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七十六章 一波又起

第六百七十六章 一波又起2017-11-10 16:36:8Ctrl+D 收藏本站

    “是谁是谁是谁???”逆流而上靠完了继续在行会频道里咆哮,这是相当少见的场面,逆流而上平素遇到任何事还算是比较能隐忍的,很少失态。

    “我们到帐篷的时候没看到人。”频道里有人说。

    “没人那还是鬼不成?”逆流而上一边愤然,一边冲向了复活点。之前来这里迎接无誓之剑时,心中还带着一点快意,这一次可就全是怒意了,一路上遇上的小花小草都统统被逆流而上踩烂。

    “是谁是谁是谁!!!”路上逆流而上就迎到了被砍的任务玩家,揪住就问。

    “我……我不知道啊!”被撕住的玩家叫半月,在对酒当歌里本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这次鬼神行差接到了这个任务,被行会高度重视,连会长都亲自过来问长问短,最后又安排精英人手护他左右,这待遇把他激动坏了。谁想最后关头出这岔子,半月进门时就眼角余光发现旁边角里有人,这头还没转过去呢,就到复活点了,真不知道是什么人。

    “都被人砍死了不知道是谁吗?”逆流而上怒。

    “潜行了?”逆流而上身边跟着的人插话。

    “对对,潜行的!而且攻击很高,一下秒杀。”半月这招叫借坡下驴。虽不知是什么人,但没潜行这点他本是可以肯定的,但看逆流而上这愤怒的模样,半月急忙指称对方是潜行的,如此他的责任倒是可以削低不少,被潜行的刺客偷袭并不知道是谁,这很正常。

    “难怪可以溜进帐篷没人知道。”逆流而上身边的人道。

    “不是有派反潜行的人在吗,都干什么吃的?”逆流而上又在行会频道里发难。

    可怜有的人这会还不知道任务已经失败,还在那跟长枪与玫瑰的人殊死搏斗呢,逆流而上这边批判大会已经开上了。

    “反潜行也是有机率的,既然被人潜进去了,那当然就是机率没有触发。”韩家公子说了句公道话。

    “是不是剑鬼?”逆流而上忽然想到。

    “现在也联系不上,回头我帮你问问。”韩家公子这不咸不淡地道。

    行会里疑心顿起,韩家公子和剑鬼顾飞这佣兵团上的关系大家都知道,再加上本来就和韩家公子不熟,这时候纷纷有些怀疑这家伙放了水,又看这家伙的口气好像满不在乎,于是继韩家公子的不咸不淡后,有人跟着就不阴不阳地来了一句:“不会是你有意放进去的吧?”

    韩家公子冷笑:“就算是我想放,这百来号人呢,都是没长脑袋没长眼睛的吗?”

    百来个长脑袋长眼睛的,这会有的还浴血奋战呢,果然听了那个不阴不阳的怀疑后受不了了。

    “莫名你放你妈的屁!!!”

    “谁故意放人进来了?你胡扯什么?”

    “找抽呢吧你?”

    “我曰你大爷!!!”

    该名id为莫名的男子因为一句不经大脑的话,一次姓得罪一百多人,有直接破口大骂的,也有阴阳怪气以牙还牙的,还有把自己的极品武器发图上来表示将以此给予教训的。莫名哪还敢吭声,随便找棵树抱着哭去了。

    “都是自家兄弟,莫名你不要乱讲话。”连逆流而上都站出来点名批评了他一句,这事可大可小,真照莫名这思路,那就是要往大里搞,一个游戏而已,你真要不相信我,老子拍屁股走人,谁孙子似的留下来受这委屈?行会千来人,真和行会有很深感情的,其实并没有多少。

    逆流而上本人在这方面就一点都没起疑,原因就是韩家公子说的那个理,就算他想放水,但他指挥的那一百多人也不是没脑子的,他还能把所有人都全支开放那其他人进去不成?逆流而上敢把指挥交给韩家公子这个并不算他亲信的人,早就想通此节了。况且那百来号里是有他绝对信任的人的,在那可以算是监军,韩家公子如果真要徇私故意搞出什么动作,这些人肯定会通传他。

    但这些人无一例外都对韩家公子的布局指挥赞不绝口。尤其是明知对方在那树丛里监视却不动声色,安排好了等着对方自投罗网这一手。可以说,每一个细节他都考虑到了,这时候再出什么差子,只能说是运气不好,已经不是人力可以避免的事情了。

    “或许那个突然出现的也不是什么玩家,就是这任务里的一个情节呢?”有人猜测。

    “有可能,唉,大意了!”逆流而上郁闷,“其他人再试试,可不可以重接这个任务?”

    “不能了,我们试过了。”还在任务坑的玩家回报。

    “战斗如何了?”

    “轻松获胜,剩了点逃了。”

    “那就都回来吧!记住,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别去针对长枪与玫瑰的人,等城战结束了再算这账。”逆流而上叮嘱。他此时显然已经恢复平静了。起初那冲动也算情有可原,毕竟忙碌期待了两个多小时,突然在最后一分钟被破坏。这种心情,1999年欧冠决赛的拜仁慕尼黑队最了解,想深入了解的请自行百度。

    顾飞和剑鬼回了云端城,各奔东西去交任务。剑鬼这边比较近,结果任务交了不见任何奖励,心下疑惑。问顾飞那边,任务还没交,又想到了酒店老板小雷,大家也是加过好友的,剑鬼发消息了问了下,也是没奖励。

    “可能是到城战结束后统一发放。”小雷猜测。

    “你任务有后续吗?”剑鬼问。

    “有。”小雷说。

    剑鬼郁闷,大家都有,就他没有。“是什么?”剑鬼问小雷。

    “说不够,叫我再送一趟。”小雷说。

    “辛苦你了……”剑鬼默然,这样的任务,他宁可没后续了。想着,又在他们那刺客联盟的秘密基地里到处和npc勾通,看还有没有任务可接。他忙他的,顾飞也很快到了市政厅,交回了那封书信后,竟然受到了戒卫队长的大肆表扬。npc嘛,是怒是喜玩家都不会当回事,顾飞耐心地等他完成剧情,就见队长又是一脸严肃,开始交待下一个任务。

    “你现在就去,追查吉尔基诺大师提供的线索。”队长说。

    “什么线索?”顾飞问。

    “云郊湖那里,似乎有着什么决定胜负的关键,交给你了。”队长还过来拍了拍顾飞的肩。

    “云郊湖,那很远啊!那里还算场战吗?”顾飞疑惑,这地方他是知道的,距离主城有距离。

    于是队长说了句挺有气势的话:“整个世界都在城战……”

    “行,我去。”顾飞应了后望着那堆杂兵。之前那三个,回来了后就和这堆人混在一起了,这次会派几人呢?

    “行了,你去吧!”队长下逐客令了。

    很遗憾,这次没有小兵可玩了。顾飞这刚玩得有点瘾呢!刚才一战没怎么发挥小兵的作用,可惜系统已经不再给他机会了。顾飞悻悻地离开了戒卫队室,结果下楼在转角处竟然碰到了小雷。

    “咦,你也在这。”顾飞招呼。

    “是啊,又拿一批单子,去仓库运货。”小雷叹息。

    “你这阵营的任务,很有风格嘛……”顾飞说。

    “还行吧!”

    说着两人出了市政厅,小雷甩了甩膀子,推起他的平板车,朝顾飞挥了挥手:“走了啊,回见。”

    “回见回见。”

    顾飞送别小雷,联系剑鬼:“我新任务出来了,你那边怎么样?”

    “又是刺杀。”剑鬼说,“小瓶盖,这不知道是哪家行会的会长,我都没听过……”

    “得,现在也没人去打听,你怎么办吧?”顾飞问。

    “怎么没有,我现在就去行会大楼,先弄清楚是哪家行会的再说。”剑鬼说。

    “我要去云郊湖。”顾飞说。

    “哦?这次什么任务?”剑鬼问。

    “没说清楚,说那里可能有决定胜负的关键,我去看看。”顾飞说。

    “是系统的原话吗?”剑鬼问。

    “差不多。”

    “可能两个字太微妙了。”剑鬼不愧是老玩家,深知一切系统皆是无耻派。

    顾飞一看剑鬼居然如此咬文嚼字,细细回忆了一下:“你这么说来,其实没说‘可能’?”

    “哦?”

    “说的是‘似乎’。”顾飞说。

    “……”

    两人接下来就各自行动了,剑鬼毕竟就在城里活动,又一次先到了地方。结果行会大楼里的办事员很是义愤填膺地谴责了行会一番。剑鬼抹汗,这真是太入戏了。可不吗?现在对于主城来说,行会都成造反派了,全在外面冲杀呢!这会还来申请入会,这不是当着官方的面要去当土匪吗,没把自己就地格杀就算是漏洞了。

    申请入会的艹作上可以看到全城的行会名单,剑鬼一看这不行,只好去查行会排行。不知道这功能关闭了没有。但就算没有,剑鬼对这边寄予的希望也着实不大,这榜单只排一百位,主城行会何止上千,一百位里有没有这个小瓶盖的行会实在悬念。

    结果是让剑鬼失望了,排名功能还在,但一百个会长的名单中并无小瓶盖这个id。但就在剑鬼观望排行榜的时候,忽有个npc凑到了剑鬼身边:“我知道你的来历,这些罪大恶极之人,需要制裁。”

    剑鬼听了个一头雾水,望着npc:“怎么制裁?”

    “一百名穷凶极恶的首脑,你准备制裁哪一位?”npc问。

    剑鬼一怔,目光又转回到这排名榜上,顿时一头暴汗。之前没注意到,原本列在这里被视为一项荣誉的百大行会排行,此时成了百大流寇排行,无誓之剑逆流而上云中牧敌这些响当当的行会长,现在都被系统判定为恶人之首,这是挂在这等着人去制裁呢!

    这npc问自己想去制裁哪个,这也是发布任务啊!

    可这种任务形式就难为剑鬼了。他是一个重朋友,总是抹不开面的主。这次不是系统强行派发,而是由他主动挑选,这名单里一些他认识的,就有些被他自动过滤了。同时没忘了把这消息发顾飞:“重大发现!!行会大楼这里的行会排行榜变通缉榜了。”

    “通缉榜?这个我强项啊!!”顾飞这会都快出门了,听到这消息连忙又跑回来了,调查?调查个毛!砍人多爽。

    顾飞冲到行会大楼的时候,剑鬼还在那一百个名单里寻摸呢!对他来说真是麻烦,这些能把行会发展到百大的会长,都是很有心做大的人,对于招揽人才这样的事能不上心吗?招揽人才这种事,谁会忽视剑鬼这个有名气又有号召力的高手?这一百个人,剑鬼居然多少都有过来往,有几个前两天还和他扯皮过,是想在城战前做最后的努力把他拉入的。

    顾飞进来就听见剑鬼在那叹息呢,开口问了句:“你选好了吗?”随后就自己打量去了。

    那npc又摸过来了,但对顾飞说的词竟然和对剑鬼说的不一样:“缉拿这些穷凶极恶的人是件很危险的事,勇士,加油!!”

    看来还是根据阵营来的,剑鬼想着给小雷也去了条消息:“小雷,行会这边有个大通缉榜,好像可以随便接任务,有兴趣吗?”

    “哦?通缉什么?”

    “就是咱云端城原来的百大行会的会长。”

    “剑鬼老大,你知道我什么职业,多少级吗?”小雷问。

    “呃?”

    “我才30级,你让我去跟大会长们搏斗?”小雷说。

    “你才30级,不对啊,阵营不是过了40才能入的吗?”剑鬼不解。

    “有这规则吗,我不知道啊!”小雷说。

    剑鬼茫然,这规则,他也没完全确实过。

    “那你忙你的吧!”剑鬼回了小雷,回头过来,发现顾飞正望着他呢:“你选好了没?”

    “没啊,你选完了?”

    “当然。”顾飞说。

    “你选的谁?”

    “老规矩,从上往下啊!”

    “无誓之剑啊!”剑鬼崩溃,这么些会长里,说起来无誓之剑也算是和他们佣兵团最有交情的。那任务结束他们一直没回云端城,无誓之剑没事还经常问长问短的。这千里,一点不讲情份的啊!

    “不知道两个人能不能重复,你试试。”顾飞说。

    “我……”剑鬼不好意思。

    “就是个任务,怕什么。”顾飞说。

    剑鬼是过来人了,心知虽是这么个道理,但真能看开的又有几个?帮战之类,哪个不是系统规则下让玩家产生的对立,但因此而结了仇的还少吗?而此时城战这些大会长肯定更是非常重视,这样的对立任务,剑鬼估摸着如果完成,对方行会肯定得有些惩罚,不然只是死了复活,这和战场上被npc卫兵杀了有什么区别?会派出来让玩家做的事,多少得更有价值些。

    系统强行派下的任务,剑鬼能坦然;这让他自己去挑个目标捣乱,顿时心里就别扭起来了。

    “都认识,真不好意思下手。”剑鬼说。

    “白加黑你不也认识,不也下手了。”顾飞说。

    “那不一样……”剑鬼不知怎么描述这感觉了。

    “公子你更认识,我看你捅得也挺痛快的。”顾飞说。

    “那也不一样。

    “其实都一样,随便领个,到时脸一蒙,人一捅,咱走他复活,还能出多大事不成?”顾飞这话说的,如果让逆流而上和白加黑还有无誓之剑等人听到非气死不可。他是随便砍了人就走了,他们那边都快被弄疯了。

    “得,就这样吧,领了!”剑鬼也觉得自己磨磨唧唧太不爷们了,豁出去了,砍就砍吧!

    “两人领一个可以吗,会不会成了抢怪了?”剑鬼这嘀咕着,回头又咨询了一下npc。

    npc眼中似乎都闪过了鄙视的光芒,告诉剑鬼:“可以组队……”

    剑鬼惭愧得无地自容。新鲜事物总让人手足无措啊!

    两人组了一队,剑鬼一看,顾飞领的无誓之剑的任务果然并轨到他这边了,看着这个熟悉的名字,禁不住心里又升起一波歉意,顾飞这会已经扛着剑出门了。

    “不知道倒影年华能不能再出现一次带我们去找目标,哈哈哈!”顾飞这乐着呢!

    两人说着出了北门,一看眼前景象,大喜。

    “天赐良机啊!!”顾飞激动。

    沉寂了多时的北城门外硝烟再起,逆流而上没了那关键任务,只好继续如此死战。无誓之剑不知道他任务已经在无意中被破坏,看逆流而上这么转了一大圈,真是要组织众行会上去和系统死抗,心下很不理解。照情报来看,对酒当歌在那个坑里有什么重大发现是必然的啊!难道这发现是一件在混战中可以使用的利器?

    无誓之剑心中充满疑云,此时黑色食指的人员筛选工作也实施完毕,一些实力不强的划水玩家被有力地排除了出来。当然,面上不好说你们帮不上忙,一边呆着去,而是将这帮人也组织了一下,集中搔扰一个区域。众会长的意思,这帮人实力虽差,但人数也不少,车[***]战就算不能消耗系统,送死那也多少可以吸引一部分兵力,如此主力军面对的敌人也可以更少一些。

    “兄弟们!一鼓作气,拿下云端城!!!”逆流而上一声高呼,一个连珠火球打上天空。所有人看到这约好的信号,奋勇朝着云端城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击!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