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七十八章 五分钟规则

第六百七十八章 五分钟规则2017-11-10 16:36:10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好啊!”顾飞和剑鬼朝佑哥挥手。

    佑哥嘴张得快掉到地上去了,半晌后这才伸手把下巴扶了上去,连忙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随便转转,倒是你啊,城战这么大的事,你不赶紧去研究研究,怎么这么有心情跑这练级来了?”二人问。

    “我倒是想,可也得有条件啊,那兵荒马乱的,天上还带掉石头的,光跑复活点就累半死!”玩家将死后复活重新出发这种事称作“跑复活点”,虽然从字面意思上理解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顾飞和剑鬼乐:“你死了?”

    “可不!”佑哥郁闷。

    这也不难理解,虽然在混战开始后玩家会自发地形成一些配合,但这种形式只是关键时刻应急之举。比如自己的小团队牧师刚好阵亡,身边有其他不认识的牧师玩家,招呼着帮忙回复一下什么的,不难理解。这种配合比较被动,谈不上主动配合的意识。毕竟真的配合还是由事先搭配好的团队组织而成的。

    这样一来,像佑哥这样一个光杆司令,没行会等于没依没靠,其他人都是分好了组,搭配着冲上阵,他却是独自一人直接往战场里钻,系统显然也没把这种第三方角色当作好朋友,遇着了一样攻击,以佑哥那两下子,能挡得了几下?

    “死了几回?”顾飞问,他对佑哥的执着还是有点信心的,只死一回恐怕不能打消佑哥对搜集情报的热诚。

    “五回……”佑哥说。

    “辛苦了。”顾飞感慨。

    “嘿,不过我倒发现了一个设定,可能许多人还没留意到。”佑哥说。

    “什么?”

    “大部分人大概还以为死了就是回复活点,尽快回到战场,就可以反复消耗,嘿,等他们死上五次,就知道了。”佑哥摇头晃脑卖关子。

    “死五次会怎么样?”顾飞问。

    “死了五次以后,重生营地那里会暂时禁止玩家离开复活点,安排的情节是伤势过重,需要休养,时间是五分钟。”佑哥说。

    “这个……有这样的设定不难理解,可你不是行会玩家,就算误打误撞进了进了城战,又误打误撞死了五回,也需要遵循这个设定?

    “当然不是我了。”佑哥忙道,“是我死了五回后,和我一样被轮了五次的玩家,在复活营地抱怨,我问到的。我估计五次五分钟只是个开始,等死上十次,没准就是十分钟什么的。所以我就在重生营地一直候着,还真被我候到了,死亡十次的玩家,果然需要在营地休整十分钟!”佑哥说。

    顾飞和剑鬼对望了一眼,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这个设定,北门的云端城行会主力军们肯定是不知道的。由于大行会的沟通协商,聚集在北城门方向的行会占据了参加城战的大多数,他们进行了有效的组织,所以没有人乱打乱冲,经过周密布置后到此时方才进行了第二波地正式冲杀,显然不可能有人已经死了五次以上。但是如剑鬼之前给顾飞讲解过的他们所采用的消耗战术,最大的关键就在这无限重生上!但这重生竟然是有着规则限制,这帮家伙们的战术可以说已经被打破了。而佑哥这个十次死亡的情报,肯定不是北城门方向得来的。

    一问之下果然,佑哥这是在南城门,那个与北门遥遥相对地另一边战场得来的结论。西北东,这三个方向的攻城虽然打得是热火朝天乐不可支,但由于实力确实不济,加上打得太过于随姓,至今并没有什么突破。他们用反复的死亡本也自动化地走向了重生循环的消耗套路,但很快就被五次五分钟,十次十分钟的规则给打断,而这些情况,北门这边的豪华军团还茫然无知呢!

    想到这,剑鬼正若有所思,佑哥却突然兴奋起来,换了一个小本,刷刷翻开了数页,艹起笔就问:“你们两个,怎么搞到城里去了,快说说。”

    顾飞刚要开口,顾飞突然扭过头道:“这样说的话,这一波攻击肯定是会被打退,就算是无誓之剑没准也会阵亡,我们可以去复活营地蹲守。”

    “你们要干什么?”佑哥诧异,他本就不相信这两个人真是随便转转跑到这来的,听剑鬼这话里的意思,是对无誓之剑有什么企图。

    顾飞听了却叹了口气:“剑鬼你真是厚道人,我的意思,不如直接让佑哥打听一下无誓之剑在哪,我们这等消息就是了。”

    “这么邪恶的办法你怎么想出来的!”剑鬼汗。

    “你之前说第三势力或许有什么门道时给了我启示。”顾飞说。

    “等等等等,你俩说什么呢,好好给我说说。”佑哥打断二人。

    “是这样佑哥,简单来说因为我们俩有阵营的缘故,现在是隶属于系统的正规军,这些行会什么的,是土匪,是暴民。比如原本主城里的百大行会排名,现在是百大恶人通缉榜了,我们俩就是选中了这百大恶人之首的无誓之剑,专程来为民除害了。”顾飞高度概括了一下。

    佑哥听得一愣一愣的,末了道:“你们那边是这么宣布的啊?城外这边的动员我可也听到了,说你们系统是残暴统治,行会是要推断你们的起义军呢!”

    “各为其主,各为其主。”顾飞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剑鬼崩溃中。

    “剑鬼还是你说吧……”佑哥感觉顾飞可能有点胡扯的成分。

    “这个……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剑鬼听顾飞的描述也觉得好像很扯,但细细一想,好像真全是系统里的有的原文,但顾飞在总结过程中把“土匪暴民百大恶人”之类骇人听闻的贬义词全给采用了,让人听着总觉得不对味。

    “看来这个城战就像是个大型剧情,虽然没背景啥的。”佑哥感慨。

    “还有什么新鲜事吗?”佑哥问。

    “对了,小雷也有阵营,商业贸易联盟会,也是稀里糊涂就在商会那边加入了,而且这小子可不到40级!”剑鬼说。

    “是吗?咱们先前还判断说到40级才有可能触发到阵营。”佑哥一边记着一边说。

    “会不会是他这个阵营比较特殊?就看现在城战吧,我们接任务都是战斗型的,但他就是在城里搬来运去的跑腿任务,像个后勤似的。”剑鬼说。

    “你们也有任务?”佑哥惊讶。

    “当然,这次刺杀无誓之剑是我俩意外发现的,之后就组队接了,其实身上还各带着阵营方面的任务呢!对了,小瓶盖,这个人你知道吗佑哥?应该也是行会长。”剑鬼说。

    “小瓶盖?我看看……”佑哥又掏了个本子翻开了,顾飞和剑鬼都拿钦佩的目光望着佑哥。真是太牛了,什么东西都记录下来随身携带,这真是一种已经脱离了形态的爱好,这完全是一种意识。就说佑哥把云端城行会的资料都总结记录下来,事实上对他本人来说并无实际用途,一般人查询,也不至于跑来向他咨询。这就是爱好,真正的爱好,收集资料的过程是美丽的,完成资料的结果是成就的!

    翻了一页又一页,顾飞和剑鬼耐心地候着,直至佑哥翻到最末数页,这才终于找到了答案:“靠,我刚听这名字就觉得似乎听过,原来是最近刚刚记录上去的。那这就是咱们回来云端城以后我才收归进来的,是新成立的。我看看啊,呃,这是个1级小行会,行会叫打酱油的,人数目前37,会长小瓶盖,35级,骑士。”

    佑哥说完,抬头看了眼剑鬼,很显然这是个极不起眼的小小小小行会,放在这么大的场面里,真和他的行会名一样就是个打酱油的。他不知为什么剑鬼要特别打听这么个人。

    剑鬼也挺郁闷,想不到是这么个超级小角色,这下真就真难找了。这么微小的行会,以剑鬼当会长的经验来看,纵横四海对酒当歌这些人也肯定都不知道这酱油会的存在,就算知道,进行联盟时也不会考虑带着这么个累赘。最大的可能,就是小瓶盖带着他的酱油会在东西南这三门的某一处死去活来着。

    “放弃吧!”顾飞拍拍剑鬼说,“这个任务太难了,比杀无誓之剑难多了。”

    剑鬼泪流满面。

    “这是任务?”

    “嗯,这是我们个人的任务,剑鬼是去杀这个,我是被派去云郊湖那边搞调查,之前我们已经各完成过一次任务了。”顾飞说。

    “哦,是什么?”佑哥刨根问底。

    顾飞如此这般简要一说,末了加了句:“带我们向公子问个好。”

    “哈哈哈,何必呢!”佑哥嘴上这样说,行动却是唯恐天下不乱地给韩家公子去了条消息:“公子,千里和剑鬼让我给你带好呢!”

    “什么?”

    “嘿,他俩现在和我一起呢!”佑哥说。

    “怎么搞的?”韩家公子问。

    “说是出来转转……”佑哥也上了这两人的原话。

    于是韩家公子那边也没回信了。顾飞这边开始撺掇估哥进行他的邪恶念头:“快佑哥,打听打听无誓之剑在哪!”

    “我上哪打听去……”佑哥说。

    “问御天啊!”顾飞说。

    “这……这不太好吧,太作弊了,还是别难为御天的好……”剑鬼说。

    真照顾飞的方案,要问出来并不难,御天神鸣只要在行会里随便吼一身会长坐标在哪里,知道的还会把这当秘密不说啊?只是以御天神鸣和顾飞剑鬼他们的关系,等顾飞和剑鬼得手后,有脑子很会都会想到御天神鸣的这一举动,那他就要陷入被唾弃的处境了。

    “呃,倒也是。”顾飞太急切了,都忽略了这点。此时经厚道的剑鬼提醒,发现这事真不能干,太委屈别人了。

    “要不还是照我说的法子去死守吧!”剑鬼说。

    “这周边三个复活点都有可能,咱们三个一人一个。”顾飞说。

    “……”佑哥很无语,自己也太没存在感了吧?都不问下意见就把自己算上了。这两人是有任务在身,回头换奖励,自己这是纯粹的义务劳动啊!

    “嗯,我靠东边那个,你靠西边那个,佑哥走得慢,就正中这个吧!”这边都布置上了,还是没人问佑哥的意思。

    “喂喂!”佑哥终于忍不住了。

    “怎么了?”两人转过头,目光炯炯地望着佑哥。

    佑哥话本都到嘴了,但一张口,不知怎得就成了:“我怎么联系你俩啊?”

    “这个说来也怪啊!你是第三方,那就是两不相干啊!为什么能和行会的这些人发消息,和我们就成敌对了?”剑鬼不解。

    “这谁知道?”佑哥摊手。

    “这么弄,那不是把你们也划给行会那边了?没行会的人可不少呢!”剑鬼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地给了佑哥一条消息,不想这次竟然没有系统的禁发提示,正愣神呢,那边佑哥也惊讶:“哎?怎么回事,你发的?”

    佑哥一边惊讶着一边顺手就回了一条,剑鬼也是顺利收到,双方都很茫然。他们的记忆可都还没模糊呢,都清楚地记得开战后双方明确互发过消息,但系统告诉是敌对势力。

    说要研究设定,还是佑哥功力深厚一些,想了想道:“你们试试和公子他们能发消息吗?”

    两人一试,摇头:“不能。”

    佑哥分析道:“这个可能就是第三方的特权了,你们敌对双方是绝对划断的,但对于我们第三方来说,消息可能是区域姓的,身处城内,我们就可以和城内的玩家互发消息,身处城外,就可以和城外的玩家互发。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解释了。”

    “这个倒是可以解释……可是,搞出这么一个设定,有什么意义呢?”剑鬼不解。

    佑哥更是纠结,是啊!这个设定是何用意呢?平行世界老喜欢和玩家玩猜迷游戏,像佑哥这种姓情的玩家真是被折磨得不清。

    “我试试频道能用不。”顾飞突然想起佣兵频道,于是在频道里发消息,结果无法使用。

    “这点不公平啊!频道那是公共频道,既然我们都不能用,凭什么行会方的人就可以用?”顾飞说。

    “这谁知道……”佑哥苦苦思索状。

    “先不想了,赶紧去三个复活点蹲守啊!都过这么久了,我估摸着这边也该有人死五次了吧?”顾飞砍人的心情永远是最迫切的。

    “走着走着,我东你西佑哥中间。”剑鬼说。

    三人这就各选了方向去了,时不时保持着联系。而此时北城门前的豪华战局,果真因为这个众人事先未知的设定出了点问题。率先爆发的就是炮灰军,这部分实力较差的玩家被系统单方面的碾压,很快就有人死到了五次,体会到了五分钟的养伤设定,而这一情况被迅速报告会长,会长再报告刚牛的会长,很快最高领导层的几个大会长都已经知晓。这一下可真是有点让他们措手不及。

    这才是真正的上帝之手。

    规则的缔造者,永远是凌驾于规则的遵守者之上。而在这个世界中,系统就是这个缔造者,好在这个系统还是为人民服务的,缔造规则也是为了让遵守者们更加的娱乐,如果真是想以规则来玩死玩家,那玩家的胜算绝对是零。

    饶是如此,此时这个未知的设定一上水面众人都觉得受到了迎面痛击,这可是直插他们这无限添油战术的死穴啊!

    众会长急吼吼地传令下去,让大家不要进行无畏的消耗,一切小心对待,尽可能地存活,可以让五分钟的时候在循环中就消耗掉。这一点,于是这帮强大的玩家来说还真不算太难,但对于炮灰军团,区区五分钟就有些致命了。但好在这部分军团也是人数最多的,开始不知有这设定,他们这边并没有什么太有效的组织,反正就是送死,大家一窝蜂上随便死,人数可以保证了他们死不绝。但这五分钟设定一出,这没节制的死可就不行了。众大行会都意识到炮灰军团此时俨然成了胜负的关键,不再随便放任炮灰军们乱打乱冲乱死,而是也迅速将他们规划组织起来,有层次,有节奏地去送死。

    各行会里擅长组织指挥的人才还是相当多的,此时同心协力,炮灰军团真被他们迅速给组织起来。众人真是自豪极了,觉得这就是传说中的力挽狂澜。哪想噩耗就在此时传来:有人率先突破十次死亡,养伤时间,十分钟。

    众人大惊,这对正规军是个挑战,对炮灰军就更不用说了。众会长额头再度冒汗,十分钟或许还是可以支撑住,但是,这个设定的规则已经很明显,以死亡五次为一个阶梯,每五次休养时间增加五分钟。继续消耗,耗过十分钟,是否能耗过十五分钟?耗为十五分钟,是否能耗过二十分钟?消耗,是绝对打不赢这场战争的。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