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六十章 在这等着呐

第六百六十章 在这等着呐2017-11-10 16:35:48Ctrl+D 收藏本站

    五夜面色很严肃地道:“这正是我很担心的一个问题,所以我一直强调要争取时间,我们只能在游戏公司叫停之前,尽可能多地教授玩家,一旦叫了停。为了我们工作室的信任,那已经交了却还来及学习效率练级法的费用,我们也只好如数退还了。”

    “这样啊……”顾飞点点头。

    “嗯,千里兄弟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了。”顾飞说。

    “那咱们继续利益地估算吧?千里兄弟你觉得游戏公司在看到我们打出的广告,做出反应,大概需要多久?”五夜拿出协商的口气。

    “呵呵,一旦他们动作很快,刚看到广告立刻做出了反应,我们怎么办?”顾飞问。

    “那我们这笔买卖只能是认栽了……”五夜说。

    “呵呵,那照这么说收益有可能直接是零啊,我们的2成提成不就也等于什么都没有了吗?”顾飞说。

    五夜也笑了笑道:“但那到底只是千里兄弟的假设,以我们工作室对游戏运营制度的了解来看,第一时间就做出反应的概念实在太小太小。从看到广告,到通知主事人,到协商,到做出决定,再到决定发布给必要的人知道,这个过程时间短不了。尤其我们选在周末晚高峰这种时刻的话,虽然游戏正常运营,但高层人员这时候都在家休息,联系起来就更需要时间了,这些我们都可以充分利用。还有一点,我们并不准备像你们一样在论坛这种公众的地方直接放出消息,我们会利用我们在游戏里的渠道,在游戏里传递消息,这样游戏公司方面想注意到就需要更多的时间了。”

    “嗯,方法还真是多啊!”顾飞感慨。

    “这个当然。”五夜笑笑,“其实我们做工作室的,和游戏公司周旋一直就是我们的主要工作之一,对他们的举手投足不够说完全了解吧,但多少也总得知道点。”

    “呵呵。”顾飞笑道:“所以说,其实你很肯定游戏公司是一定会叫停效率练级法的对吧?”顾飞说。

    “那个谁敢肯定啊?只是觉得有这种可能,所以当然得尽量防一手了。”五夜说。

    “嗯,不错,防一手是肯定要防一手的。不过要防的不是这一手。”顾飞道。

    “千里兄弟这话是什么意思?”五夜迷茫。

    顾飞站起身来:“叫我和百世经纶,帮你们开发效率练级,其实这才你是的防一手,不是吗?”

    “这话怎么说?”五夜问。

    “工作室,说起来也真是个不得了的存在。熟悉游戏,熟悉玩家,同时还熟悉游戏公司,在游戏这个环境里,能做到这一点,恐怕只有你们。即使是游戏公司本身,对玩家他们从大局着想,做不到为每个人去设身处地;对游戏,他们是利用游戏的耐玩姓和趣味姓来赚钱,也不像你们,挖空心思研究里面的设定有哪些是赚钱的商机。”

    五夜继续茫然:“千里兄弟这都是说到哪里去了?”

    “就是因为你们拥有这多方面的了解,所以才有了你现在这计划不是吗?”顾飞说。

    “我的……计划?”

    “只要效率练级法推广下去,就一定会被叫停。这一点其实才是你更坚信的。你要防的一手,不是叫停,而是不叫停,所以你才会找上我和百世经纶,为你们提供效率练级法。一旦没有叫停,你们也好有真东西可教。”顾飞说。

    “千里兄弟的话我可有点听不明白了,照你这么说,我们难道还能不要效率练级法就做成这笔生意不成?”五夜说。

    “当然可以。打出广告,预付定金,这些都是我们已经成功艹作过的。你们只要照样来一遍,只不过这一次不同的是,范围太广,所以在收到定金,还没来及组织叫学时,游戏公司就会出面,阻止了这次活动。所以你们根本就不需要提供效率练级法。”顾飞望着五夜道。

    五夜张了张嘴,似要说什么,顾飞却已经接着说了下去:“你刚才说一旦叫停,你们就肯定会停。当然,这是必须的,但你又说会把已经收到的学费如数退还,文章怕是就在这里吧?”

    “怎么可能,你要是不信,这条我们可以写进合同,到时你来监督我们。”五夜愤然道。

    “这条当然会写进合同,只要有了这条,预收的学费如数退了,最后我们拿到的就只能是事先约定的最低保障提成。这些可都是你们公关的资本。什么公关呢?当然是发生叫停事件后的玩家舆论导向了。你们会把玩家的怨气尽可能地朝游戏公司方面牵引。预收的学费,你们会退,但我想肯定只是退掉小小的一部分,只要这一小部分能引起一定的口碑就成。更多的,我不知道你们会找什么理由,但总之是会吃进自己的腰包。”

    “理由很好找呢!”剑南悠在旁给五夜出主意:“你们到时候可以做姿态,公然发布要退款的消息,但消息里一定要说由于事先没有准备,所以没有档案或是没有名单资料,所以希望玩家们自觉。再然后呢,你们可以说好多玩家不自觉,这时也蒙混进来想骗99金币,你们收到要求退款的人数超过了该有的多少倍,实在没法处境了。怎么样,这个主意还行吧?”

    胶水听了连连点头:“如果玩家继续要求还钱的呼声还是很高,这时候没办法了,咱牙一咬,全赔!但钱死活就那么多,不可能一人99,咱只好做个除法了,该多少是多少。玩家你也别怪我们,地主家里也没余粮啊,怪就怪这些出来冒充你们的家伙吧!”

    “嗯嗯,手笔大一点的话,可以再声称自己还多加了多少钱才够赔,还有之前付千里和百世经纶的那些订金啊提成啊,都得说,这样玩家一看,你们也赔大了,同情心也有了,也不好再闹了,加上你们刻意地导向,反正最后你们是捞不着骂,运气好还能在一些人心目中落下美名。”剑南悠说。

    “你们两个啊!!!”顾飞连连摇头:“话都被你们说完了,叫五夜兄弟说什么呢?”

    五夜此时居然还是神色未变,笑道:“几位真是爱开玩家,这都是哪跟哪啊,完全没有的事。”

    “但现在我们严重怀疑,怎么办?”顾飞望着他。

    五夜皱着眉道:“几位非要拿这些捕风捉影臆想出来的事来怀疑,我有什么办法?你们这么认为,有什么证据吗?”

    “我们不需要证据啊!”顾飞说,“我们这一怀疑,这生意就做不成,倒是你,你赶紧提供点证据来证明你其实没有这么计划才是紧要的。”

    “你……你这是故意刁难。”五夜怒道。

    顾飞望向剑南悠和胶水:“你们觉得他现在生气是真的还是假装的。”

    “假装的,有一个成语,叫……叫什么来着?”胶水说着望向剑南悠。

    “是不是色厉内茬?”剑南悠说。

    “呃,差不多吧,意思到了就行了。”胶水说。

    “你们……”五夜一拍桌子愤而起身。

    “别拍桌子。”顾飞说,“虽然你们人多,但这样也不好。”

    “这里他们自家的桌子。”剑南悠提醒。

    顾飞一想可不是吗,今天这碰面的地儿即不是酒馆也不是烤肉馆,是英奇工作室在主城正儿八经的办公室,完全是他们自己的桌子。

    “拍吧,随便拍吧,但我跟你讲,拍桌子不算证据哦!”顾飞说。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五夜是真有些忍不了了。

    顾飞一看这会可能是真怒,这才拍拍身子起身道:“谈生意嘛!没什么欺不欺的,就是谈,谈不下去就不做,比如现在,咱走!”

    顾飞引了剑南悠和胶水两人就要离开,五夜在后面缓缓道:“千里一醉,你不要太嚣张了,我们英奇工作室不是你们这样随便欺负的。”五夜虽然用意不良,但这些曰子为这事真是没少花功夫,游戏里写合同,游戏外写合同,想办子,做构思,统计这些交上来的材料,和工作室上上下下各主城的同事沟通。要知道他也不过是六城总监,游戏一百个主城,和他平级的人几乎可以成立一个行会了。

    这次这项目全服进行的,但是却交到他手上,其他同事也很想分一杯羹啊!五夜一天即要考虑怎么和顾飞他们谈,还要应对工作室里这些是是非非,说是内忧外患也不过分。好容易都摆平了,眼看就剩最后一关,过了就是曙光,结果被顾飞几句话给掐了。

    顾飞所猜一点都不差,五夜惊诧于自己的计划全被这人看穿,一开始很是心虚。但再心虚也受不了这么些个的冷嘲热讽啊!五夜这几天那一直紧绷的神经,也终于是被刺激到了临界点,断了。

    听得五夜阴冷的威胁,顾飞回头瞟了他一眼,居然什么也没说,继续走。剑南悠和胶水见状当然也不哼声,三人一起拉门走了出去。

    这五夜心下还气不过,一看顾飞都不还嘴,还当自己占着理呢,豪迈地就往外追。结果身子刚出门框,就看一道火光劈头盖脸就下来了,五夜人还没看清,挂了。

    顾飞把剑装了口袋道:“看你刚才是屋主,砍不了你。居然还敢追出来,实在是太嚣张了。”

    这房间虽是英奇工作室的办公室,但在游戏里也总得挂在玩家名下,这记的就是五夜名下。玩家在自己的房间里,是不能受到攻击的。剑南悠和胶水在旁抹汗,心说难怪刚才没反应就出来了呢!这五夜也真是该死,居然还追出来,这不找死吗?

    “这人真是够阴的。”离开的路上,顾飞对剑南悠和胶水两人感慨:“我就觉得,这买卖被他描述得风险这么大,甚至要一边招着生一边教着学,这么有上顿没下顿的没谱买卖,居然也花这么大心思,我一直就觉得他肯定是别有用心。”

    “嗯!”剑南悠和胶水点头。

    “差点被骗了。”顾飞说。

    “那个……也不能说骗吧?”胶水说,“他这计划说实话对咱们这边倒没少什么子。就是把玩家坑了。”

    “怎么没骗?就学费全退那里,一方面是他们工作室要顾忌形象,另外就是专门针对咱们的。如果这部分的黑色收入全算进来,二成的份子谁知道有多少?反正肯定会比他约定出来的最低保障提成多。”剑南悠说。

    顾飞在旁也点头:“老说合作合作的,其实哪是什么合作?就想拿咱当柄枪,从头耍到尾,到最后咱拿到二成份子的事,也会成为他往脸上贴金的借口。”

    “就是就是!”剑南悠和胶水连声道,这种被人当枪耍的感觉,他们也是十分不喜的。

    “从这家伙口风里,我看游戏公司会出面制止根本就是十拿九稳的事,他们可能已经从内线收到风了。咱们继续下去也不知道能再做几次了。”顾飞说。

    剑南悠想了想道:“不如咱们以后就像这次一样,和一些行会取得联系,进行私底下的交易,不要再在论坛上广告那么惹人注目了。”

    “那也没什么用,游戏公司如果已经注意起来的话,咱这些搞这事的人,可能已经在被注意上了。他们有这种后台监视的可能吧?”顾飞问。

    “应该有……”剑南悠和胶水说。

    “唉……”顾飞叹气,这功夫怎么就没个生存之地呢?现实里没人信,游戏里不让用,那边叫和谐的追杀进游戏,这边靠功夫弄了点小套路被游戏公司盯上,压力太大了。

    顾飞回去后给百世经纶详细说了这事,其实就在谈的时候发现问题后,顾飞就发消息给百世经纶简单分析了一下。毕竟这买卖百世经纶才是最大和最直接的受益人,起码的知情权该有。

    那百世经纶在价值观上和顾飞就一个模子,顾飞不认可的事,他当然也很鄙视。先前对五夜还有点好感,现在知道这么回事也连吐吐沫。水深在听了这消息后,也大为惊诧,连称“长江后浪推前浪”。他可完全没想到五夜最后竟然是在这等着呢!难怪他竟然愿意搞分成,原来早有预谋。

    至于五夜最后的威胁,水深判断应该就是个气话。工作室是求财来的,生意谈不成不至于过来报复,工作室与工作室之间互相打压倒是有可能的,顾飞虽在游戏里是第一杀手,在他们眼中也就一普通玩家,他们犯不上和一个普通玩家怄气。

    不过水深却还是语重心长地提醒了顾飞:“报复应该不至于,但也不能说完全不会,万一又是什么事的时候有个顺带抹顾飞一把的机会,人家也不介意顺便就踹一脚。而且工作室不像玩家就知道打打杀杀,报复未必就是要找你pk。”

    顾飞本来听着报复挺激动,一听合着工作室报复不是打架,还带搞其他花样的,顿时觉得很没劲。

    曰子又回到了之前,顾飞回云端城这边继续魔鬼特训剑鬼,一些观念上的纠正都已经讲过了,现在就是一边让剑鬼继续适应,顾飞一边教他点技巧。

    除此以外,工作室方面又接了一次买卖,这次又是行会找上门来的。大家分析了效率练级法的前景,觉得就这么暗中兜售一下挺不错,没准游戏公司打个盹没注意,就这么混着过去了。

    而这次来的是个陌生主城陌生的行会,完全没有交情,谁都不愿意再50w这么廉价。开了个200w的价钱给对方。一个六级行会就1050人,200万得一人2000金币,这肯定掏不起,但就算给50w,他才1000多人也要一人500金币,也是个掏不起,横竖都掏不起,众人觉得不要亏待自己,就开个高的,叫对方自己想办法去。

    这行会长还真有办法,一家掏不起,多找几家。这人不知从哪联系来了那么多家行会,最后折腾了有上万人,最后一人交了200金币,买了下了这笔单子。

    一行人远赴该地区,进行了开发与教学工作,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没有玩家捣乱,也没有游戏公司叫停。

    难道效率练级法游戏公司其实并不怎么在意?大家正暗中揣测,游戏公司方面却在此当口甩出了重大炸弹,宣布了两项非常重大的更新内容。

    第一条:本次更新过后,游戏中将不再以任何形式产生新的货币,只以现有的货币进行流通。而现有货币,部分在玩家手中,部分却是在npc手中。系统已对系统npc拥有货币整合完毕,无论是酒馆老板杂货店小贩城主,或是某个发布任务的市民,手中都拥有固定数额的货币。任务生意悬赏罚款税款等都是货币的流通方式,npc手中的货币,也会依照多种方式进行流通,或者会流通到玩家手上,或者会是流通到其他npc手中。

    这一公告刚一发布,网游各大交易平台上的金币售单全部被取消,所有人都意识到金币的价值将因此而飙升,还是放在口袋中观望一下。

    同时也有不少人想到:货币数额固定了,那么物品呢?是不是也会随着货币的固定,形成固定的产业链,从此也不会随意刷新了呢?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