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九十六章 又一家行会

第六百九十六章 又一家行会2017-11-10 16:36:33Ctrl+D 收藏本站

    流玥大叫一惊,没想到这千里一醉居然一回头就找到自己的所在。开始他还怀疑对方是在虚张声势,但眼看着就四目相对了,顾飞正冲着他眨眼,还有什么好疑问的?

    冲上去,干掉他,扬名立万!流玥脑中电光火石般地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但一秒钟后就选择了放弃,因为一个很简单的算术题就摆在面前:他能一口气冲上去干掉那八人吗?他不能!所以大于那八人的千里一醉,他也没可能是对手。

    所以他只能跑。流玥转身就朝林子外面钻,“提速”的冷却这个时候也好了,流玥觉得自己脱身应该不难,结果冲出去还没几步,就听“啪嗒”一声,脚下一紧,竟然是踩中了一个陷阱。

    “谁这么讨厌啊?我刚下的陷阱。”一边的树丛里一个人站起来朝这边张望。

    又是一次四目相对。

    “你谁啊?”那人问。

    “我……”流玥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自己。

    “你踩我陷阱干什么啊!”那人很不高兴。

    流玥也很不高兴,怎么说得好像自己故意踩上来似的,自己看上去有那么贱吗?

    就这时候千里一醉也已经赶了过来,看到二人争执,忙过来询问。

    “这人踩了我的陷阱。”那人向千里一醉告状。

    顾飞看了眼前这家伙一眼,这人和先前那些伏兵明显不是一伙,顾飞暂时还没弄明白他们的关系。

    “你是谁?”顾飞正问着,却已经看清了流玥胸前的徽章,“哦,对酒当歌。”

    “我不是对酒当歌,我叫流玥。”或许有些人喜欢打着行会的旗号在外面充大头,但流玥从来都是把自己看得更重。行会?那只不过是他为了拿到碎雪不得不参加罢了,他的目标是要让自己独行的名头响遍平行世界。

    “刚才那八个是什么人?”顾飞问。

    流玥无语:“我哪知道啊,你不问他们反而问我。”

    “问了,他们没说,我还以为你知道。”

    “我也不知道。”

    这么一会功夫,流玥脚下的陷阱已经脱了。顾飞同样又很奇怪地望着那人:“你在这弄陷阱干嘛?”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摆个陷阱没准可以套个姑娘呢?谁知道套了这么一个家伙。”那人很扫兴地道。

    流玥一听这言辞,真是如雷贯耳,望着那人说:“花丛中永生的人?”

    那人看流玥居然判断出了他的来历,心情好了不少,笑笑道:“好说好说。”

    “别在这闹了,换个地方玩去。”顾飞说。

    “是,醉哥。”那人对顾飞有着一种奇怪的尊重,不是行会小兵对会长那种,也不是菜鸟惧怕高手那样,流玥看不懂这种尊重,也只有顾飞自己清楚,这是因为花丛中永生的家伙们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有姑娘缘的人……这人离开后,顾飞继续和流玥说话:“你在这……是你们行会有动作,还是你自己没事跑来的?”

    流玥望着顾飞:“你是守城方吧,我怎么能告诉你。”流玥虽然不把行会当回事,但却挺尊重游戏规则,比花丛中永生的家伙们有原则一些。

    “既然这样,那我应该干掉你喽?”顾飞也准备尊重原则。

    流玥毫不犹豫,转身就跑,刚才没用的“提速”这次也是一拍徽章就启动了,结果还没冲出去十米,脚下又卡住了。

    “mlgb啊!!!”流玥气急败坏,又见一个脑袋从草丛中钻出,原本脸上写得全是兴奋,但一看到流玥,立刻像涂了一层煤一样黑了下来:“你谁啊?”

    “我……”流玥又语塞了,他倒也猜出来这人又是花丛中永生的,但这帮家伙全在这放陷阱,难道都是为了网罗姑娘?

    “踩老子陷阱干蛋。”那人从草丛走出来质问流玥。

    “我不是故意的。”面对这群人,流玥的思维真的有点跟不上了。就这几句话的功夫,顾飞已经又到了他身后,流玥知道自己这次是跑不掉了。结果顾飞先没搭理他,望着那人说:“你怎么也跑这来了?”

    “不只是我,大家都在这呢!”那人说。

    顾飞这么放眼一望,的确感觉到不只一个人,有些甚至冒了一下头,朝顾飞打招呼。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人笑着。

    之前顾飞想乘着纵横四海的乱劲再去找无誓之剑麻烦,但除了御天神鸣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有点理智的都说顾飞的想法太激进了。

    “吃了这样的大亏,就算纵横四海有点散沙,但无誓之剑一定更加不会放松警惕。”茫茫的莽莽说。

    “公子的思路,显然就是在无誓之剑身边等我们出现,这次就险些中了他的圈套,要不是御天他们及时赶到,我们俩肯定要糟糕。”剑鬼说。

    顾飞想想也觉得有理,行会再乱,身为会长的无誓之剑身边总还是可以网罗起一帮亲信的,就算有个百余人,也极不好对付,况且还有韩家公子这个家伙,和彩云间合作,谁知道又藏在哪里阴他们一下,这任务还真不好做了。

    无誓之剑的任务暂没机会,剑鬼那个什么小瓶盖刺杀更是没谱,他报有最后一线期望向花丛中永生的家伙们打听了一下,也没人知道这个小人物。剑鬼已经基本死心了,准备回城去放弃了这任务。而顾飞此时能做的事,自然就是继续在戒卫队那边的任务:再访吉尔基诺。

    御天神鸣是死了心要跟着顾飞他们当捣乱分子了,诡瞳和颜小竹两姐妹本没参加城战活动,但此时看顾飞和剑鬼两个人和全城行会对抗,也觉得挺有意思,于是也决定留下来帮一手。至于花丛中永生的一干人等,他们现在就算想回去继续玩城战也没机会了,这帮家伙已经被绑上了叛徒的耻辱柱上,可以说他们这行会根本就已经毁了,但这帮家伙却是毫不在乎,依然自得其乐,跟着顾飞乱晃,居然跑到这树林乱下陷阱来了。

    “醉哥,反正我们现在也没事干了,凑和着能帮就帮你一把吧!”火球出面替众兄弟解释。

    “月仔呢?”顾飞问,现在和花丛中永生碰面,好像火球代表大家说话的时候越来越多,按理说这应该是会长的职责才对。

    “月仔?在呢啊,不知道哪窝着呢!你找他啊?那你不如找茫茫的莽莽,茫茫的莽莽在哪,他自然就跟到哪。”火球说。

    顾飞汗了一个,连忙道:“没事没事。”

    “醉哥你别管我们,我们就这玩我们自己的。”火球说。

    顾飞也不知道这么个小树林子里有什么好玩的,但正因为不知道,才说明自己和他们绝非一路人,因此顾飞倒觉得十分欣慰。倒是流玥,这一次的陷阱也早已经解除了,但此时周围好多脑袋把他圈在了当中,而且更不知这四面八方还有多少个陷阱,于是也不知到底该跑不该跑了。再跑,再踩一个陷阱……流玥不想这么无限制地丢人下去,独行侠都是很清高很有自尊的撒!

    流玥已经在等着顾飞给他一个痛快了,哪成想顾飞和那些人随便寒暄了几句后扭头就要走了,流玥很是奇怪。“哎!”他不由自主地叫住了顾飞。

    “你不杀我了吗?”流玥问。

    “哦?如果你要求的话,我不介意。”顾飞说着就拔剑了。

    “不要求,不要求!”流玥忙道,谁闲着没事干想死啊!

    于是顾飞点了点头转身,流玥在原地呆立了一会,突又迈步跟了上去,顾飞很快觉察,扭过头来:“你跟着我干什么?”

    “那个……你忙你的,我忙我的,只是碰巧同路而已。”流玥说。

    “哦,忙吧忙吧!”顾飞转身接着走了。

    流玥于是也稍稍调整了一下路线,从和顾飞的一条直接换成了两条并轨的平行线,看起来两人是相距越来越远,但流玥一直保证顾飞是在他的视线之内。流玥还是挺多心眼,他觉得靠这个强力杀手来打通一条道路,自己乘机去探查一些情况,这似乎要更方便的多。

    看到顾飞似乎完全没有觉察到他的心计,就这么直接地走到了林子边上,观察着林外的情况,流玥不动声色地悄然隐没在了一旁。

    顾飞一边瞅着树林外面,一边拿了个苹果啃着,将法力补充到圆满,随即便迈步走了出去。

    有刺客!流玥是知道这个情况的,但这些个刺客,应付一般玩家是够了,面对千里一醉,怕是要沦为送分机器了。流玥正这么想着,就见顾飞已经离坑地越来越近,但那些本该出手偷袭的刺客却始终没有露面,反倒是坑洞里露出了几个脑袋,跟着快步走了上来,面对顾飞很是亲切。

    流玥大感诧异,忍不住又走近了许多,直至听到了那些人的对话:“千里兄弟,哈哈哈哈……”

    “这是搞什么名堂?”流玥心下疑惑,跟着又断断续续听了双方的对话,流玥泪流满面了。他原以为双方之间有什么阴谋,但听了这对话后终于明白,阴谋是没有的,对方的刺客没有动手,而是有人上来亲自接见,只因为这是千里一醉而已。他们不想得罪这样的强人,所以想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想像自己和一干兄弟受到的待遇,流玥发现自己距离他所想的名满平行世界似乎还差得很远很远。

    顾飞此时也是一头雾水,起初他就感觉到了那些潜行刺客的存在,插在口袋的右手早已经抓好了暗夜流光剑,随时准备动手,哪知这些刺客却都没有运行,倒是坑地里迅速出来了一伙人,开口就叫兄弟,顾飞有点茫然,他反复认真仔细地打量过了眼前这几个人,他百分百确认自己绝对不认识这几个人,这称兄道弟的算怎么回事啊?

    好在对方没有这么不问青红皂白的一直和顾飞称兄道弟下去,几句恭维话后,话锋一转:“哈哈,说了这么多,千里兄弟可能还不认识我。小弟树下望天。”对方朝顾飞伸出了手。

    顾飞从口袋里掏出右手,手里还带着剑,所有人一惊,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顾飞却只是微微笑了笑,把剑交到了左手,右手随即朝着这树下望天伸了过来。

    树下望天方才也因为顾飞拔剑的举动吃了一惊,此时一看他只是剑交左手,哈哈一笑,重新迈前一步,和顾飞重重地握了一下。

    防人之心不可无。顾飞看他要握手,抵防着他要使那种乘机抓紧自己的近身血拼流氓打法,所以先把暗夜流光剑交了左手,连伤害主手都设定为了左手。顾飞都想好了,只要有一点异动,左边一剑双炎闪劈下,右手凝结掌心雷,还弄不死眼前这个家伙?

    结果握手还真只是一个简单的礼貌仪式,这人握罢放开后,继续满面堆着笑:“千里兄弟是不是还对我的来历有点疑惑?呵呵,这不奇怪,小弟只是小人物一个,云端城行会树下游魂的会长而已,我们行会的名字,怕是千里兄弟都没听过吧?”

    “没听过。”顾飞非常诚实,但这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在频道呼叫了:“佑哥!佑哥!”

    没反应。

    “佑哥,有八卦!”

    没反应。

    “超级八卦!”

    还没反应。

    “超级独家私密大八卦!”

    佑哥痛苦,揪头发,头撞树,终于还是没忍住,含泪回复:“什么八卦?”

    “你把私聊打开,咱单说行不。”顾飞抵防隔墙有耳呢!

    佑哥还没回答,韩家公子已经发了消息:“佑哥你听完敢不告诉我,我就杀了你!”

    佑哥泪奔,夹缝中难生存啊!这两个人,频道里一人排一条消息,但就是不直接沟通,死活都要在佑哥身上找回来,佑哥也怒了,咬牙:“我就不开,有话的全在频道里说!”

    “你坚持?”顾飞说了三个字。

    “你确定?”韩家公子也说了三个字。

    威胁啊!**裸地威胁,但佑哥这次是完全想通了,一旦开了私聊,这两个家伙分头密过来,自己只能更加难做,所以这次是咬了牙地不怕威胁了:“我坚持以及确定!”

    “好!”顾飞说。

    “牛!”韩家公子说。

    佑哥哆嗦。

    “树下游魂,这是个什么行会?”顾飞此时一边在面上也东拉西扯地问着树下望天他们行会的情况,一边在这边向佑哥这个信得过的人打听。

    “树下游魂?你怎么问起这个了?”这就是佑哥的特点,先不回答问题,先八卦。

    “遇到他们会长。我任务可能要和他们有点关系。”顾飞此时已经看到坑地里人聚集了挺不少,树下望天显然是在这边又接了什么任务,这也是重兵防御呢!而这家伙一上来就认出了自己,也不急着出手,在这和自己东拉西扯的,顾飞决定也先摸摸他的底细。

    “会长?树下望天吧?”佑哥说着,“这个行会只有二级,而且我听说人都没有加满,但是好像能量挺大的,风言风语的,都说这个树下望天是个有钱的金主。不过嘛,我佑哥还是有点非同一般的内幕消息的。”

    “你快说。”顾飞急,这佑哥一定要享受他的情报时刻在这卖关子,自己这边和树下望天已经要没话说了。

    “嘿,据我的可靠情报,这树下望天应该不是什么金主,而是工作室的人,正儿八经的职业玩家。那些所谓的能量,恐怕是他们在进行一些工作室的业务时,临时募集一些兼职玩家体现出来的。”佑哥说。

    “工作室?哪家?”由于五夜的险恶嘴脸,顾飞现在对工作室也没好感。

    “那就不清楚了,你什么任务和他们碰上了?”佑哥继续八卦。

    “嘿,那不能说,隔墙有某人啊!”顾飞说。

    佑哥沉默,顾飞直接向韩家公子挑衅,他可不想掺和。

    韩家公子那是会受气的主吗?很自然地反击道:“你说的已经够多了,树下游魂?你可不要跑得太快。”

    “你敢和我单挑吗?”

    “你敢和我喝酒吗?”

    “喝酒那算什么本事?”

    “暴力就能解决一切了?”

    “解决不了一切,但能解决你!”

    “老子喝酒就可以秒杀你,不单解决了你,完了顺便还可以去解手,哇哈哈哈!”

    “……”顾飞无语,单比斗嘴,好像有点不是韩家公子对手,这什么东西都得勤练啊!韩家公子损人的熟练度实在太高了。顾飞明智地闭了嘴,等见面了砍他一百八十回,让他知道到底什么更管用,顾飞想着。

    “千里兄弟,千里兄弟?”顾飞这和韩家公子叫板,一时间都忘了敷衍树下望天了,这家伙说话看顾飞突然没了反应,接连叫了两声,而他身边的几人,此时面上已经出现了不诡的神情,而顾飞在此时突然反应过来:“啊?什么?”

    “呃,刚刚说到,千里兄弟路过这边,是有什么事吗?”树下望天说。

    顾飞笑了笑:“我是专程路过,因为有一个任务是交待在这个地方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