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八十八章 调停失败

第六百八十八章 调停失败2017-11-10 16:36:22Ctrl+D 收藏本站

    最大极限的瞬间移动,顾飞一下飞出去六米。水势再凶再猛,却也快不过这瞬移,顾飞扭过身来,暗夜流光剑一舞,又是一次吟唱:“电流墙壁!起!”

    号称阻挡一切的电流墙壁瞬间生成,大小也足以撑满这条水底的暗道。璀璨的电光更是让这黑洞洞的暗道里有了点光亮,顾飞放眼一瞅,水势算是受了点阻碍,但电光正在飞快地失去光华,估计在全部黯淡下来后就会被冲垮。

    看到诡瞳没被自己一个电流墙壁隔到另一边去顾飞总算是放心了不少。但这姑娘此时像是没了意识一样,一动不动地爬在那边的水坑里。顾飞顾不上多想,连忙跑过去抓起她,另一手早已抖开一张传送卷轴。

    “快!!!”顾飞朝传送阵吼叫着,一边回头看着电流墙壁。

    像突然熄了电灯一样,暗道里再度回到黑暗,汹涌的湖水哗啦一声震撼着顾飞的耳膜。传送阵的白光总算在此时升起,顾飞借着这点白光最终确认了一下诡瞳的存在,结果被吓个半死。诡瞳那脸被白光一映,跟个鬼一样。

    “能不能来及就这样了!”顾飞心中默念一句,传送白光,湖水同时将他二人包裹起来……云端城外的某练级点,一群未参加城战的玩家正乘着城战期间死亡不掉级狂放地打着怪,突然就见地上白光一道,跟着就闪现出了两人。伴随着两人一起出现的还有“哗啦”一声水响,这传送卷轴非常认真,连白光笼罩内的水都传了过来,临了又浇了顾飞和诡瞳一下。

    周末玩家全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呆呆地望着这两个突然出现的[***]的玩家。顾飞此时却理不了这么多,诡瞳沉甸甸地靠在他身上,显然是还没恢复意识。

    不过游戏里出现这种断电的现象倒也不难搞,顾飞扶着她摇晃了几下,诡瞳就渐渐醒转过来,此时大把人群都围了上来,有人凑到近前好奇地问道:“哥们,咋回事?怎么弄得这是?”

    “掉水里了。”顾飞说。

    这谁还看不出?大家其实想知道的是更多的细节,但却实在不好问出口。诡瞳这时意识也已经恢复,摆了摆脑袋后,完全清醒,一看周围一堆人在围观,也吓了一跳,一扭头才看到顾飞也在身边,忙问:“怎么回事?”

    “没什么,我用传送卷轴传送出来了。”顾飞一看诡瞳没有事,总算是松了口气。随手掏了个苹果,抹了抹就要吃。随时保持充沛的法力,迎接随时可能到来的pk,这是顾飞在游戏中养成的良好习惯。

    “怎么搞得,怎么不拉住我们!”顾飞这一边吃着,一边抽出空来向剑鬼问罪。

    “太突然了,没准备啊!到底出什么事了?”剑鬼倒是一直呼叫顾飞来着,但顾飞之前哪有功夫回“那个什么水之结界刚被冻上立刻就碎了,我们两个都被水冲进那洞了。”顾飞说。

    “哦,那现在呢?”剑鬼问。

    “我用传送卷轴传出来了,没事了。”顾飞说。

    顾飞这边和剑鬼联系,诡瞳那也和颜小竹讲了一下,得知都没事后所有人这才都放了心。

    “走吧!”诡瞳这发完了消息,唤顾飞离开。一个大姑娘[***]地在这被人围观,实在是件很不好意思的事。众玩家虽然好奇心强烈得不行,但也总不能拦了二人去问究竟吧,也只能目送着两个怪人就这么离去,私下里再不住地犯着嘀咕。

    “还有什么事吗?”诡瞳打量了一下自己上下这番模样,问顾飞。

    “没了没了,真是太谢谢你了。”顾飞忙道。

    “就这样打开结界任务就完了?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诡瞳其实也是喜欢搞研究的主,从最早在不笑被砍事件时对顾飞进行的技术分析就可见一斑。

    “这还不知道,我又得回城一趟了。”顾飞今这任务就是跑来跑去来回折腾了。

    “那如果没事,我和小竹回去了?”诡瞳说。

    “难得来一趟,可以随便转转嘛!”顾飞说。

    “都打城战呢,有什么可转的?再说我这模样……”姑娘到底少有不在乎自己形象的。

    “放心,很快就会恢复了。”顾飞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对诡瞳说着。

    “那我就在这把我自己晾干吧!”诡瞳不想再这么湿乎乎地走下去了,带着几分自嘲的口吻说着。

    “那也行,叫小竹他们过来吧!我先回城交任务。”顾飞说。

    “再见。”

    顾飞熟门熟路地又摸回了城门处,这北城门外竟然还是没动静,捡石头的小雷这会倒是没了。顾飞从一边的混战阵地中钻出,也不多看了,匆匆就朝着北门走去。而这时纵横四海却有些按耐不住了。

    韩家公子的话他们本该是不敢太相信的,但无誓之剑就是看着有个顾小殇在,才不想扯下面子去选择怀疑。因为对于他来说顾小殇骗他这件事本身有着更大的杀伤力。可眼下却看着这个似乎说是要灭他的千里一醉在这云端城北门几度进进出出,无誓之剑实在是不能不犯嘀咕。

    “那家伙,一定是连小殇一块骗了!他制造这谣言是什么目的呢?倒影,你说说。”

    “和我们存在竞争关系的始终就是对酒当歌,他又是对酒当歌的成员,我是说过应该防备的。”倒影年华说。

    “可对酒当歌那边也没见什么动静啊!”这同盟闹翻后,纵横四海和对酒当歌两个都在非常小心地互相关注着,都害怕对方出什么幺蛾子。

    “这千里一醉也不知道搞什么鬼!倒影,你一会带几个人,等他再出来,绕道过去问问他。”无誓之剑说。

    “这……这算什么事啊?我怎么问?”倒影年华哭笑不得,“难道我去问:你是不是要来杀我们会长?”

    “你别说,你就这么问,我觉得千里一醉不是藏着掖着的人,你要这么问,他准能给你个准信?”无誓之剑说。

    “你也太走眼了吧?那家伙可阴着呢!”倒影年华说。

    “叫你问你就去问问吧!死了又不掉级你怕什么?”无誓之剑说。

    “我怕?我有什么可怕的,可你说这叫什么事啊!”倒影年华是觉得奇窘无比,就算是游戏吧,你跑到人家面前问“你是不是要杀我呀?”,这得多天真多掉架啊,倒影年华那也不是不要面子的人。

    “风行!哎,风行你别走,别走啊!!!”无誓之剑这扭头又叫风行,风行撒丫子就跑,格斗家终归比战士快点,无誓之剑追也追不上,就收到了风行一条消息:“我不去!”

    “都不去我去!”无誓之剑气道。

    “得,你去也行,他真要有这任务你就叫他砍了吧,省得我们这不停地提心掉胆。”倒影年华没好气地说。

    “那你说怎么办!”无誓之剑也火了。

    “要不,找找御天神鸣?”倒影年华说。

    “找他?他能怎么样?”

    “其实咱就是想知道个准信不是吗?御天怎么说也还是咱行会的,让他帮忙打听一下消息,这么点事我觉得他没啥理由不帮一把。这城战期间呢,咱行会打好,他也有好处嘛!”倒影年华说。

    无誓之剑听着也觉得有理,点点头:“那去找找他吧!”

    御天神鸣屁孩一个,在纵横四海里也没任何实权和职务,但用句社会上的话来说就是这孩子背景比较深,所以无誓之剑和倒影年华也没好在行会频道里大呼小叫地,随便问了下他的所在后,亲自找了过去。

    御天神鸣平时的活动要么是单独行动,要么是和佣兵团的高手一起,要么就是往重生紫晶的姑娘那边凑,和纵横四海这行会只是最初加入的时候有一些掺和,后来就越玩越淡了,也没什么太亲的朋友,无誓之剑和倒影年华过来时,看到御天神鸣一个人背着三把,气鼓鼓地坐在一木柱子上。

    三把弓真要换着用,其实放口袋里更来得方便,御天神鸣这小子真要实战时是把弓塞口袋,但平时反倒是要全背出来,假装个姓,扮潮男,青春期少年都这样。

    “御天啊!在这干什么呢?”无誓之剑笑呵呵地就上去了。顾飞韩家公子这些人面前他会很有压力,御天神鸣对他来说就没什么可怕了。

    御天神鸣黑着个脸,抬头一瞟,是行会两大巨头,也没当回事,随口回答:“坐着。”

    “咳,那啥,佣兵团的弟兄们呢,都挺好的吧?”无誓之剑问。

    “都死了。”御天神鸣说。

    “什么,怎么回事?都怎么死的?”无誓之剑大惊。

    “我怎么知道!”御天神鸣没好气地吼了一嗓子,起身走了。

    无誓之剑木在原地,半晌才回过神来,望了倒影年华一眼后茫然道:“艹,怎么了这是?谁招他了?”

    倒影年华扫了一眼周围一圈兄弟,也问了句:“他和人吵架了?”

    “没有啊!”众人回答。

    “妈的这一天都什么事啊!!”无誓之剑这会长当得是心力憔悴。带着一千号人,但随便一屁孩都可以给他甩脸子,问世间领导,唯有网游中的这般憋屈。

    “对了,要不找找佑哥帮问问吧,我有他好友。”倒影年华说。

    “他能行吗?”无誓之剑说。

    “试试吧!”倒影年华说着就发消息,结果是系统的冰冻回复,倒影年华无奈:“没开消息。”

    “那还有谁?就剩战无伤了。”无誓之剑说,“唉别说,他那战士之家的会长蓝河流风我认识,要不问问?”

    “问谁都比直接找千里一醉问靠谱。”倒影年华说。

    “那成,我问问,无伤那老兄弟挺厚道的,不然不能玩战士。”无誓之剑说,身为一个战士,对同职业的或者十分亲切,或者觉得老子第一,你们都是菜,无誓之剑属于前者,遗憾的是战无伤却属于后者,由此可知无誓之剑这次看人又走眼了,从战士之家的会长蓝河流风那带了个信,和战无伤加上了好友后,无誓之剑就去了消息:“无伤兄弟,向你打听个事。”

    “什么事?”

    “那里千里一醉和剑鬼两兄弟,是不是领了要刺杀我的任务?”无誓之剑向他心目中厚道的战无伤打听着,战无伤收了这消息,第一时间就在佣兵频道里传播了:“嘿!怎么回事,无誓之剑向我打听千里和剑鬼的任务呢!他不是知道的吗?”

    “哦,看半天千里和剑鬼不动手,他不确信了吧?”佑哥猜测。

    “哦,那我怎么回他,千里,剑鬼?”战无伤叫着。

    “随便。”剑鬼根本不在乎。

    “千里呢?”战无伤问。

    顾飞这时已经进了城内,收不到这城外消息,没看到这边情况。倒是韩家公子,真有把这些家伙全踢出佣兵团的冲动,真是太没立场了,这样的态度,这城战还怎么打,还知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其实是对手?系统也是搞笑,私聊给划清界限了,又弄个佣兵频道成了三方沟通的桥梁。

    “公子你有什么意见吗?”战无伤这还挨个问上了。

    “马上消失。”韩家公子说。

    战无伤连忙闭嘴,回无誓之剑:“你到底想知道点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想知道,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无誓之剑说。

    “是真的,千真万确。”战无伤说。

    “那……那他们啥时候动手啊,这千里一醉进进去去好几回了,忙什么呢!”无誓之剑问。

    “那我哪知道啊!”战无伤说。

    “这个……无伤兄弟,你能不能给说道说道,千里和剑鬼两位兄弟不管是什么任务,能不能算了?如果有什么损失,我能承担的话,就交给我!”无誓之剑手下千余人,倒真不是怕这来自两个人的威胁,但关键是这两人不是系统机器,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有句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无誓之剑他现在就是这么个状态,你真要说来就杀来,一场干完也就完了,这磨磨蹭蹭也不知什么时候来,这让无誓之剑悬在空中也不知上下的。而且他也不敢疏于防范,因为他估摸着这个竟然安排成任务的刺杀惩罚可能非比寻常,不是扔到营地里重生一下就了事的,所以真不敢献身结了这提心吊胆的曰子。

    城战打了两回合,普通玩家死伤无数,但会长们却都没怎么阵亡过。大家都是担心有这么个设定,担心会长一死值千金,所以护得比较周全。折腾这许久了,系统也没个记分显示啥的,这让玩家很多事心里很没谱。

    战无伤收了这消息,无奈回道:“那我帮你问问。”

    “多谢多谢,这事要能成,无伤兄弟也必有重谢。”无誓之剑倒也挺会做人。

    “是吗?那还说什么啊!等着!”战无伤连忙又回佣兵频道,“剑鬼剑鬼”连叫八声,引起剑鬼高度注意,随后才道:“无誓之剑托我给你带个话,这任务只要你们放弃了,好处大大滴!”

    “……”剑鬼真是无语了。

    “这……至于吗,说到底就俩人,无誓之剑吓成这样?”佑哥说。

    “这是不想因小失大。有这么两个高手站你背后吹冷风,干什么事都不踏实。无誓之剑想全身心投入到城战里,不想在这上耗时间。”韩家公子淡淡地道,他对无誓之剑的心理倒把握得很清。

    “听着怪可怜的……”佑哥叹道。

    “千里呢?千里怎么一直不吱声啊?”战无伤问。

    顾飞虽看不到消息,但剑鬼倒也把这些都和顾飞说了,顾飞的意思就三个字:管他呢!剑鬼深以为然,他也觉得无誓之剑的行为形似作弊,挺不光彩。

    顾飞这会已经又回了戒卫队室,这来来回回好几趟,跑得他都快吐了,进了门就向队长报告情况,声音很大,顺便让那大魔法师也听见:水之结界已经打破。

    “好,快去再找吉尔基诺,问清楚这条水道的用处。”队长说。

    “啥,又去找?你们这到底什么任务啊,没完没了的!”顾飞怒了,他最烦跑腿任务了,尤其是跑完腿都不让砍人的任务。

    npc哪会理他这牢搔?反正这之后顾飞再一开口,队长就是“你怎么还没走?”“快去快去!”“抓紧时间赢取守城的胜利等等!”

    顾飞无奈地,只得摔门而出,风风火火地又跑出了议政厅。那边无誓之剑也没能通过战无伤和顾飞剑鬼化解这任务,郁闷不已,正不知如何是好,就见顾飞又从城北门里走了出来,嚣张地在那城前空地上晃悠着,行会玩家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无誓之剑一咬牙:“他要拖,咱可没时间和他拖,全体行会听令,跟随千里一醉的举动移动,目标将其击杀!!!”

    “妈的,总算是有事干了!!”寂寞了许久的玩家们,听到有事做总算有点振奋,但目的只是一人未免少了点。千里一醉可怕大家是知道的,但现在集全会之力,倒真没人会去怕他。

    “箭阵队伍先进出发,盗贼散开自行伺机行事,其他人跟着我!!!”无誓之剑一声令下,纵横四海终于开拔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