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八十四章 没烧尽的纸片

第六百八十四章 没烧尽的纸片2017-11-10 16:36:17Ctrl+D 收藏本站

    离开了纵横四海的驻地,顾小殇奇怪地问韩家公子:“怎么我们不是在那里和他们一起等着千里一醉和剑鬼出现,只是专程得过来报个信?”她起初是这样以为的,结果韩家公子却没有这样行事,顾小殇说话算话,说了由韩家公子指挥,过程中就不加过问了,事后才打听个究竟。

    “死守是守不到的,那两个家伙多少还是有点脑瓜的。他们也会侦查,寻找时机。我们不能让他们侦查到我们的存在,只需要暗中注意,不动声色把他们包个汤圆。”韩家公子说。

    “那何必告诉无誓之剑这个消息,如果纵横四海疏于防范的话,他们现身的机率不就更大的?”顾小殇说。

    “问题是他们肯定能猜到我会在这里伏击他们,所以如果纵横四海一定防备都没有,这反而成了明显的陷阱。”韩家公子说。

    “你肯定他们能知道这么多?”

    “当然。”韩家公子自信地道:“因为我们都有一位喜欢两头倒的好朋友。”韩家公子一边说着一边给佑哥去了个消息,想探探顾飞和剑鬼有没有什么新情况,结果却也收到了“对方消息接收已关的”冰冷回复。

    “妈的,竟然敢拒收老子的消息。”韩家公子恶狠狠地嘟囔。佑哥知道这个情况的话一定会泪流到天亮,原来怎么着都是得罪。

    “那现在呢?我们其实也只能是等着对吧?”顾小殇问。

    佑哥关了消息这是让韩家公子也很没辙的事,很无奈地道:“本来想通过这位好朋友再刺探一下那两人的情况,没准会知道一点动向,想不到我们这位好朋友也有立场坚定的时候,这次是铁了心两不相帮了。”

    “你们这好朋友是谁啊?”顾小殇难免好奇。

    “菜鸟一只。”韩家公子说。

    佑哥泪流满面,就让我的名字曝一下光你能死吗?

    “咱们的人现在分成三组,分别去xxxx,xxxx,xxxx这三个坐标区。行会徽章都摘了了。就算看到了这两人也一定不要慌张,更不要在没听到指示的情况下出手,他们意识不到你们是他们的对手。否则一旦让他们意识到了风吹草动开始闪人,以他们的速度,咱们很难追上。”

    “他们俩移动速度多少啊?”彩云间里有人挺不服气,自然是对自己的移动速度很有自信的主。

    韩家公子看了说话的人一眼后:“光跑的快也没用,你生命是多少?”

    “生命?”

    “生命就那么点,追上去找秒啊?”韩家公子说。

    “那我们也可以拖延时间,等大家追上来啊!”对方说。

    “我从来没听说过被秒杀也算是一种拖延时间……怎么拖延?一人拖一秒吗?”

    对方还想说什么,韩家公子朝他招手:“过来,搭把手。”

    “搭什么手?”对方茫然。

    “托我上去。”韩家公子指了指头顶上那树杈。他到了这林子就左看右看,其实一直就在选择个合视的观察点。这是他一贯的作风了,只有看清楚局势,指挥才能全面而有效。

    那人过来手一叠,韩家公子一踩上了那树杈,之后又朝上爬了一段,顾小殇在下面仰着头问:“你爬树上就能全看到了?”

    “我有道具。”韩家公子掏出望远镜朝她示意了一下。

    “那你就留这了。”顾小殇问。

    “暂时就这样吧,除非纵横四海的人做出转移了,大家分组行事吧!”韩家公子说。

    韩家公子说是总指挥,但具体命令其实还是顾小殇来下。韩家公子也聪明的知道自己刚刚和他们混一起就对每个人指手画脚肯定会让人觉得不爽,所以他也没有这么做。布置的战术基本是以和顾小殇说话的模样说出,然后顾小殇再去组织大家办事,一切也得处理得井井有条。

    “那我们走了。”顾小殇分完组后,自己也准备亲自带一个,朝韩家公子打招呼。

    “去吧,碰到可疑的人立刻把坐标传给我,那两个家伙,蒙八层面我也认得出来。”韩家公子说。

    “收到。”顾小殇手一挥,带人去了。

    佑哥作为一个几乎是最知道内情的观众,一直就在纵横四海行会附近溜达着准备看戏。他自己估计韩家公子要么是过来直接找无誓之剑合作,要么就是带点对酒当歌的人过来帮忙,结果韩家公子的处事果然是他所料想不到的。居然是和顾小殇一起出现。

    佑哥也是明白人,知道彩云间这个行会的特别之处,不由赞叹了一下韩家公子的眼光,至于是怎么取得合作关系的,佑哥很冲动地想发消息问问,但忍住了。消息接受都关了,现在又开,开了又关,如此反复太没出息,佑哥想着,克制着自己强烈的好奇心。其实他还很想把韩家公子与彩云间合作的事通知顾飞和剑鬼一声,他相信韩家公子这一步棋就是顾飞和剑鬼也料想不到,他们可能只会把纵横四海和对酒当歌的人当作假想敌,遇到彩云间的人,未免会大意。

    哎呀,好想八卦啊!佑哥痛苦地忍着。

    距离云端城相当一段距离的云郊湖处,顾飞和剑鬼终于到了这片区域。两个人左看看,右看看,剑鬼一边从他所掌握的游戏经验入手分析:“一般来说你这种类似寻找线索却又没有明确提示的任务,一般是不是找npc问话,就是到了地图区域后,系统自动提示探寻完毕,你看看,任务里有提示吗?”

    “没有。”顾飞说。

    “那就是找人问话了,这地我不太熟,哪里有npc呢?”云郊湖畔是个深受恋爱男女青睐的练级区,剑鬼在这方面却是没什么突破,没机会来这种地方,这练级区也只是偶有路过,没什么了解。

    “那边有个木屋。”顾飞扫了一圈,指向了云郊湖的西南角方向,湖边有个简陋的木屋,算是这荒郊野外的唯一的一点生活气息的。

    “去看看。”剑鬼朝那走去,顾飞看到四下又是几乎齐腰的芦苇草,连忙提醒剑鬼:“小心踩到人。”

    “人??”剑鬼不解。

    “不信你看着。”顾飞脱了衣服没拿剑,朝着前面一片芦苇茂密的区域扬手吟唱了一个法术,火光顿时冲天,芦苇丛中瞬间跳出了三对男女,反应各不相一。一对是茫然地四下打量,一对则头也不回地仓皇逃窜,另有一对却是理直气壮地已经在破口大骂,扫了一圈眼瞪到剑鬼身上,那男玩家喊道:“那盗贼,看到是谁了吗?”

    剑鬼一怔,下意识一转头,顾飞没了。再朝下一瞥,顾飞也正芦苇丛里蹲着呢,朝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剑鬼只好替他掩护:“没看到。”

    这骂声一起,芦苇丛里顿时起来无数个脑袋,四下张望着打听着发生了什么事,甚至在剑鬼身边不到五米处也出来两个脑袋,把剑鬼吓了一大跳。

    “看到了吧!”顾飞给剑鬼消息。

    “太牛了。”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追求。”顾飞说。

    “是。”

    “都不闹了叫我……”顾飞说。

    这些有追求的玩家在纷纷露头冒了个泡后,又逐渐潜水隐没了,湖边的芦苇丛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剑鬼招呼了顾飞一声,指了指某个方向:“从那边走算了。”

    剑鬼指的地方是紧挨湖水的地方,这里又是烂泥又是水,估计不会有人在这寻求意境。由此可见剑鬼厚道,当初顾飞为怕踩到人,是拿了法杖当导盲棍在丛中乱敲的。

    两人一边继续朝那木屋方向去,剑鬼一边忧虑道:“会不会什么npc也这样蹲在芦苇丛里?那可就不好找了。”

    “能和佑哥联系就好了,他大概能知道得多点。”对于云郊湖畔顾飞也就知道这么一个特色,还能指望他知道多少?

    两人转了四分之一湖,终于到了小木屋旁。这小木屋也是年久失修,又沾着这么近的水气,没进门呢就已经是一股子的霉味。屋里一个壁炉,一张塌了的床,一个空空的书架,还有一张蒙了厚厚一层灰的书桌,桌前一堆木头碎块,看前身应该是一把椅子。

    简单的一目了然,但剑鬼却没有这么快就气馁。书架的背后,塌床中的那些夹缝,写字桌的抽屉,到最后直接把脑袋伸到壁炉里观察烟囱道去了。

    “不用这样吧?”顾飞惊叹剑鬼的细致。

    “等等,好像有什么东西,有能照亮的没有?”剑鬼的声音从壁炉里传了出来。

    “是吗?”顾飞连忙掏了个灯笼出来,点着,塞到了剑鬼手里。剑鬼提了灯笼进去,半晌后传出的声音是:“这玩艺哪弄的?”

    “霞雾城,临走后颜小竹寄来说给我的。”顾飞说。

    “哦,那里……”照明物是霞雾城的地方产物,那里的玩家经常带着亮在雾中标明自己的位置。火把当然是最简陋的,但玩家的追求不能这么朴素,渐渐地就有人开始制作灯笼这种拿到手上也算一样饰物的玩艺。更精致的还有把游戏中一些元素类的发光宝石,做成吊坠挂在脖子或是腰间,在霞雾城深受人们喜爱。据说现在的霞雾城,不少潮男潮女开始流行拿灯语进行沟通,打造独属于霞雾城的浪漫情调。

    “发现什么了?”顾飞对这些不感兴趣。

    “挂在壁炉上呢,好像是页纸呢!”剑鬼说。

    “这算什么发现啊……”顾飞哭笑不得,他以为剑鬼发现了什么机关密道一类的。

    剑鬼的语气却十分严肃:“这是游戏,每一样东西都是程序设计出来的,无缘无故在烟囱壁上挂着一页纸,这自然也是特意设制的。”

    “没准只是谁丢的,不小心飘到烟囱里来了,你看这里玩家也是很多的,估计会产生大量的生活废纸,如果有人不注意环保随便乱丢,于是就飘到烟囱里来了。”顾飞坐在刚才剑鬼研究过程中擦拭干净的桌上打趣道。

    “弄下来看看就知道了,给我个长点的东西,法杖什么的。”剑鬼说。

    顾飞抽了根法杖递给剑鬼,剑鬼又一番折腾,终于是钻了出来,手里拿着半张残纸,已经迫不及待地研究起来了。

    顾飞凑过去一看,这纸干燥焦黄,但不是那种放得曰久所导致,而是经过要高不高的温度长期烘烤。纸只有一半,半截身子处明显有烧焦的痕迹。

    “这上面画着什么?”顾飞看到这纸上是有图案的,剑鬼拿着却也想看。

    “你先洗脸去吧!”顾飞忍不住道,从烟囱里爬了一圈,是什么模样大家可以想象。用剑鬼话来说,那炉灰也是一段程度设计。

    “不急!”剑鬼也是有追求的人。

    “这纸片的故事应该是这样的,它本来是被丢在壁炉里准备烧掉的,但高温产生的气流把它吹了起来,后黏在了烟囱里,也没烧完,就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模样,至于这图上的一个圈圈一个叉叉,就需要你这种游戏专家来分析了。”顾飞说。

    剑鬼看着那圈圈叉叉,若有所思,突得摸着口袋,翻了好大一张纸出来,在桌上摊开。

    “什么?”顾飞忍不住问。

    “地图,云端城的。”剑鬼说着,指到了上面的某处,再把那半张碎纸拿了过来:“看,这个图,像不像是云郊湖?”

    顾飞看了几眼,飞快指出七八个不一样的地方。

    “当然不可能全一样了,地图是玩家手绘出来的,我估计不是那么太用心,这个是系统弄出来的,当然更加精确,我们照这不一样的地方,实地看下就知道。”

    剑鬼积极得拿着小纸片和地图跑出去了,玩家自制地图上略有点粗略的坐标,又装模作样地标着所谓的比例尺,算一算倒也知道要找这区域的坐标大致是多少。剑鬼选了最近一个,很快找到,拿着纸片左看右看,渐渐茫然了。这实地和看图真不是一回事,看图这里勾了个弯,但到了实地,剑鬼看到了n个弯。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