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八十五章 潜水员顾飞

第六百八十五章 潜水员顾飞2017-11-10 16:36:18Ctrl+D 收藏本站

    “不管怎么说,这里是有这么一个弯的,但你看,玩家这图上没勾出来。这纸上的有。”剑鬼说。

    顾飞也仔细地看了看,又打量了一下周围这地形,最后道:“我觉得那是因为玩家这图比例尺比较小,这张破纸上的比例尺比较大,所以这地方勾得详细些。”

    “嗯,那么这个标x的地方,就是这边喽!”剑鬼一边说着一边举着纸,参考着地形继续朝前走着。片刻后,两人到了破纸标注了个x的地方,这地方湖边的走线就简单了许多,剑鬼一对图,着实欣慰:“就是这里,你看,一点都不差!”剑鬼指着纸上的画线说道。

    “那这个x……不就是在水里了?”顾飞说完两人一起朝湖面上望去,碧波荡漾,一点xx的迹象都没有。

    “难道是在水底?”剑鬼说。

    顾飞摊了摊手:“那我没辙了,我不会水。”

    剑鬼捡了块石头朝那湖心扔了一下,咕咚一声闷响那石头就沉没了,剑鬼也打了个寒颤:“这个我看光会游泳还不行,得会潜水。”

    “这和游泳有什么区别?”

    “游泳是在水面上活动,潜水是在水底下活动。”剑鬼说。

    “看样子你是不会了……”顾飞说。

    “我那两下子,稍不注意到是很快能到水底下去,只不过那不叫潜水,叫淹水。”剑鬼苦笑道。

    “那你有没有什么朋友会?”顾飞问。

    “有倒是有,但现在也没法联系啊!”剑鬼说。

    “哦?谁啊?”顾飞就是好奇一问。

    “你也认识,水深。”剑鬼说。

    顾飞恍然:“哦,顾名思义啊!这id,我怎么没想到呢!”

    “听他说他连潜水证都有。”剑鬼说。

    “那现在也帮不上忙。”顾飞叹息。

    “而且游戏里也没潜水用具吧?”剑鬼说。

    “我哪知道……”

    两个人蹲在湖边犯愁,剑鬼拿着那纸片发怔,目标就在眼前,却遇上这种难题。如果是普通网游,哪有这种事,有水你就下,淹死是有,但系统都给个呼吸条让你注意着。可平行世界就不是这样了,真实模拟呢,不会游泳就等着淹死吧你。

    “我先游去这位置看看。”剑鬼说。

    “行。”顾飞同意,于是就看着剑鬼下了水。剑鬼真是厚道人,先前的意思就是说他的水姓也不怎么样,这时看果然如此,进了深水区域后,四肢在那玩命的扑腾,正是大名鼎鼎的狗刨式,那浪花被他翻腾的,连人都看不见了。

    就这么扑腾了一圈,剑鬼掀着浪花又回来,上了岸一抹脸上的水花后道:“水上是什么都没有,水下面,好像是有点什么。”

    “有点什么?”

    “看不太清,真得潜下去,不过那里我看也不算太深,顶多三四米。”剑鬼说。

    “这样啊……我想到了主意!”顾飞说。

    “什么主意?”剑鬼问。

    “你抱个石头,沉下去。”顾飞说。

    “我下去那就上不来了。”剑鬼说。

    “别急,再弄个石头拴你身上,你就憋着气潜一回,到时不行了就来消息,我拖你上来。”顾飞说。

    “你拖得动吗?”剑鬼表示怀疑。

    “找人帮忙啊!”顾飞说。

    “哪有人?”剑鬼问。

    “人还不好找!”顾飞又收了装备乱丢法术,一边大喊:“有没有人,有没有人!”

    这芦苇丛里能没人吗?当时就被炸出来一堆,这回顾飞没躲,顶着一些骂声,陪着笑道:“哪位好心人来帮帮忙啊?”

    大部人恨不得弄死他,没过来动手就算不错了,哪还有心情帮什么忙,纷纷瞪着眼喊没空就又潜回芦苇丛。但要不说世上好人多呢?还是有些玩家问了声,什么事。

    顾飞大概说了一下自己的意思,就是剑鬼下了水,不行的时候麻烦大家一起用力拉一把。一些玩家听了觉得新鲜,表示愿意帮这个忙。顾飞连声道谢,口袋里拿了绳子出来,准备拴剑鬼腰上。

    这事毕竟不像pk那么司空见惯,弄得剑鬼都有些紧张,望着顾飞:“你不是玩我吧?”

    “当然不是。”顾飞把绳子丢给剑鬼,“拴牢些啊!”

    剑鬼接过绳,犹豫了片刻,正准备朝腰上系,突然想起什么,眼睛一亮道:“不行,这我不能去。”

    “怎么?”顾飞奇怪,剑鬼可不是这种会退缩的人啊!

    “你看,这任务其实是你的,万一这一步骤得任务人来触发,我下去有什么用?”剑鬼说。

    这话倒十分有理,顾飞怔了怔后道:“那纸片不也是你掏出来的?”

    “可还是你去保险不是吗?我要去了,什么也没有,咱得怀疑是不是因为我不是任务人的缘故,到时你还得下去一趟,所以不如直接你一次姓去了完了。”剑鬼说。

    “我不会水!”

    “要会水干什么,抱个石头憋口气沉下去,不行了就发消息给我,我们拖你上来。”剑鬼把顾飞的原话送回去了。

    顾飞没话说了,但怎么总有种像是被摆了一道的感觉,剑鬼已经把绳子扔回来了:“拴牢些啊!”

    “你不是玩我吧?”两人角色彻底对调了。

    “哪能啊!”剑鬼认真地道,然后已经过去对几个帮忙的玩家表示感谢了:“谢谢哥几个啊!”

    “客气客气。你们这什么任务啊?”有玩家问。

    “城战的。”剑鬼说。

    “哦!”这些都是野人玩家,城战和他们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一听是城战相关的那就一点觊觎的心思也没有了,纷纷接近剑鬼的绳头。

    “这哪有石头呢?”剑鬼东张西望。

    “想加重量然后沉底是吧,我这大锤你拿去吧!”有个热心战士提供东西。

    剑鬼拿过一看,一垃圾白板,但这份量却绝不是假的。重量这东西,和装备等级是没有绝对关系的,低阶高阶装备都有轻有重。而游戏也必需得有点符合游戏的设计,装在口袋里的东西,那就不能再去拿加法算什么重量了,不然就不符合科学了。重量,那都是按流于表面的东西来算。也就是说,这大锤顾飞要拿在手里,得沉;装口袋里,那这重量就另算了。

    “这个好!!”剑鬼连连点头,一边交给顾飞一边说,“等准备要我们拉时,大锤你就装口袋里。”

    “扔了也行。”那战士大方地道。

    顾飞绳已经拴好了,这会又想起来个问题:“可那位置不在水岸边,这段我怎么过去?难道从水底走过去?”

    立刻有热心参与的群众出谋划策:“先抱块木头漂过去,到了位置,放开木头拿斧子,沉底。”

    “你怎么这么聪明?”顾飞面无表情望着此人。

    “哈哈,我去找木头去。”这人跑了。

    “怎么,哥们你不会游泳啊?”提供大锤的玩家奇怪道。

    “不会。”顾飞说。

    “那找个会水的去啊!”大锤玩家道。

    “他的任务。”剑鬼指指顾飞说。

    “加油!你行的!”大锤玩家拍了拍顾飞的肩。

    “木头来了!!”就这么不大会,那玩家已经从湖边烂泥里刨了根木头回来,一截不知从哪漂过来的树桩子。

    “这还能浮吗?”顾飞看那树桩子觉得不保险。

    “还行。”那玩家把木头甩到了水面上,木头摇摇晃晃,倒还真浮着。

    “不会我一抱着就沉了吧?”顾飞问。

    “放心。”有人道,“我们会拉你上来的。”

    “去吧去吧!!”大家都很积极。

    顾飞勇敢地出去了,下水,抱了木头,推进深水。木头倒真没沉,但这时顾飞脚下已经没根了,死死抱着木头,岸上玩玩纷纷出主意,这个叫用手划,这个叫用脚蹬,一种叫绝望的情绪在顾飞心头升起。

    剑鬼也没闲着,大声给顾飞提示方向:“左,向左,向左啊!左,是左!!!”

    喊半天没反应,剑鬼以为顾飞听不到,又发消息:“歪了,朝左!”

    “我知道,让我研究一下!你抱着木头划过水吗!”顾飞怒。

    “哦哦……”剑鬼镇定下来。

    好在游戏里体力消耗甚慢,顾飞抱着木头研究也不见累,不大会终于摸出些门道,抱着木头开始有目标地前进了,湖岸边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好了好了,到位置了,不要再朝前漂了!!!”总指挥剑鬼又发话了。

    结果顾飞又像没见听一样朝前漂着,剑鬼以为他又听不见,连忙消息,顾飞又怒:“怎么停让我研究下!!!”

    “停什么啊,抽锤子放木头沉了。”剑鬼说。

    顾飞一听倒也是,他也是个干脆的人,挥手掏了锤子一放木头,咕噜一声,连个泡都没冒,水面上就只剩半截木头继续朝前方漂去了。

    顾飞毕竟是内外兼修的真正武功高手,这要说憋气,真能比常人多坚持不少。这沉下水来倒也没显得慌张,就是眼睛有点不敢睁,后来想着不过是游戏,有什么可顾忌的?心一横眼一张,刺痛,水突然打到眼上还是有点刺痛的,顾飞稍适应了一下,拧着眉毛低头一看,自己距离水底已经没几步了。

    当即扭着脑袋左右张望。水底下才三四米,光线已经不怎么好了,昏昏暗暗,周围漂着一堆子的微生物,让顾飞感觉十分不卫生。这四下看了一圈,值得注意的东西他已经寻到,就在身边不到两米的地方,一个形似隧道的玩艺耸立在那,从岸上看可全没发现!顾飞这时脚已触底,朝那方向漂了几步,到那跟前一看,还真是个洞口,想进去看个究竟,哪想手探了过去,却感到在那洞口上摸到一团软乎乎的东西。

    顾飞吓一大跳,另一手又跟着上去触碰了一下,果然是有什么东西挡着。这种感觉说不上来,似乎就是一层薄膜罩在上面,顾飞想想掏了匕首出来,朝上一扎,哪知这层东西伸展姓着实厉害,顾飞朝前扎,它猛朝里缩,但就是扎不穿。而它这一延伸,周围水流波动,顾飞倒也看了个全面,就是这一层膜一样的东西,挡在了这洞口。

    扎不成,砍也不行,撕扯更不行。顾飞试了几种手段都无济于事,时间却已经不够,顾飞屏息已经基本到了极限,只好给剑鬼发了消息,示意拉他上去。

    剑鬼收了消息,连忙示意大伙用,绳子够长,也够结实,大家动作也很快,渐时已经绷直。顾飞乘这点时间还研究那薄膜呢,突得腰上一紧,人刷就倒漂出去,借着浮力更是越漂漂高,顾飞正觉有趣,却已经漂到了头,水位忽浅,浮力不足,顾飞一沉没等站稳,这还被拖着呢,直接坐倒在了泥里,跟着脑袋出了水面,众玩家欢呼着,把他扯上了岸。

    “谢谢,谢谢大家了。”剑鬼向众人道着谢。

    “还有什么事要帮忙吗?”群众好人想做到底。

    剑鬼望向顾飞,他还不知道水底有什么,自然不知道还要不要帮手。顾飞抹了把脸上水,也朝众人道了个谢后说:“暂时不用了,大家先忙着!这位兄弟,你的锤子。”顾飞把锤子也还了对方,这些玩家自然都是有男有女的配对,看没事也就手拉手地散了去。剑鬼这才凑上来问:“水下有什么?”

    “一个很奇怪的东西。”顾飞描述了一番。

    “这……洞里有什么看到没?”

    “没有。”顾飞摇头,“洞里没光线看不到的,而且那不能说是洞,我觉得像是个隧道,你来这边。”顾飞引着剑鬼又绕湖走了一截,到了某个位置,踩着水就下去了,剑鬼跟在他后面,顾飞指着前面水底说:“你看,模糊还是看得到的对吧?”

    剑鬼一瞅,果然模糊可见这片水域里似乎隆起着一道阴影。

    “奇怪的东西。”剑鬼也只能以此做结论。

    “不知道进去之后有什么?是不是通到什么地方?”顾飞想到了当初乌龙山的那条秘道。

    “难道说,是直通云端城内的秘道,这要让攻城玩家知道,自然就可以借这条秘道,直接杀进城了!!”

    “好像有点可能。”

    “你想啊,这任务最初的内容,是和那个什么土木工程师有关,那工程师可能就是设计这秘道的人,然后对酒当歌接到的是利用这npc来攻城的任务,很有可能他们任务完成的话,就是清楚了这秘道的位置,然后走秘道直接进城!”剑鬼觉得自己的分析十分靠谱,越说越兴奋。

    “嗯,有道理。”

    “那对酒当歌的人怎么没出现在这附近?他们的任务还没完成?”剑鬼疑惑。

    “这么说来,他们的任务是要利用秘道进城,我的是要阻止他们,那我接下来的内容是不是要毁了这通道啊?弄塌它?这怎么弄?”顾飞说。

    “这个……目前玩家好像没有这么强的破坏力,我觉得你的调查可能已经算完成了,你得回主城一趟,交待一下任务。”剑鬼说。

    “那我死回去!”顾飞企图投水自尽。

    “别别!”剑鬼连忙阻止,“这调查任务这么模糊没提示的,谁知道你完成没啊?你这一跳,万一因为死亡任务失败了呢?你还是跑一趟吧!”

    “唉唉,麻烦啊,顺道去纵横四海那边看看情况吧!”顾飞说。

    “我先去还任务吧,我潜行过去走走。”剑鬼说。

    “那也成。”顾飞点头。

    两人这正商议呢,忽然消息提示一起响了起来,两人都没太在意,随手点开,结果一开都是大吃一惊,这开了的竟然是他们的佣兵频道,发消息的人是韩家公子:“佑哥,你缩什么,给我滚出来!!!”

    “哟哟,这是怎么回事,频道怎么能用了?”顾飞。

    “对啊,之前不是敌对的吗?”剑鬼。

    韩家公子也吓一大跳,他们在纵横四海驻地周围布置了许久,不见二人出现,韩家公子也有点焦躁。佑哥关了私聊消息,于是就想试试佣兵频道他是不是也屏蔽了,哪知道这一说话,佑哥还没出来,这两个人倒是跳出来了。韩家公子也很费解,这怎么就联系上了呢?

    “咋回事?难道是出了城来佣兵频道都可以用了?”顾飞问。

    “这什么逻辑啊?怪事怪事。”剑鬼也嘀咕。

    另边御天神鸣和战无伤也诧异地嚎起来了:“你们两个死哪去了???”

    佑哥默默注视着这一切,他忍!他没有屏蔽佣兵频道,因为这种团队频道你只要不支声假装潜水,事后说自己屏了就可以。此时顾飞剑鬼竟然突然在频道里发了言,他大惊之下差点就开口了,一想到那边现在对立,自己一露面就要夹在缝中生存,连忙克制。

    “听说你俩要刺杀无誓之剑?”御天神鸣问。

    “对啊,他在哪?”顾飞问。

    “行会这边呗,别来,现在全会上下就等你们两个呢,你们再牛,不至于能灭一千人吧?”御天神鸣说。

    “御天你哪边的?”韩家公子冷冷地问。

    “这破行会没心呆了,咱自己组个行会吧再!”

    “我们战士之家还行,挺娱乐的。”战无伤自豪。

    “重生紫晶要人吗?千里你帮我问问呗!”御天神鸣说。

    “咳,那啥,其实我最近也有点不如意,如果重生紫晶要人的话,我不介意你也替我问问。”战无伤见风就转舵。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