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九十八章 行会间的丑陋

第六百九十八章 行会间的丑陋2017-11-10 16:36:35Ctrl+D 收藏本站

    树下望天站在坑地里望着天,极度忧伤。原以为万无一失的圈套,顾飞也被忽悠进来了,哪知道又这么给逃了脱。此人之强实在是不能用常理推测,哪有人在包围中可以这样踩着人头跑出去的?这太不合理了。

    现在倒好,顾飞在他们这是二进二出,每次也用不了几个法术,但是却能带走大批的人命,树下望天这行会树下游魂本就没多少人,可经不起顾飞这样折腾,眼看再走两个回合就差不多要全军覆灭了。

    不过树下望天倒是不怕死,他现在忧伤的其实还是没能把顾飞弄死。他觉得顾飞如此较劲,主要还是因为他的任务就着落在这个地方,这才有耐心在这周旋。如果灭了他,他任务失败,就算回来报复个几下,那出出气也就罢了,难道还有心情在这没完没了?说白了还是系统安排的双向任务,大家尔虞我诈之余也应该相互理解嘛!非要闹个两败俱伤,那就不是成熟的玩家了,一个高手玩家更不应该这样。

    树下望天是这样理解的,所以眼下他挺没辙。对付千里一醉他布不出什么武力压制的陷阱,第一个次能拿感情牌引人上沟多不容易啊,树下望天那装孙子装得自己都快吐了,结果这孙子是白装了,现在又被人快砍成孙子了,树下望天觉得自己真是冤。

    “会长,又来了!”有部下跑来一脸悲戚地报告。

    第三趟了,顾飞又杀了上来。树下游魂现在都没有刺客在外潜行了,树下望天也布置不出什么战术和顾飞搏杀,咬了咬道:“再拖一轮!大家不要一拥而上。”

    众人领命,于是眼看顾飞杀到坑边,四散开去,这模样根本不像是要战斗,就是站开了等着顾飞来杀一样。顾飞用双炎闪自然是一刀一个,但现在人家站得开,一次顶多就干掉一个;可如果不用法术攻击,人牧师立刻就是刷刷刷,就在这和你耗上了。

    “无耻啊!!”顾飞悲愤。

    “我来帮你。”流玥同志这次勇敢地站了出来。他的战斗经验也挺丰富,看顾飞砍的目标老被牧师回复,一瞅也找到了回复的牧师在哪,于是立刻凑上去攻击这牧师让他打断回复。树下游魂的人都很怒,这个小刺客算什么东西啊!也装常山赵子龙?有几个人一时没忍住,抄着家伙过来想把流玥分尸,结果顾飞瞬间移动,双炎闪,群灭。

    “不要乱动!”树下望天沉着指挥,“你,回复他。”树下望天又指了一个牧师,这是要搞出一个回复链出来,在有一个牧师回复支持的情况下,除非实力差距太大,否则基本是没可能杀得了目标了。

    树下望天摆明了就是要这么赖皮下去,同时心下还挺懊恼,上两个回合怎么没这么做呢?实在是顾飞这来来回回得太快,自己的思维都有点跟不上了!另外对这人的破坏力估计的还是有点不足啊!

    树下望天这战略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反正人就这么摆着,你要杀就杀,不用法力你谁也杀不了,用了法力,你最多杀四个。看着顾飞也一脸的无奈,树下望天突然又找到了一点胜利者的姿态,扯着嗓子喊着:“千里兄弟,别介意啊!没办法,都是双向任务逼出来的,咱们都是被逼的。”

    “被你妈逼的!!”流玥喊,他也很不爽的,这跟着顾飞冲进坑来,根本没人正眼瞧他的,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顾飞,注意着顾飞的举动。虽然之前有过暴躁地想来攻击他,但这也正好说明他地位的低下。顾飞往那一站,那人是连上都不敢上啊!现在人会长下了不许乱动的死命令,结果流玥就真成小透明了,刚上去捅一个牧师,那牧师就用眼角的余光轻蔑地扫了他一眼,侮辱!这简直就是侮辱。

    顾飞看这样砍也砍不出个结果,无奈地也停了手。树下望天的话他听到耳里,想想倒也真是这么个理。人也是为了完成任务,这才会设计他,系统的双向任务是罪魁祸首,大家为了完成任务,顾飞是用武力,人家知道武力不敌,只好用智取,虽然恶心了点,但出发点还不是一样。

    顾飞想着朝树下望天点了点头:“那你也别怪我了。”

    树下望天笑了笑,做出一个十分理解的表情。

    坑地里简陋的帐篷有好几顶,顾飞旁若无人地在人丛中走过,开始一间一间地穿梭,另他奇怪的是,树下望天,还有他的部下,意思没有一个人动,大家都是微笑地望着他。

    顾飞一面疑惑,一面接连走完了几个帐篷,于是他明白了:吉尔基诺已经不在这里。

    先前顾飞瞬间移动进的那帐,就是之前吉尔基诺呆着的那个。结果进去却没有人,顾飞以为是吉尔基诺也随机活动,去了别的帐篷做事,现在看来,吉尔基诺根本没换过帐篷,树下望天也很清楚明白人都知道吉尔基诺在哪间帐篷,所以才有了那样一个圈套。在这个坑地的所有布置,都是假像,这唱得是一出空城计,真的吉尔基诺已经随着任务的发展去了别处,这任务肯定是树下望天他们的内容,而树下望天却故意在这里认真布置防线,就是为了把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到这里,而事实上他们的任务,并不是在这里进行……“漂亮,这手玩得真漂亮!”顾飞对树下望天说。

    树下望天微笑:“没办法,都是被逼出来的。我们小行会,想在这种局面下完成个任务,不用上点手段是不行的。”

    这话音刚落,坑地外已经响起了越来越多的人声,流玥精神比较一振,对顾飞说:“我们的人来了。”

    说完这话,流玥突然又郁闷了。为什么?为什么行会的人来了自己会振奋?自己难道是在期待着行会的强大来给自己撑腰吗?自己的志向不是是做一个独闯天下的刺客吗?

    流玥纠结了,他发现自己的志向好像有了一点动摇,他寻找原因,然后他发现了……是因为他找到了一个攀比的对象,而要命的是,他根本就比不上,现在不能,将来也不可能。

    流玥傻傻地望着顾飞,眼里有羡慕,也有嫉妒。坑地外圈已经不断有人出现,不大会就已经站满,顾飞抬眼望去,很快就瞅到了逆流而上。

    “印风呢?”逆流而上气派很足,直接开口,根本不用自己的眼睛一个一个在下面的人群中找人。

    树下望天又在笑:“原来是逆流大会长驾到。”

    “你是哪位?”逆流而上问。

    “在下树下望天。”树下望天说。

    “哦,你就是树下望天。”逆流而上也听过这个名字,对树下望天所知道的,就是佑哥所传述的那版本:一个能量挺大的小行会会长,疑似人民币战士。

    “我就是。”树下望天笑着:“不知道逆流会长带了这么多人过来,有什么事?”

    “印风呢?叫他出来和我说话。”逆流而上说。

    “印风?我不知道啊,那是谁?”树下望天问。

    “装傻?”逆流而上冷笑:“咱们明人别说暗话了,我就问你,印风是不是带着任务进了你们行会?”

    “哦?有这种事吗?咱先不说这什么印风,逆流会长,你对游戏规则好像没什么研究啊!这玩家退出行会,身上的行会任务还能带出来吗?”树下望天说。

    “你不用钻我言语上的空子。”逆流而上说,“印风发现任务,先不接,然后退行会,加入你们,再接任务,我这样说总没有错了吧?”

    “唔,这样说好像合理了一些。”树下望天点点头。

    “那么印风呢?”逆流而上说。

    “我说过我不知道。逆流会长,这云端城多少家行会啊,怎么你有成员退了会,你偏偏要找上我?你不觉得像什么纵横四海啊之类的大行会更加可疑吗?”树下望天说。

    “看来你是要嘴硬到底了。”逆流而上酷酷地一举法杖,坑地外一圈,无数法杖被人举过头顶。

    “等会!”坑地里突然有人举手发言。

    逆流而上循声望去,吃了一惊:“千里兄弟?”

    顾飞简直就是人际交往中的典型事例:只要够实力,谁见了你都亲热地叫你兄弟。

    “是我。”顾飞说。

    跟着流玥看到行会频道里逆流而上针对来来了一条消息:“流玥,千里一醉在这里你怎么没说?”

    “啊……”流玥怔住,的确,他好像忘了向行会提这事了,好像千里一醉一出现后,自己就颠不颠得也不知道干什么呢,连过来这的本来使命都忘了。

    “你们忙,我先走了。”就在逆流而上以为要有点棘手时,没想到顾飞说了这么一句话。

    逆流而上当然是大喜过望,他们千人之众,真要打杀当然不怕顾飞一个人,但问题是顾飞的可怕之处也正在他就是一个人,而且实力强横,真要得罪了他,想起来就可以过来搔扰一下,真是防不胜防,加上有纵横四海让大家引以为戒,逆流而上是真不想顾飞有冲突,所以本在皱眉,一听顾飞这话,真是高兴坏了,连忙招呼行会成员让路。

    顾飞坦然地走在人丛中,但看着这么多人只盼着自己早走,而对坑地里的树下望天一行人却是一付仇视的目光,顾飞觉得真是悲哀。

    这算什么?按系统设定的规矩,其实他们双方本该是同盟,而自己他们是彻头彻尾的敌人吧?可现在呢?由于和自己没有直接的利害冲突,逆流而上想也不想就放了自己离开,因为和其他行会争夺什么城战积分,就这样撕下脸来互相撕咬……罪魁祸首真的是系统的设定?顾飞不觉得,就像他对外挂的看法,错的不是外挂,是使用外挂的人,甚至连制作外挂的人都不算是根本,是使用外挂的这些人,让外挂有了生存的土壤。

    顾飞越想越觉得堵得慌,他突然拔剑,双炎闪吟,挥手就是一圈。这对酒当歌千人之众,给顾飞让道也是顾飞走到哪让到他,这周围一圈人还是挤得挺满,这一剑下去,少说死了有十个,所有人大惊,逆流而上更是第一时间收到消息,人群中一条裂缝飞快张开,逆流而上和顾飞面对面立在当间。

    顾飞瞅着逆流而上:“逆流会长,你是不是搞错了?其实我才是你们的对手来着。”

    “千里兄弟,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系统设定来着,你忘了?”顾飞说。

    “可是,系统设定是死的,我们人是活的,我们对酒当歌可没有想把千里兄弟当成是对手。”逆流而上说。

    “呵呵,不对吧?之前在这地界,我还和你们的行会交过手来着,吉尔基诺,那不也是你们的相关任务吗?”顾飞说。

    逆流而上心念忽然一动:“我们那任务失败了,是你搞的?”

    “哦?失败了?”顾飞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任务人被藏在帐篷里的人给秒杀了,那个人是你?”逆流而上说。

    “唔?任务人什么的不知道了,不过的确在帐篷里秒过一个人,我以为是正当防卫来着!”顾飞说。

    逆流而上心里是恨死顾飞了,但面上却丝毫未露,居然还挤出了一个笑容:“看来还真是因为千里兄弟了,唉,不过算了,反正任务也失败了,追究也没什么意思。”

    “别啊,我欢迎你们来追究。”顾飞说。

    “你……”逆流而上这是真没辙了,眼前这人真是讨厌,给台阶也不下,一定要蹬着鼻子,而且蹬了鼻子他也不上脸,就是在那蹬你鼻子,然后等你翻脸。

    忍不忍?忍不忍?逆流而上咬牙切齿中。

    坑地里的树下望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都已经等着对酒当歌把他们炸成一团灰了,却见他们所有人都凝固了一样站在上面,而且是纷纷回着头。

    “怎么了啊?”坑地里唯一一个对酒当歌的人是流玥,这时在行会频道里问着。

    但哪有人有功夫理会他,用得上眼睛的,都望着逆流而上,等他示下的。用不上眼睛的,那和流玥一样,谁知道这发生了什么。

    气氛完全凝结住了。但顾飞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逆流而上却是纠结纠结再纠结,行会里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会长,杀不杀?”

    “会长,杀了吧!他一个人有什么可怕的?”

    “你懂什么?这不是怕,这人的搅和能力太强了,又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城战又不掉级,真要被他缠上烦都烦死了。”

    “忍让也该有个限度!”

    “就是,再给面子还真以为我们怕他了。”

    “捣乱就捣乱,他死不掉级,咱死不也不掉级吗?他一次来能杀几个?杀完他能有跑?”

    “就是,杀了吧!”

    “会长,杀了吧!!!”

    逆流而上一看,这灭了顾飞的民意占据了上风,正好他也不想拿这主意,于是决定明煮地少数服从多数,当即在行会频道里一声令下:“杀!”

    相对于顾飞来说,这命令是悄悄下的,但顾飞何种观察力,这人要动手实在是逃不过他的眼睛。猛然发现周围无数人起了异动,知道自己等的终究是到了,顾飞一扬手:“瞬间移动。”

    平地里的顾飞消失了,人头上的顾飞出现了。刚刚折腾过树下游魂的手段,顾飞又施展出来了。

    “这可不怪我,谁叫你们站这么密的?”顾飞想着,飞奔。

    逆流而上气得想吐血,这顾飞的意思摆明是挑衅他们来杀他,但这一打起来他却又调头逃跑,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位大爷到底想怎么伺候他?

    “追,出五十个盗贼五十个箭手,扇子,你带。”逆流而上下令,这次是铁了心了要和顾飞耗到底了。

    “是。”被逆流而上指派的玩家领命,扇子凌,对酒当歌头号刺客,盗贼十大之一,行事向来干脆果断,逆流而上布置的人数说是两组五十人,他倒也不较真,行会里一条消息:“组我,出发。”

    许多人自发申请入扇子队,扇子凌一边接受,一边在追出去的同时看到盗贼弓手就邀请入队,不大会已经集结了差不多百人,这顾飞也踩着脑袋突了围了,回头一看,对方人群撕裂,盗贼和弓手的专业速度队朝着自己如狼似虎地追了过来。

    “对嘛,这才有点样子。”顾飞对于这些行会就会窝里斗实在是看不上眼,真是太丑陋了。

    “会长,这边呢?”有人问逆流而上树下游魂这边怎么处置。

    逆流而上现在心情非常不好,想那树下望天是抵死不认账,这任务他们是不可能夺回来了,自己做不到,那就让别人也做不到!逆流而上心中恨恨地念了一下,手一挥:“灭了。”

    法师吟唱,无数火轮火树被丢到坑地之中,瞬时升腾成一片火海,连流玥都没来及脱身。

    “靠!”和树下望天一行人一同在营地重生的流玥很悲愤,他不信那么多人没一个看到自己的,自己可以牺牲,但好赖有人打声招呼啊!流玥对行会真是很失望很失望,于是他决定不告诉行会那个重要情报。他也看出来了:坑地里的所有布置,其实只是幌子,这任务已经朝着下一步在进行中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