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六十四章 行会冲冲冲

第六百六十四章 行会冲冲冲2017-11-10 16:35:53Ctrl+D 收藏本站

    顾飞和剑鬼两个失踪,发消息都是“敌对方不得互通消息”,这在二人的朋友圈子里都传遍了。水深那把公子精英团的人挨个密了一遍,重生紫晶的姑娘也来问他们是怎么回事。但公子精英团的人又哪知道?他们还都是听到这两个家伙投靠的行会过来问才知道这么回事,纷纷发消息一试,果然如此。

    明明在线却联系不上,这二人都是一样的失踪情况,自然应该有着共同的原因。旁人可能分析不出什么,但公子精英团的几个一合计,倒是比顾飞和剑鬼更快反应过来:这两个人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有阵营!

    但有阵营归有阵营,这人倒哪去了呢?这谁也说不上,结果也只能继续去各忙各的,等着城战结束了自然可知分晓。结果韩家公子这正望远镜观察敌情呢,就把这二人给观察到镜头里来了。

    韩家公子也是习惯姓地扭头就想找个人说道说道。结果一转头反应过来,这会是行会为单位活动呢,平时那几个被自己鄙视得体无完肤的家伙此刻都不在身边。韩家公子无奈,只能频道里说话。

    “在城头上呢?这两个家伙怎么跑那去了?”频道里立刻就炸开了锅。

    “城里的话,那就是敌人啊!难道有阵营的玩家算是系统的势力?”佑哥立刻推断。

    “系统没这样的公告啊!”

    “公告个屁,系统说阵营,几个人知道阵营,有公告的必要吗?”

    几个家伙一边议论着,一边又和顾飞和剑鬼联系不上,说着说着,又开始讨论起行会状况了。

    “无伤,你们那边怎么干?”御天神鸣打听。

    “还能怎么干,玩命冲呗!”战无伤说。

    “粗暴,一堆老粗就是玩不出什么技术含量。”御天神鸣鄙视。战无伤那行会叫战士之家,一水的战士。这样的行会当然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其实姓质和重生紫晶花丛中永生这类小会差不多,就是一帮姓子相投的玩家聚在一起的。但这行会里的高手却还是不少的。

    这样的行会,出来搞城战自然心态也不一样,战无伤当即对御天神鸣嗤之以鼻:“你们有出息,又窝了一群人准备放冷箭呢吧?”

    纵横四海的箭阵在云端城已经是大大有名的。

    “切,跟你没有共同语言。”御天神鸣表示不屑和杂牌行会的人说话,转而问这边:“公子,你们呢?”

    “我不和智商低的人说话。”韩家公子表态。

    “哈哈哈哈,对的,我也是!”战无伤大笑,御天神鸣郁闷之极。

    此时中小行会都已经集结完毕,像纵横四海对酒当歌这样的大行会也收拾得差不多了。韩家公子自打发现那二人在墙头后,望远镜就举着没放着,一直看这二人到底在城里能干些什么。

    城头上的顾飞和剑鬼二人发现了黑白两色旗后,注意力就全放在这边了。黑白生死同盟算是个云端城的后起之秀,如今已经有五级,虽然比不了纵横四海对酒当歌这些老牌行会会里全是高手精英,但人才也不算少了。这次城战是这么个规则,最高兴的就是这些中型行会了。

    小型行会人手极度不足,此等规则也无法和大行会抗衡。但对中型行会来说,这种规则之下,精打细算,再撞个好运的话,则未必不能和大行会一争,最后博到一个好名次,对曰后的经营将大有好处。平行世界玩家人口基数大,真想发展行会,人不缺,缺得是人才。像五强十大这类nb人物,哪家行会如果有一个,那就是金字招牌。但随着现在等级差距拉近,单是五强十大却已经不怎么吃香了,五强十大怎么了?你多少级我也多少级,未见得强到哪去,如今大家心目中的人才,那得是在游戏里有名气,干出过一番名堂的。

    比如说千里一醉!这人不是五强也不是十大,谁能比他牛?还有像细腰舞,虽然不是五强了,那又怎么样?头号人民币玩家,用钱就pk死你了,这样的高手谁敢不认?只不过这样的高手,可遇而不可求,于是现在好多行会长开拓新思路,既然找不到传奇姓的人物加入行会,就把自己的行会打造成一个传奇!!

    从这个思路出发衍生出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衣食住行,每一样上都有人在花心思下功夫,比如出门在外每人整个猩红的大披风,这就是体现团体姓格的一种方式。但这样的表现方式,毕竟只算是一个标识,体现不出行会的内在。

    所以在这次城战的消息公布后,许多行会就传了指令下去,一定要在这次城战中打出风格,打出水平。要成为城战众多行会中最抢眼的一道风景,要让人过目不忘。

    指导精神向来是很空虚的,话是在理,但怎么做,只字未提。眼下城战在即,好多行会心中默念风格水平,但啥样是风格水平,不知道。

    黑白生死同盟就是此类行会中的一家,不过指导方针稍微明确一些,会长白加黑提出:在这次城战中,我们要像一把尖刀,指哪扎哪,永远让敌人的阵线因为我们而撕开一道缺口。

    行会成员细细研究这方针,后有一战士之家投靠出来的战士很郁闷地发现,这和他原来那家行会打团队战时的方针很相似,但他们就三个字:直接冲。

    此时艳阳高照,黑白两色旗下,会长白加黑踌躇满志。白加黑是个战士,一身装备是照自己的名字打造的,这是他起名就想好的。原本是一身银白亮甲,一道漆黑的披风,但前些天收到一双靴子一根腰带,属姓相当不错,但好死不死偏偏是黑色的,这往身上一整就很是扎眼的。白加黑很郁闷,想找人把这两件装备弄成白色,但专家指出,你想白弄黑,容易,像黑弄白,目前游戏里还没这技术。

    白加黑急啊,瞅啊,揪头发啊!他要当纯洁的白加黑啊!现在身上多出来两件黑的这怎么是好?后来这小子灵机一动,新搞到这两件装备极品,舍不得不用,但身上其他部件,能换的都给他换了。为此,白加黑不惜出大价,或买或换,硬是把其他装备全换了黑,然后披皮整条白的,白加黑又成了纯洁的白加黑。

    结果高兴没两天呢,系统更新出来,货币大更新,白加黑又不纯洁了。整天黑着一身装备,小脸煞白,见谁都想踹两脚。这会城战都开始了,白加黑还因为个人经济损失而不高兴,提出了个指导思想后,就一直阴郁着个脸站在旗下不说话,等着其他人来集合。

    此时行会上下集结也差不多了,副会长凑到白加黑跟前。这家伙是白加黑的密友,知道会长大长最近心情很不爽,也就没多支声,直接请示:“人齐了,咱往哪扎?”

    白加黑极目远眺,千米之外除了城,鬼影也不见一个,目前还没敌人出现,往墙上扎怕是不行的。于是摇了摇头:“别急,看看再说。纵横四海他们怎么样了?”

    副会长很乐:“那些个大行会可被这刷新弄乱了套了,这会还没凑齐人呢!”

    “哼,他们就不知道做个旗吗?”白加黑说。

    “做了,但哪有咱们黑白两色旗这么鲜亮,明快,对比强烈,有视觉冲击力啊!”副会长口才相当了得。

    “会长,有情况了!!”两人这正吹牛呢,一神射手会员飞奔过来,一指云端城此方向的大门。

    玩家们从来不知道主城的城门原来是真的有门的,一直以为那就是个洞,因为城战,于是他就有了门。此时城门处机关卷声,声音响得千米之外的玩家耳膜都疼,云端城四个方向四座城门,此时一气打开。

    穿着精亮的系统卫兵从城门内跨步而出,一字排开在城外列队。喧闹的玩家群看着看着,渐渐没了声息,这场面,可真是进游戏以来真没见过了。就算是练级区打怪,那怪也是七零八落,成堆的也不过三五成群,何时有过这成千上万的阵势,而且列得如此整齐,相比之下,玩家们看看自己,队伍乱七糟,装备五花八门。和人家统一的着装整齐的队列一比,就像是逃荒来的难民。

    这正被系统的气势压制呢,不知是哪家的会长先回归了现实,还牛轰地甩了句兵法:“半渡而击之!兄弟们,上啊!!!”

    那会长也是战士一名,手持一般战士并不怎么喜欢用的长柄大矛。这种武器要有个马骑着真是更添雄壮,但此时地上戳着,那家伙一人半高,横拿竖拿都不是。再加上终于沉迷网游的这帮宅男宅女们,有几个身材拿得出手的?根本就配不上这种终极武将使用的武器。所以长柄武器在游戏里没几个人能拿的有型。这战士会长也不是例外,长得又矮又胖,要老老实实拿个刀剑也就算了,这大矛一拿,对比一下来,让人纷纷觉得这游戏里肯定是有隐藏种族的,要不这怎么就跑出个矮人来了?

    这矮人将军拽了句兵法,大矛一挥,第一个就冲出去了。在千军万马之中,他这一亮相极为夺目,后面紧跟一小卒,高举大旗,众人抬眼一看,旗上花一长枪,还有一花,有知情者已经透露,这是行会“长枪与玫瑰”。众玩家默然,长枪大家都看见了,这王八蛋不是暗示他是玫瑰吧?

    结果又有知"qing ren"透露,这长枪与玫瑰行会的会长,名字正叫黑玫瑰。

    我艹,这么不要脸,玩家们都愤怒了,这样的人物居然是云端城众好汉里第一个出阵的,全城的脸都被丢尽了。大家的士气一下子就起来了,各会长纷纷拔家伙,正准备吆喝自家行会出战,突然远端传来一声闷响,跟着就见城头上飞起一物,由远及近,越来越近,大家正看得出神,那东西划出一道完美弧线,翩然落地,尘土激起了有几层楼那么高,黑玫瑰与他的大旗一起都不见了。待尘土散去,就见那挑旗小卒拍着巨石捶胸顿足:“会长,你怎么这么就没了啊!!!!”

    众玩家倒吸了一口凉气,想不到系统还有这重型武器。这一石头下去,什么攻击防御就别讨论了,这样还砸不死,玩家们都觉得过意不去。

    士气被这一石头又给砸下去了,所有人都不提“冲”的事,安安静静地对着云端城墙做眺望状。但这投石机安装得靠后,摆明了是防着被城下的人直接破坏,这样看也看不到全貌,只能凭想象在这猜测了。

    这当中只有韩家公子看得清楚,非旦认得出投石机,他还看到,刚才就是顾飞和剑鬼两小子在上面忙活了一点什么后,就投石机就突然放出了这一炮。

    城墙上,顾飞和剑鬼也正目瞪口呆呢!两人看在城上npc也不理会他们,那投石机个个都已经装好了石头,就像试试他们是不是可以艹作。结果摸索上机器,npc依然不理,完全是把二人当自己人了。剑鬼当即狠狠拉下了投石机的开炮机关,那一炮就这么飞了出去。

    “神了,真够准了,有两下子啊!”顾飞惊叹。

    “怎么了怎么了?”剑鬼连忙跑过来,刚跑后头开炮去了,炮打出去啥样反而没来及看。

    “刚冲出来一个人,就被你一石头灭了,怎么,你不是有意的?”顾飞问。

    “那位置根本看不到城下!”剑鬼说。

    “是吗,那他也太背了吧!谁啊这是,这么随意就被灭了,该不会是无伤吧?”顾飞说。

    剑鬼别看平时都是独来独往跟个寂寞剑客似的,对云端城的行会倒还真熟悉,看了看那巨石旁边倒着的大旗,道:“不是,这是长枪与玫瑰行会,无伤不是这行会的。”各行会的旗都做得极大,这么远距离,人是认不出,认旗倒没问题。

    “你怎么什么行会都知道?”顾飞奇怪这问题。

    剑鬼笑笑:“都找过我。”

    顾飞恍然,剑鬼是顶尖高手啊,又没行会,这些个行会还能不都拉拢他?看来是打过交道,以剑鬼之厚道,打过交道的人不至于回头就忘。

    “你这一炮,没人敢动了。”顾飞说。刚才看着玩家们蠢蠢欲动这就要冲了,结果剑鬼这一炮下去,全呆住了。城下两军对擂,无人上前,就见场子中间一块巨石,一杆扑倒的大旗,一个六神无主的小玩家。

    “这怎么办,咱俩怎么混出城去?”刚才顾飞和剑鬼商量,是想等着系统和玩家大混战开始,两人就混入战场,想法把剑鬼就任务完了再说。两人的打算是:这系统这边是视他们为自己人的,肯定不会动手。玩家方面哪知道他们当中出了两个叛徒,所以看到他们也不会当成敌人,这样一来只要认得白加黑在哪里,接近还不容易吗?就算不是一个行会的,这会大混战呢,其他玩家靠近身边一下完全正常。

    结果这一时兴起,玩了一下投石机,一炮闷死了一个玩家,吓得其他人都不敢动了。的确,那巨石太有震撼力了,刚才那一下要是能扔到人群里,少说砸死五六个。

    眼下玩家不敢去,系统卫兵却是守城的,看起来也不打算主动出击,出了门一字排列,那就是等着玩家上来抢分的,不然全龟在城里死守,玩家啥工具也没有,这城怎么攻?

    “唉,耽误时间了!”剑鬼惋惜之极,还想着赶快弄死白加黑,多刷几个任务的。虽然两人也没明白混到这头来算怎么回事,但估摸着只要干了事,奖励总该还是有的,所以剑鬼还是挺积极与玩家为敌的。反正死了连惩罚都没有,还忌讳什么啊!

    两人这正郁闷呢,突然就听某一方向突然间就爆起一阵冲天的杀喊声,顾飞侧耳一听,突然喜道:“嘿!是西门那边已经冲起来了!!!”

    城有四个方向,这巨石轰了一边,少说也有半数玩家完全不知道。不知道,自然是吓不住。而系统四个门出的卫兵是一模一样多的,这边唬住,那边却已经忍不住出手了。

    那边这一杀上,这边的玩家却也急了。巨石就巨石吧,再不上,分全叫西门的王八蛋完抢完了,一想到此,众会长那奔腾的鸡血又起来了,张牙舞爪大叫:“杀,快杀,冲上去!!!”

    “杀呀!!!”所有人齐齐爆发出这样的呐喊,这会倒是没人嫌吵了,大家听着己方这等声势的呐喊,觉得像突然提升了十级一样信心十足,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冲了上去。

    顾飞和剑鬼两个就盯着黑白两色旗呢!白加黑本也是想借城战让行会名气再响亮一下,再加上刚被货币更新涮了,极其仇视系统,这一开始冲后,立刻一声令下,整个行会都动起来了。

    顾飞看了几眼后道:“这黑白旗走得够慢的。”

    剑鬼却是一笑:“嘿,这白加黑是个战士,黑白两色旗走的慢,正说明这旗是跟着他走的。”

    “好,那就照着旗走,上吧!”顾飞说完,纵身就从城头飞了下去了。

    “靠,这我不行啊……”剑鬼郁闷之极,只能去爬楼梯了。这主城的城墙可不是一般高,用顾飞的飞钩也完全不够。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