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六十七章 阵营者

第六百六十七章 阵营者2017-11-10 16:35:57Ctrl+D 收藏本站

    纵横四海这波试探姓的攻击扬眉吐气了还没几秒钟,就被系统内外夹击给打趴了。想到身后尚有八百行会的玩家在看着他们的举动,无誓之剑硬是没下撤退的指令,反正死了也没损失,大家就拼到最后一人。

    纵横四海这时已经没机会向前一步,这些突然现身的刺客就够他们受的,再加上城头上的远程攻击,那城墙根的两排步兵根本动都没动,纵横四海这队人马终于是全军覆灭了。

    无誓之剑从复活点出来的时候,看到风行已经跑这来等着他了,怔了下后,突然埋怨道:“你看我们被刺客伏击,怎么也不带人上来支援一把?”

    纵横四海这一阵也未尽全力,就出去了弓箭手和牧师两大职业,众多近战职业的成员也留在后方观战了。

    风行也是愣了下后道:“你没说啊!”

    “我是当局者迷,你在外面情势应该看的更清楚,这种时候应该做做决策的嘛!就算没把握,也提醒我一下呀!”无誓之剑说。

    风行没言语,想想觉得无誓之剑也说的有理。他们在阵里冲杀可能一时间只顾得应敌没想着这么多,他在后方督战的,那个时候的确应该派上支援。对方现身的刺客部队人数并不太多,如果纵横四海的近战职业能在那个时候施以援手,不至于在这一波攻击上就败下阵来。

    无誓之剑唉声叹气,觉得惋惜之极。正这时候耳边响起逆流而上的声音:“无誓会长,辛苦辛苦!!”

    逆流而上估摸着无誓之剑快挂了,也朝复活点这边赶来,此时正好迎到。至于是来安慰还是来看笑话,那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无誓之剑心下虽然懊恼,却绝不会在竞争对手面前表现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听到逆流而上的声音立刻挺了挺胸膛理了理装备,扭过头来,面色搞得很凝重,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逆流会长,系统这次还真有点不好对付。”

    “嗯,我们都看到了。”随逆流而上一起过来的还有好几个大会的会长,个个也是一脸严肃。

    “纵横四海这一趟也不是白试探,投石机还会这样攻击,对方竟然还有潜伏着的刺客,这些都是之前战斗中没有出现过的。”牧云行会的会长云中牧敌说道。

    对于这个向着己方说话的会长,无誓之剑由衷地送上了一个感激的目光。而他也不是只知道和逆流而上怄气的人,此时也认真分析自己牺牲换来的这点可怜情报:“投石机的攻击如果是方才出现的那种碎石型的,我觉得倒不必太担忧,靠牧师的支撑,足可以坚持一会,之后和对方城下的卫兵发生接触战后,投石机的攻击肯定是会停下的,不然那时候无论用到哪种石块攻击,都会伤到他们自己人。”

    “嗯!”众人连连点头。

    “咱们虽有十七万人,但一窝蜂的冲上实在太败笔了,系统或许就是料到每个主城的行会人数,所以布置了一些有针对姓的战法。我建议我们根据区域大小合格布置人手,阵型尽量要拉开一些,富裕出来的兄弟完全可以在后面替补嘛!先冲的兄弟倒下,替补的跟上,倒了的兄弟尽快从复活点赶过来,如此循环,这城我不信还破不了。”无誓之剑这说着说着,居然真说出点道道来,回头一看自己都佩服自己。本来就是想随便分析两句,证明自己刚才虽然死得快,但也不是死得没价值,但越说想法越多,这个主力替补的轮换制度,说出来后无誓之剑觉得真是太赞了。

    一直不怎么说话,仿佛还不怎么习惯行会长这个职务的黑色食指此时却突然叹了口气道:“诸位,其实咱们这十七万就是个理论上的数字。具体到实际,我刚才叫人走访了一下,咱们这八百多家行会,有大半都是初级行会,有的连五十人都还不够,好多30来级的玩家混迹当中,一身白板的都有。这十七万人,可并不是个个都像纵横四海对酒当歌的成员那么精锐,有相当一部分,在这战斗中是不是能算作战力可真不好说。系统卫兵的实力我想大家也都有点初步印象了,那是相当强悍的,单挑的话在场的各位恐怕都不敢说必胜吧?”

    “嗯!”众人都点头,无誓之剑也不说话,他刚才是真正单挑了一把,要不是有好几个牧师在旁帮他支撑,真要败了。

    “不过无誓兄弟的建议我觉得还是非常到位的,但我觉得人员我们应该认真排查一番,一些实力不足的,索姓就不要让他们参战了,不然很可能反而让我们的配合衔接出现问题。”黑色食指说。

    “话是这样说,但不知道这些人肯不肯啊!”无誓之剑说。

    这话一说众会长纷纷叹气,都是当会长的,都很理解这个难处。人家级是低,实力是弱,但一样是玩家,和你五小强说白了也是平等的,愿意服从安排不来添这个乱,算是明事理。但如果死活不依,就是要玩一下这城战的内容,大家也实在没什么理由不让人家玩。

    黑色食指却笑了笑道:“主城一共有四个门呢,咱们主攻一门,其他还空着三个门,这些不愿意配合我们的,大可以到其他门玩去。就是现在不也有好多行会不愿意合作,在其他城门方向自己想办法呢吗?”

    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心下都是一动。黑色食指这意思,明着是要精简人员,将划水的全部剔出去,但暗里的意思,看来是想将积分尽量集中在他们这些人手中啊!有点见识的人都看得出来,这城想攻下来必须得大家同心协力,千余人的行会凭一己之力根本成不了什么气候,更何况除了这五家,云端城根本就没有上千人的行会了。

    “诸位放心,这个工作可以交给我们来完成了。我们黑手是佣兵团出身嘛,识得的人倒是蛮多的。”黑色食指道。

    “诸位的意思呢?”逆流而上望向其他几人。

    无誓之剑这时才反应过来逆流而上为什么集结了一些人跑复活点这来接他,其实就是不想人多嘴杂,眼下过来的都是大会的会长,避开那些更多的小行会的会长,把方案就定了,然后那些人跟着办事就完了,省得众口不一。

    “我没意见。”云中牧敌率先表态。跟着又有好些个会长认同黑色食指,最后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也点了头后,这事就算是这么定了,黑色食指当即离开,去张罗人手对眼下人手进行一次精细地筛选。

    “无誓会长。”这时云中牧敌不知何时凑到了无誓之剑身边,拉了他一下。

    无誓之剑看他样子就是有话要说,于是也没答,而是发了消息给他:“怎么?”

    “觉不觉得黑色食指那家伙是有备而来。”云中牧敌说。

    “这话怎么讲?”

    “云端城行会上千家,咱们这里现在聚了820家。820家行会的会长,你叫上名来的有几个?”云中牧敌问。

    “这……大概就几十个吧!”无誓之剑答完自己也反应过来了。之前逆流而上和他协商,说要联系云端城所有行会,无誓之剑也尽自己最大的能量发动着。但他认识的会长起码也得是四五级行会,那些刚刚成立的,新人组织的初级行会,他怎么可能认识?但现在这八百多家行会里大半都是这种小会,这些人是怎么联系上的?谁认识这么多小会长?逆流而上,还是黑色食指?不管是谁,能瞬间张罗起这么多零碎行会,这人肯定是早有准备,起码是去行会大楼那边备过课,把云端城所有行会和会长的资料都记了下来。肯下这大功夫,在这城战中肯定是想搞番大动作出来才对。

    “这黑色食指现在敢揽这活,起码得认识几百家行会的会长吧?就算他是佣兵团出身,人脉不至于达到这个程度吧?其实他所谓的人脉和咱也差不多,就是名气大一些,认识咱的多,但反过来咱认识的,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云中牧敌说。

    “嗯,你说的有道理。这家伙,看起来是想搞点大的。”无誓之剑说。

    “咱可得多留些神。”云中牧敌说。

    “嗯,不知道逆流而上那小子知道不知道。”无誓之剑说。

    “难讲,没准他们早有合作了。不然一开始这么多小行会是谁叫的?你就认识几十家,我也差不多,尤其这种小行会,我可叫不来。”云中牧敌说。

    “对,这事我一开始还真没注意到。”无誓之剑连连点着头。他发现他们纵横四海在赢得对抗赛,完成了任务链后似乎是有些太张狂了,太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这次城战也觉得冠军是他们囊中之物,想到逆流而上或是黑色食指,或是他们一起,为这城战竟然进行过如此周详的准备,无誓之剑的心里就十分的不安,着实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中了什么套了。而一想到圈套,无誓之剑下意识地又要去找韩家公子,但这次韩家公子却没有跟着逆流而上一起出现。

    人没出现,消息一样可以到……无誓之剑琢磨着。这事往好处想与往坏处想其实是一样的,只要愿意,可以幻化出一堆东西来安慰自己或是吓唬自己。

    北城门这边的攻伐暂时陷入了停滞,逆流而上也闭口不提他们行会还应该的那一波试探了,无誓之剑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有什么打算,所以也不言声,假装消失一般在一旁静观其变,同时不住地和倒影年华保持着联系,看那边是不是有什么发现,同时让他对这边发生的这些细节也思考思考。

    玩家大军不动,顾飞和剑鬼两个是寂寞坏了。此时站在城门下连连打着喝欠。第一回抓白加黑没赶到,第二波攻击全是纵横四海,白加黑没参加,正等第三波,结果玩家们迟迟不动了。

    “估计在想怎么应对,这城我看也不好打。”剑鬼说,“刚才那波碎石攻击真够密集的,根本没法躲。”

    “就是太假了,脑袋大的石头,这么高的城头摔下去砸脑袋上,人都不带死的。”顾飞说。

    “话不能这么说,游戏里的大家也不是一般人,都是战士,身强体壮,随便被砸死的是一般人。”剑鬼说。

    “嗯,也对,如果是我也不会死。”顾飞认为自己不是一般人。

    玩家迟迟不动,两人正合计是不是找个道偷摸混到玩家堆里去,反应玩家肯定是猜不出他们两个其实是系统的歼细,正商量呢,突然听得身旁大门洞传来“噶吱噶吱的声音,两人转进门洞一看,就见一人推了个双轮木板车正辛苦地朝门这边走呢,越走越近,待得双方都能看到面容时,都是一惊。

    “小雷!!!!”顾飞和剑鬼异口同声。

    两人面前的,正是云端城第一个扬名全平行世界的名人,小雷酒馆的老板小雷同志。而小雷也认得这个常年盘距他酒馆包厢的公子精英团两大悍将。

    “千里?剑鬼?”小雷一脸的意外,叫出了两人名字。

    剑鬼对游戏方面的东西反应较多,立刻问道:“你也是有阵营的?”

    小雷听了这话后一怔:“你怎么知道?”但跟着脸上出现恍然的神色:“你俩也是有阵营的,所以这次城战被留在了城内??”

    “对的!你什么阵营?”剑鬼连忙问着。

    “商业贸易联盟会。你们俩呢?”小雷问。

    “我刺客联盟,他……不知道。”剑鬼说。

    “不知道?”小雷不解。

    顾飞尴尬:“稀里糊涂地就加入了,事先也没人告诉我这是阵营啊!事后也不知道该问谁去了。”

    “小雷你这个阵营是怎么加入的?”剑鬼问。剑鬼虽不是佑哥,但也会对游戏设定有所研究,只是不像佑哥那么走火入魔罢了。

    “我也在糊涂着呢,有次去商会那边接个任务,突然就发了我一张文书,说我是商业贸易联盟会的成员了。”小雷说。

    “呃?你也做任务的吗?”顾飞插话,他挺意外的,他以为小雷是24小时常驻小雷酒馆。

    “偶尔。”小雷说。

    “阵营奖励是什么?”剑鬼问。

    “酒馆的上缴的税率比以前低了20%。”小雷说。

    “这个……”在剑鬼眼中这样的奖励自然是连垃圾都不如,接着又跟着问了句:“没有技能一类的?”

    “技能?我选了一个调酒配方,公子呢?好久没看到他来了。”这是小雷最最最与众不同的地方。相比所有人都讨厌韩家公子,他实在是十分喜欢这个人。酒馆老板大多会十分热爱酒馆。

    “他……现在城外呢!”剑鬼说。

    “有空我来那啊!我新弄的这个酒,全城只有我有,连系统酒馆都没有。”小雷激动地道。

    “是吗?”顾飞应和了一下,拍了拍小雷的木板车上的大木桶道:“这是什么?”

    小雷道:“这次城战不是要划分势力范围吗?我和几个也是城里开店的朋友一合计,这觉着这个势力范围和我们开店会是休戚相关的,所以也临时成立了个行会,来参加这城战,结果我今天这一上线,一个人就被丢到城里了。我到处找也找不到人,和朋友发消息都说是敌对,发不出去。后来我跑去商会那边,结果派我一任务,叫我朝前方运送军资。”

    “军资?是什么?”顾飞又拍那木桶,一边拍还一边把脑袋贴上去听声,“好像是水。”

    “这有盖。”剑鬼朝桶上指。

    顾飞立刻去掀了想看看,小雷大急:“喂喂,任务物品,不要搞坏了。”

    “随便看看怎么会坏。”顾飞一边说一边掀,掀掀脸红了,手松开道:“掀不动。”

    小雷松了口气,害怕这两家伙又搞什么事,推了车绕开二人道:“我先把东西送到任务地点,回来再你们聊。”

    “去吧去吧!”顾飞挥手放行。

    小雷推着他的木板车噶吱噶吱走了,剑鬼突然对顾飞道:“我有任务,小雷也有任务,你的阵营或许也该有什么任务。”

    “嗯,说的是,这边不知道搞什么鬼,半天也没动静,我城里去看看是不是有任务。”顾飞说。

    “嗯!”

    顾飞说着又进了城,他的通缉执照是通缉任务处发的,想来阵营和这组织应该有过,顾飞心下有点发寒,自己的阵营不会是牢头捕手一类的吧,这算个什么阵营啊,一点都没气魄。六扇门?这游戏里也不可能这么叫啊!

    顾飞一边想着一边到了通缉任务下,推门进去,熟悉的场景一切依旧,但和npc一答话,对方却告知此值城池存亡之秋,这点小打小闹的罪行已经没功夫去介意,赶紧去找更有意义的事。

    除了这地,顾飞想来想去,只有主城议政厅是和自己任务有过交集的地方了,于是又朝议政厅去。这个普通玩家无权踏入了领域,顾飞在出示通缉执照后被轻松放行。顾飞在厅内打了两转,想起霞雾城那次的事,那个人,好像是什么戒卫队的吧?想到这个后,顾飞揪了个卫兵,问明了戒卫队的所在,朝那边走去。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