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九十四章 无题

第六百九十四章 无题2017-11-10 16:36:30Ctrl+D 收藏本站

    对御天神鸣顾飞是无语了,于是又望向花丛中永生这帮人:“你们怎么回事啊?你们不打城战的吗?”

    “打啊!”樱冢月仔说。

    “那这……我是敌对方你们知道吗?”顾飞说。

    “当然知道,切,我们管什么敌对不敌对啊,怎么高兴怎么来呗!”火球说。

    “你们太洒脱了!!”顾飞赞叹。

    “那是必须的。”火球自豪。

    茫茫的莽莽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瞪了一眼这票人说:“真相是他们这行会就算认真打城战也赚不到积分,所以就在这胡闹!”

    “胡闹得好,胡闹得好!”顾飞接连赞叹,他总不能得了便宜卖乖吧?花丛中永生胡闹是帮了他,他当然要对这种精神大加表扬。

    “无誓之剑干掉了吗?”御天神鸣没心没肺地问着。

    “他死得比较诡异。”顾飞说,当时那一剑没能秒了无誓之剑,顾飞闪人后却还是注意着他的动向,看到他和韩家公子顾小殇说话,说着说着突然就挂了,非常神奇。

    “是公子的假象生命。”剑鬼说。

    “他那个法杖?”

    “嗯!当时你的双炎闪第二击如果能打中无誓之剑,绝对可以秒杀,不过就在衔接的那个空当,他用这个假象的生命将无誓之剑的生命补满了,所以你的第二击没能秒了他,而且他还撑过了彩云间的那一波法术攻击。不过根据那技能的说明,三十秒后所恢复的生命会全数扣光,这家伙也不和无誓之剑说一声,无誓之剑可不就这么挂了吗?”剑鬼说。

    “那这一击到底算谁的?”顾飞问。

    “大概是彩云间那些帮众的吧!”剑鬼说。

    “你确定?”

    “反正不是你的……咱俩任务还在呢!”剑鬼说。

    顾飞一看,果然,刺杀无誓之剑的任务依然在任务栏中闪亮。

    “哟,踢我出行会了,公子这没出息的,还打小报告呢?”御天神鸣不屑道。

    “周围看到的人很多的吧?”顾飞说,无誓之剑先前带的几个兄弟又没死绝,一切都看在眼里呢!

    “那我就跟你混了。”御天神鸣扶了扶他的三把弓。

    彩云间收兵,自然也不会追着诡瞳和颜小竹不放。此时二人也相继走了过来,都挺茫然的:“怎么回事?”

    “哇!!!”姑娘出现在花丛中永生面前,自然会引起阵阵尖叫。再加上这帮家伙现在臭名远扬,极个别已经不在装腔作势,直接破罐子破摔,此时看到姑娘,都是一脸轻浮相。

    这要能不引起姑娘的反感,那才真叫奇迹了。这般模样连顾飞都没脸替他们解释,只是互相介绍了一下,结果就看着这帮家伙纷纷朝他挑着大拇指,赞叹顾飞结交姑娘的事业。

    “哇,高手啊!”听完介绍群狼的呼声更尖锐了,而诡瞳和颜小竹也得知这帮人正是平行世界最不要脸的花丛中永生,大为惊讶,尤其看顾飞的关系和这票人似乎不错,下意识地和顾飞都保持了一点距离。

    这就是交友不慎的恶果,顾飞挺无奈。看看剑鬼,好像倒是挺坦然的。茫茫的莽莽此时又瞪了这帮家伙一眼,走出人群对诡瞳和颜小竹说:“别理他们,就这德行。”

    诡瞳和颜小竹一看花丛中永生这么危险的行会里竟然还有一个姑娘,对这姑娘立刻投以了极其钦佩的目光。

    “哦,这位是茫茫的莽莽。”顾飞介绍着,这边火球朝前跨了一步,暗示顾飞顺便把他也介绍一下,顾飞给他面子,指了指他道:“这位是那谁。”

    “嗯?”诡瞳和颜小竹望着顾飞,“谁?”

    顾飞不语。火球郁闷,知道他的名字顾飞不方便说,可怜巴巴的目光望向其他人。但他这帮损友能在这个时候帮他出名吗?个个东张西望假装什么也不知道。这边颜小竹已经说话了:“就叫那谁吗?好奇怪的名字。”

    顾飞笑,火球忍无可忍准备自己说了,结果剑鬼这厚道人倒是抢在他前面说了:“他叫火球,法师不方便叫这个名字。”

    连向来笑容不多的诡瞳都差点喷了,火球泪飘两万里,这天杀的名字啊!

    “大家别站这了,换个地方说话。”顾飞说着。

    此时灾难倒总算是结束了,四处滚滚的巨石搅得这里像起了一场沙尘暴一般,没被巨石压死的也多被沙尘浸没过,一个个灰头土满,拍打装备能打下来二斤沙,没一个有人形的。

    顾飞一行人离去前,顾飞朝城门那边扫了眼,他看到小雷的身影,望着这片仿佛废墟一般的区域呆呆地立着。

    他不会领到打扫这片灾区的任务了吧?顾飞替小雷默哀着。

    “醉哥,你们是怎么就成了守城方的?”花丛中永生的猥琐男总算还知道自己是游戏玩家,好奇了点该好奇的事。

    顾飞随口给他们说着众人的事,这边火球领路,准备再回他们原本蹲着的地方,对行会斗争有着无比经验的茫茫的莽莽却开了口:“咱们这么一闹,接下来可能会成全城的公敌了,得注意着点。”

    顾飞一想还真是,刚才可能不少玩家观战,花丛中永生这猥琐的气质那是藏不住的,恐怕不少人已经认出他们了。相信行会玩家痛恨他们甚至要超过痛恨顾飞剑鬼,毕竟顾飞剑鬼是系统做出的安排,但这帮家伙却实在是有点没谱了。

    “连累你们了。”剑鬼很不好意思。

    “成为全城的公敌?听起来很酷啊!”

    “呃,你说到时候邀美眉跑路,会不会是个不错的创意?”

    “跑路多难听了,我决定这样……”一哥们清了清嗓子,声情并茂地道:“嘿,姑娘,愿意和我一起亡命天涯吗?”

    “切……”一堆人朝他竖中指。

    “我觉得还不错。”火球表示了肯定,“就是腔调方面还得练练,要沧桑颓废。”

    诡瞳又一次忍不住笑出来了,对身边的顾飞小声说:“这帮人,好像也没有传说的那么讨厌嘛!”

    “哦,这句话你告诉他们他们一定会很高兴。”顾飞说。

    “还是不要了。”诡瞳汗了一个。

    “你们接下来要做什么?”茫茫的莽莽知道和那帮家伙是商量不出什么事的,过来问顾飞。

    “现在纵横四海应该挺混乱的,不如乘这个机会去把无誓之剑干掉?”顾飞说。

    所有人停了脚步,望着顾飞,连猥琐男们都安静下来,脸上挂着诧异。

    “我同意!!”御天神鸣现在是来劲了。

    另一边,无誓之剑在营地里聚集着行会成员。整个纵横四海上上下下沉浸在极其灰暗的氛围当中,千余人,在这一场灾难中折了五百余人,将近一半。这其中直接死于顾飞手上的只是小部分,绝大多数就是在巨石金字塔坍塌的时候,或直接被活埋,或被乱飞乱滚的巨石砸死。这还没完,此时行会频道里有人在高声呼救,是一些被埋在石头堆里,却还没死的玩家,倒影年华这一清点,竟有41人之多,全是皮糙肉厚的体质型。

    应该说点什么啊!无誓之剑看着身边这一张张阴沉着的脸,看着频道里一句又一句的唉声叹气,心中也挺不是滋味。

    行会里意外地没有抱怨的声音,这是人人都觉得心灰意冷,根本没心思再在已经过去的失败上纠缠了,所有人都怀揣自己的心事,打算着。

    “无誓会长!!”这时逆流而上一脸沉痛地来到了无誓之剑的身前。

    “干什么?”无誓之剑瞪着他。

    “兄弟们都还好吧?”逆流而上一脸的关切。

    “有心了。”无誓之剑说。

    “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逆流而上说。

    “你他妈说什么呢?发生什么事?”无誓之剑火起。

    “呵呵,无誓会长心情我很理解,你先休息休息,城战的事就先交给我们了。”逆流而上说了句后,就和自己几个兄弟离开了,原本那沉痛的表情也一边走一边消失,到最后已是满面春风。

    “纵横四海这下子我看是要完了。”逆流而上高兴地对身边的兄弟说着。

    “我看也是,行会里那帮家伙的眼神都没生气了。”一人附和着。

    “纵横四海一旦瓦解,可就有大量的高手闲置下来,我们可得抓住机会争取啊!”又一人说。

    “还怎么争取,咱们行会人也满了,为了这些高手踢人?这我看可不行。”

    “这当然不行。”逆流而上点着头,思考着办法,突然身边几个人的脚步都放慢了下来,逆流而上奇怪地扭头看看,几人都在直愣愣地盯着前方,逆流而上抬头朝前一看,是韩家公子和顾小殇领着一行人迎面而来。

    逆流而上认识彩云间的行会徽章,这一行人全是彩云间的,而刚刚退会不久的韩家公子已经和他们厮混在一起,这让逆流而上对顾小殇颇有些不爽。在他看来韩家公子是没什么理由退出行会了,看到眼下情形,自然想到是顾小殇暗中挖了他的墙角。可回头想想又觉得奇怪,挖墙角这种活动,大部分行会都在做,但倒真没听说顾小殇的彩云间有过这行径,她那行会的成员之稳定,在六级行会中也是极其少见的。而且她的行会里至今还有三十级都不到的新手,在逆流而上他们看来这真是件相当可笑的事。

    “顾大会长。”逆流而上上前和顾小殇打招呼,言嘴里已经带着刺了。

    “你在这干嘛?”顾小殇问。

    “这不无誓会长那边刚刚大败吗,我来看看他的情况。”逆流而上笑道。

    “整天东窜西窜的,你也不嫌累得慌。”顾小殇鄙视。

    “你……”逆流而上又不是无誓之剑,无论顾小殇说什么都听得兴高采烈。

    顾小殇也没理他,带着人就从一边绕过去了,更令逆流而上郁闷的是,韩家公子完全像没看见他一样,在他心里,总觉得韩家公子怎么也该乘着碰面交待几句,就算不交待,见了自己也该带着愧色才对。结果,就见这家伙阴沉了个钱,好像谁欠了他几吊钱似的,从头到尾眼角都没朝逆流而上他们歪一下。

    “艹的,就挖过去了个韩家公子,就这么嚣张了?至于吗?”逆流而上身边有个人忿忿不平地道。

    逆流而上的脑袋总算还清醒,唉了口气道:“顾小殇向来说话很冲,韩家公子,也向来目中无人……都还是原来的样,没什么变化。”

    “前面过来的消息,千里一醉他们脱身了,是御天神鸣和花丛中永生的人突然出现帮了他们。”

    “哈哈哈哈!”逆流而上笑,“我说这两个怎么脸也这么臭,嘿,居然有行会跑去帮千里一醉和剑鬼这两个敌对方的,他们一定没想到。”

    “但花丛中永生也有点太离谱了。”

    “那帮家伙,本就没指望在城战里捞什么分,凑起热闹来还不是怎么热闹怎么玩。咱们不要去招惹他们,这帮家伙也是很烦的,真要粘上了,想甩下来也得费一番功夫,况且还是千里一醉和剑鬼跟他们在一起。纵横四海还真是流年不利啊!”逆流而上说。

    这几人正边走边议论着,突然又一起收到系统的行会提示:玩家印风退出行会。

    “怎么回事?这是谁?”逆流而上皱眉,这个id他好像认识,但又想不起来是谁。事实上他倒也不关心这个人是谁,只是退出行会这个事,他必须要过问一下。

    “我也不认识。”身边一人道。

    又一人则皱着眉想了想,突然恍然道:“不就是那个吗!今天领了任务的那个小子。”

    逆流而上一听也想了起来,随即奇怪:“无缘无故他怎么退会了?艹作错了?问问。”

    “我没他好友。”

    “我也没有。”

    “我也没。”

    印风实在是对酒当歌是默默无闻的一人,逆流而上和他这些都是行会上层的人物,都没这个小人物的好友,于是又在行会里发问,行会里大家伙也都还茫然呢,逆流而上又问有谁认识印风,哪知这话像是下了一道命令似的,突然系统消息成批地闪出,对酒当歌接连有人退出行会。

    这下行会频道里可炸开了锅。偶尔一两个人退出行会,这发生在人数上千的大行会里并不奇怪,但此时突然数名成员集中在一个时段一起退出,这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逆流而上刚刚还在打听印风的情况,现在却是被行会成员揪住问他这许多人突然退会的事情。逆流而上又哪知个什么所以然,愣愣地看着刚刚闪过的这一排排的id,一个他认识的都没有。

    “怎么回事?”逆流而上嘟囔着,心里明白这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又没攻城,又没和哪家行会有什么冲突或是协议,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情况下,无缘无故怎么就有这么多人退会了呢?

    “不多,就11人。”有人说着。

    “11人的确很容易补上,但这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逆流而上说。

    “是不是韩家公子搞得鬼?”一人猜测,一个人退会,有时会把会里相熟的好友一并带走,这样的事也是很经常的。

    “他在行会里是真没什么朋友。”逆流而上肯定地道:“我看可能是和印风有关。这11个人里你们一个认识的都没有?”逆流而上问,他自己是没有。

    “柠檬草,这个我认识,我问问。”一人说着。

    逆流而上和其他几个都满怀期待地等着他的消息,不大会,这人已经开始对几人转播问到的情况:“的确,他们都是和印风一起的,他们有朋友也是搞行会的。现在这不城战了吗?怪他们都不过去帮忙,所以他们就都过去了。在这和我说不好意思呢!”

    这种事倒不新鲜,一般行会中比较有名望的角色转会,或是自立门户时,都会造成比较严重的人员流失。而眼下一共才走了十二个,而且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但真算不上是什么事,尤其是对于对酒当歌来说。其他几人都已经松了口气,但逆流而上却是眉头紧锁,望着几人说:“真是这样吗?”

    “怎么了?”几人不解。

    “如果真为了城战,那早该把人叫过去了,难道是城战打着打着,觉得实力不够,这才开始叫人?”逆流而上说。

    “这样说也合理啊!”几人道。

    逆流而上却摇摇头:“听起来合理,但你们看现在这城战,有谁家的实力是够的?他别说叫十二人,就是给他叫去一百个十二人,又能有什么用?”

    “呃,可能就是实战打得不爽,随口对朋友埋怨了几句,印风这几个脸上挂不住,只好就去了。”

    “叫人,去之前任务的地方看看。”逆流而上忽然道。

    “你怀疑什么?”身边的人问。

    “我也不知道,但我总觉得不是什么朋友叫,就去了这么简单的事。对了,那边咱们还有人吧?我记得我专门留了人,说看还能不能再接到其他任务的。”逆流而上说。

    “嗯,我也记得你留了。”

    “人呢?”逆流而上问。

    “你留得谁?”

    “我留得……”逆流而上回想了一下,突然惊醒一般:“印风,我留得就是他。他任务失败,我顺口就叫他还是留了那边,看看过段时间会不会有新的任务刷出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