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八十一章 分崩离析

第六百八十一章 分崩离析2017-11-10 16:36:14Ctrl+D 收藏本站

    无誓之剑望向四周,在这的可都是行会长们,也正都在望着他,那眼神都是极尽复杂之能事。其实这么多的目光,无誓之剑真的在乎吗?未必!在这种最最紧张的时候,他想找到的反而只是一个人的目光。

    他没有找到,因为这个人已经站到了他的身边,无誓之剑还没来及说话,这人突得就冲了出去,猩红的披风从肩上滑落,飘起,无誓之剑连忙伸手接住,那边白加黑已经结结实实地吃了一记冲锋。

    白加黑刚和无誓之剑交过手,一直提防着无誓之剑的动作,全没想到这人会突然向他出手。一记冲锋过来,打出了眩晕效果,白加黑顿时没法动弹,却瞪了眼道:“艹,关你什么事啊?”

    来人根本不答,右手伸出两指掐到左手指上的一枚戒指上,微一转动,整个人身上立时泛起了一抹红光,熟悉战士的玩家都知道,这是狂暴战士的特质,当怒气积蓄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出现这种形似狂暴的状态,这种状态下,伤害提高20%,受伤害同样会提高20%。一般来说在pk中很少出现这种状态,因为战士的技能都是要消耗怒气的,在单对单的战斗中,几乎只可能出现怒气不够,而不会富裕到累积出如此程度。而且这个状态是无法保存的,当玩家一定时间没有进行攻击或是受到伤害时,怒气就会自然下降。所以能在pk中一开战就出现此等状态,只可能是像顾小殇这样,带有迅速提升怒气的装备或是技能。

    怒气状态下顾小殇根本没和白加黑客气,直接就是一个旋风斩拧了上去,白加黑刚才和无誓之剑交手生命本就有损耗,顾小殇又是状态大发,白加黑身边的兄弟想上来帮把手,结果身子骨反不如白加黑,先被顾小殇给卷成了白光。这蓄至怒气状态的怒气何等充足?加上攻击制造伤害时的怒气补宜,在场许多玩家看到了有史以来持续最长的一记旋风斩。白加黑会长就在这样的旋风中被绞杀成了白光。

    但这可没完,此处就是营地,就近复活,白加黑当即就在另一个位置泛着白光重生,偏偏这么巧就在这会长聚会地旁边。大家望着他,自动给他让了个道,就见白加黑抄着剑怒容满面地就冲了进来,一路上都是骂骂咧咧,冲进人群就看到收拾了他的顾小殇还在那威风凛凛地站着。白加黑嘴里一堆不堪入耳的脏话喋喋不休,顾小殇却也不着恼,只说了三个字:“不要脸!!”

    “小殇!!”无誓之剑感动得一塌糊涂。在刚才那个已经无法辩驳的处境下,无誓之剑已经心灰意冷了,心里最后一点希望,就是这个自己一直钟意的姑娘千万不要因此对自己产生反感。结果,顾小殇竟然还帮自己出手干掉了白加黑,无誓之剑真是大喜过望。

    结果,顾小殇回头扫了他一眼,也丢了三个字:“没出息!”

    “啊?”无誓之剑怔了。

    “我还不知道你?看到人有任务你就眼红,自己不好意思出面,就鼓捣别人去干!真没出息,想要就自己去抢呀!!!”顾小殇数落无誓之剑,旁边一堆人听得都是暴汗。云端城的人都知道,行会强,那数纵横四海,会长牛,那当然是逆流而上,但要提到彪悍二字,有点见识得那都会想到顾小殇。就看眼下,**裸的强盗逻辑,实在是太彪悍。

    无誓之剑不知所措,这叫他如何表态呢?以后就听你的,我去当土匪?这也不像话啊!

    倒影年华倒是机灵,连忙过来打圆场:“小殇的意思就是咱应该敢作敢当嘛!”别管理解得对不对,反正这么一说自然是好听了许多,结果顾小殇对他也没留情面,白了他一眼说:“这些个鬼主意,肯定又是你出的。行会较量,大家明刀明枪嘛,老搞这些阴谋诡计做什么?”

    倒影年华也不想和顾小殇争辩,虽然心里觉得顾小殇想法未然太单纯,嘴上却不住地说着是,那白加黑哪有心情看他们三这扯皮,大吼着就冲了上来,也是直接一记旋风斩,十分贪心地想把三人一起卷了。

    无誓之剑这会装汉子,不闪不避,也是一个旋风斩,这是要和白加黑拼技能的强悍程度,以判定分胜负了。但两人的伤害也不至于一个天一个地,两道旋风斩相击,没有哪个被彻底击溃,鲜血飞溅,两人的生命一起哆嗦着下滑。持续地最拼下,终是差着一筹的白加黑输了判定,被无誓之剑的旋风斩断了技能。无誓之剑得理不让人,突得取消了旋风斩,埋头一冲,用了他所特有的技能二段冲锋,突突两下,把白加黑撞到不知哪里去了。

    “我艹的!!”白加黑这都飞到不知哪去了,骂声却还能传来,连续受到欺负,谁能忍得下去,反正死了不掉级,拼了!!

    白加黑怒吼着,又一次翻了回来,这次已不是他一人,沿路发消息招集人,竟然是把行会给发动了起来。带着人马杀了过来。

    “你还没完没了了!!!”无誓之剑一看这么一闹腾,刚才惹出来那点事似乎没什么人还在用心关注了,正好是个转移注意力的好机会,当即也是消息一发,纵横四海行会成员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兄弟们,咱们行会是小,但绝不受欺负!!!”白加黑鼓动呢行会成员,与纵横四海战到了一处。

    “打,给我狠狠地打,让他们知道个轻重!!!”无誓之剑也咆哮着,重生营地转眼成了一片战场,众会长没有哪个愿意趟这混水的,纷纷朝旁退着。以纵横四海的实力,这种仗无誓之剑都不用亲自上阵,看着白加黑在混战中左蹦右跳,而他则是随意站在一旁潇洒的指挥,这也是一种姿态的显示。

    但是,有人却不肯放过他,逆流而上缓缓到了无誓之剑左近,用正好让周围人都听得到的声音说:“无誓会长,刚才那事,你还没给我一个解释呢!”

    倒影年华叹息,解释?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还需要什么解释?逆流而上无非就是看大家的注意力因为pk有所转移,这才想把话题揪回原点,他就是要假这件事把无誓之剑和纵横四海的形象全给毁了。

    真以为游戏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那未免有些太天真。这也是人与人的社会,一个极品渣人,就足以毁掉一个行会,和行会的战斗力几乎全无关系。顾小殇说大家明刀明枪的较量,这直爽的念头是好的,可惜,人的思想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就像现在,就是一次很大的公关危机,处置不当,纵横四海可能兵不血刃地就被人给毁了。

    怎么办?怎么办?

    倒影年华很焦虑,无誓之剑也很焦虑,看到周围玩家那些闪烁不定的眼神,两人更加焦虑。纵横四海三大核心,风行带人在与黑白生死同盟战斗,但对于行会来说,那反而是小事,眼前这才是头等大事。

    “都是明摆着的事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顾小殇竟然又在此刻插了嘴。

    逆流而上一副很痛心的样子:“无誓会长啊!大家说好了一起合作打好这场城战,我们对酒当歌运气好一点,接到个任务,这对咱们整个城战的获胜也是有好处的,你单纯地不想看到我们因为任务赢取到积分,就着手破坏整个任务,你你你……”逆流而上这词估计也是刚才的时间里打好草稿的,此时说得抑扬顿挫又字字清晰,最后你你你三个字,更是好像已经气得说不出话的样子。

    “是啊,这么个态度,还合作个什么劲啊?”终于有人开始发出声音了。

    “纵横四海你们也太霸道了,就见不得别人完成个任务?”这些是有些兔死狐悲之感的,万一自己也弄到个什么极品任务,有纵横四海这样的霸权主义,任务不一样要被破坏?

    “我们可不想和你们这样的人合作,走!咱们换个城门去!”

    “凭什么?我们在这里辛苦这么久了,要走也是他们走!”

    “对,纵横四海你们自己走,别逼着我们动手。”

    声音越来越多,于是众人的胆气也越来越壮,众口一词,都是要纵横四海立刻滚蛋。只不过言辞上还算客气,没像白加黑那些污言秽语。

    无誓之剑和倒影年华对望了一眼,都明白这次是真的没戏了。纵横四海作为云端城第一行会,本就不会引来太多的好感。这次城战,先是把所有行会聚集在了一起,现在发生的事又让所有行会对纵横四海的行为产生了共同排斥。其实这当中,有多少是真的不想再和纵横四海再合作?又有多少是也洞察到了这个局面,落井下石想顺势就把纵横四海给毁了?人心难测,谁也不知道。无誓之剑和倒影年华都已经没了办法,两人只能默默退出了这个由云端城精英会长们组成的团队,临去一眼,无誓之剑看到逆流而上脸上浮现出意得志满的笑容。

    “我也退出!”顾小殇忽道。

    “小殇!!!”无誓之剑又感动了,叫得那叫一个动情,如果因为这事真能把他和顾小殇撮合成的话,无誓之剑觉得自己可就真是因祸得福了。

    “不是因为你!”顾小殇横了无誓之剑一眼,随后望着一堆看着他的行会长后说:“这事无誓他们是做得不够地道,可逆流会长,你现在咬着这事不放,存的是什么心思我也清楚。咱是没有你们这种花花肠子,可咱也不傻。无誓他们不地道,你可也没强到哪去,和你们对酒当歌合作,我现在心里也没谱,我看这同盟就算了,咱还是各打各的,各安天命吧!”

    顾小殇甩下一席话后,扭头就走,离开前也并没有看无誓之剑一眼,所有人都怔在了当场,反复想着顾小殇临去所说的话,一些会长又开始交手接耳,不大会后,就又有人道:“我们也退出。”

    “我们退出。”

    “我们也是。”

    行会接连退出,而一些很微小的行会根本就没资格参与这样的会长聚会,只能可怜巴巴地在一旁默默地等着消息,此时听闻了这边发生的一堆事后,一个个也各做打算,有悄然离去的,有继续在旁观望的,也有凑上前去想更直观地看一下的。

    开始退出的人还支一声,到了最后大家索姓低头不语,默默离开就是。云端城的行会联盟,在此时竟然彻底瓦解,原本八百余家行会,到最后留下没走的,竟然不到50家。

    这个结局是无誓之剑意想不到的,更不是逆流而上不想看到的。两个家伙此时面面相觑,再去看那些离去人的目光,得,两人是一起被鄙视了。所有人终于都明白了,什么同心协力,根本都是假的,把所有人都聚在一起,也只是这些大行会明争暗斗的把戏罢了。有好处,他们会第一个扑上去,跟着他们,大家永远只有喝汤的命,吃肉?哪怕真有运气捡到了肉,立刻也会有人撕破脸皮来抢。

    人群渐渐散去,而纵横四海和黑白生死联盟的战斗却还在继续。但竟然没有人一个还关心这场混战,所有人都带着讥笑的面容冷冷看着,像是看一群疯狗在抢食。

    “打,给我狠狠地打!!!”无誓之剑此时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本以为顾小殇是在偏向他,行会就算倒了,他心底还是有一丝甜意,可现在他总算知道,顾小殇只是简单地按照她的意愿在办事而已。比起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勾心斗角,那姑娘却是一厢情愿地单纯直爽着。不过正如她所说:单纯,并不是傻。

    目睹了这一切的,并不只这些当事人们,佑哥混在人群当中,也从头欣赏到了尾,他几乎了解事件的所有始末,更是惊叹不已。

    顾飞做过什么?

    不就是瞬移,双炎闪,低调走人吗?结果竟然引发了这些行会深层次下的不和谐,好好的同盟自己就闹得土崩瓦解了。

    牛,真是太牛了!不知道千里是有意算计到的,还是无心插柳。这可算是个大事件,得记录下来。佑哥想着又在小本上码起了字。

    顾飞和剑鬼两个不敢像佑哥这样公然就混在人群中,两人一直在远处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一边听着佑哥的现场直播,直至这联盟瓦解,两人也是不可思议地对望了一眼。

    “太牛了!”顾飞说,“咱俩要是也有积分统计,这得给咱俩算多少分啊?”

    “以系统的智商,这价值它大概是衡量不出来的。”剑鬼说。

    “佑哥,无誓之剑现在什么位置?”顾飞问。

    “还来,算了吧……”佑哥亲临现场,目睹了无誓之剑被人逼入窘境的一系列遭遇,都起了恻隐之心,想不到顾飞他们还要给这可怜人制造伤害。

    “任务嘛!”顾飞回答得轻松极了。

    “我这倒也看得到他,正指挥行会拿黑白生死同盟撒气呢!”佑哥说。

    “真想参战啊!”顾飞搓手。

    “等等吧,先让他们闹着。”佑哥说。

    “嗯!”顾飞也无奈,纵横四海的人全堆在这,想灭无誓之剑是有点难度,顾飞没把自己当成千人敌。当然,原因他认为是法力不够,而绝不是实力不够。

    佑哥发完消息,坐在树下继续码字,一人不声不响地就飘到他身边,歪头看了他写的东西两眼,不屑道:“你够无聊的,这有什么好写的。”

    佑哥顿时闻到了一股子熟悉的酒味,歪头一看韩家公子倚着树正居临下地望着他,手里酒瓶晃晃悠悠,好像随时会掉自己脑袋上一样。

    佑哥下意识地躲了躲道:“大事件嘛,记下来。”

    “那两个家伙呢?”韩家公子问。

    “不知道在哪边。”佑哥说。

    “传我的话,我一定会把他们两个揪出来灭掉。”韩家公子说。

    “不是吧?都是自己人还这么认真?”佑哥说。

    “认真?只是无聊罢了。你说他们听到会不会吓得尿裤子?”韩家公子说。

    佑哥干笑了两声:“可能不会。”

    韩家公子点了点头道:“如果是你,八成就会了。”

    佑哥泪流满面,我招你惹你了。

    佑哥把韩家公子的话转告二人后,顾飞诧异:“咋了,他没事干了?”

    “嗯,我看是你俩把他们的局面搅得乱七八糟,他却无能为力,伤自尊了。”背着韩家公子的时候,佑哥还是很敢说的。

    “会这样吗?”顾飞问剑鬼,希望剑鬼以对韩家公子的了解给个判断。

    “非常会。”剑鬼肯定道,“看来他是准备认真对付我们了。”

    “他有这心,可没这力啊!直接对战他当然不行,指挥的话,怕是没有那么听他话的人吧?”顾飞说。

    “这倒是……”剑鬼点头,“不知道他准备怎么做。”

    于此同时,对酒当歌的行会频道中突然发出一条系统消息:韩家公子退出行会。而行会彩云间的驻地,韩家公子微笑着和他的酒瓶一起出现了:“你们行会招人不?”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