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六十三章 城里城外

第六百六十三章 城里城外2017-11-10 16:35:52Ctrl+D 收藏本站

    玩家打量自己周遭,发现竟然身处简易的战争营地,系统广播在此时适时响起,向所有玩家宣布:主城战期间,主城暂时封闭,七大复活点暂移城外,坐标分别是:xxx,xxx;……城战期间,不参加城战的玩家可照常野外练级,死后在临时复活点复活;而参加城战的玩家,城战期间死亡无经验损失,不掉级不掉装备,死亡后同样在该七处复活,可立即重新投入城战,复活点内有玩家所需的各类补给。

    系统广播播放完毕后,全世界玩家耳边又一起响起了身边npc的唠叨:“城主xxx,暴统治,残鱼肉人民。他贱踏我们的生命,剥削我们的所有,镇压我们的言行,屠杀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不能再这么忍受下去了,兄弟姐妹们,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吹响你们冲锋的号角,让我们一起推翻城主xxx的读才统治,构建属于我们自己的明天!!!”

    唱这段词的都是各营房的npc队长,个个身着亮闪闪的盔甲,唱到最后一句时,荡开披风拔出腰间长剑,直指千米之外的主城。

    玩家们面面相觑,这都哪跟哪啊?搞得跟农民起义似的,感情这城战还带故事背景的。这词当然对玩家没任何煽动姓,玩家这时候有功夫理会他吗?上线传送被系统随机随得乱七八糟的,这会都各自发消息寻找自己的组织呢!这是有史以来最乱套的一支起义军,长官都发起冲锋的号召了,士兵连自己的队伍都没找到呢!

    “坐标xxx,xxx,我在这呢,全都过来!集合,听见没有,速度!!!”

    “旗呢?旗在谁那呢?不是叫做了旗吗,把旗挑起来!跟着旗走!!”

    “任务,营地里有任务,我发现任务了!!!”

    行会频道里比场面还要乱,全是诸如此类的声音。

    无誓之剑,身为云端城最牛气行会的会长,此时也完全傻了眼了。平时觉得自己行会在城里可以说是一霸了,但现在全城行会都出动了,他方知道什么叫做人民。50万人的主城,他一个千人多点的行会算什么?眼望此时漫山遍野看不到边的人头,无誓之剑第一次觉得自己那行会是那么渺小。六级?六级算什么,就算是月夜城的十会联盟,四千人,在这样的阵势下就算是一个水珠。

    无誓之剑这还是没见过大场面呢!其实他眼面所见哪够什么五十万人?城内有五十万人不假,但有相当一部分玩家不玩行会,也有一些参加了行会但没兴趣参加这活动的,行会也没法逼着人来,还有就是整个行会都不想趟这浑水,就当根本没这事。其实要不是官方承诺这活动中得到的积分,除了在有名次的时候可以赢得势力区域,无论有无名次,最终都会兑换成经验奖励,总之参加活动比你去练级要划算,因为有这规则,才又留住了好多玩家。

    就现在这乱七八糟的局面,纵横四海这样的大行会反而显得累赘,招呼了半天,也没见个自家行会的人到自己身边,或许有过……但坦白说行会一千多人,无誓之剑认识的不到三分之一,熟悉的更是用四肢就可以数过来。会长尚且如此,更何况成员?他们这种大行会里互相不认识的人多了去了,此时平原矿野上无数相同行会的人并肩而站,眺目远望,心中琢磨:“自家行会的哥们在哪呢?”

    等得目光转到身边,一瞅那徽章:“嘿!自己人!”

    而像重生紫晶花丛中永生这样的小行会这时候反而迅捷,全行会上下亲如一家,互相都很熟悉,人又少,集结迅速之极。重生紫晶此时在线的人就已经都到位,七月这左看右看一清点,奇怪:“千里呢?”

    “关键时候掉键子,快叫他!!”细腰舞这一边叫一边给顾飞发消息,结果得到系统通知:敌对方,不得互通消息。

    和顾飞发消息的显然也不只他一人,这时七月落落都有私聊,收到了一样的回复,目光一抬,看到其他人的茫然。

    “这什么意思?什么敌对方?”落落问。

    “是指城战的吗?”

    “城战的敌对方,那不就是守城的?千里是守城的?”

    众姑娘哗然,这什么事啊?顶尖的高手被抽去守城,系统这是作弊啊!!!

    顾飞这会也在茫然,而且是非常茫然。他上线时照旧出现在了下线的复活点,一时间没注意到身边没有玩家,因为是城战,他也想着要和姑娘们集合,于是主动发消息出去问哪见,结果收到系统“敌对方不得互通消息”的系统回应。顾飞茫然了,于是又给公子精英团的频道里发消息,系统回复依旧。

    顾飞百思不得其解,再一抬头,才发现这复活点冷清得有些骇人。往常的无论任何时候,复活点绝对是白光闪闪人来人往,几乎不会间断,今天这是怎么了?重大活动反而一个人都不见?

    顾飞从他下线的骑士营地走出,吓了一大跳。只见骑士营地门口的广场上,一队精锐的骑士部队已经集结完毕,顾飞凑上前一瞅,认得出这些是npc可不是玩家。正纳闷呢!系统广播在此时结束,就见那骑士队伍的队长挥舞着长剑:“勇士们,现在有一伙暴徒试图扰乱我们平静的生活,他们集结了大量的部队,准备对我们的城池发动进攻。勇士们,拿起你们的武器,守卫你们的家园,捍卫你们的荣誉,保护你们的兄弟姐妹!跟我一起,将这群暴徒斩杀在我们的正义之剑下!!!”

    顾飞这一听彻底蒙了,这不是主城攻伐吗?为什么自己却是在一片保守主城的唱词当中?为什么自己身边全是npc?玩家呢?玩家都哪去了?

    顾飞飞奔过了几条街,一个玩家不见,到是四处可见集结走动的系统卫兵。系统这会的阵势可与往常大不相同了。除去平时常见的那种系统卫兵,顾飞还看到了法师方阵和牧师方阵,刚刚路过盗贼工会的时候,还看到了一群刺客。他们不像战士骑士那样列队讲话鼓舞士气,只是一个个静默而坐,面无表情的一言不发,npc演绎这种气势真是太到位不过了。但就在这沉默的面孔当中,顾飞看到了一张茫然的脸,着实让他感到亲切。

    “剑鬼!!!”顾飞大叫。

    剑鬼听了声连忙回头,一看是顾飞也激动坏了。

    “这怎么回事?”顾飞几步都迈了过去。

    “本来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但现在看到你,我想,问题可能是出在我们俩的阵营上了!”剑鬼说。

    “阵营?”

    “对,因为阵营的关系,咱们俩被划分到守卫主城的系统方面了。”剑鬼说。

    “这……这算个什么说法啊?没见这方面的公告啊!”顾飞说。

    “有阵营的能有几个人?所以系统才没特意公告吧!”剑鬼说。

    “没特意公告那就把咱们算普通人啊!”顾飞说。

    “谁知道这里面又有什么规则。”剑鬼说。

    “那现在我们干什么啊?和几十万玩家战斗?”刚说完这个,顾飞突然又有点兴奋了,这个过瘾啊!而且刚才系统广播他也听到了,城战死亡无损失,就掉个装备耐久。顾飞pk自己向来是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主要是不想给玩家制造麻烦。要不是这想法,何必执着于通缉任务?想pk满大街不都是人吗?像苹果醋不就是这么干的?

    一想到这顾飞连忙又道:“那那个苹果醋和断水箭,他俩不也似乎是阵营的人吗?”

    “他俩都掉过40级了,还是不是不知道啊!而且就算是,这可能得按户口来吧?”剑鬼说。

    “那你不是去帮水深了吗?怎么没把你发配在林荫城?”

    “我户口没过去啊!我这些天一直就这边练呢,之前下线前也刚传送到林荫城,然后不就系统维护吗?再上来就又回这了,我这还想给水深说一声呢,消息也发不出去了。”剑鬼说。

    “你说这守城的就咱两个玩家,万一真把这城守住了,怎么分?咱俩一人一半?”顾飞问。

    “不可能吧!你留意一下系统公布的城战规则,其实他只说了一万积分来划分势力区域,其实根本就没提及这个城战任务是否有完成与失败一说。我琢磨着没准玩家积分刚杀够一万,可能城战就会宣告结束。我觉得这城战活动说是活动,不如说是一次玩家参与的更新,通过玩家的参加,将主城完成在玩家手中的势力划分。”剑鬼分析。

    “嗯,我觉得你的分析比佑哥扯得那些靠谱多了。”顾飞说。佑哥这些天竟是钱啊,经济啊,流通啊,商品价值什么的,还总是要拉人一起讨论,精英团其他五人都崩溃了,纷纷把他朝剑南悠那边打发。

    “所以说,这根本就是个没有胜败的任务,只是一次更新的过场。我估计好戏还在后面。”剑鬼说。

    “怎么讲?”

    “势力范围划分完毕,就这么一直交给该行会世袭流传下去?我觉得到时肯定也会出台相应的规则,这个势力范围,从此可能将是行会之间角逐的主要舞台了。”

    “说这么多,那咱俩干什么?跳出城和五十万人捕斗?”顾飞说。

    “我刚在里面领了一任务。”剑鬼说。

    “什么任务?”

    “刺杀,目标是个玩家,叫白加黑。”

    “谁啊?”

    “行会黑白生死黑盟。知道吗?是这家行会的会长。”剑鬼说。

    “哦!”顾飞醒悟状,“这是要你去刺杀敌军的指挥啊!真成刺客了,看来这帮子也是敢死队,到时会专挑会长级别的下手。”顾飞望着盗贼工会广场内外那大堆静默的刺客说。

    剑鬼苦笑:“他们有目标就知道在哪,我这怎么办啊?五十万人,让我上哪找去?”

    “嗯,我看也没戏,咱就冲上去随便乱杀吧!”顾飞已经跃跃欲试了。

    “五十万人啊!”剑鬼感慨状,其实是提醒顾飞:我知道你猛,但今天的对手不是五人更不是十五人,而是五十万人,是真的一人一口吐沫就可以打败你的人数。

    “这帮家伙什么时候行动啊?到时咱俩跟着一起混在npc里也成。”顾飞说。

    “不知道啊!坐这半天了,也不说话也不动。”剑鬼说。

    “城里有些走动的,我们跟着一支看看去。”顾飞提议。

    “好!”剑鬼点头。两人这离开了盗贼工会,街转角处就见一支弓手部队跨着弓雄纠纠气昂昂地出发了。两人连忙跟在后面,npc当然也不会理会二人,两人跟着这部队一路前进,最后来到城角的岗楼,沿着楼梯就上了云端城头,然后就见这队弓手一字排开,抹弓拉弦活动上了。

    “靠!!”顾飞和剑鬼齐骂。这队弓手竟然不准备出城,看这样子是准备在城头驻守了。

    这主城的城头玩家平时也不是没登上过,此时可真不是平时那寻常的旅游泡妞看风景的墙头了,弓箭手和法师两大远程职业在城头上非常之多。城墙上每隔二三十米,还架着投石机。顾飞和剑鬼走到近前一看,那投石机要投的石头就堆在旁边,那个头比人玩家还大,顾飞和剑鬼合力试了试,完全搬不动。

    “汗,这得多少级的战士才能弄动啊?系统出这么高级的角色,又赖皮!”剑鬼说着,就见一个壮实的战士卫兵迈步跑来,顾飞和剑鬼就等着看他怎么搬这巨石,结果人家根本不搬,走到巨石堆前,剑一挥大叫:“装石!!!”

    顾飞和剑鬼等着看苦力呢,结果石堆上白光一闪,一块石头同了,投石机的大勺上一块石头稳稳躺着。两人泪流满面了,和系统较什么真啊?人家根本不搬,直接刷新过去。

    城头参观完毕,再看城下。千米之外,就是两人真正亲切的伙伴:玩家们。剑鬼看了会,皱眉:“怎么这么乱啊?”

    过去约摸有半个小时了,城外混乱依旧,好多人还没找找自己行会在哪呢!大家纷纷把怨气都撒到系统身上了,胡刷新什么呀?刷得乱七八糟的,这人都找不着了,还城战个屁!

    城战这开头系统士兵又是宣言又是起誓的,但玩家却搞得这么不肃穆。顾飞和剑鬼眼看着城上石头都装好了,箭手们箭也数清了,法师们水果也吃够了,城下大门处近战职业的冲锋队更是也集结齐整,连盗贼工会出来的刺客们,也已经从盗贼工会院前散去,不知藏匿到哪个角落去了。

    作为两个亲眼目睹城里城外情景的玩家,顾飞和剑鬼一致认为这要系统不放水,玩家根本就攻不下这主城。由此更确信了剑鬼的推断,系统搞这活动就为一个过场,所以也弄得不怎么严肃,玩家上线乱刷新,两孤独的阵营玩家不理会就直接扔城里,反正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重大活动。

    两人正惆怅呢!顾飞突然一指某个方向:“看,看那边。”

    剑鬼朝他手指方向一看,那边也是乌黑一片玩家,完全不知有什么特意之处,奇怪道:“看什么啊?”

    “看,那面旗,看到了吗???”顾飞继续指。

    剑鬼继续茫然:“哪面啊!好多旗。”

    “黑白两色那面,是不是就是你说的黑白生死同盟的行会旗啊?”顾飞说。

    “哟,可能真是了……”

    “有旗的地方,估计会长就在左右,那人你认识?”顾飞问。

    “不算认识,但见面可以认出来。”剑鬼说。

    “下手吧!”顾飞激动,虽然是pk,但有目的的pk,也总比无意义地撕杀来得有趣。真要就这么跳到人海里杀啊杀,也挺没劲的。就好比赛跑,一个是终点线就画在前方,到达就是胜利;而另一个,却根本不知道终点哪里,跑啊跑的,有什么意义?

    “现在去不找死吗,观望一下。等玩家们动起来。”剑鬼说。

    “我觉得你这任务其实下手挺方便的。到时你往人堆里一凑,人不管你哪个行会的,看你是个人,就当你同志了,他们哪知道咱俩是系统的人啊!”顾飞说。

    “关键是要找到人。”剑鬼说。

    “盯好那大旗。”顾飞说。

    “早知把望远镜借来了……”剑鬼嘀咕着。

    望远镜现在又在韩家公子手中,前些曰子和茫茫的莽莽打交道,那姑娘要了,他就还了,结果没几天要城战了,这家伙就又去借了,茫茫的莽莽混花丛中永生呢,也没什么战略大目标,也就又借他了。

    此时韩家公子正端着望远镜观察主城呢,看着看着定住了,放下望远镜揉了揉眼。看了看身边一地的酒瓶:难道喝多了?

    不可能啊!韩家公子想着又举起望远镜,这一次终于是确认了,正是在城战前失踪的顾飞和剑鬼,这两个家伙,怎么突然出现在主城的城头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