的莽莽被你们追杀,那时我帮他她一把,你可还说着要和我pk场上见呢!怎么这我一趟任务完成回来,你的胆子好像变小了?你刚才的意思,即使我帮不了你们,但也不要帮傲皇杂草他们对吧?你看,这就不像你的风格。”顾飞说。

    云中暮听了顾飞的话,狠狠地怔了一把。想不到连千里一醉都看出来了,自己自从领导着这十会联盟,开始春风得意过后,渐渐发现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四千多人的大管家。以前就是亲近的一票兄弟,有啥事大家一起有商有量,嬉笑怒骂间就解决。但现在呢?四千多号人,都是来玩游戏的,刚出山的那种菜鸟或许还会对咱这五小强的高手会长有点敬畏,但这十会联盟月夜城首屈一指,能招菜鸟吗?进来的基本都是水平不错的高端玩家,这些人哪个会鸟你什么破会长啊?

    四千多人,四千多个想法,有点啥事又不可能四千多人一起商量。行会核心几个商议出的办法,每次宣布时都会有若干不同的声音,烦不胜烦。云中暮这整天伺候这么一大帮子人,可不得小心翼翼思前想后的吗?就这还时常有人有情绪呢!之前搞偷袭的魅言不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闹得比较厉害的,最后直接拉了一票关系好的兄弟退了会,影响极其恶劣。

    现在连千里一醉都看出自己行事豪迈不再了,云中暮心中也苦啊!他也想像以前和猪仙那帮兄弟打交道一样,哪个不听话上去就是“你大爷的”一顿骂,可现在这一大摊子早不像曾经那么和谐有爱了,四千多人,云中暮连人都认不全,对个陌生的面孔就“你大爷的”,豪迈也不是这么个豪迈法啊!

    这好比原本只是一伙流窜的土匪强盗,那自己是一套土匪的交道方式,但这帮土匪后来占山为王,又搞起义,直接打下了江山入得朝堂。庙堂之上自然就又庙堂的规矩,哪里还能和山大王一样?云中暮此时的窘迫和这一个理。被顾飞毫不留情地当面指出,云中暮讪讪地也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个时候,真想对着天空大吼一声“你大爷的”。

    “唉,管着一堆大人,不容易吧?”顾飞突然叹息。

    云中暮想不到顾飞竟然能理解,那一瞬间,感动地眼泪差点就哗哗的,连连摇头叹气:“唉……”

    “你放心吧,我就是和他们合作一样,帮着百世经纶剑南悠他们捞些生活费,我也不喜欢那帮工作室的家伙,不会帮他们的。”顾飞说。

    “那兄弟这就先谢了。”云中暮道。

    “不客气。”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剑鬼老大这次为什么不玩行会了……唉,这游戏太大了,行会这摊子和以前根本不一样,现在的六级行会就已经上千号人了,想凝聚起来真的太累了。”云中暮感慨万千。

    “那就散了,随便弄个五十人的行会完了呗!”顾飞倒是说得轻松。

    “唉唉唉……”云中暮这只剩下叹息了,规模弄这么大,烦心;规模弄不到这么大,又不甘心,怎么办?只好继续痛并快乐着呗!

    顾飞和百世经纶在这边又好生对双人练级的家伙们辅导了一番,难点重点疑点,全部讲得清清楚楚。云中暮刚才和顾飞理解万岁了这一把,这会都不顾自己行会,开始替顾飞着想起来,对着几个双人练级的家伙一通骂:“问问问,就知道问,这么大个人了,两人打个怪练几小时了练不明白,多动动脑子。千里兄弟人一会还有事呢,别瞎耽误人家时间。”

    这帮双人练级的学徒也很郁闷,对顾飞哭丧着脸道:“千里兄弟,这法我们算勉强掌握,但练熟还得一段时间,你让我们就这么当师傅再去教其他的人,这我们可不行啊!”

    “那你们再多叫些人来吧,我多教几组,到时你们互相参照研究,掌握得可能能快点,然后一再十,十教百,全让我们去教,你们这么大行会,想累死我啊?”顾飞说。

    “我这就叫人!”云中暮不含糊,立刻紧急招唤。无敏捷得靠双人打法的各职业玩家瞬间又来了数人。顾飞这边给水深去消息招呼,告诉他自己这边还有得忙呢!

    “急啥,还早呢嘛!”水深淡定得很。

    顾飞看了眼时间,对,才十点,对于这帮玩家来说,这一天才刚刚开始,早得很。

    新来的学徒学习双人练级法也是叫苦不已。第一批学员这下可算是扬眉吐气,对着这帮后来的好一通嘲笑,在旁指指点点,比顾飞还要师傅。这好容易又教出一批毕业生,顾飞准备告辞离去了。剑鬼他们这些人也不准备就这么在幽夜谷幽着,纷纷准备和顾飞一起开路。云中暮相送,又拉了剑鬼他们谈城战,邀请加盟,只到御天神鸣韩家公子这些人说自己有行会,顾飞才一拍脑门想起来,自己也是有行会的啊!重生紫晶虽小,但就细腰舞那个不甘寂寞的姓子,主城战这种大蛋糕她能不参加一把吗?

    出了幽夜谷,顾飞这拿了传送卷轴就准备飞林荫了。结果公子精英团和剑南悠七人众全围上来,剑鬼他们企图让顾飞给他们开发一下他们需要的越十级练级法,剑南悠这边则想对练级法的限制再多了解一下,以便更好的完成和英奇的市场考察合作。

    “林荫城,都去林荫城,咱边忙边说。”顾飞头都快大了,自己这游戏怎么越玩越繁忙了?

    这些人现在一个个财大气粗,终于也有了细腰舞般的气魄,纷纷寻摸传送卷轴准备直飞。这一飞还出了事故,水深给顾飞的卷轴是坐好坐标的,这些家伙拿了卷轴照那坐标抄写到了卷轴上。但最后使用后,顾飞那一卷轴的几人到了林荫城,其他人却都在月夜城就坠机了,而且全坠的一个地方。

    “坐标写错了?”众人茫然。但可就是错,也不能错得这么一致,除了顾飞那波,全坠月夜城一个地方了。

    叶小五说过的那套游戏地图的坐标规则这些人当然不知道,只能怀疑传送卷轴不能这样使用,于是循规蹈矩地买了卷轴,寄顾飞,记录坐标,寄回,飞。

    这次没出差子,全到了林荫城,水深这听了消息早已经过来接了,也不废话,直接领了众人就进村那边的大森林。

    进去场地什么的水深早就寻摸好了,他倒不贪心,没像云中暮一样整个50级练级区来。顾飞松了口气,这样不至于折腾双人练级法了。

    “我再声明一次啊,你们弓手类居多,除了光明牧师,效率练级法弓手效果最差,装备技术好点的,可能根本不值得一学。”顾飞说。

    “嘿嘿。”水深狡黠一笑道:“其实我请你来,不是想学什么效率练级法。”

    “那你有什么事?”顾飞奇怪。

    “你这pk界的头号猛人,教教咱pk技术呗,那多实惠?”水深说。

    “pk技术?那是功夫!”顾飞叫。

    “功夫就功夫,教教呗!”水深说。

    顾飞头摇得拨浪鼓一样:“那个可不行,我们功夫传授是有严格要求的,先别说我没有授徒的资格,就是有,那徒弟也是需要严格筛选的,哪能拉一大帮子人想学就学啊!”

    “你看你!咱又不是想要系统的学习,真要那么学能学来什么呀?你这身手得练了不少年吧?我的意思,你就把你那身经百战的经验给咱弟兄说道说道,能让大家在短时间里pk水平就有一个质地提升,你看,有可能吗?”水深说。

    “没可能。”顾飞回答得很干脆,“短时间就提升,那我20年不就白瞎了吗?虽然游戏里免去了锻炼体魄这一节,但也不可能三两天讲点理论课就管用,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那要管用,得多久?”水深问。

    “这还得看个人资质了。出色的,我觉得怎么也得个把月,百世你觉得呢?”顾飞说。

    百世经纶却摇头道:“你说的那不是出色的,是天才,这方面我有经验,普通人至少三个月。什么身体不身体的,那个你其实都不用提,练身体的话,那更需要曰积月累了。”

    百世经纶现在就在保镖学校任教,还真就是教这方面的,倒是很经验,说得把握十足。

    顾飞当即想起他那帮学生来,虽然从自己的眼光来看算不上什么,但对付普通玩家倒都是十家九稳的,随即问道:“你那帮学生你教了多久了?”

    “他们?这会刚毕业,正好三年。”百世经纶说。

    “听到了吗?”顾飞对水深说,“他那个百战佣兵团,都只是些学了点皮毛的,对付一般人都不成问题,三年!!”

    “皮毛也不至于吧……你不能拿你那么高端的眼神去看待他们啊!他们注重的是实效,理论方面掌握得并不多,这个你应该明白的……”百世经纶说着神色稍有点尴尬,顾飞却果然一听就明白了,这样大规模的授徒,虽为生活所迫,到底也是有违习武者的准则,所以百世经纶教授的时候就没有教得太深。

    “唉……”顾飞摇头叹息。

    “三年……靠,三个星期行不行啊?”水深本来以为自己这主意精妙极了,现在听顾飞和百世经纶这一说,才知道把人家这功夫想得太简单了。

    “三个星期,也未必就不行。”百世经纶突然道,所有人齐齐望向他,连顾飞都有些不解。百世经纶望着众人道:“因为游戏里不会累。”

    百世经纶不愧是有着教学经验的主,现实中教导,除去技巧,还是身体的锻炼,这都是需要消耗大量体能的。每天的课时安排并不是那么随便布置的,而是科学系统地合理分配着人的体能,最起码,也要保证一天疲倦过来,在一觉之后立刻神采奕奕。练一天,倒三天,这当然是绝对不行的。

    但在游戏里却没了这些问题,首先身体不用练,其次集中攻略一些格斗技巧,完全用不着休息,真要有心,一天练他十个小时,这是现实中绝对不可能的事。

    百世经纶这么一分析,这人人都来劲了。不是水深,剑鬼御天神鸣这些家伙都想学两手,落曰城一行,百战佣兵团那些普通玩家的身手他们也见识过的,是比一般玩家要强些。

    “这……这合适吗?”顾飞心下还觉得有点忐忑,当时落曰城一堆子人就追着自己想学来着,被他逃之夭夭了。

    “没什么吧?只是点粗浅的格斗法门,你还怕学了这点都打遍天下无敌手啊?那我这么多年白学了,我还没打遍天下呢!”百世经纶毕竟已经迈出过第一步了,在这事倒是顾飞显得比较拘泥了。水深一看顾飞还在犹豫,百世经纶却已经没异议,立刻毫不含糊地把百世经纶当大爷供起来了。至于顾飞,不教那就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