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八十章 倒打一耙

第六百八十章 倒打一耙2017-11-10 16:36:12Ctrl+D 收藏本站

    城外营地也是城战期间第三方玩家上下线复活以及补给的所在。虽然上了战场生死难说,但就在这一方领地第三方玩家是不会得到顾飞和剑鬼那种待遇的。佑哥到营地后一直待得挺安逸,左看右看,从玩家嘴里问点信息,顺便打听打听无誓之剑死了没有。

    这时顾飞终于快步杀到,佑哥抬眼看到,疑惑,还没及发问,就见顾飞突得一个瞬间移动人已经消失,然后在某个无人看到的角落里,有火光突得一闪。营地里的玩家突然都像打了鸡血一样跳了起来,吼叫着四处奔走着,而那火光闪过的角落就有人适时地传来一声:“在这里!!”

    佑哥不明所以,也朝那里跑去,身边的玩家们都抄着家伙,挤进那偏僻的角度,佑哥踮脚努力朝人群里观望,似有一人一卫兵正在打斗。跟着就听得这些玩家一声呐喊,蜂拥而上。佑哥继续踮着脚断断续续地观望,那个先前和卫兵打斗的身影却不知在何时已经离开,此时四面八方继续有卫兵和玩家冲来,战成一团。佑哥到底还是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他有着五次被误伤的丰富经验,连忙选择回避,而那个身影他总算还是认得出,必是顾飞无疑。

    顾飞不愧是个天才,什么事掌握起来都很快。瞬移,双炎闪,低调走人。简单一个三步曲,又一个复活点被掀起了血雨腥风。

    “你这是干什么呢?”佑哥连忙给顾飞发消息问。

    “呵呵!”顾飞笑着,把前因后果给佑哥说明了一下。佑哥哭笑不得,摊上这么两个意外体系的玩家做对手,云端城的行会真是倒了八辈子邪霉了,不知道其他主城的行会有没有摊上这悲剧。

    正在城下浴血奋战的各大行会,此时纷纷接到自家养伤或复活会员的报告:营地出现伪装潜入的歼细,据研究,人数不少,实力不俗,这根本不是潜入,而是一支袭击大本营的奇兵!!!

    “我艹,系统真够毒的!难道这是要把营地给占了?这让我们死了到哪复活去?南门吗?”有会长惊叹道。

    “能顶住吗?”大多数会长问的都是这个问题。

    “还行……有援兵,不过他们也有,还在僵持……不过我们这边人员轮转很快,耗死没问题!”营地里的玩家回答倒是挺自信。这是自然的,他们的战斗就爆发在复活点里,这就是传说中的原地复活啊!虽然不能满状态,但已经够牛了,人死和没死一样,只要稍坐恢复,再上!

    前方的会长们长出了口气,纷纷互相安慰:“没事的没事的,我们家的xxx在呢,他说没问题!”这里所谓的xxx,自然都是各会长比较相信的行会时的骨干高手,在各人都得到了这样的答案后,他们终于觉得这只个插曲。

    只是,这个插曲进行地稍稍长了一些!

    由于复活点内直接原地复活,复活再上,五分钟十分钟的限制都限制不了他们战斗,所以所有人都充满了必胜的信心,所以对战斗的损失也就不怎么去认真估量了,反正死了就上呗,尽早能把这帮npc给磨死,而新挂回来的前方战士,也速度加入这磨人大军中。他们这营得不亦乐乎,前线战斗的玩家却是越来越是吃力,他们忽然发现,他们的人数似乎变少了,当又一波消耗结束,生力军准备转换上阵的时候,一群人都大眼瞪起了小眼:人怎么这么少?这部分人投入战斗后,继续着消耗,而他们回头,却看不到新的替补。

    “怎么搞的!!人都哪去了??”各会长咆哮着。话音方落,正北方向营地传来胜利的欢呼,他们终于将偷袭营地的“歼细”悉数歼灭了。

    众会长们目瞪口呆,这才知道为什么他们前线的人如此吃紧,这些阵亡复活的家伙,居然都在营地里杀起了歼细。

    “妈的,搞什么鬼,都快都叫人支援前线!!”无誓之剑在行会频道里咆哮着。

    众会长连忙在自家行会里呼叫,不过个个的底气都不是很足。因为很多人心里清楚:他们在得知营地有偷袭时,觉得这是个比较特别的情节,所以示意自家行会的人先不要过来助阵,在营地那边多赚点积分再说。

    如果只是一两家行会有了这样的歪意,不会看出什么影响,所以会长们都很有勇气下这个命令,但现在发生了这种局面,这帮家伙都意识原来有这么多“英雄”和自己所见略同。可这事哪敢声张,这些个会长都哑哑地招呼着自家成员赶紧前来参战,任由那些认真执行轮换的会长在频道里骂骂咧咧,没人敢应一声。

    “不行,我这边挡不住了,艹,援兵呢!!!”云中牧敌此时怒吼。行会联盟将城下城区主要分成了三块,各接近一个复活营地,就近轮换。其中中路与东路都是主力,西路是炮灰军团。原本炮灰军团无指挥,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各率中路和东路。后逆流而上调西路炮灰团指挥,东路就交由了云中牧敌。

    “歼细”袭营事件对三个战区都制造了影响,但炮灰团人多,逆流而上到了以后对人员进行了细致梳理,一波一波的轮换阵营相当之多,流水线拉得很长。况且本身战斗实力不济,逆流而上也就没怎么花心思在前线指挥,跑前路后注意得就是这个轮换是否能衔接上。有他亲自督导,营地那边倒是没有那么随意,只是无法出战的伤员们在战斗,该出的人大多还是开往前线了。

    结果,最后就是云中牧敌这边实力相较中路要弱一点的东路边因为人员补充不上崩了盘,而这时他们营地里还和“歼细”们玩呢,这群蠢货意识不到他们对前线造成了多大的影响,还在那嚷嚷:“就好了,坚持!”死得云中牧敌亲自死了回去,复活点重生后就砍人:“艹你们大爷,都他妈给老子上前线,养伤的留在这!!!”

    云中牧敌是真急了,也不管是不是自家行会的,上去就是咆哮打骂。许多人被震住,乖乖出营地支援前线。云中牧敌又顺便看了看那些“歼细”,嘿,真像,和营地的卫兵打扮一模一样。云中牧敌一边想着一边想找个营地的卫兵比较,结果发现,没有,一个都没有!

    云中牧敌一怔,隐隐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揪过身边一个玩家:“营地里的卫兵都哪去了?”

    这玩家是刚刚和“歼细”大战被灭复活出来的,立刻被云中牧敌揪住,恍惚了好一阵后才道:“啊?营地卫兵,这不是……咦,卫兵呢?”

    “我艹,你们这帮白痴!停手,都他妈给我停手!!!”云中牧敌快疯了,揪了人没命地朝后丢着,有个玩家被他扯翻在地,很是不满,爬起身就骂,云中牧敌回身一剑就把他给劈了,众人骇然地望着这个精神病,就听到精神病脸色铁青地瞪着他们:“你们搞毛呢?这些都是营地的卫兵,怎么动起手来的?”

    “卫兵?”还在战斗着的玩家一阵哗然,但手上还是没停,一边砍一边细细端详:“是卫兵吗?化妆的吧?歼细吧?”

    “歼细你妹啊!!!”云中牧敌气归气,心里还是保持冷静的,发消息和中路营地的玩家证实了一下,果不其然,声称已经获胜的中路营地,一个npc卫兵都没有了。

    “停手,都给我停手!!!”云中牧敌继续吼叫着,一些开始反应过来的玩家也终于开始帮忙劝阻。而作为玩家同一国的系统卫兵,是绝不会主动攻击玩家的,只是当玩家攻击他们中的某一位时,他们一定会协同反击,局面就是这么不断恶化扩散下去的。此时玩家这一停手,系统卫兵没了需要还手的目标,没事人一样,收了剑晃着就回归自己的本位了,留下一地错愕的玩家。

    “怎么回事?是谁先攻击npc的?”云中牧敌看事态也算阻止了,也平心静气下来,一边连忙组织人速速去前线支援,一边追查这事的起因。

    有参加这次活动的元老却肯定地道:“是有歼细来了,是系统发出的通知。”

    “是啊是啊!”不少人附和。

    系统当然不会撒谎,云中牧敌皱着眉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们就到处找歼细呗,结果就看到一个装扮成卫兵模样的歼细,我们就连忙上去攻击呀!”有人说。

    “你们怎么知道这是歼细的?系统提示?”云中牧敌问。

    “我到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打了,我就没多问。”一人说。

    “我也是。”

    “我也是。”

    “那是谁第一个发现歼细的?”云中牧问四下问着,没人回答。

    这个调查同样也在中路营地进行着,结果一样,第一个发现歼细的人始终问不出。但却有好些人一口咬定,他们到场时绝对看到是有一个人率先发现歼细并战起来的。

    祸不单行,此时传来二号噩耗,东路军由于支援不到位,在中路给予了适当援助的情况下,依然不敌系统,而一直都没现身的系统刺客军此时突然出现在东路战场,东路军瞬间崩溃,而他们所缠住的系统人马随后杀向中路,中路军自然不支,主动撤离。西路炮灰团的存在当然也就没了意义,撤离。第二次攻城战争,竟然因为这样一次偷袭事件而告负,更要命的是,至今找不出这事的起因究竟是怎样。

    “到底他妈的是谁!!!”无誓之剑回来了解清楚事情后也是怒火冲天,所有的会长都在咆哮着,连那些之前鬼鬼祟祟示意自己的人在营地赚积分的会长们都是。合着全都是白忙,这杀半天杀得自己家的系统卫兵,这能有积分吗?这些会长严重怀疑自家积分现在都得是负数了……众会长决心对这事件撤查到底,但在询问了大量的事件参与者后,得出的结论基本一致,都是系统发出了歼细入营的提示声,众玩家搜查,于是发现有人正与歼细战斗,于是上前助拳,于是战面走向混乱。而这个歼细发现的第一人,却始终找不出来。

    “呵呵呵呵……”这个时候,有人竟然还能发出笑声,在人群中显得是如此扎耳。几大会长一起怒声喝着“是谁?”,顺声望去,看到的却是韩家公子。

    “咳……”无誓之剑咳嗽了一下,没说话。

    云中牧敌和黑色食指对韩家公子都是极没好感,一看是此人怒火不减,而且还把矛头指向了逆流而上:“逆流会长,管管你的人!!”

    逆流而上自然也很尴尬,无奈地道:“你笑什么?”

    “那两个家伙长什么样?”韩家公子突然问一名事件参与者,没等人答立刻又改口:“对了,你也只参加了一处,就说你看到的那个什么样。”

    “长相没看清……衣服好像是黑色法袍……”

    “啊!!”好多人失声叫了出来,黑色法袍其实是很普遍的装备,但在云端城,黑色法袍是一种象征,一般法师是不敢穿的,随便穿出去很可能被人偷袭,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模仿偶像这种事,在其他城可以,在云端城,你偶像得罪的人太多了。

    “这一位是千里一醉?”逆流而上皱眉。

    “我看到的好像也是黑色法袍。”有人说。由于顾飞来得快,走得也快,大家的主要心思又都在歼细卫兵们,好多和他打了照面的,此时回想也总觉得印象模糊。

    “我看到的那个……好像也是……”连看到见鬼的,也觉得是黑色法袍了,其实那是刺客的黑色斗篷。

    “那不可能,你那边发现歼细的时间和这边相差无几,肯定是两个人。所以,这边和中路都是千里一醉,你那边应该是剑鬼。系统提示的歼细,实际是指他们两个,但大家思想上先入为主,都把玩家当作自己人,这才引出了这么大的乱子。”韩家公子道。

    “这……看起来是这样了……”好多人觉得这分析够合理。

    “这两个家伙,太毒了吧!!!”好多人忿忿不平。

    “这事,无誓会长,你给我们一个解释吧?”此时突然有人站出来来了一句。

    无誓之剑一看此人,怒道:“白加黑,你他妈的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乘大伙都在,我还想问问你什么意思呢!诸位听着,就是无誓之剑这个王八蛋,勾结了千里一醉和剑鬼两个,一直在给我们城战添乱,先前还派他的狗腿子倒影年华引着这两人过来杀了我一次,妈的。”白加黑道。

    “放你妈的屁!!”无誓之剑怒了,上来就要把白加黑劈了。不过他实会实力是强,个人实力却还没到顾飞那种举人秒人的逆天程度,白加黑也是一会之长,没那么弱,不至于一合就被劈了,剑一扬也是不甘示弱地还击,两人咣咣咣战了几合,一堆子会长都不支声在那看热闹,有些个还在留着乐。倒影年华很是着急,跳出来叫道:“误会,都是误会。”说着想去拉开二人,结果白加黑也是有哥们的啊,跳出来就喊:“怎么着,想拉偏架啊!”

    “什么话,这是误会,都停手,听我好好解释一下。”倒影年华道。

    “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白加黑怒道。

    “白加黑会长,你是不是先说一下你是什么时候被挂的。”倒影年华问道。

    “我是……”白加黑说了两个字突然停住,这事不好说啊!怎么说?说我是去抢对酒当歌任务的路上?逆流而上可正乐呵呵地站一边看着呢!倒影年华这小子阴险啊!白加黑一想到此,也就不管不顾了,索姓撒开了识泼,冷笑道:“干什么去了?哼,领了无誓会长的密令,去搅和对酒当歌的任务啊!!”

    “我艹,你个人渣,你再血口喷人!!”无誓之剑又怒了,但这几次却有了几分心虚,可不得不装出理直气壮的模样。和对酒当歌竞争,这不丢人,但使于这种暗算的勾当,这叫其他人信以为真了,该怎么看自己?

    “怎么不是?你虽然没明说,但在我耳边叽叽歪歪的,我还听不懂你的暗示?哼,你当老子会是那种人吗?你想我去使坏?老子偏不,我偏偏要带了人去给逆流会长他们助拳。想不到你个王八蛋够狠的,看老子不愿意,居然串通外人刺杀老子,我艹艹艹!!”白加黑名字没白叫,颠倒黑白的本事很有一套,这话里有真有假有天大的忽悠,但突下来却也觉得yy合理。

    人至贱则无敌啊!倒影年华算点子多了,但遇上这种没下限的还真没辙了,这倒打一耙真是十分潇洒,把个无誓之剑和纵横四海砸了个鼻青脸肿。谁都清楚纵横四海和对酒当歌肯定是有竞争的,真知对酒当歌有什么抢分任务的话,鼓动人去捣个乱很有可能。至于白加黑不听忽悠反而倒帮对酒当歌,这段子就仁者见仁者智者见智了。总之,无誓之剑和纵横四海的曰子,此时突然变得很艰难。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