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七十七章 二次冲击

第六百七十七章 二次冲击2017-11-10 16:36:9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波进攻进行了充分的准备,无誓之剑率众进行的那一波自杀姓的冲锋也不算白死,参考纵横四海的经验,这一波冲锋阵型拉得相当开。宁可相当一部分人挤不上战场,也绝不自己给自己添堵便宜了城头上的投石机。

    逆流而上一个连珠火球打上天,冲锋开始,不出众人所料,系统还是那三板斧,一入那距离,投机石工作开始,巨石开始抛下。但玩家们心中有了底,一个个死盯着天空,拿出玩大家来找茬的眼力劲,把巨石的位置一个一个给挑出来,从容地闪避着。

    当然,个别意外还是难免发生,当相比第一次稀里糊涂一石头下去就是一摊白光肉饼来说,这一次不知要强多少,大家甚至已经觉得巨石不算什么威胁了。

    由于站得稀散,这人潮看着就不怎么汹涌了,但还是以十分迅猛的速度朝前冲进着。队中指挥着的各大会长,心潮都挺澎湃。战前动员,大家纷纷誓言这一次要一击定天下。

    随着距离拉近,投石机的变异攻击展开,碎石如雨点般泼下。这攻击虽不如巨石伤害无穷大,但却把玩家砸得很狼狈。一是完全没法躲来,二来,脸一样大的石头,高空坠下砸脸上,怎么也得给留下点纪念啊!

    “拿巨石做掩护,注意躲藏!!”无誓之剑以过来人的身份在会长队伍频道中指导着。会长八百号,但组队也组不了这么多人。但不用愁,多组几个队就是了,而无誓之剑所在的这个队,基本是云端城的精英行会了。顾飞和剑鬼所观看的那个曾经的百大行会榜,现在的百大暴徒头目,大半都组在了无誓之剑这队中,他们担当着这次冲击的主力选手。

    所有人对这个场面也是有预见的。不用无誓之剑提醒他们就虚心学习着纵横四海当炮灰换来的经验,所以有鼻青脸肿地朝巨石后面缩着。冲击人要多了,这会巨石还真护不了这许多人,但此时参战的人数则刚刚好,大家各取所需,就近进行掩护,诺大的战场从云端城这个角度看去,刚才还到处是人的,转眼间就全没了,神奇之极。

    “大家当心了,潜行的刺客就要来了!!!”无誓之剑又提醒。

    好多人心里骂着“废话”。这些大家早都看在眼里的,根本用不着无誓之剑在这装大头蒜提醒。现在每个巨石后面缩着一堆人,各职业的都有,刺客别说来一个,就是多来几个也不怕。职业搭配合理的团队,打职业单一的集团军,那是比较轻松的事。

    碎石还是乒乒乓乓地朝下砸着,系统是一点都不心疼弹药,所有人屏息凝神,等待着潜伏刺客的现身。一些有反潜行技能或装备的玩家,纷纷施展着自己的手段,想先入为主一把。

    但是……没有!之前纵横四海败就败在这一波刺客上了,但现在有般而来的时候,这些刺客却又迟迟不愿现身了。

    “怎么不出来?”玩家们纷纷交头接耳。会长的队伍频道里也有了声音:“无誓会长,刺客怎么还不出来?”

    无誓之剑也够郁闷的,他说几句的时候,人人都嫌他尽说些大家都知道的事。现在他不说话吧!人人又都来问他这事是怎么回事。可无誓之剑哪知道啊?他就是上来炮灰了一把,又不是到系统的脑子里侦察了一圈。只好很无奈地道:“稍等等看。都提防着。”

    于是又数分钟过去,还是这么个状态,潜行的刺客根本就不见人影。

    “咳……大概是这次我们人多,所以不方便派刺客了吧!”无誓之剑说。

    “靠……哪有这样的。”众会长纷纷不信。

    “现在怎么办啊?接着冲还是怎么着?”

    玩家此时躲在巨石后就是为了腾出手对付这一波潜行刺客的偷袭,否则只是碎石攻击的话,在大量牧师的支援下,玩家依然是冲得过去的,等到一短步相接,投石机的攻势也就会停了。

    纵横四海炮灰换来的一点可怜情报迅速就被用尽了,玩家们等于就过了投石机一关。至于那潜行的刺客,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在下一秒突然就冒出来。这一看事情不如自己想象,好多人心里又打起了小鼓,开始那勇往直前的气势又没了。勇往直前那也要方向啊,现在却没人给指个方向。

    “怕什么,冲!!!”有热血还没冷却的。

    “还是再观望一会吧?”有血根本就没热起来一直很谨慎的。

    “还等?再等这巨石也得被他们给砸成碎石了。”有人说。碎石不住地倾泻上巨石上,砸得咣咣直响,躲在巨石后的玩家都能感觉到巨石被砸得晃动着。滴水都可以穿石,何况是这么不住地冲击,指不定什么时候这一块巨石就给砸崩了,到时候再补一个巨石,正好把窝在这的一团人全做饼。

    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两个争做云端城行会领袖的人物也一时都没支声。这个时候难啊!体现一个领袖级人物就是在这种下判断的时候了。所有人都没了主意,你一声令下,都会听你的。但这也意味着,判断对了,是你英明有方;判断错了,就是傻逼一个。

    没人愿意当傻逼,更何况眼下的局面,根本就说不上判断,就是瞎猜,猜错就成傻逼,这多冤啊?

    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可都是明白人,不然也不可能把行会领导到这么大,于是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两个人不约而同都犹豫了,都各自找着自己信任的人商量:“怎么办?”

    结果各人又有各人的主意,有的人建议先撤:“咱们再挑一次头,进行一波拭探姓攻击,彻底摸清这系统的花样。”这是保守派的意见。

    “我建议冲,现在就算撤,这撤的对不对,根本没人说的上,所以根本算不得什么高明主意,不如赌一把,冲上去,能捞到便宜就算咱决策正确,捞不到便宜,多少也再多看出点系统门道,不算白死。”这是赌博派的意见。

    “让那些垃圾们先冲,咱们看看。”这是不把菜鸟当人看派的意见。

    众说纷纭,两大会长都拿不出个主意,结果会长频道里有人已经炸毛了。“妈的到底是进是退,怎么没人说话了?艹,你们怕了老子可不怕,我先冲,有心地跟着我上。”

    大局势就被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给打破了。此人也是麾下有兵数百的一会之长,行会里一声呼,好多巨石后面都跳出人来。这会长姓情够豪迈,但人却是个非热血战斗流的光明牧师。他也想像逆流而上那样朝天空放个烟花,但又没那技能,只好朝天打了一记圣光球。那散发着惨白光芒的小白球飞上天飘没几步就被风给吹散了,几乎没什么人看得到,倒是好多人从石头后面蹦了出来,这是实打实打。

    “兄弟们,冲了!!”

    这会长摇法杖一吼,迎面就挨了一石头。这会长会是硬气的人,“呸”一声吐了砸进嘴里的石头沫子,一个回复术直接朝着自己脸上补,然后挺着胸,靠回复硬挨着石头大步朝前走。

    真要牧师这么硬挨那也是撑下不去的。不单单是法力有限的问题,这石头打到身,是会打断技能的,所以回复术还得抽空施展才能,对意识技术时间的掌握要求都极高。这会长大人如此死撑,主要还是做个官方形象,鼓舞大家的士气。

    果不其然,他这一作派,让自家行会兄弟都觉得扬眉吐气。有些还没从石头后完全蹦出的,都忍不住回头要朝同躲此处的其他行会的玩家炫耀一把:“瞧见没,我们会长,纯爷们!”

    “杀呀!!”该行会的玩家在他们会长的鼓舞下,纷纷杀将出来,牧师在战士等皮厚职业的掩护下,对身遭中石战友进行回复,大家顶着这暴石雨向前冲着。

    紧跟着就有第二家第三家第四家行会受到了感染,接连有人冲出巨石,以这样的姿态朝前挺进。

    僵持的局面算是有了解决,无誓之剑逆流而上等人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这就是全无后顾之忧的好处啊!这位会长显然不像他们二位一样很有上位者的姿态,会为判断失误导致形象受损的事担忧。他就是一腔热血,凭着自己的本能做事。他不是靠命令,而是靠自己的行动在感染其他人。

    “唉,早该如此啊!!”无誓之剑懊恼地拍着大腿,为没想到这招叹息。

    逆流而上倒没这情绪,因为这招不适合他。他一法师,这一跳出去三两下就得被砸没了,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完呢!就是带着牧师……自己讲话,石头咣咣砸,旁边牧师忙得狗一样……气势全没了。

    不管怎样,现在冲出的行会已经越来越多。早没人还来问他们这两位自居老大的家伙是什么意思了。到最后连他们两家的也有不少人蠢蠢欲动,纷纷请战:“会长,上吧!”

    “上!”无誓之剑立刻下令,这就是等行会里有人提议呢!否则自己直接下令,弄得自己也受到那小会长感染似的,多跌份啊!

    “冲啊!!!”

    随着这两家大行会参战,其他观望的行会也不再犹豫地,纷纷跳杀出阵。队伍迎着碎石勇猛前进,这个过程中会有人倒下,但没有事,大量后替的人员迅速跟上,这是一早就商量好的战术:就靠无限复活衔接拖跨系统。

    “兄弟们,平时都是系统刷怪欺负咱,今天咱们也当一会刷新的,欺负死他们!!!”有人在冲锋中呐喊着,听到的人都说的这个说法真是赞,纷纷响应。

    碎石的泼辣攻击终于被挺过去了,城墙下那些装备精英闪着光芒的盔甲武士就在众人眼前,而且已经迈着有力地步伐朝着玩家们踩来。

    “就是现在了!大家冲,撕开一道口子,咱先直接进了门再说!!!”有人吼着,就有人响应,玩家一拥而上扑向了这些卫兵,数以万计的近身肉捕在此时云端城北门前广袤的旷野上展开。

    “这一次,和上次有什么区别?”北城门下,顾飞和剑鬼两个窝在门洞里观看着这一场大战,在顾飞的眼里,这一阵和之前一阵完全没有区别。这玩家们静静地筹划了这么久,怎么还是这般情象?

    “不,还是有区别的。你看!”剑鬼伸手指着:“这边,那边,还有那边,都屯着着人,他们没有一拥而上,而是一部分一部分得上阵支应。这三个点肯定是衔接着复活点,从复活点出来的人不会立刻就冲入战斗,会在这边重新组织成队,然后等,观望,有规律地投入战斗。他们是要将这战局拉入一种循环,玩家通过不断地死亡重生来填补地循环,耗光系统。”

    “系统就不会刷新新兵了?”顾飞问。

    “这还不知道,但这种战法起码可以和系统进入僵持地消耗,然后再根据具体的形式进行调整,这样打挺合理。”剑鬼说。

    “其实不只三处,你看,那边还有一处呢!”顾飞遥指战场上的第四处。

    剑鬼其实早就看到了,沉默了一下后道:“那一片是炮灰,我看出来了,他们把实力比较弱的玩家都划入了那一边区域,那边对系统可能造不成什么消耗,也就是靠人多势众反复添油来拖住系统部分兵力罢了。决定胜负的,是这边三处。”

    “那也不能这么说,如果他们拖不住兵力,这部分系统卫兵腾出手来,我看这三片也会很难看吧?”顾飞说。

    “但问题是他们那边没什么战斗的技术含量,就是不断上去送死,只要路跑着勤着点,没理由发生意外。”剑鬼说。

    “那盗贼和弓箭手真是倒了霉了,战士牧师死一次后跑退的功夫,他们怕是两三次都死完了。”顾飞感慨。

    两人正聊着,身后嘎吱嘎吱,小雷推着小板运着货物又要出门了,看到两人,自然停步闲扯了几句。而他们的面前,数万玩家抛头颅洒热血拼了命地在搏杀,这三人却在此间谈笑风生,构成了很一幅没心没肺的画面。

    “你俩忙着,我去了。”聊了一会后,小雷推着他的小板接着送货去了。顾飞却在此时犯了愁:“这无誓之剑真没处找去了。”

    “嗯,旗都不打了。”剑鬼点头。玩家之前没轻没重,还想挑着大旗让行会扬名立万,上了战场才知情况严竣,哪还有心思摆弄这些,都专心致志地杀着敌。

    “这茫茫人海的,咱就是混进去找,也不知道找到什么时候去。”顾飞说。

    “真是麻烦,追风纹章也没用。”剑鬼还试了追风纹章,但此特殊时刻,这个没被算做是什么通缉任务。

    “能和御天发消息就好了。”顾飞感慨万千,他怀念有间谍的曰子。

    这一言却是提醒了剑鬼,他一拍脑门道:“这个城战,主要是针对有行会的人进行,那你说那些没行会的,现在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没行会的,那不就是没角色喽?”

    “没角色,那就不算敌也不算我啊,为什么不能发消息?”剑鬼说。

    “你在说谁?”顾飞问。

    “佑哥啊!佑哥是没行会的,为什么也算作是不能发消息的敌势力了?那他在外面这些家伙这怎么算?也是敌方?”剑鬼说。

    “这个这个……”顾飞觉得这个有点绕,迷糊中。

    “反正我给佑哥也试过发消息,发不出。”顾飞说。

    “我也试过,难道是佑哥这种无行会的,被划作第三方势力,与我们双方都不能通消息了?”剑鬼说。

    “那也不该写什么敌对啊!”顾飞说。

    “去找找佑哥怎么样!”剑鬼说。

    “怎么找?”顾飞茫然。

    “这时候还在游戏的,除了野怪练级还能干嘛,他在哪练级我知道。”剑鬼说。

    “就算找到了他又能怎么样?”顾飞问。

    “我就是突然觉得,这个第三方势力或许也有什么门道。”剑鬼说。

    “行,那就去找佑哥看看吧!”顾飞点头。

    两人要混出去倒不难,蒙了脸挤进混战中随便走,反正双方都不攻击他的。蒙了脸也主要是怕有人认出他俩来,和对酒当歌交火身份被识穿了,二人坚信韩家公子肯定不会厚道地替二人隐藏身份。

    混乱之极的战场很快被二人穿越,顾飞还试图在穿越过程中巧遇无誓之剑一下,不遇无誓之剑,遇一下倒影年华也可以啊!结果留下的只能是失望。

    云端城这边的练级区剑鬼那就熟得不能再熟了,带着顾飞很快就倒了佑哥时常练级的区域。城战的曰子,这练级区看得多少还是有点冷清。虽然那些不玩城战的玩家这时候除了练级没别的事做,但没事做,大家可以选择不游戏嘛!游戏又不是生活的全部。

    剑鬼在练级区里一个一个寻找着佑哥的身影,顾飞就奔放地,扯着嗓子叫着:“佑哥,佑哥,在不在!”

    “谁喊我?”一棵树后,一人拍着小本,一手还捏着枝笔,拧着身子探出头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