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九十二章 你时间不多了

第六百九十二章 你时间不多了2017-11-10 16:36:28Ctrl+D 收藏本站

    “别傻站着了!!”无誓之剑左手一掌右手一拳,敲打了左右的弓箭手和法师各一下,结果弓箭手一哆嗦一枝箭飞向天空,法师一个踉跄法杖戳到了地上,两个人一起回头,怒容满面:“干什么?”

    “法术打断了!”法师说。

    “箭射天上去了!”弓箭手说。

    “哦,你俩没傻啊!既然出手了说一声啊!”无誓之剑自己搞个乌龙,这还恶人先告状呢!

    “啥叫偷袭你懂不?”两人的口水喷了无誓之剑快一脸,都是熟朋友,他们对会长可没有什么尊重。

    “当然不知道,我是堂堂战士,偷袭是什么东西?”无誓之剑这还装呢,拦在他身前的两位强自忍住没有闪开把无誓之剑暴露到顾飞的剑尖之下。

    无誓之剑一瞅自己身边,算上他自己还有九个人。虽然个个不是凡手,但出于对千里一醉的了解,他们清楚:普通玩家心中的高手和菜鸟,对于千里一醉来说,就是两剑还是一剑的问题,本质的区别是没有。千里一醉这么强大一个人,又拉不进行会,有过过节,现在虽然攀着交情,但私下里还是当假想敌想过对策的,可惜一直无解,否则现在这一堆人用得着团在一起像个丸子吗?

    无誓之剑他们考虑出来有对付千里一醉的法子,就是人多力量大,慢慢消耗他。现在这点人实在是不够多的。

    法师弓箭手被无誓之剑捣了一次乱,两人也挺狡猾,一边对无誓之剑喷着口水,一边暗地里突然就朝顾飞又来一次攻击,还是偷袭。

    顾飞手一甩就把香蕉皮扔了过来,人就跟在后面,左闪,右闪,弓箭手的一箭和法师的连球火球就全打空了,顾飞的剑已经举起,还没使法术呢,众人硬是从上面看到了红艳艳的火光。

    “皮皮,给我顶住!!”无誓之剑大吼,身前那名战士手一翻,一面超大的盾牌突然举在他的手上,迎上了顾飞砍下来的这一剑。

    顾飞一怔,他认得这盾。这是当初和银月一起的三名战士手中的囚幽之盾,防御强得不可理喻,任何攻击打到这盾上都成了浪费时间,尤其是在对方有补充的情况下。顾飞抬头一瞧,人家的神圣牧师和圣骑士都准备就绪了,于是顾飞非常干脆地没有浪费时间,换位游走,寻找另一个下手点去了。

    于是另一点又出现了一面囚幽之盾,这盾本就有三面,三名玩家拥有,在当初银月中计跑路后,都被无誓之剑顺势招进了纵横四海。这三人虽然不是无誓之剑亲密战队的队员,但在这个无誓之剑急需保护的时候,三人自然会被抽调到他身边。这人都有点藏私的爱好,喜欢整点东西当个秘密武器或是最后大招什么的。这三个家伙开始拿着剑在战斗,想需要防卫的时候再拿囚幽之盾给对方惊喜。结果剑鬼第一次雾影突袭突如其来,盾没来及掏,三人之一就壮烈了一个,剑鬼第二次上来时,拿了盾,却来不及去掩护剑鬼冲击的目标,也没救成。

    这两次无誓之剑都忍了,毕竟第一次还是把他护了下来,而第二次,他也没受什么伤害,这第三次,顾飞的剑锋就在眼前了,无誓之剑生怕这两个家伙还不知轻重,于是主动发声提示。

    被无誓之剑唤作皮皮的这战士全名羊皮皮,受儿童和动画影响,本想起名皮皮鲁,结果是被注册的名称,不能随意使用,然后又想叫喜羊羊,却已被别人占用。只好发挥想象力,皮皮羊鲁羊羊等逐一组合实验,终于捡到了羊皮皮这么一个没被占用的,总算也有一个心仪的id。

    顾飞一看又是一面囚幽之盾,也想起来这盾有三面来着,此时无誓之剑他们人也不多,三人三个方向,护无誓之剑一个周全不算难,当初银月就这么龟缩过。顾飞挺无奈,突然跳后几步,用了自己平时pk时不大喜欢的范围法术。

    “火树千重焰!!”顾飞挥剑一指,当初用这手时,银月那些人挤到了盾牌上,不过今天无誓之剑他们人可比当初银月他们要多,怎么也得有点漏网之鱼。

    果不其然,羊皮皮和另一战士连忙把盾往地上一摔,又踩滑板一样站了上去,无誓之剑是第一个被他们抢救上来的,其他人也尽量朝上面挤着,倒是有点速度的盗贼和一个弓箭手,用自己的速度朝圈外回避着。

    顾飞笑了笑说:“是假的啊!”

    众人一低头,果然,这哪有火啊!这是法师最被人唾弃的一个伎俩——假装吟唱。法师在一对一的pk中,经常用这伎俩来进行牵制,误导对手。目前玩家只能靠自己的pk经验去判断,烦不胜烦。尤其是面对顾飞这样万中无一的秒杀级伤害,那更是得拿着鸡毛当令箭,却不敢轻易冒险。

    于是顾飞装模作样唱了一句,未见得有多逼真,这些人却都已经慌里慌张地躲上他们的诺亚方舟了。

    “瞬间移动!!”这次顾飞是真的唱了,一闪已经到了跟前,这囚幽之盾还在地上踩着呢,哪有那么快就被拿到手上?顾飞也真不客气,拧着身双炎闪就砍了两个圈,直接秒掉了头排三人,后面还挤着四个人,慌忙朝后退着,结果两个盾牌都被丢到了地上。

    “盾牌,盾牌!!”无誓之剑慌忙叫着,这也算是他们行会中一件犀利的装备了,他可不想就这么遗失掉了,一边叫着一边望向顾飞道:“千里兄弟,那啥,咱就任务,装备掉了不要抢好不好。”

    “不抢,我先帮你踩着。”顾飞说。

    “别别,你让我们捡了,一会系统该刷新了。”无誓之剑心痛。

    “那哪行,捡了你们又来挡我攻击。”顾飞哪有那么傻。

    无誓之剑还没来及说什么呢,羊皮皮已经冲上来了。装备有时本就比等级还重要,更何况现在挂掉根本就没损失,另一拿盾战士刚才就被顾飞给挂回去了,羊皮皮此时不顾一切想要来抢救两面盾牌,心里也还是存在点私心的。他们三人加入纵横四海也没多久,因为这三面盾牌挺受器重,三人心里都知,只要有这三面盾牌,他们走哪都会受到欢迎。这时盾牌掉地,无誓之剑也挺着急,但是,无誓之剑如果捡回去,是不是还会给他们三人,这话就难说了。羊皮皮显然对无誓之剑的人品并没有太大的信心,此时想亲手捡回自己的盾牌。

    顾飞当然不会仁慈,照他脑头就劈去一剑,羊皮皮也真是强硬,不理不睬一门心思埋头去拿回盾牌。

    盾牌是被顾飞踩着呢,但他踩着又能有多少力量?虽然羊皮皮只是个重装战士,和顾飞较量力量还是足够,一抽盾牌竟然将顾飞硬是给掀了下来。

    “机会!!!”无誓之剑大叫着,伴随他喊声的是宛如彩虹般的一道火光,顾飞的双炎闪此时已好,人翻的同时又一剑劈了羊皮皮的脑门。

    但身为一个重装战士,生命真是极厚,羊皮皮虽没来及用盾牌,但还是撑住了这一剑,正想撤离,剑鬼却适时得杀到,在无誓之剑等人的一片高声提示中,被剑鬼在身后一阵捅杀,化身白光了。营地复活的羊皮皮第一时间是看自己手上,一看囚幽之盾还在,先长出了口气,无誓之剑的死活在他心目中是比不了那盾牌的。

    “剑鬼,这盾牌先收着。”这边的战斗还在继续,顾飞倒身一剑劈过,人也没翻,另手支着地一个后翻人就稳稳站着了,对剑鬼轻松地说了一句。

    剑鬼也没客气,把盾就这么收到口袋了。无誓之剑脸有点发白:“剑鬼老大……”

    “完了还你们。”剑鬼也是这句话。

    两个重装战士都挂了,之前也死了两人,无誓之剑现在加上他就五人,一战士一盗贼一弓箭手一骑士一牧师。人数上都不敢说是优势了,更何况人这边还是顾飞这样的高手。

    “人呢,怎么还没来?”无誓之剑看着顾飞那森森的剑锋,快急疯了。

    “我已经叫速度快地先走进去了。”风行无奈道。

    无誓之剑为了托延时间,开始和顾飞剑鬼扯皮,就着那个盾牌的话题继续说道:“两位知道这盾牌的来历吗?”

    “不知道,是什么?”顾飞一边说一边拿了个苹果。

    “这还得说到大家的一位旧人呢,银月!嘿,其实我和他倒真没怎么熟,倒是听说你们和这银月打过好多次交道呢吧?”无誓之剑说。

    “对,听说他现在离开游戏了呢!”顾飞说,咔嚓咔嚓。

    “是吗?怎么回事?”无誓之剑为聊天进行的这么顺利感到高兴。旁边的牧师兄弟却戳了戳他:“无誓,他在吃苹果。”

    “吃苹果?哈,苹果好啊,甜的,你想吃你也吃啊!你难道会没有?我是没有,我们战士不吃苹果的,苹果,啊?苹果?靠!!”无誓之剑反应过来,顾飞这法力用尽又补上了。

    “真是无可救药了。”伴随着一人的说话声,嗖嗖几枚箭矢朝着顾飞射来,天空地上也燃起了火焰,顾飞连忙叨着苹果闪避,剑鬼也紧随在了他的身后,无誓之剑朝着说话的方向望去,激动万分:“小殇。”

    顾小殇扫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快走吧你!”

    无誓之剑非旦没走,还兴高采烈地朝着顾小殇蹦跶了过来,一边叫着:“你怎么来了?”

    “别朝那走!!”顾小殇大吼,无誓之剑一怔,站在了原地,结果天下地下的法术都已经烧起。真正实战,韩家公子把指令告诉顾小殇,再由顾小殇传送,那整个就慢了一拍,所以顾小殇已经下了死命,开打就完全听韩家公子的。韩家公子此时从容地指挥法师弓箭手两大远程攻击军团朝他所指的坐标发动着攻击,而且他已经事先提醒过:不管攻击的坐标有没有目标,只顾朝他说的做。

    “1队,xxx,xxx。”

    “2队,xxx,xxx。”

    “b队,xxx,xxx。”

    命令就是这样的格式,在队伍频道里跳动着,1队2队a队b队之类的早就事先编好,此时听了指令就朝指好的坐标攻击,这无誓之剑看到顾小殇就忘了一切,要过来亲近,走的那路虽没顾飞和剑鬼的身影,却正好是韩家公子下令攻击的坐标区,韩家公子会把他的生命放在眼里吗?当然不会。

    韩家公子固然是不会,更可怜的是,顾小殇的这些部下也不会。无誓之剑对顾小殇那就是彻头彻尾的自作多情。所以彩云间的行会成员,把无誓之剑的追求都视作是搔扰,虽然会长没这意思,他们却挺想替会长出出气,消灭这只色狼。

    所以一看无誓之剑撞枪口上来了,正中他们下怀,那法术扔得那叫一个痛快,有些家伙还偷偷调整了一点角度,尽量照顾无誓之剑更加周到。

    无誓之剑本就没料到这一下,一听顾小殇喊叫,更是呆立原地了,立刻成了标靶,该表的攻击一下没错过,一下就被炸得差不多了。

    更惨的是韩家公子紧接着的指令:“1队,2队,xxx,xxx。”

    1队2队的人忍不住都朝韩家公子这边扫了一眼,这家伙,这次竟然集中了两个队伍朝无誓之剑这轰来,这是真要把无誓之剑弄死啊?

    两队人稍迟疑了一下,毕竟先前可以说是无誓之剑冒然闯进了他们的施法坐标,算是他自找上门,但这次却是大家主动朝着他脑袋上面施法,周围群众眼睛可都是雪亮的,这回头可不好解释啊!

    结果就是他们犹豫得这一刹那,顾飞却已经奔着这方向杀到,目标正是直指无誓之剑。两队玩家这才幡然悔悟,韩家公子这是已经料定了千里一醉会乘这个时候朝无誓之剑下手,指挥他们朝这个区域丢法术,并不是要炸死无誓之剑,目标其实是千里一醉,无誓之剑只能算是牺牲的炮灰。

    想到这大家又没犹豫了,连忙施展着法术,顾飞却已经杀到无誓之剑身前,二话没说直接双炎闪,一道火光抹过,无誓之剑的生命值已是个位,这已经不用再砍,单就是双炎闪那燃烧效果已经足够让他自燃,但顾飞却没放松大意,二炎闪的二段紧接着就要砍上来了。

    无誓之剑已经无可奈何地闭上了眼,不料一道白光突从身上抹过,无誓之剑的生命瞬间爆满,无誓之剑惊诧之余,顾飞二段烧到,吃了这记,依然未挂,这下连顾飞都吃惊不小。这无誓之剑中过刚才一波范围法术,现在又吃自己720度双炎闪,居然还没死,果然不愧是大行会的会长,怕是有着可比细腰舞那一身的法抗装备。

    韩家公子指挥的法术轰击已到。顾飞以为无誓之剑抗火法超人,也有点信心不足,只得暂时选择回避,抽身闪避了这波攻击。

    无誓之剑还在为刚才瞬间生命暴满而惊讶,这好像只是一个回复术的效果,这也太可怕了。这迷糊着,又被这次两队的法术一起给炸了,无誓之剑身子真是硬朗,两波法术也没弄死他,这回也总算是回过神来了,连忙一个冲锋再一个冲锋,突突两下逃离了那边阵地,就这还贼心不死呢,不回自家兄弟那边,还要朝顾小殇这来。

    “真是太执着了……”韩家公子把法杖从无誓之剑身上指开,一边对顾小殇说了一句,一边在频道里继续发令:“4队,二点;5队,12点,6队,10点!”

    这用的也是时钟定位法,时钟中心是韩家公子,他法杖所指,为12点方向。

    无誓之剑朝这边走着,却也看到了韩家公子的法杖从他心上移开,心下一动:“难道是这个变态?”竟然一瞬间就回满了自己已经到了个位数的生命,这是比千里一醉的伤害还要变态的回复啊!

    无誓之剑一边想着这些,一边却还是以顾小殇优先,乐呵呵地走了过来问:“小殇你怎么来了?”

    他多想听到顾小殇告诉他是为了救他而来,但顾小殇真要这么说,无誓之剑就不是自作多情了。顾小殇指了指场上的千里一醉和剑鬼:“为了对付他们。”

    无誓之剑不客气地把这理解为是为了他了,非常高兴。韩家公子百忙之中还是抽空扫了他一眼:“无誓会长,回营地赶紧收拾你的行会打城战去吧,都乱得不成样子了。”

    “有心了,我们的人马上就到,一起把千里和剑鬼打败了再去不迟!”无誓之剑看这面前是韩家公子,总算控制了情绪,非常礼貌地说着“把千里和剑鬼打败”,总算没嚷嚷着“灭了这两个小子”。一边说着,一边掏了面包来啃,回复生命。

    韩家公子却摇了摇头:“你时间不多了。”

    “啊?”

    “还有五秒。”

    “什么?”

    “四。”

    “你说什么呢?

    “三。”

    “他说什么?”无誓之剑问顾小殇。

    “二。”

    “喂!!!”

    “一。”

    “这……”无誓之剑这句话没来及说完,白光。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