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六百九十九章 玩到死

第六百九十九章 玩到死2017-11-10 16:36:36Ctrl+D 收藏本站

    逆流而上他们也是过来人,知道任务玩家一旦死亡,任务就会被宣告失败的城战特别设定,此时一波轰炸把坑地里的玩家灭了个干净,逆流而上想来这任务怎么也被他们破坏了,心里总算有了点满足感。

    “去,看看npc。”逆流而上这次是指派了个靠得住的兄弟,同一个地方他可不想翻两次,逆流而上已经暗下决心,以后无论什么活动,再有这种犀利的任务,一定要有靠得住的兄弟全程跟随。

    亲信兄弟下了坑地,也是所有帐篷里里外外走了一圈,最后却钻出来道:“没有npc呀!”

    “不可能吧?”逆流而上疑惑,之前他还曾亲自指导这边的任务防御工作,曾经接见过任务npc吉尔基诺,这怎么能说不在就不在了呢?也被法术秒了?不可能,逆流而上可没这么粗心,乍看他是眼高过顶,根本没正眼瞧这票玩家,但吉尔基诺在不在当间他是特意留意过的。npc在帐篷里,这就秒不到,怎么会死?

    “看看有什么线索。”逆流而上又带了几个人亲自下来,各个帐篷里翻了一圈,连桌子板凳下面是不是有密道都设想过了,结果一无所获。

    “npc死了?”有人说。

    “死了也会刷新吧?”

    “城战的,特别一点吧?你忘了咱们营地的卫兵,死了后没一个刷新出来的。”有人说。

    “那帮家伙的任务是杀这npc?”众人猜测着。

    有猜死了的,自然也有猜跑了的,总之是众说纷纭,逆流而上这会终于想起流玥来了,在行会频道里开始呼叫。流玥这刚刚下好决心,正赌着气呢,当即回了一个不知道,逆流而上根本没把这人物的心情放在心上,也没多心,于是继续和一干核心兄弟揣摩去了。

    另一边,扇子凌所带的盗贼弓手军团全是速度职业,绝大部分还要优于顾飞,加上一边追一边射击,竟然也有效地限制了顾飞的行动。不过顾飞一路坚持,终于还是进了那小树林,四下一张望,也不知花丛中永生的猥琐男们是不是埋伏着,回头看看,追兵越近,顾飞不假思索地冲向前去。

    “醉哥小心,前面有夹子。”忽得一个声音从一边草堆里传出,顾飞反应真是迅速,听到喊声一个凌空翻就从夹子上跃了过去。

    “帅啊!”草丛里一片叫好声,却引起了刚刚追进树林的扇子凌等人的注意。

    “有埋伏。”扇子凌阻止了众人冒然向前。

    “埋伏?他还能有什么帮手?”有人疑惑。

    “没收到情报吗?花丛中永生的人帮他一起对付了纵横四海和彩云间。”扇子凌瞪了说这话的人一眼,这些事都是在行会频道里公布过了的,不知道的肯定是没留意行会频道的,但城战期间行会要求成员随时注意行会频道里的消息公布来着。

    这人果然神色尴尬,嘿嘿了两声不敢多说什么了。

    “花丛中永生全是潜伏者,大家当心陷阱。”扇子凌说。

    “切,那帮猥琐男有什么可破的,就是踩了陷阱,他们杀得了我吗?”如果将玩家按水平分个三六九等,对酒当歌这种大行会里的玩家无疑都可说是上等人物,像花丛中永生这种形象不好,气质猥琐,规模差劲的行会那是根本不放在眼里,当即就有好几人说了这种话,充分表示了蔑视。

    “小心些好。”扇子凌其实也不怕花丛中永生,但作为这一队人的头头,自然不能这么随姓,还是本着小心为上的原则。“三十,进酒,你们两个各带二十人,分左右从林子外面包抄上前。”

    “二十个人?够吗?”三十全名三十里外,听到扇子凌叫他带二十人去拦顾飞,觉得压力很大。对于顾飞的实力,玩家中有信服的,也有怀疑的,三十里外属于前者。

    “死就死了,记得通知我们他的去向。”扇子凌说。

    “太不近人情了!”三十里外泪流满面,数了二十个人带着走了,这路人马受三十里外情绪影响,都显得比较悲壮,大家纷纷拿死了不掉级来宽慰自己。

    “靠,有这么可怕吗?咱们一个个也不是吃干饭的,千里一醉最好别让我撞见。”另一支将进酒所带的二十人里,就有怀疑顾飞实力的人。

    三十里外回头瞥了一眼这家伙,笑:“你刚才脑袋都被人踩过了,还这吹呢?”

    “妈的,我会给他好看的!”此人面红耳赤地吼着。

    “走吧!”将进酒挥手,也带着他那二十人离开了。

    “大家眼睛都睁亮点,小心地上的陷阱。”扇子凌又提醒了一下他这边余下的人马,开始在林中搜索。顾飞过了一个陷阱,当即就被一个花丛中永生的玩家拉到了一边的草堆里。顾飞一看,这草堆还不是天然的,是这帮家伙弄出来的伪装,但弄得跟天然一样,不由感慨万千,这什么样的人群中都是具有才华人士的。

    “醉哥。”火球这家伙作为顾飞的天字号第一粉丝,一听顾飞到了,从他的窝点就摸了过来。

    “有收获吗?”顾飞随便招呼了一句,说完觉得太猥琐了,真是环境影响个人,和这帮家伙一起往这一爬,思路不由就和他们一个路数了。

    “没有。”火球摇了摇头,即而问顾飞:“有货吗?”

    “什么?”这下顾飞没理解。

    “有姑娘吗?”火球只好翻译。

    “不知道。”顾飞没好气。于是火球又歪了脖子去问身边的人,那人的脑袋就堆在草丛里,两眼滴溜溜地朝外望着,被火球搔扰后很是不满:“别捣乱,正找呢!”

    “妈的让我看看。”火球抢。

    “抢毛,回你地方去。”

    “妈的,你想吃独食。快让我看看。”

    “不给!”

    “找死是吧?”

    “滚吧你。”

    “醉哥砍死他!”火球提议。

    “砍死你们俩。”顾飞没好气。那两个家伙继续争执,上升到动手动脚,这就是对酒当歌眼中永远成不了气候的小行会,还这埋伏呢,因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内讧就给暴露了,外面谨慎前进的对酒当歌纷纷注意到了这边,面面相觑。那草丛晃得那叫一个激烈啊!

    “是不是什么圈套?”有人嘀咕着。

    话音刚落,“哎呦”一声,火球从草丛里摔了出来,是被那家伙给推出来了。

    “敢推我!”火球大怒,招手一个法术。

    “我艹,你玩真的。”推一下毕竟不伤生命,用了游戏技能手段,那终归是有把人灭了的危险,草丛里那小子连忙躲了法术,直接朝火球扑了上来,两人小孩一样撕打着,又滚到草丛里去了。

    对酒当歌的人都傻眼了,这算个什么说法啊?

    “扇子,怎么办?”没主意的人纷纷问。

    “妈的,我哪知道。”扇子凌也郁闷着呐。结果顾飞此时突然就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倒提着长剑,也是一脸郁闷的表情,对众人道:“别理他们了,我在这呢!”

    “醉哥,姑娘留下。”火球挣扎着还伸了个脑袋出来喊道。

    “滚!”顾飞一脚把他脑袋踩回去了。

    对酒当歌的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顾飞拉了拉衣袖,说:“来。”

    “来什么?”众人惊。

    “动手啊!来了多少人?”顾飞一边说一边垫脚数了眼,有些奇怪地道:“好像比之前少了点?”

    扇子凌他们都有些摸不清状况了。草丛里那两个很没技术含量的斗殴,是什么狠毒的圈套吗?顾飞这么随随便便就站了出来,是什么诱饵吗?这林子里,还藏着多少高手吗?这就是典型地将简单问题复杂化,那两个斗殴的,就是斗殴的,顾飞站出来,是因为法力补好了,其实一切就这么简单。

    “准备作战!”扇子凌终究还是沉声喝道,这数十人立刻也摆弄好了装备,瞬间人就少了一半——盗贼类全潜行了。而弓箭手们也没有傻站原地,四下跑散,纷纷找树做掩护。顾飞一看这些家伙是不想给他一次引成团全灭的机会,看来得细心周旋了。

    “来了!!”顾飞突然大喝一声,竟然主动朝前冲出,这无异于主动就踩入对方的包围,扇子凌那还和潜行了的盗贼们合计大家如此走位如此包围呢,结果顾飞这么快就到了。

    “散!”扇子凌喊道,他深知站成一团可就便宜了顾飞了。

    “一个一个上,先耗了了他法力,呼叫行会,派牧师过来。”扇子凌冷静指挥。

    顾飞杀入阵中,也不用法术,左一剑右一剑,瞬间就挑出来三个。三人潜行被破,都有些发怔,那边草丛里突然传来火球一声叫骂:“艹,别他妈闹了,醉哥都动手了。”说着就见这法师又从草丛里钻出,但这次却是举起了法杖,一个吟唱,一雷劈了下去。作为顾飞的头号粉丝,火球在升到四十级后也立刻转职了电系法师,最后砸锅卖铁,准备打造一套和顾飞一模一样的技能表,最近货币大更新,这家伙大声叫好,他是普通玩家中难得一见得正巧在货币更新前囤了些钱的。

    可惜火球气势是威武了,伤害不足,一雷也没劈出个什么结果,但刚才和他打成一团的那潜伏者,此时也露了头出来,弯弓就是一记狙击。

    这家伙的攻击竟然不停,一箭射得那盗贼够怆。然后就见这两家伙又开始了亲密无间地合作,你一雷我一箭,打得那盗贼不知东南西北,这当口顾飞又是左点右点,又挑出数人,火球一看人多好爽,干脆一个范围法术。

    大家又不呆,当然四下藏了这法术,有些人已经朝这两个家伙冲去。

    “我艹,来了,闪人呐!”那潜伏者调头就没了。

    “我嘞个去!你知道什么叫义气吗?”火球大急,他没速度啊,瞬间被对酒当歌的盗贼包围。

    “当然知道,我会好好欣赏你的死态的,哈哈哈。”那潜伏者一溜烟已经跑数米开外了,此时停下脚步,虽说是朝围攻火球的盗贼放着箭,但这显然是不足以救下火球。

    “就知道胡闹!!”这时忽然响起一个女声,一道并不如光明牧师那么华丽的回复术刷到了火球身上,茫茫的莽莽也从一边的树后现身,一边补着火球的生命,一边挥手指挥,好些潜伏者从四面八方露头,各就各位。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茫茫的莽莽也懒得在频道里发消息,全是口头布置,扇子凌他们也听在耳中,马上知道这是个团队pk经验很丰富的主。

    “这女人是谁?”扇子凌大惊讶。顷刻间,花丛中永生这些被他们看不起眼的家伙,然后对他们进行了反压制。其实如果真是他们两队互相较量,花丛中永生绝占不到这上风,但问题是现在他们的圈子当中还有一个顾飞,他也不下什么狠手,就是四下游走,东一剑西一剑,遇谁刺谁。他这法力迟迟不用,扇子凌他们不敢上去包围,一个一个上,顾飞也不去用法力,直接平砍收拾。

    “先退,先退!”等到发现己方已经有十人阵亡,扇子凌感觉情况并不是很妙,连忙下令想引人先退。

    众人回收撤退,结果就见林子不断响起了陷阱夹弹起的声音,啪啪啪啪,一下就卡了一半人。这是他们的来路,来时检查的清清楚楚,根本没有陷阱,现在却突然有了,只能是刚才那一会的功夫下的,中计了。

    “哈哈,总算到我了。”火球十分得意,找个夹的人比较多的地方,天降火轮火树千重焰一起往外放。但对酒当歌的堂堂高手,如果被火球秒杀那真不用混了。众人都咬牙切齿瞪着这个猥琐的家伙,恨不得生剥了他的皮。

    “醉哥,还是你来吧……”火球连丢了四个法术了,人家都还站着,火球也觉得面上无光,招呼顾飞来玩。但顾飞对这样的运动实在没兴趣,继续在追着没中陷阱的欺负。花丛中永生只有火球这一个法师,只好继续硬着头皮继续轰,结果现在每个法术下去,对方不死,他们这边自己人就是一边嘘声。

    对酒当歌的人感觉像是被玩弄了一样,羞愧的要死,偏偏这帮家伙的陷阱很是扎实,时间长得要死,这些人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顾飞过来给他们一个痛快,不要再让这个猥琐的法师这么刷下去了。

    就在双方都觉得很尴尬的时候,头顶上突然闪过蓝光一道,水蓝色的波浪在空中翻滚,突得凝结成冰,化身冰雨叮叮落了下来,这道“寒冰天降”总算是比火球的法术强多了,众人总算不用再接受火球的凌辱,临消失前,他们甚至朝释放这法术的人投以了感激的目光。

    “诡瞳小姐!”火球也很激动,主动凑了过去:“咱俩这道冰火两重天配合得真是亲密无间啊?哈哈哈哈。话说你怎么也来了?”

    诡瞳本就是话不多的人,火球这腔调又何他如何回答?当下也不吱声,默默地就走开了。火球在美女面前吃了瘪,又遭到自家人的起哄,但他也不在乎,摇头晃脑地过去继续和众人吹嘘那道冰火两重天的曼妙。

    扇子凌的人马此时已经折了一半,但这小树林居然那坑地本就不远,对酒当歌的大部队就停留在那。意识到不妙后他已经发了消息,此时近千人马已经朝这闯来。这片林子毕竟不大,想和千人打游击就显得有些太勉强了,顾飞摆了摆手对众人:“你们先走。”

    “你呢?”茫茫的莽莽问,她现在算是花丛中永生的实质上的领军人了,这种活动的指挥作战都是交给她,她也判断得出方才的优势不过是暂时,现在对酒当歌全会集结,大家只有跑路的份。

    “我法力还没用呢!”顾飞说。

    “你个疯子!”茫茫的莽莽翻了翻白眼,招集花丛中永生的人准备闪了。

    “诡瞳你也和我们一起吧,你没他那速度,脱不了身。”茫茫的莽莽对诡瞳说。

    “嗯!”诡瞳点点头。

    “出来向西,那边有个林子更大一些。”茫茫的莽莽临去前对顾飞说。

    “再看吧!”顾飞说。

    “再看你妹啊!你能和我发消息吗?去不去的现在就给个准话。”茫茫的莽莽说。

    “我给诡瞳消息,她再告诉你。”顾飞说。

    茫茫的莽莽无奈,她也是没速度的角色,再慢就也危险了,连忙和诡瞳一起转移。顾飞继续在人丛中行走,把扇子凌这票人折腾得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如果是在空地上,他们倒不至于这么惨,但在这树林当中,顾飞充分利用树木,神出鬼没的,法力一点没用,但他们的人倒得可也没觉得有多慢。

    直到对酒当歌的牧师赶到,顾飞这种攻势的威胁大减,他又开始搔扰人家牧师,再成功弄死两个后,牧师们也开始互相防范。

    “包围!”逆流而上一到,立刻下令。

    “他法力还没用。”扇子凌提醒。

    “那就让十个人消耗他的法力!”逆流而下带了千人,不像扇子凌就几十人,他是人多气粗,耗得起。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