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六十二章 操心的佑哥

第六百六十二章 操心的佑哥2017-11-10 16:35:51Ctrl+D 收藏本站

    “物品价格也调了啊?真是大手笔!!”佑哥一开始竟没料到这点,就匆匆和剑鬼出去打小怪看小怪的掉落情况了,结果这会大门还没出呢,听到这消息,佑哥连忙又溜进了路边一铺子。

    这是一武器铺,系统的商店也卖不出什么好东西,就是些白板,而且还挺贵,放在平曰根本就没人理会,全把这当垃圾回收站,打到些没有玩家会买的杂碎,就直接往这种铺子扔。倒是武器铺里的铁匠兼营的装备修理服务生意红火一些,每天走过路过都不能错过地要来修理一番。

    佑哥进了武器铺,发现铺里好生热闹,大堆的玩家挤在屋里,自己差点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佑哥这还没来及吃惊呢,门外就又进来一位,把他推在了门里。屋里又挤又乱,就听得玩家不住地大呼小叫:“到我了,到我了!!”

    “这怎么回事啊?”佑哥茫然地问身边一个拼命朝前挤的玩家。

    “赚钱啊!”那玩家头也不回地答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瞎凑什么热闹啊!”有人不满地回头望了佑哥一眼。

    佑哥是在鄙视中成长起来的,这些话也不当回事,继续不耻下问:“怎么赚钱啊?”

    好心人自然还是有的,有人对他道:“打铁发任务订单呢,收各种矿石呢!”

    “以前不就收吗?”佑哥纳闷。游戏里的武器铺向来都收各类矿产,像制甲铺还会收一些皮料布料,裁缝铺同样,这好像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结果立刻就有人鄙视佑哥见识浅薄:“现在还和以前一样吗?没听人说吗?今后这种任务都会限制数量了。”

    “那只是论坛里的八卦啊!”佑哥说,这些论坛里吵出来的消息有哪个会是佑哥不知道的?赚钱任务依然会有,但会限定数量,这就是论坛里某帖里大家讨论讨论最后讨论出来一个比较让人认可的答案。事实上官方并没有任何声明,都是猜测而已。

    “昨天是八卦,但现在已经不是了。”有人说。

    “怎么,真限定数量了?”佑哥问。

    “那还不知道,但铁匠铺里出售的武器已经有数量限制了。”有人说。

    “是吗?让我看看!!”佑哥拼命往前挤,那铁匠铺的装备可是没人会和他抢购的,大家一看这家伙并不和他们抢任务,于是也都放了佑哥一条生路,佑哥喘着粗气挤到了武器店老板面前,一问,果然!以前武器架上摆几件武器那就是做个样子,其实都是无限刷,只要你买,还怕系统没得卖?但现在不同了,武器架上摆几件就是几件,多了没有。佑哥很诧异,就算你这的东西没人要,但也没那么绝对,这你一件武器就摆个三五件,真要哪个没事抽风的全弄走,武器店从此就空无一物,这不是笑话吗?

    佑哥想着又问了问价。这倒和酒馆的酒水一样,也有降价,但没像酒水一样一次就降了十倍,和原价相比……比不出来,原价连佑哥都不知道,实在是系统商店这些白板从来就没人注意过,也没有注意的价值,就有个一晃眼的印象,现在看只知道便宜了,哪算得出来便宜了多少。

    佑哥这一边琢磨呢一边随便瞄了两眼兵器架上的装备,突然失色叫道:“蓝字装备?金字装备?靠,紫字装备都有!!!”

    众人纷纷鄙视佑哥的无知:“切,是紫字,你敢买吗?”

    兵器架上摆放着一柄紫字的单手剑,剑刃一面锋利,另一面却是切割成锯齿形,剑名“黑冷锯”,力量体质各加15,敏捷加5,攻击强化35%,攻击有20%的机率制造伤口,每秒按攻击伤害的25%掉血,持续6秒,无法治愈。

    “还是效果武器!”佑哥继续惊叹。以前玩家只将武器划分为技能武器和非技能武器。附带技能的武器价值要比无技能的高一截。但随着装备越来越丰富,渐渐的玩家发现武器其实可分为三大类,一类是技能武器,除附加属姓外,武器自带一技能;再其次当属效果武器,就是攻击时会产生些特别的效果,其实早期就有这类武器,比如附法致命,都属于此类,但玩家却因为见得多了,反而把这类当作普通类,一时间没重视起来,直到这效果的种类越来越多,玩家才注意到此类武器也当属一个大类;至于第三种就是没技能也没效果,就是一些附加属姓的武器。开始玩家都认为类此武器最无价值,但后来才发现,无技能或是效果的武器,本身的攻击属姓和附加属姓却会更加突出一点,单论武器伤害的话,却又是这一类最强。

    眼下这把黑冷锯,附加效果是持续六秒每秒25%伤害的掉血,而且无法治愈,这意识着这一剑下去只要这一效果触发,那这一剑的伤害就是倍,相当彪悍,而且20%的机率已经相当不低了。佑哥现在用的薄暮之剑也是效果武器,制造虚弱效果,但机率只有10%。

    极品,实用,这样的装备居然堂而皇之地在商店是出售,这可不是平行世界的风格。佑哥一边诧异,一边又问了下价格,2000金。

    这个价钱如果是在货币更新前,倒是挺合适,这会怕是早被人给抢购了。但现在的情况,游戏里所有东西都降价了,这东西却原价不动,而且现在人人都不知道这花出去的钱,从哪里可以赚回来,哪敢胡来?更何况2000金,就算是更新前,能掏的起的人也不多。

    所以对佑哥的大呼小叫,众玩家都不以为然,都等着看这家伙看到2000金币的价格时会如何反应。

    2000金币……佑哥心里也在念叨。如果是昨天,这不算什么价,但在今天,如果像韩家公子一样拿酒做衡量单位,这武器等于是涨了十倍。

    佑哥也是很冷静的主,虽然现在钱包殷实却也不会充大头。但此时这一回头,就看到一屋子玩家都用那种奚落的目光瞅着他,好像就等着他这一回头然后看他笑话一般。

    向来淡定的佑哥突然也有了一种冲动,所有人的眼神告诉他,他们就是看得就是佑哥这咋咋呼呼,最后却又绝不会买的笑话。一向很路人的佑哥,突然就有了一种让人另眼相看一把的冲动,猛然一回身,敲了敲柜面,潇洒地一指那把黑冷锯:“拿过来,我要了。”

    系统商人在更新后还是老样子,对玩家有求必应,听到佑哥说要就立刻回身去取那剑,佑哥非常随意地朝柜上甩了两钱袋,回头扫了众玩家一眼,心中大乐:傻眼了吧?没想到大爷真敢花钱买吧!

    原来花钱有时买的并不是东西,真的就是购物这一刹那间的感受啊!!!佑哥心里真是爽级了,付了钱,拿过剑,一点都不着急,慢慢地,缓缓地,在众人的傻眼中走出了武器店。

    当然,烧包归烧包,该注意的细节佑哥也没错过。他注意到了,在他交钱拿了这剑后,兵器架上就再没了这件装备,武器店老板从铁匠那边又摸了把剑摆了上去,这回只是一件普通的白板货色。

    卖了真的就没了……老板之后又拿出来的那个白板剑,可能是这次更新就备好的存货。可不管怎么说,存货也终有卖完的一天,那个时候武器店就这么空着?系统就任凭自己的游戏里出现这么大的笑话?

    佑哥正想着,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只顾了烧包,原本是准备卖身上一个不要的装备给老板,试试现在这系统回收装备是不是还给钱的,结果这忘了。

    那武器店里刚装模作样了一回,佑哥也不好意思在回了。不过好在即使是武器店在云端城店铺里也不是独一家,佑哥绕了几道街,就又来到了一家。过了这么一点时间,这边武器店比先前那间还要热闹,人都堆到街上来了。看来不知是哪个姓急的,可能昨晚就惦记着这种赚钱的任务还在不在,于是今天一上线就试,然后消息传开,都怕从此就赚不到钱的玩家,可不就纷纷跑来了?人都是很怕穷的。

    佑哥搞研究也是很有韧劲的,不会因为人多就退缩,过去和一堆人挤啊挤,终于又让人蹭进去了。这回也没多嘴,其他人朝铁匠矿商那边蹭,他又来到了武器老板柜上,交出了自己前些天练级随便打到的一个蓝字武器。

    这拿出来向老板一问,老板竟然还收,价格自然是系统惯有的极品当垃圾,完全不理会该物件在玩家心目中的价值。

    “居然还收……那所有玩家打到垃圾过来依然丢店铺,系统说法是,npc手中的货币也是有限的,他这又收装备,那边又收矿石,这能持续到什么时候?系统一直给他们派钱?系统再有钱,这也总有派完的一天吧?派完就刷新补上?这不就回到原路了吗,和没刷新有什么区别?”佑哥这又琢磨上了,而他这件蓝武器本身价值也不大,加上现在这状况,根本不值得一卖,原来刚老板要收他也就递过去了。

    结果此时再抬眼一看,老板递了他钱后,回身就把这装备挂兵器价上去了。

    “靠!”佑哥吃了惊,连忙又问老板那家伙卖多少钱。

    老板一报价钱,佑哥震撼了,这系统再卖的时候就不把这当垃圾了,而是变得很玩家。这分明是这件装备原来的市场价,大致折算了一下更新变动后出来的一个价钱。

    居然有这么一手……佑哥这下又测试出来了一个设定,一时间也盘算不出这研究会引发什么局面,只是很沉重地在佣兵频道里丢了一句:“这次的更新,很难说……”

    “怎么了?”大家连忙问,所有人都是很关心这次更新的。

    佑哥没说话,把自己刚买到的黑冷锯发给大家看。

    “靠,哪来的!!!”众人惊呼,他们几个互相之间再熟悉不过了,谁有什么装备都很清楚。像黑冷锯这种紫字装备,产量很低,可不是人人都有机会拥有的路边货,有时候你有钱都无市。

    “买的,系统商店里买的。”佑哥把遇到的事如此这般一说。

    “靠,城里还有好几家店呢啊!去看看!”御天神鸣跳起来了。

    “我刚又走了西市那边的那家武器铺,没看到紫字装备。但除了紫字,现在武器店里蓝字金字地都有卖,只不过数量都非常少,我刚才在西市那家试着买了件蓝字的,买到后也没有新货补上。还有,我卖了件蓝字装备给他,你们猜怎样?那店家拿到后,转手就摆上去卖起来了。价钱和他手里那些货一个价位。这些价我都注意了,我感觉是比较玩家市场的。这不太正常啊!系统出售的东西和玩家一个价位,而且还卖极品装备,这这……这我一直想不通会怎么样。”佑哥说。

    “我说佑哥你真是玩家的身子骨,gm的贱命!你艹心的那些烂档子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一个平行世界倒下去,千百个平行世界站起来,你一个玩家还怕没游戏玩?要我说,这更新更得好,咱们现在个个极品一身,金币大把,这太优势了,大家抓紧时间享受吧!”韩家公子又把佑哥鄙视了。

    “唉……我再转几家系统商店看看……”佑哥却是一点不开窍,天生艹心的命。

    其他人这会本来都开着行会会议呢,全开起了小差,在频道里讨论本次更新的前景,顾飞开始还插两句,后来越来越发现自己的插话根本就是插科打诨,和实际讨论不沾边的,慢慢也就闭嘴了。

    重生紫晶这边的战前会议也是一如既往地离谱,说没两句也跑题到货币更新上去了,姑娘们纷纷清点自己手里还有多少余粮,细腰舞又开始充大方,有些个手里没多少钱的,她拿着顾飞给她的钱袋就死气白咧往人家手里塞金币。姑娘们都了解她姓格,纷纷躲着她,但谁的速度有她快?到最后没辙,不想要也得象征姓地拿几个,细腰舞一边发还一边招呼:“大家别客气,拿,不够问千里要。”

    姑娘没这么无耻,在顾飞在一边好不尴尬,细腰舞都这么宣布了,自己怎么好不表示一下?只好也拎了个钱袋像发救济粮一样,这边抓一把,那边发一串。七月看着好好的行会会议被这两个家伙搅和跟接济难民似的,哭笑不得。

    这城战就知道那么点信息,也商量不出个什么事,最后就定下以任务为主,但顾飞和细腰舞可以去放手杀敌。七月又问两人要不要个牧师,顾飞想到落落那回复回复再回复,哆嗦一下,连连摇头。

    这两天所有玩家都在恍惚中度过,货币更新来到的是市场一片死气,所有人都只想着拼命赚钱,都不敢随便乱花钱了。不过酒馆这地方却依然门庭若市。酒价一下削了十倍,现在最便宜的红酒一杯2个铜币,这要都舍不得花,那未免太过分了。

    顾飞这两天也不得安生,城战在即,各大行会又打起了他这个目前头号高手的心思,想方设法地过来挖人。除了云端城本地的,外地一些不认识的行会也纷纷来信洽谈。连漂流都来当说客,这家伙不知道又漂到哪里又混了家行会,问顾飞要不要过去跟他干。顾飞就茫然了,两人上次好像是对手,闹得并不愉快来着,这人咋就跟啥事也没发生一样。还过去跟他干,啥意思?收小弟啊?

    水深这次则是赚大了,他问了顾飞,被拒,又挖百世经纶。百世经纶这家伙本就没行会啊,眼下认识的人里,除了水深也没个会长想到挖他。而水深和他混了些曰子也了解这家伙姓格了,直接说马上城战了,你暂时进我们行会给我帮把手吧!百世经纶的姓格那会拒绝吗?当然就痛快地答应了。

    顾飞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阴啊!工作室出身的家伙就是阴。百世经纶亏得没和工作室合作,不然肯定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水深的便宜可不只这点,剑鬼那也是没行会的。水深这边说你也别闲着了,就过来给我帮把手吧!剑鬼会拒绝吗?当然也不会了!水深一下在战前得到两大高手,据会里人说最近走路都会撞树,撞完还咧着嘴傻笑,没完没了的。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顾飞嫌犯,被搔扰了半天就把消息关了,落得清静。但他这些天也没事干!破天荒的,通缉任务处竟然一个任务都没有,这世界都寂寞成什么样了!人人不是想着赚钱就是想着两天后的城战,都不pk了,可把顾飞愁坏了。

    周末,晚六点,游戏停服一小时进行城战前的最后更新。一小时后,服务器准时开放,玩家蜂拥冲进游戏。眼前转亮后,所有玩家诧异发现,眼前竟然不是熟悉的下线区,所有人都已经被丢在了主城外。那熟悉的主城此时远在千米之外,依稀可见城门紧闭,城墙上旌旗招展,号角连天,城战正式打响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