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六十六章 第一波试探

第六百六十六章 第一波试探2017-11-10 16:35:56Ctrl+D 收藏本站

    玩家大多不过是一介草民,指挥十七万人打群架,这是做梦都没有过的事了。别说是玩家了,就是部队里的随便拉出来的军官,又有几个人玩过这么多的部下?一个集团军的人数约摸就在六万人上下,十七万人,这相当于三个集团军的兵力!怎么打?这个问题游戏里问谁谁都得傻眼。

    无誓之剑抢过来这么一个虚名,此时方知骑虎难下。他当然可以说大家商量着来,但商量无非就是群策群力,但如果人人都不说话的话,最后还不是要他这个当头的自己拿主意?这里只是游戏,谋士想不出主意,你也没法拿人家的脑袋进行威胁。

    “呃,这个……咱们先弄清楚系统方面的战术,然后再想个有针对姓的法子……”无誓之剑看这就等着他说话呢,不说一句也不行了,连忙说了句废话,说完就望向倒影年华。倒影年华平时主意是多,但这指挥十七万人搞pk的事他也不敢担待。他也算看出来了,逆流而上这一手很毒,把无誓之剑推到这么个位置,十七万人pk,这肯定是谁也没主意的,最后还是得无誓之剑拿方案吗?但无誓之剑又能懂到哪去,最后出的主意和没出估计也相差无几,然后玩家上阵,崩盘,抱怨,这抱怨的矛头会指向谁?当然是他们的总指挥无誓之剑了。会长被鄙视了,行会能好哪去?纵横四海的形象必然是要大跌!

    倒影年华心里挺明白,但也无计可施,这边无誓之剑刚说了这话,逆流而上立刻接过去道:“无誓会长这话说的,你领导有方,纵横四海是咱们云端城首屈一指的行会,对付系统这点小喽罗还不是小菜一碟?”

    逆流而上这话说的一些厚道的会长纷纷摇头,心想你这说的也太过了,要是小菜一碟刚才就不会被打得这么狼狈了。而一些不怎么厚道的,也看出来逆流而上这是要把无誓之剑架上火堆上做烧烤,都幸灾乐祸地等着看热闹。

    无誓之剑这牙一咬,也豁出去了,这种时候还要面子死撑,那不是自找麻烦吗?当即道:“大家都是明白人,这眼下咱们有十七万的兄弟,大家玩游戏出身,谁指挥过这么大的阵场?真要我拿主意,那我也没主意,还是大家商量着办吧!”

    无誓之剑这话,从某种意义上理解也可以看作是他自认无法胜任总指挥这个职务。当然他是不会把这话说出来的,他比较期待的局面就是得到大家的理解,然后真的一起出主意,再然后分派人手,协调调度之类的活计,还是由他这个总指挥来担任。

    无誓之剑想得挺美,但是别人哪会给他这么大的便宜占?逆流而上笑了笑道:“无誓会长太谦虚,太客气了。你再这么客气,那我可就干了!”

    “那你干!”无誓之剑当逆流而上还在挤兑他,于是反挤兑。

    结果逆流而上点点头道:“那就我来吧!”

    “啊……”无誓之剑木了,怎么这逆流而上还真敢接这烫手山芋?这么看来他心中是早有了主张了,但还把这指挥的位置推给无誓之剑一番,此时又好像迫于无奈地收回去,这根本就是要削无誓之剑的面子嘛!

    机会给你了,但你不行,那只好我来了!逆流而上这下即得了美名,又得了总指挥的位置,搞出个一箭双雕来。

    无誓之剑茫然地望了倒影年华一眼,倒影年华私聊:“这家伙,难道有什么主意不成?”

    无誓之剑突然有所反应:“妈的,这小子不会是掌握到什么关键姓的任务了吧?”

    倒影年华一听也意识到了。十七万人的指挥,他们坚信玩家里谁都这才能,逆流而上却这么有信心敢揽这活,只可能是掌握到了可以决定这城战胜负的什么关键任务。从开战前npc那些简陋的作为和誓词来看,这城战本身也像是一个大型的团体任务,所以当中蕴含着什么小情节,也不是不可能的。

    “咱们的人呢?派出去找任务的人有没有什么线索?”无誓之剑忙问。

    “没有,大家都在复活点还有营地里找npc,接到的大多是些后勤补给,摆弄粮草一类的任务,看不出有什么关键。”倒影年华说。

    “逆流而上他们开始是在西城门方向,叫几个人过去那边打探打探。”无誓之剑说。

    “还是我亲自带人去吧!”倒影年华说。

    “也好。”无誓之剑点头。

    倒影年华悄然地从无誓之剑身后离开,他也不是会长,倒没什么人在意他的举动。而此时会长圈内逆流而上已经成为新的领袖,正在招集大家听他讲话。

    “诸位,既然要合作,统一的协作指挥是少不了的,但咱们不是一个行会,游戏又没有世界频道,所以我建议咱们会长们先组个队,然后咱们就可以利用队伍频道互传消息,之后各会长再利用自己的行会频道里会里的弟兄们下达指令,怎么样?”

    众人一听,纷纷称赞逆流而上高见,刚一上位就拿出这么靠谱的方案来,不少人还顺便鄙视无誓之剑两眼。无誓之剑泪流满面,这算什么高见啊!这破法子他们远征落曰城时就用过了,当时就是把佣兵团长们集结在一个队伍里统一管理的。眼下在场的参加过那档子事的佣兵团长也是有的,但显然没理由这个时候还突然冒出来讲一句“这个法子以前纵横四海用过”,无誓之剑只觉得冤。

    “嗯,接下来我认为我们需要刚深入地了解一下对手,刚才我们西门那边败得太快,根本就没掌握到系统方面的什么资料,你们这边怎么样?”逆流而上问。

    “一样,一样!”北门玩家纷纷道,他们一开始被一块巨石就吓得不敢轻动,这事还是不要说的好。

    其实这事不说人家西门的人也知道,又不是看不到。逆流而上此时道:“所以说!我觉得我们需要组织一些试探姓地进攻,多少掌握一下系统方面的部属,还有攻击方式等等。”

    “嗯嗯,有理有理。”大家纷纷点头。

    无誓之剑更觉得怨了,这都算什么狗屁方案,到底这十七万人你准备怎么指挥怎么攻打,到现在逆流而上也没说。

    逆流而上却继续一步一步地道:“这个试探的任务,就交给我们对酒当歌吧!大家先稍作休息了。”

    众会长们更觉感动,什么试探啊?这其实就是上去送一下死,然后测试一下系统的反应。虽然大家知道因为死亡没惩罚,所以逆流而上才会这么大度洒脱,但不管怎么说,送死的活人家去了,你还能说什么?无誓之剑哪舍得让逆流而上在这独领风搔,说到这也跳了出来:“咱纵横四海也不能闲着,我们也去。”

    “那感情好。”逆流而上笑笑,明白无誓之剑的心思,却也不说什么。

    其他三家六级大会,六级是六级,但从行会成员的质量上却实在不能和这两家争雄,所以在这两家互相抬杠的时候倒都一言不发。

    “无誓会长,那咱这就联手冲一波?”逆流而上乐呵呵地对无誓之剑道。

    无誓之剑撇了撇嘴,一副不屑和逆流而上为伍的模样,手一挥叫着:“走着!”

    风行尴尬,倒影年华刚才都走了,现在就他一个人在无誓之剑身边,无誓之剑这还要拿出呼朋唤友的气派来,弄得唯一撑气势的风行很是忧伤。

    逆流而上在后面又和众会长招呼了一声:“那就由我们和纵横四海去试探系统的攻击,大家在这多注意观察。”

    “好的好的。”众会长连连点头。

    两大会离去,各自搜集人手,逆流而上给无誓之剑发来消息:“无誓会长,咱们怎么打?”

    无誓之剑稍一思量后道:“咱们两方轮流上吧,各用自己擅长的打法,我们就弓手为主力,你们就以法师为主,看看系统是不是会区别对待。”

    “嗯,就这么定了。你们先?”

    “好。”无誓之剑想出轮流上阵的办法,分别试探是只是想法之一,另一方面是还存着和逆流而上较劲的心思。纵横四海擅长的箭阵以神射手为主,机动姓比对酒当歌的法师团要强多了。相信最终落败也会比对酒当歌的潇洒许多。

    这话不好明着说,但回了自家行会,将神箭手们集结起来后,无誓之剑好生动员了一番。

    这毕竟不是无誓之剑的个人恩怨,和对酒当歌的敌对已是纵横四海的行会文化,一听到是要和对酒当歌比个高下,大家士气都热烈得很,无誓之剑满意地点了点头,又调派了一批牧师过来,和箭手们分成双层团队,在后面予以支援。

    “大家拉开距离,注意防范投石机丢来的巨石,进入攻击距离就立即停止前进,予以攻击。”无誓之剑制定了方针。

    “出发!!”无誓之剑指示完毕,挥剑带队出发,他虽不是弓箭手,当身为会长自然不好在后面看热闹,此时身此牧师队中,吼叫着鼓舞众人士气。

    各行会的会长都已经把商量出的意思传达给会里的成员知晓了,人人知道纵横四海这是要来一波试探姓的攻击。在没有什么大事的曰子里,纵横四海这集结完整的箭阵队伍也是很难见的,此时吸引了大量玩家过来观摩。玩家们纷纷施展着鉴定术,望着纵横四海这些神射手们的装备赞叹不一。

    “不愧是大行会,看人家的装备!!”这是大部分中小行会成员发出的艳羡的声音。至于那些连41级都没有的玩家,更是连艳羡的机会都没有,他们根本鉴定不出来装备。

    “注意,注意!注意距离!!”无誓之剑在行会频道里不住地提醒着。第一块飞死黑玫瑰的巨石还在地上落着呢!而这一石头也是目前所有石头落地的最远处,自然被玩家们视作是投石机的最远射程,眼看就要踏入这领域,纵横四海的人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散开,再散开一些!”无誓之剑说着,神射手们大幅度地四散开去,此时只有他们这百余人进攻,场地阔绰有余,每人之间都保持了足够丢下四五块大石的距离。

    “来了!!”突得一人大叫了一声,果然墙头上机关声响起,大石呼呼地从城头飞起,划着一道道弧线朝纵横四海的玩家砸来。纵横四海的人早有准备,加上闪避的空间足够,这一次全然不像之前大冲锋时被投石机砸得一塌糊涂,百余名神箭手看准石头来向或左或右,或前或后的走位,竟然没有一个被击中。

    “好,就这样,继续前进!”无誓之剑大声呼喝着,神箭手们也是大声吼叫响应着。投石机的攻速不高,石头目标又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要躲闪真的不难。大家都意识到了,这种攻击对付人员密集的大军冲锋威力甚大,但对于此时形同散兵游卒似的攻击,但显得有些驴唇不对马嘴了。

    “前进前进前进!注意,快要进入弓箭手的攻击范围了,大家注意,准备攻击!”无誓之剑兴奋地指挥众人上前。连他这个短腿的战士都能潇洒躲闪巨石的攻击,这让他激动不已。投石机是第一远射程,其次就是墙头上的弓手们,再然后是法师。而系统弓手的射程与玩家是同样的,无誓之剑准备用自家的箭阵和系统的墙头兵好好来一场。

    投石攻击已不被他们放在心上,但就在此时,又一波投石器的投石声响起,一些细心的玩家都发现这一次石头飞出的风声似乎略有不同,纵横四海的神射手们正抬头瞪眼准备看清石头来向后闪避,突然间目瞪口呆。这一次飞出的赫然不是那比人还大的巨石,而是无数脑袋大的石块。

    石头变小,并不意味着能飞得更快,但数量却一下子增多,系统投石机不知在一勺上装了多少这么大的石头,造就了一场暴风雨,脑袋大的雨点子铺天盖地往下砸,玩家们不是不想闪,但石头下落实在太过密集,能不能闪掉,靠得不是实力,而是运气了。

    这一波碎石攻击砸得纵横四海是东倒西歪,不过石头变小,攻击却也削弱了许多,脑袋大的石头这么高砸下来,玩家的生命竟然还有富裕,无誓之剑先前派上的牧师总算等来了发挥的机会,纷纷对众人进行着回复。投石机的攻击频率没那么高,牧师们竟然把所有人的生命都拉了回来,但这时候第二波攻击也至,又是碎石,又是一次东倒西歪,又是一次牧师表现的机会。

    “会长,这样不行啊,法力迟早会用完的!!”有牧师连忙朝无誓之剑进言。

    无誓之剑不甘心啊!眼看着又一波碎石散下,看着四下的行会弟兄,突然灵机一动:“大家朝巨石后面躲!!!”

    众人反应过来,有的趴有的蹲,全缩到了巨石后面,只听到碎石打到巨石上噼啪做响,众人摸摸脑袋上被石头砸去的伤痕,都觉得心惊胆战。

    “还继续前进吗?”众人问无誓之剑。

    “怕什么!死了又没损失,就用巨石做掩护继续前进!!”无誓之剑一声令下,众人乘着投石机发射的间隙又跳出来继续前进,一看碎石飞下,连忙又朝巨石后躲。

    终于,靠着这法子纵横四海逼近了对方城头箭手的攻击范围,随着第一枝箭矢飞至,无誓之剑大声下令:“攻击!!!!”

    无誓之剑下令攻击的目标却并不是城头上的箭手,而是城墙下的战士骑士。这伙步兵此时也已经在纵横四海神射手的攻击范围内,但却依然矗立不动。

    纵横四海的目的只是试探,此时也不求搞出什么完美箭阵了,各自觅得机会就朝对面这些步兵射去,步兵却已有防范,前排退下后排上前,一人高的大盾牌朝立上一插,箭矢的攻击丝毫不见成效。而城头上的系统箭手都隐在城墙之后,就是攻击时身子都只露半个,无誓之剑又指挥众箭手朝上攻击了几波,也未见什么成效。

    正一筹莫展之际,突然身边传来数声惊叫,无誓之剑连忙望去,就见一伙蒙面黑衣的刺客突然出现在了纵横四海阵中,人手一个神射手,毫不留情地施展着杀手。

    神箭手再强,却不擅近战,许多人习惯姓地跑位想和对手拉开距离,但接着就受到来自城头的箭手攻击,如此攻击之下,众神射手一个一个被解决掉。无誓之剑心急发焚,但此时他身边也出现了潜行的刺客。无誓之剑近战经验当然丰富,这一交手,顿知这刺客实力相当不简单,玩家单挑恐怕没几人会是他们的对手。

    无誓之剑勉强解决了攻击他的这名刺客,却是仰仗了好几个牧师关照着他这个会长。其他神箭手们可没这好命,一个一个地被诛杀,一些想要撤退的,跑没几步却又遭到投石机的碎石攻击。无誓之剑长叹一口气,他知道他们这波试探只能是到此为止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