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八十七章 冲破结界

第六百八十七章 冲破结界2017-11-10 16:36:21Ctrl+D 收藏本站

    “挺快的嘛!”顾飞欣慰,他喜欢效率。

    而二人这和顾飞打完了招呼了后,却都瞪大了眼。“城里?”二人诧异。

    “怎么了?”

    “你们已经攻城成功了?”诡瞳问。

    “哪啊,我是守城方。”顾飞说,他知道诡瞳还要继续问,所以索姓就把阵营的事交待了一下。

    “原来如此。”诡瞳点着头。

    “这就是云端城啊?云呢?”颜小竹问。

    “不知道。”顾飞挠头。游戏中主城的命名,多是地域风格或景色的直接体现,云端两个字,听起来像是在座落在云端之上,照理说云端城可以是那种海拔非常高的山城,云漂浮在半山腰上。但事实上云端城的景色俗的不能再俗,出门平原,山,谷地,河,湖……啥都有,就是不见。

    “看到那边那个钟楼了吗?”顾飞遥遥指了一下主城里最高的建筑:“那个非常高,上到顶后,有时会看到云在旁边。”

    “这样就算云端啊!”颜小竹不屑。

    “差不多得了,满街都是云那是你们霞雾城。”顾飞说。

    “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诡瞳问。

    “边走边说吧!”顾飞领着二人走出城门。只见两方都是列齐人马,战场上一片空旷,就一个拾垃圾的在场中央空地上捡着石头块,诡瞳和颜小竹都很不理解,望着顾飞希望他给讲解一下。

    “僵持中。你们千万别碰npc啊,不然就会攻击了。”顾飞说。之前他和剑鬼也都从佑哥那了解了一点系统兵对待中立玩家的态度,是敌不犯我,我不犯人。但这个“犯我”,并不单单指攻击系统卫兵,比如三个攻城玩家攻击某卫兵,而一个中立辅助玩家在旁回复祝福,这一样会被系统判定为对手,予以攻击。

    佑哥混进战场本是不想动手,但身不由己。他总是不小心走到需要帮忙的地方,玩家冲他叫着“哥们,加个力量”之类,佑哥这一加,系统就当敌人了?不加,不加一堆人吹胡子瞪眼的指责,也受不了啊!

    “你们那边打怎么样啊?”顾飞边走边问。

    “谁知道啊,我们那边能看见什么呀!”颜小竹说。围观党在霞雾城是绝对的弱势群体,超了二三十米就鸡毛都围观不到。据说最近霞雾城和林荫城的玩家正在联名向游戏方抗议,认为这两城的设定有些太邪乎了,非常影响玩家们的练级生活,这游戏经验排行榜上,排前列的属这两城的玩家最少。但总体比例虽少,两城却又偏偏都同高端,林荫城曾经的水深,霞雾城现在的诡瞳,都是五小强级别。而论整体等级,据官方统计,平均等级最低的主城既不是霞雾城也不是林荫城,而是月夜城。当然,原因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最近官方坛论上也正因为这事扯皮呢!

    三人这一边走着,顾飞一边把希望诡瞳做的事说了一下。诡瞳这越听脚步越慢,到最后索姓就停下了:“水底?”

    “嗯!”顾飞总算还有点人姓,问了一句:“你会游泳吗?”

    “不会!这你早问一声啊!”诡瞳觉得自己完成不了这任务。

    “其实这不是关键,我也不会,但我就去过,你看……”顾飞把他的潜水**传授了一遍,但显然很没说服力,诡瞳的表情非常抗拒。

    “游戏嘛,这都不难。就算最后淹死了……嗯,城战期间不掉级,你也没上户口,对,你就正好传送回霞雾城了!嗯,我看这个好,你最后就别上来了,直接淹死传送回去完了,省张传送卷轴,小竹你会水吗?不会到时候一起下去。”顾飞真诚地说。理论上第三方玩家不应该享受不掉级待遇,但系统这次不知是大发善心,还是懒得再详细设定,第三方玩家紧跟着沾光享受到了不掉级。在发现这点后,今天练级的第三方玩家都嚣张极了,打怪抢地盘pk,个个不要命,命不值钱了嘛!

    “没人姓啊你!!”虽如此,颜小竹还是抗议了顾飞直接淹死的建议。

    诡瞳也气够呛,但人来都来了,也只好道:“先去看看再说吧!”

    三人这边走边聊呢,系统npc当然目不斜视,对面的行会玩家们可都直了眼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费尽心思进不了的城门,人这来来去去十分潇洒,这都何方神圣?

    诡瞳这时感觉气氛异样:“你既然是守城方,那那些……”她指了指对面的行会人马:“这些都是敌人啊!”

    “对。”顾飞说。

    “那这样会不会太嚣张?”诡瞳说。

    “是嚣张,但他们不敢过来。”顾飞说。

    “为什么?”

    “看见那满地的石头了没有?过来就是一下。我们霞雾城不这样?”顾飞问。

    “霞雾城要也这样,这城就别攻了。”诡瞳说,这是实话,这么大石头飞你跟前了才看见,还躲什么,直接死了完了。

    “咱们先这么,然后从那边混入混战的人群里穿过去。”顾飞说,“千万别和npc交手,给其他玩家加状态也不行。”

    “知道了,他们俩哪会加状态啊?”颜小竹不耐烦。

    “听说递面包递水也不行。”顾飞严肃道,这是顾飞扯出来的,他希望两人重视他的话。因为他多次穿越过那混战人群,险些都被那股子战斗热血撩拨地和玩家一同起义了。佑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然能不吸取教训死五次吗?实在是环境影响了个人,那氛围,让人特有冲上去大杀一场的冲动。

    待进了战场,顾飞算是领教女人和男人的不同了。颜小竹平时挺活泼的姑娘,这会眼神也变得特冷漠,旁边朝有玩家叫嚣:“美女这边,给他一刀!”

    “美女这里,旋风截一下。”

    两人都看都不看的,自顾自地走着。倒是顾飞沉浸在这浓浓的杀意中,差点又控制不住了。

    “太遭罪了。”顾飞痛苦,这对他是极大的诱惑,得调动全身内外所有修为平心养气才能克制住。

    顾飞这边接了人,给剑鬼已经去了消息了。其实这任务完全不干剑鬼的事,但剑鬼也想一窥究竟,立刻就赶回云郊湖了,比他们还先到了。

    云郊湖畔的风俗文化是必须要给介绍一下的,顾飞刚说了“小心踩着人”,两姑娘就疑惑地问上了:“什么人?”

    顾飞是实干派啊,当即就扔了个法术出去,一堆人又是鸡飞狗跳地跳起来骂着,但一看这边是两个漂亮姑娘,一时也茫然了。大家总觉得姑娘是不会干这种坏事的,当然,这坏事也的确不是两姑娘干的,凶手正在两人旁边蹲着呢!

    “妈的是谁啊?三番五次的,找死呢吧?”有几个气不过的,骂了很久才罢休。

    “太坏了你……”颜小竹说顾飞。

    “我只是想用事实说话,我要口头描述,你们能体会得这么生动吗?”顾飞摊摊手道。

    到了那地方,剑鬼早在候着。大家在霞雾城也是见过面的,随意招呼了几句。

    “位置我没记错吧?”剑鬼说。

    “没错。”顾飞拿破纸出来又检查了一下,然后四下张望:“找个木头啊!”

    “你等会,我说来看看,还没说答应你呢!”诡瞳说。

    “那你看看。”顾飞说。

    颜小竹朝湖里走了几步,拿脚踹了踹那湖畔烂泥,一脸呕吐状道:“姐,脏死了,你真要下这水啊?”

    “脏你还弄,越弄越脏,这孩子,淘气啊!”顾飞批评颜小竹。

    “你真不厚道,找人来帮忙竟然是这样的事。”颜小竹说。

    “没办法啊!漂流说会这类法术的就是你了,要不你再给推荐个,还有谁会?”顾飞说。

    “漂流大哥推荐的?”颜小竹顿时星星眼:“姐,帮他一下吧!”

    “我靠你不是吧?变脸这么快的?漂流的面子这么大?你喜欢他啊?那小子也不是好东西,就在你们那城,差点害死我。”顾飞说。

    “那你怎么不去死?”颜小竹吼。

    “有没有人管管这孩子了?都失去了理智了!”顾飞喊。

    颜小竹气,但被诡瞳叫了一声后,立刻安静下来,只是又瞪了顾飞两眼。

    “那边水多深啊?”诡瞳问。

    “三四米吧得有?”顾飞问剑鬼。

    “四五米我看。”剑鬼说。

    “三四五米。”顾飞对诡瞳说。

    “你是太没谱了!”诡瞳也忍不住了。

    “你要一定知道准确答案的话,我给你好好量量去。”顾飞说。

    诡瞳沉默片刻:“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

    “水底下,怎么吟唱?”诡瞳问。

    “啊……怎么吟唱?怎么吟唱呢?”顾飞问剑鬼。

    “我哪知道啊!谁是法师啊?”剑鬼说。

    “这这……我这法师水平你很清楚的啊!”顾飞为难。

    诡瞳实在是没辙了,心一横道:“算了,都我自己想办法吧!”

    “同意了?太好了,剑鬼快找块木头来。”顾飞一边说着一边又从口袋里掏了绳子出来,给了诡瞳一根:“这个拴腰上,咱俩不是都不会水吗?完了叫他们拉我们上来。剑鬼,再找点人帮帮忙。”

    “那要木头干什么?”诡瞳问。

    “抱着漂过去啊,你不也是不会水的吗?”顾飞说。

    “飞过去就行了。”诡瞳道。

    “飞?哦……你是会飞!”顾飞突然想起来,诡瞳会个什么“飞行术”的法术,当时在霞雾城他们都爬墙,诡瞳潇洒地就飞上去了。

    “那我也找木头啊,我的瞬间移动没那么远。”顾飞叹息。剑鬼这会也已经给他捡了一截烂木头回来,顺便又在周围招呼了一声,先前那帮哥们居然还在,而且还是那么热心,一听又要来一回,匆匆又都凑了过来。

    “走吧!”顾飞推着木头下了水,抱着在那扑腾,回头一看,诡瞳还岸边站着,连忙招呼。

    “你先,等你到了我再飞,我可没法飘空中太久等你。”诡瞳说。

    “大姐我也没法停在水中等你,你看你就跟着我这速度行吗?”顾飞问。

    “那我稍晚一点。”诡瞳说。

    于是顾飞抱着木头漂了一半距离时,诡瞳这边法杖一卷,众人都觉得似有一小股旋风转过,诡瞳的人已经徐徐飘到了空中,追着顾飞前进的方向飞了过去。

    “哇!!!”众玩家惊讶,他们哪见过这法术。

    颜小竹也挺得意,手里握着拴在诡瞳腰间的绳子,回过头来道:“像放风筝一样。”

    顾飞仰头看了看,挺郁闷,人飞在半空中多潇洒啊,看看自己,傻不愣愣地在这扑腾,今天这任务真是一点都不体面,还是砍人的任务舒服。

    这片刻间顾飞已经快到到点了,这差个些许距离也没什么,顾飞抬头看看诡瞳也正在自己头底上望着他,于是招呼了一声:“差不多啦!准备。”

    诡瞳脸上也闪过了一丝紧张,这就是未知所带来的恐慌。

    “别怕,掉下来后抓住我就行了。”顾飞说。

    诡瞳没吱声。

    “准备好了吗?换好气。”

    诡瞳闭上了眼睛。

    “快过头了!”

    “来了!”诡瞳叫了一声,人突然就从半空中掉了下来。顾飞飞快从口袋里拔了个重家伙,连抱着木头都跟着他朝下一沉。诡瞳噗通一声已经掉在了他身边,顾飞一把拉住,放了木头,两人飞快地朝着水底下沉了去。

    顾飞有经验,下了水就把眼睁了,朝望一看,诡瞳两眼还闭得死死的,表情也很僵硬。

    很快到了水底,顾飞伸手摇了摇诡瞳脑袋,这是事先约定好的信号,诡瞳这表情继续僵硬着,但眼睛却开始小心翼翼地睁开,但开一睁又马上合上,顾飞知道这感觉,无奈又晃了晃她脑袋,示意她没事,一边已经拖着她转向了那水之结界的前方。

    诡瞳这憋着气,也知道在这水底下是撑不了太久,终于还是一鼓作气把眼睛给睁了。刺痛!但这感觉正和顾飞描述的一模一样,反而让她放下心来。一看身边顾飞,正朝她比划着身前。诡暗伸手摸了摸,触到了水之结界,顾飞在旁使劲点头,示意她就是这个。

    诡瞳略退了步,右手拿出了法杖,指到了水之结界,左手捂住了嘴,这是要准备吟唱。哪知刚一开口,那手缝里立刻冒出了气泡,显然是立刻有水进了嘴,这样当然发出不声,法术也就无法施展。顾飞也顾不上什么了,连忙也伸手帮她按了嘴,顾飞也不知自己按没按住,反正尽力折腾,诡瞳挣扎了两下,顾飞接到一条消息:“轻点,嘴都张不开了!!”

    顾飞连忙轻了轻劲,诡瞳乘着机会完成吟唱,法杖一点,湛蓝光茫一现,几道光华蜿蜒着在那水之结界上攀爬,所过之处凝霜结气,瞬间果然成了一层薄冰。

    顾飞这还没来及高兴,哪知这水之结界凝结成冰后会变得如此脆生,根本不用人去破坏,这湖底的水压直接就将其给冲碎,顾飞和诡瞳同时感到一股极强的吸力从那洞内生出,正是结界消去后,湖水迅速朝里奔流,二人这也是要被卷进去了。

    “拉!!!”顾飞连忙一个消息发了出去。

    “失误!!!”剑鬼回得也够快。原来就在结界被破坏的一刻,绳上突然就传来极强的拉力。这岸上玩家此时还就一人一个绳头随便捏在手上,根本没做好什么发力的准备,这突如其来的这么一股力量,没有任何人做出反应,嗖一下数人就已经脱了手,这握绳比较前端的人倒是反应过来抓了紧,哪知凭这二人根本就没法和这股吸力抗衡,直接就连人带绳一起拖水里去了,这两人这时哪还敢抓着绳子不放,纷纷撒了手。这二人一个会水,自己游了上来,另一个却不会,水里扑腾着大叫救命,岸上也是乱成了一团。

    顾飞反应是快的,一挥手就抓了那洞口的岩石,但他那点小力量也够弱的,这一抓就是个形式,下一步就已经脱了身,人呼一下就被水冲进了那洞口。诡瞳那更是连这一下反应都没有,直接就进去了,顾飞最后一刻搭了把手,算是没把二人冲散,但抓住诡瞳,让他也被冲进去地更快了些。

    “传送卷轴!”顾飞想着,连忙掏口袋。死了不掉级,顺便回霞雾城,这些其实不过是顾飞的玩笑话,他绝不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死了不掉级,和是不是在此时帮助诡瞳拖困那是两码事。

    拿出传送卷轴立刻使用,卷轴在水底也没失了效力,立刻布了一个传送阵。

    “靠!!!”顾飞却是一声大骂,喝了口水。这传送阵是出来了,但两人却已经不在传送范围里了。这水把二人给带走,那传送阵却还在原地那运动呢!

    顾飞被这水冲打的头晕脑涨,估计诡瞳也好不到哪去,激流的河水中全是翻滚的浪花,顾飞也只知道这人现在还被自己拉着,但看却是看不清楚了。

    顾飞挣扎着朝前看了眼,黑洞洞的哪里知道前方是些什么。但却心念一动,放开了诡瞳朝前一指:“瞬间移动!!”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