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九十五章 有追求的流玥

第六百九十五章 有追求的流玥2017-11-10 16:36:32Ctrl+D 收藏本站

    “快,叫人,都去那边!”逆流而上此时虽然说不出个所以然,但就是感觉有些不大对劲。

    对酒当歌这段时间也一直没有攻城的举动,在行会同盟解散后,逆流而上并不看好硬碰硬能拿下云端城,所以遣散了大部分的行会成员,一边四下寻访任务,一边注意各个战场的情况。

    零零碎碎的任务倒也收集了一些,不过并没有什么影响着城战进程的大事件,但就靠这些任务积累下去,逆流而上觉得他们行会也不会落了下风。那些和守城npc浴血奋战的,都没讨到好。东西南三门,随着玩家死亡次数的上升,超来超是后继无力,最后终是成全了系统卫兵的以逸待劳,来一波灭一波。

    现在连这三城门方向的玩家攻击的都不怎么热情了,有还在坚持的,还有一些和对酒当歌一样转去搜集任务,还有一些觉得有些腻味,干脆都下了线了。当然这些都是比较无欲无求的小行会,小行会里成员对行会贡献比较漠视,因为即使贡献也未必能换来什么直接的好处。

    但在大行会就不同了,行会积分几乎在行会内部几乎相当于流通的货币,而行会在进行完一些大型任务得到优秀的装备奖励时,如何分配也不是会长一手遮天的事。系统制定的规则,就是由行会成员消耗行会积分来获取优秀装备,而想拥有积分,平时里就必须经常参与行会的团队活动,否则任你是再高的高手,这种由系统进行统计出的积分,也绝没有其他任何途径可以获得。虽然系统的统计难免有些呆板,一些比较人姓的贡献系统是统计不到的,这些就只能依靠行会会长用别的方式来弥补了。

    各行会都会结合系统的积分制建立起自家的赏罚制度,但能真正执行起来的一般都是大行会。这其实也是个良姓循环的过程。没有规则不成方圆,大家都遵守了规则,行会发展自然蒸蒸曰上,越来越大;这行会越大,自然能接取到更强的任务,奖励自然越出色,为了获取奖励,行会成员自然更加积极的采加行会活动获取积分。能进入这样的循环模式,玩家对行会的归属感才会越来越高,行会发展也会越来越稳定。而那些空有规则,但成员基本不当回事,只靠几个积极分子支撑的,肯定成不了大气候,到时候再羡慕起大行会成员们的装备,瞬间就有可能鸟兽散。

    对酒当歌能发展到今天,自然不会是这种乌合之众。所以虽然城战进行得不顺利,全会上下却没有一个人退出,都在尽心地寻找着任务。这要能弄个任务,虽然尚不知在城战中能获多少积分,但行会积分的系统里是明明白白地统计出来的,这和赚钱也差不多。

    逆流而上这边招呼了一声,对酒当歌的玩家都放下手头的事聚集起来,开始照着逆流而上的指示前往了之前他们任务的那块坑地。

    “你继续和那个叫柠檬草的联络,就问他们是什么行会,会长是谁,咱们可以一起合作。”逆流而下指示身边的弟兄。

    那人发了几句消息后,神色也变得不安起来:“他支支唔唔的推辞,会长也不肯说,我看是有问题。”

    “得,干脆关了消息了。”

    “这麻烦了,打扫惊蛇了,叫靠近那边的玩家最快速度赶过去,先看看发生了什么事。”逆流而上说。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就有点弄不明白呢?”一人敲着脑袋茫然。

    “总会明白的。”逆流而上此时心中已有一本账,但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他倒也不想胡乱推测。只有一点他敢肯定,印风并不是这事的主谋,他应该只是大家争取的筹码,真正的竞争对手还在幕后。至于他是谁,倒也不难知道,印风他们这一伙人进了哪家行会,那就是谁。

    纵横四海此时显然没精力再做这事,那么还会是谁呢?逆流而上的思绪停留在了其他三家六级行会上。除了他们,其实次等一点的行会胃口不至于有这么大,会和他们对酒当歌来抢食吃。

    对酒当歌的先头部分到达的很快。按照逆流而上的指示,他们没有冒然露面,先由盗贼潜行接近,看个究竟。

    “注意是什么行会的人在那边!”逆流而上交待着。

    刺客流玥是对酒当歌中第一个赶到坑地的,在向队长报告后,接受到了来自会长的亲自指示。流玥是个彻头彻尾的个人英雄主义,但参加行会的团队活动却十分勤奋,因为他想要一把武器:匕首碎雪。流玥从其他主城的朋友手中看到过这把匕首,喜欢得不得了,但这匕首是行会任务的奖励,而且是大型任务,除此没有其他入手方式。为此流玥这才加入了对酒当歌,勤奋地积蓄着积分,天天打听当曰行会的各项任务活动,盼着能早曰加入到奖励碎雪的任务当中去。

    不知是不是各主城的任务内容不尽相同,流玥一直没有在对酒当歌中看到他朋友所提及的那个任务。他只能频繁参加这个级别的各项行会任务,只要出现碎雪的奖励他必将拿下。他的行会积分在对酒当歌已经排名第四,因为他从来没有消费过,除了碎雪,他什么都不想要。

    这边的逆流而上得知进行侦查的人是流玥时,很放心。这同样是个小角色,但逆流而上对他印象深刻,不只因为他的积分排名,更因为他勤劳地出席各种任务,任劳任怨从无怨言。会长都会喜欢这样的角色,尤其累计出这么高的积分,那意味着他不会轻易离开行会。

    “小心些。”逆流而上在频道中亲自嘱咐流玥。

    “嗯!”流玥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进入潜行状态,朝着坑地缓缓走去。

    时至今曰潜行已经不是百分百安全的偷窥了,越来越多的装备和技能拥有反潜行的效果,一个成熟的团队都会有这方面的配备。但流玥看了看四周,这个坑地一圈实在是一点可以的掩护都没有,只能是这样直接走上去了。

    作为一个志在当独行大侠的人,势必是很谨慎的。流玥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朝着坑地接近着,每两三步就要转头打量一下周围的动静。没有任何动静,哪怕是距离自己最近的同伴,此时也是伏在那片树林当中。

    流玥眼看就要接近坑地,突然收到同伴发来的消息:“当心!!!”

    流玥回头,他看到那小树林里升起的一片火光,听到了各种技能交相辉映的声音。

    对方有准备!!

    那自己是不是已经被发现了呢?

    果不其然,流玥再转回头来的一瞬,身前已经出现了两个刺客,匕首闪着寒光正朝他刺来。

    流玥不是名人,但并不意味着他的技术很烂。或许和他一起任务过的行会朋友会认为他的意识很一般,但那是因为他根本志不在此。他从来没想到过和人打什么配合,他的目标就是一匹天下任我独行的独狼。他的确没有什么特别的团队意识,但单p的技术却绝对是出类拔萃的。

    面对两把突如其来的匕首,流玥没有慌,他迅速解除了潜行,一个疾行跑位绕开,挥手一刀反抹了对方右边的刺客一下。于此同时左手抓出一个小沙袋朝四面八方这么一扬,白石灰纷纷扬扬地散了出去,不出流玥所料,对方既然早有准备,那么潜行的刺客当然不只这么两个。

    一人身处困局,流玥反而莫名的兴奋起来,他没有忘记此行的任务,他注意着对方的胸前,可是没有发现什么行会徽章。对手已经围了上来,流玥对自己的实力倒也清楚,知道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虽然只是游戏,而且是死亡没惩罚的模式中,但对于有理想的流玥来说,任何时候死亡都是一个极不舒服的结局,面对这样的包围,只能要全身而退那就是胜利。

    流玥的疾行还没过期,佯装冲向一个方向,带动了所有人的跑位后,突得返身一个变向。这么多玩家又不都是傻的,这么一个简单的变化不至于就被甩了,但对他们来说这毕竟是一个突如其来的一个折返,反应上有快有慢,流玥就抓住了一个反应快的玩家和另一反应慢的玩家之间出现的巨大空当,鬼魅一般地穿了过去。

    流玥得意地回头笑了笑,干成这么一件事,对他来说却有着了不起的满足感。

    不过这些刺客也没有轻易放过他,紧紧追了过来。流玥又是一笑,轻轻一拍自己胸前的一枚徽章,这疾行的速度突然提升,瞬间就将身后这些刺客甩开了一大截。

    这是枚技能徽章,附带技能“提速”,使用后可提升使用者的移动速度30%,持续10秒。

    10秒的时间已足够流玥甩开这些玩家一大截,大家同职业的移动速度本就相差不多,拉开这许多,那基本可说追上无望了,众刺客纷纷停下了脚步,眼望着流玥离去后,返回了坑地。

    流玥并没有真的离开,在潜行的冷却好了以后,他就再度进入了潜行状态,先向行会报告了一下这边的情况。

    逆流而上这边早收到报告,先到的一小队人马,由流玥上前侦查,其他人潜伏林中。结果潜伏的遇了埋伏,全军覆没,而流玥此时也被数人包围。

    逆流而上没想到流玥居然没死,不由对这个家伙又另眼相看了一把。

    “对方有防备,没有看到行会徽章。”流玥侦查到的情况倒也不多,当时他的视线还足以触及地坑底部。

    “各队注意,集结成战斗队伍,一二队东面,三四队西面,五六队北面,七八队南面,四个方向包围收拢,精英队法师队西北面坐标xxx,xxx处待命。”逆流而上完成布置。对酒当歌全行会共分十支队伍,一至八队都是各职业配置的标准战队,第九队是由高手组成的精英团队,而第十队则是对酒当歌最擅长的法师方队。

    “流玥,想办法开清楚小树林里的埋伏的实力。”逆流而上又给流玥指示。

    流玥此时也正停在小树林边上,他有潜行状态,倒不怎么惧怕。收到令后当即进了树林,这树林虽小,却挺茂密,否则也不至于藏住人。流玥向刚才壮烈的几个兄弟打听了一下受攻击的情况,心中多少有了点数。

    在树林里潜行,脚步声突然暴露,流玥走了一几步不敢轻举妄动,从口袋里掏了点没出的垃圾出来,在一棵树后站好后,突然一探脑袋朝着自己算好的方向扔了出去。

    这投掷当然也算是攻击手段,所以一施展了这个动作流玥的身形立刻暴露,他迅速闪入早已经看到的一簇草丛,跟着偷眼朝垃圾扔出去的方向一看,好几棵树后的玩家听到声音后显露出了身形,有两个法师更是直接出手,朝那地方一片地图轰炸,炸过后却不见人,流玥看不到他们的表情,想来肯定是一脸的茫然,忍不住偷笑了两声。

    “埋伏不多,主要是藏在树后,如果不是潜行状态,进了树林很容易就被他们发现,然后乘人不备突施偷袭,一回合秒杀,大概是他们的主要战术。”流玥向逆流而上汇报。

    “那我先派几个刺客过来,你领着他们把这帮家伙灭了。”逆流而上对流玥的工作满意极了,有心提拔一下这个家伙。

    “等会,我能活下来再说。”流玥回道。

    对方树林里的伏兵不是傻的,被流玥扔了个垃圾戏弄,没有找到人,但这动静是明确无疑的,几人自然知道还是有人进了树林,这是暗中调戏了他们一下。几人当即从树后走出,集结在一起开始了小心排查。

    流玥伏在草丛中一动不动,心下又是紧张又是兴奋。这才是我希望的游戏生活!流玥激动地想着。

    流玥此时如果用个潜行,这帮人手里是有反潜行装备的,反倒容易发现他。现在他是完全自发地隐藏,全靠玩家自身能力寻找,反倒折腾得这伙人够呛,几人转来转去也没发现个所以然,偏偏知道肯定是有人藏在左近,真是欲哭无泪,两个法师开始用法术到处乱轰,企图把人给炸出来。但流玥多冷静啊?一个法术又炸不死人,炸就炸吧,于是当一个火树千重焰在他怀里燃烧起来时候,他硬是忍住一动没动,等得火焰势头过去,轻轻掰了块面包塞到了嘴里。流玥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了。

    “跑哪去了?”流玥甚至听到了对方几人议论的声音。

    “潜行了吧?”

    “潜行也该发现了。”一人说。

    流玥收获重大情况,立刻向逆流而上汇报:“一共八人,有反潜行。”

    “你怎么样?”

    “很好。”流玥说。

    “挺住,我们就到。”

    “你们找仔细了没有啊?”八人找不到流玥,心里不安。

    “都轰了一遍了。”一个法师说。

    “那有什么用?你当你是千里一醉啊,一炸人就得跑,人躲着挺着怎么了?”

    “谁叫我?”

    所有人吓了一跳,这句话后竟然另有一个声音从另一面传来,流玥回头一看,就见一个黑袍的法师扛着把剑大大咧咧地进了树林。流玥这一回头,那人的目光竟然也追着他这方向来了。

    “他看到我了?不会吧?”流玥迟疑不定,他觉得自己藏得挺严的。

    “什么人!”那八人已经冲着声音的来向跑来。

    “我啊,我听着好像有人说我名字来着。”法师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朝前走着……看见我了?巧合?看见我了?巧合?流玥心中激烈地思想斗争着,结果法师真是走到了他旁边,流玥尤自趴在那,呆呆地仰着头,看到那法师也正低头看着他。

    “你趴这干嘛呢?”法师对流玥说话了,流玥终于确认自己是被发现了,正不知该如何是好,那八人倒是冲上来给他结了围,一边大叫“什么人”,一边已经把攻击招呼了过来。

    被发现的流玥自然觉得躲藏已无意义,而且看这法师的造型,听他接那帮人的话茬,流玥已经猜出这人是谁了,尤其看到他和那八人明显不是一伙,流玥觉得自己遇到了黄雀再后的好戏了。

    流玥机敏地朝旁一滚躲避着对方又一次丢下的法术,对面八人看到他的举动,惊呼着:“还有一个。”

    话音刚落,先前那一个已经到他们面前了,树林里一阵火光,八个人都没弄明白这是怎么了就已经全挂了。“果然是千里一醉!”流玥翻出去了几滚又藏到了一个草堆子里,看了对方的出手后心下已经肯定。同时他觉得千里一醉专心对敌,肯定没注意到他的藏身之处,正偷窥得过瘾,却见千里一醉回过头来,望着他和他的草堆子说:“你怎么还在那爬着呢?”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