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八十六章 水之结界

第六百八十六章 水之结界2017-11-10 16:36:20Ctrl+D 收藏本站

    顾飞这边面无表情,在频道里说:“重生紫晶你们是别想了,花丛中永生我们可以担保你们两个位置,我这就打招呼去。”

    “别别,千万别!!!”御天神鸣和战无伤吓坏了。花丛中永生现在也是名声响亮。好多玩家都知道这么一个聚集着一堆猥琐男的行会。现在出门泡妞,你要提花丛中永生你就别和人家姑娘打招呼,人躲都躲不及。要不怎么现在人都喜欢把低调挂在嘴上呢?花丛中永生就是太高调,泡妞都泡出口号来了,妞能不反感吗?虽然大家心里都清晰和姑娘搭讪十有**是一个目的,但这目的你不能这么公然地宣之于表,那样会显得很低俗。

    御天神鸣和战无伤两个自然不想和低俗挂上关系,花丛中永生现在是泡妞一族的禁忌,两人听到这名字都觉得不吉利,顾飞居然还要介绍他们进去,真是三天睡不好觉了。

    这时频道里佑哥突然暴发:“不行了,我忍不住了!!!”

    “怎么回事,频道你们俩怎么突然又能出了?就因为你们俩不在城里?可这也不对啊,凭什么佣兵频道只属于城外,你们两人在城内的时候,可以用这频道交流吗?还有公子,你是怎么和顾小殇混到一起去的?”佑哥这憋半天。

    “哇,重口味啊!!想不到公子你的口味和无誓之剑不要上下,太牛了!”御天神鸣和战无伤惊叫,顾小殇是云端城的名女人,姓格强势,所以虽然长得也不错,但据说到现在为止就出现了无誓之剑一个追求者。这要放在一般姑娘上,哪怕长得普普通通,也绝对不止这个数。没办法,狼多肉少啊,网游玩家男女比例终究是很不协调的。

    “你们都来受死吧!”韩家公子说。

    “我说你来给无誓之剑送什么信,感情是带着妞示威来了?”御天神鸣恍然大悟,末了又严肃道:“公子啊,看来泡妞这活你不行啊!这事办得太不成熟了,何必呢?这样争风吃醋,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最后全叫旁人看了笑话,两旁俱伤啊!!!”

    “嗯,这一点上,御天说得还行。公子你不成熟。”战无伤说。

    “御天神鸣被公子精英团革除出团。”系统说。

    频道里一片安静。

    “无伤你刚说什么?”韩家公子问。

    “没事,我说我最近挺好的,大家都挺好的吧?”战无伤说。

    频道里继续安静,突然佑哥跳出来大叫一声:“我明白了!!!”

    “佣兵频道里以团长为归属的,所以当公子属于攻城方时,频道就能在公子无伤御天还有我这个第三方中使用,千里和剑鬼则不行,现在千里剑鬼无伤你们都能使用,这说明频道是属于第三方了……公子你退行会了?”佑哥说。

    “佑哥……现在大家关心的不是这个事吧?”顾飞忍不住道,可怜的御天神鸣说行会没劲,眼巴巴地想跟众人搞个行会,结果却被韩家公子踹出了佣兵团。这会完全没处说理去,顾飞剑鬼敌对营无法通消息,佑哥关了消息,战无伤倒是主动发来消息,大声嘲笑,御天神鸣泪流满面。

    “嗯,我退行会了。”韩家公子却在从容地回答着佑哥的问题。

    “为什么?”佑哥好奇之心无止境。

    “没意思。”韩家公子说。

    “哦,看来这次城战大行会表现不怎么样啊!”佑哥感叹,御天神鸣刚也说行会没劲呢,无独有偶这边韩家公子也说上了。这两人正巧各在云端城两家最大的行会。只不过御天神鸣觉得没劲,比较小心地先找个有劲的出路,韩家公子比较洒脱,先把没劲的玩艺甩了再说。

    “那你什么打算?”佑哥问。

    “先灭了那两个家伙。”韩家公子说。

    “行了,你别浪费时间了,无誓之剑不过是我们众多任务之一,知道你在那守着,我们和他较什么劲啊!你还是去干点其他有意义的事吧!”顾飞说。

    韩家公子不语。虽然不知道顾飞这话是真是假,但既然他们有无誓之剑这个任务,韩家公子相信以这两个人的姓格,任务可以失败,但绝不会面对什么难处就直接选择放弃。这种理智型的选择,属于剑南悠的风格,不属于这二人。

    “我不急。”韩家公子淡淡地甩了条消息。

    频道里安静下来,顾飞这时又回到主城附近,北门这边行会联盟散了之后,好多行会都离开了,跑去别的门投入战场,也不搞什么花花肠子了,就上阵杀吧,杀一个赚一个,管他其他呢?

    而纵横四海逆流而上这些大会倒是留在北城门。这就是理智型的选择,毕竟这边的行会还是实力强些,加上之前那波进攻,虽然最终被击溃,但也对系统守城的力量造成了一定损伤,大家都觉得守城的系统卫兵明显有减少,所以好多行会觉得留在这更容易出成绩。

    只不过现在纵横四海一心提防着顾飞和剑鬼出现捣乱,暂进入了防备状态,并无攻城的打算。其他大行会不知内情,看纵横四海这模样,又疑心他是搞什么阴谋诡计,于是也选择观望。中小行会看大行会都没动作,更不敢动了,于是北城门这边一片平静,各行会玩家懒散地在驻地四下溜弯,也不知这城战到底打还是不打了。

    两军相隔,中间大边的空地,地里还种着好些大石头小石头,全是城上投石机扔下来的。就在这时,这空旷的阵地上突然就出现了两个身影,一个来自城里,一个不知从城外何处走来。

    许多玩家看到这两个身影,不明所以,就见城里出来那个,到了阵地上,走来走去好像在捡着什么,而城外这个,面对左右两边数以万计的人马,更是从容不迫,自走自的路。

    投石机没有动!

    所有人瞪大了眼,等着投石机一炮把这人炸成饼,哪想他在踩入投石机射程后,城上投石机却丝毫不见动静。

    有玩家心下一喜,难道投石机进行超级大冷却了?想着就也迈步进战场一试,一块巨石飞天而来,玩家连滚带爬地闪开,险些被那巨石落地掀起的泥沙给埋了。再看那玩家,依旧旁若无人,似乎还朝他投来一道同情的目光。

    大家都怔住了,眼看着这人朝着城门方向走去,中途更是停住脚和城里出来的那个身影聊了几句。

    “小雷,你这又是干嘛呢?”顾飞看到小雷时,他身背一个大箩筐,愁眉苦脸地在战场上捡着石头块。

    小雷哭丧了个脸:“这次的任务叫我打清战场……”

    那些脸大的石头还好说,顾飞指了指那些巨石:“那些也要你打扫?”

    “不知道,反正我就先捡些小的交差。”小雷捡了石头就往身后箩筐里扔,整一个苦力。

    “后勤嘛,就这样。”顾飞拍拍他,安慰。

    “你这回什么任务?”小雷问顾飞。

    “回去一下才知道。”

    “哦,那你忙。”

    两人在这千军万马中间的战场上寒暄了几句,各走各的路,顾飞进了城,小雷随着身后箩筐里的石头越来越多,脚步越发地蹒跚起来。

    顾飞匆匆赶回了市政厅,去了戒卫队,那张从壁炉里搜出的破纸也带着,一边朝戒卫队长出示,一边描述了一下自己在云效湖底的发现。

    戒卫队长半晌没说话,顾飞心较不妙,自己这任务完成的可能不对,这平行世界竟会搞这些幺蛾子。连个提示也不给,就让玩家跑来跑去的燃烧点卡。

    顾飞正准备退出,突然听到一个苍老得似乎随时可能要断气的声音说:“是水之结界。”

    “谁在说话?”顾飞四下一打量,看到戒卫队室的角落里,站着个脏西西的老头,佝偻着背,白眉毛白胡子一大把,手里拄着一根比他人还高半截的法杖,一身水蓝色的法师长袍拖在地上,头上戴着个尖尖的魔法帽啊!

    “你哪位啊?”顾飞问着,心下嘀咕,之前来几趟好像没这么个人啊!

    “我是大魔法师奥斯汀。”老头自我介绍。

    法师,这职业名称顾飞听得已经非常习惯了,但现在这位在法师前面加了个字,说是魔法师,还大!顾飞顿时觉得是个骗子。

    npc哪知顾飞的心理活动,顿了顿他的法杖说:“水之结界也分许多种,这种虽然简单,但被架设到水底威力那就大不寻常了。”

    顾飞明白他说的其实就是那层自己捅不穿的薄膜,反正就是一系统设定,讲啥原理,还不就是你说怎么牛,就怎么牛,顾飞懒得听这大魔法师讲什么水之法术,连忙问道:“那怎么打破?”

    “就是再强的武力,在水中他的力量也会受到禁锢。想在水中打破水之结界,但靠力量是绝对无法办到的。”大魔法师接着道。

    顾飞也不知道他还要说多少,索姓坐到了一边的一张坐椅,听着大魔法师吹牛这水中是如何禁锢英雄的力量,而这水之结界又怎么吸引力量,呼噜呼噜说了一堆,最后终于道:“想打破水之结界,必须有一位高明的水系魔法师,将结界的法术运动终止。”

    顾飞一听这算是到正题了,连忙起身:“那就请您走一趟吧!”顾飞估计这又是个护送任务,不知道这老头会不会也很听自己的话,否则要送他这么一个造型如此别致的家伙到云效湖那么远,顾飞很没信心。

    哪想到大魔法师又敲了敲法杖说:“谁都知道大魔法师奥斯汀是个渊博的学者,不会法术。”

    “那怎么办?”顾飞问。

    “去找吧,寻找高明的水系魔法师,打破结界。”大魔法师说。

    “我上哪找去?”顾飞急了。

    大魔法师装深沉:“去吧,赶快去吧!”

    “……”无言的顾飞转头面向戒卫队长,希望得到点提示。戒卫队长倒也饱含深情,望着顾飞,说:“拜托了!!”

    这系统不给明确提示,游戏方面顾飞一菜啊!连忙把情报向朋友们反映,结果佣兵频道此时又成敌对,用不了了。顾飞醒悟,原来这佣兵频道也和私人消息一样分地界的,就像顾飞现在在城里,那和城外的第三方佑哥同志一样联系不上一样。

    于是顾飞只能给剑鬼单发消息,把这任务情况说了一下。

    “水系魔法师?是不是找个水系的法师就行啊?”剑鬼猜测。

    “没这么简单吧?找了水系法师,怎么破除那什么结界谁会啊?水之结界什么玩艺?”顾飞说。

    “我也没听过。”剑鬼说。

    “唉,这破任务……你那边怎么样,无誓之剑有什么动静?”顾飞问。

    “纵横四海这边戒备的确挺严的,一千号人,没机会下手,我看只能等他们有活动,比较攻城的时候,散乱起来才有可乘之机。”

    “那就再等等吧,公子有什么动静?”顾飞问。

    “我觉得应该就在这不远哪盯着呢,我再走走看看。”

    “那我这任务怎么办?”

    “我哪知道啊?我这小瓶盖还不知道上哪找去呢!”剑鬼说,他这也有从刺客联盟领的刺杀行会长小瓶盖的任务,由于目标太卑微,难度很大。可见事有两头,无誓之剑刺杀难度大,但人好找;这种无名玩家,杀起来容易,但找不到……“水之结界,水系法师……”顾飞唉声叹气,自己这知识太不够水平了,完全不知怎么解决。剑鬼是个刺客,虽然因为pk的需要,对各职业都有研究,但毕竟不会太深,御天神鸣可能对于法师都比他知道的多些,但偏偏没法联系,本来有佣兵团,但偏偏又被韩家公子踢了。这就算没踢也不敢在佣兵团里说啊!有韩家公子那盯着,让他瞧去找不定就是个什么坏主意。

    顾飞扯着自己的好友通讯扫了眼,漂流……他注意到了这个名字。这无疑是法师高端玩家,而且本身就是水系法师,而且四处乱窜,没准这会正好没加行会是个野人呢?顾飞想着,连忙出了主城,试着在佣兵频道里“啊啊”了两声,看消息能出了,连忙给漂流去了个消息,问得是:“有行会吗?”

    漂流消息回得快极了,写得是:“你怎么能给我发消息!!”

    顾飞一看这内容,立刻心领神会,反问:“你什么阵营?”

    “流浪者协会,你呢?”

    “戒卫队,你那什么玩艺啊?多跑些城就能加入的?”顾飞从字面上猜解。

    “谁知道啊,都稀里糊涂的。这一开城战,上线我们三全扔城里了,几十万人城外,消息还不通!你也是吧?”

    “嗯!”

    “你找我干嘛?”漂流觉得顾飞这时候联系他不会是闲着无聊。

    “咨询点事,水之结界,这法术知道吗?”顾飞问。

    “你不是电系吗?”漂流问。

    “我现在有个任务,需要打破一个水之结界,说需要找个水系的魔法师,你可懂?”顾飞问。

    “什么样的结界?”

    “水底,一屋不知什么东西,软的,推不开,刀捅不穿也划不破。”顾飞说。

    “哦,知道。嘿,这个说的玄乎,其实简单。那结界不是软软的弄不破吗?你就找个法术带冰冻的水系法师,朝那结界放个法,就会被冻成冰,然后打冰打破,那结界就碎了,就这么简单。”漂流说。

    “冰冻效果的武器行不行?”顾飞问。

    “那不行,那种效果一般就是能减点速,得是几乎完全冻住的法术。”漂流说。

    “这种法术谁会?你会?”

    “我不会,霞雾城的诡瞳会。”漂流说。

    “哦……他啊……不知道方便过来不。”顾飞嘀咕。

    “消息都送不出去,怎么联系得到?”漂流感慨。

    “她好像没有行会。”顾飞说。

    “是,那怎么了?”漂流问。

    “切,没出过城吧?出了城可以和没行会的第三方玩家发消息。”顾飞鄙视漂流。

    “有这事!”漂流大惊,他的确没出过城,就城头上朝下拿法术炸人了。这又安全又实惠的,何必冲出城去和人拼命。

    “那这第三方玩家,是不是也有什么文章啊?”漂流嘀咕。

    “你自己琢磨去吧!”顾飞说,他记得不错的话,漂流也是个不怎么厚道的阴谋家。

    和漂流发完消息,顾飞联系诡瞳:“有行会吗?”

    “没有,怎么了?”诡瞳回。

    “哦,有点事找你帮个忙,方便过来我们云端城一趟不,来回机票我报销。”顾飞说。

    “哦,好。”诡瞳应道。

    “你等着。”顾飞这会就在城门外,当即拿了两个卷轴,一个定好坐标,然后就去邮箱把两个都寄了诡瞳。自从有了钱,传送卷轴顾飞弄了不少,随身不带上五个八个,见了细腰舞不好意思打招呼。

    “寄过去了,你拿吧!”顾飞说。

    “好!”诡瞳应了声。

    顾飞就在定了坐标的地方候着,不大会,看到身边突然出现了白光泛泛的传送阵,两个人影一同出现在了阵中。

    “嗨~~~”颜小竹朝顾飞做着鬼脸。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