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章 法力回环

第七百章 法力回环2017-11-10 16:36:38Ctrl+D 收藏本站

    死亡无损失的设定,让逆流而上理直气壮地下达了这种指令,而对酒当歌中敢于进去无损失牺牲的人还是相当多的,立刻就有十数人围了上来。扇子凌一看,立刻又出主意:“既然这样,让法阵一起轰了吧?”

    逆流而上没支声,他心里其实也产生过这个想法,但他不好发出这个指令,就算是死亡不掉级吧,但终究是个比较残酷的命令,逆流而上不想给自己的行会成员制造出这样的印象。这种时候,如果有个能体察领导心意的下属,一定会识趣的出来唱一下黑脸,假传圣旨下达这么个命令,解决掉顾飞后,再接受领导对他残忍手段的批评……于是逆流而上望着扇子凌,扇子凌也正在望着逆流而上,对望到那圈人全被顾飞给秒了以后,扇子凌开口:“不这样吗?”

    逆流而上叹了口气,他知道扇子凌不会是这种下属,只能深叹了口气,摇摇头说:“不用。”

    第二波送死队出战,当然,大家还是尽最大努力想在不牺牲自己的情况下能干掉顾飞的,但没办法,顾飞不光是伤害高,攻击手段更是强,技能是那个技能,但或砍或劈或刺,这全是由玩家作主的,这方面常人如何能和顾飞抗衡?指哪打哪,就是顾飞面对他们的境界,出剑向来是不会落空的。第一波送死队中就有人畅想引顾飞出手是他们的任务,那么只要顾飞出手就闪,任务就算完全,未必要死。

    但想是想,心理准备也是万全,但是,常人的反应永远追不上他们的眼睛,当他看清顾飞出手,开始实行他躲掉这个构思的时候,他中剑了。或者是他以为他躲掉了,结果他还是中剑了,总之归宿都是一样:复活营地。

    第二波送死队中有很多重装战士,大家想反正也是一死,重装战士出战,起码可以多耗一些顾飞的法力。

    但顾飞很残忍,他居然不给这些重装战士为行会捐躯的机会,一看这队人全是这种货色,顾飞开始走位。

    重装战士是永远跟不上顾飞走位的,而逆流而上也不敢眼看顾飞走得太疯狂,这跑哪角落缩起来,补充法力,再出来干,多少人也不够他收拾的。有人分析纵横四海之前那一场大败,被顾飞钻了这空子就是一大因素。顾飞的伤害是强,但法力的局限让他成不了永动机,目前对付顾飞,所有人能想到的最有效的办法只有这招:耗尽他的法力再寻良机。

    “上上上!”逆流而上挥手催促,示意不要让那些重装战士执着了,有速度得上,尽快完成包围。

    盗贼弓箭手等人影纷纷在林子里穿梭着,对酒当歌准备大面积侵占树林,然后压缩顾飞的活动空间,靠之前的几波攻击消耗掉顾飞的法力,然后开始慢慢消灭。

    顾飞又怎会看不穿这么简单的意图,于是死盯了个方向就跑。

    对酒当歌的一千人有快有一慢,一同追赶。速度快的从两翼包抄想去拦截,速度慢得就跟在后面准备断后,但就算有人的速度比顾飞优势,却也快不出多少,不是一踩油门就追上自行车那么简单,大家还是眼睁睁的看着顾飞跑出了一截,同时看到迎面冲来的一队人马。

    “还有帮手!”对酒当歌的人心下一惊,心想这千里一醉的能量还真是很大,一边继续追,一边给逆流而上送着消息。

    “看看是什么人!”逆流而上听讯也是一惊,难道有这么多的行会都这么规矩吗?

    结果顾飞看到迎面来的数人,却很熟悉,惊讶道:“怎么这么巧?”

    “巧你妹啊!那边有人,截住我们了。”茫茫的莽莽没好气。

    “那可帅了,你看看左右……”顾飞说。

    左右林子里人影攒动,正是左右包抄人员正在不断到位,跟着就要在前面给顾飞关门了。

    “什么人截道?”顾飞问。

    “不多,但这帮饭桶……”茫茫的莽莽郁闷。花丛中永生的玩家也就那么回事,说弱不弱,说强但也不强,但对酒当歌的人是真的强。更关键的是,花丛中永生纪律姓极差,成员之间的协作都是偶尔的灵光一现,互相拆台取笑才是他们的主题元素,既便是茫茫的莽莽这大行出身的半当家的气场也完全镇不住他们。团队作战是茫茫的莽莽指挥来着,但这指挥其实就是开战前的一点布署,真到实战,这帮家伙打起来都是随姓的,绝不会受控制。

    “不多怕什么,跟我来!”顾飞挥手。

    “醉哥!!”众猥琐男欢呼,这才是他们的精神偶像。

    “还是你牛……”茫茫的莽莽叹服,这帮家伙对自己可从来不会有这么心悦诚服的姿态。

    “你也不差了。他们没把你当成是调戏的对象,已经很把你当个人物了。”顾飞安慰茫茫的莽莽。

    “你找死啊!”茫茫的莽莽的脾气其实还是和当初在月夜城一样,嚣张居多。

    “跟我上!”顾飞已经没理她冲出去了,花丛男们弯弓搭箭紧随,火球又没羞没臊地望诡瞳身边蹭:“诡瞳小姐,咱再配合一个?”

    诡瞳连忙跑了,四周嘘声一片,火球竖中指还击。

    把花丛中永生赶回来的,其实正巧是前面扇子凌布置的三十里外和将进酒的两路人马,共计四十人,和花丛中永生的人数不相上下,但质量配合更胜一筹,正面相抗,双方互有损失后,花丛中永生明显不敌。茫茫的莽莽那还思考对策呢,这帮家伙个个大叫“风紧扯呼”,四面八方地都逃散了,气得茫茫的莽莽吐血。这追回来好容易把人又聚起,顾飞到了,一扬手挥剑,风不紧了扯一呼了,跟着偶像就上了。

    三十里外和将进酒一上手就将对方击溃,信心十足正在追杀,忽见对方杀了个回马枪,两人大乐,心想这定是往里跑正撞上他们的大部分,于是就走投无路了。

    两边都是远程弓手占大多数,相撞数十米就已经较上了劲,对酒当歌这边的盗贼类开始潜行四两边逼近,结果双方对射的正中一人快马杀出,三十里外和将进酒连忙指挥人集中火力灭这个,但此人走位飘忽得异常,又利用林子里树多的特点,轻松绕开这些射击越来越冲,待到看清真相时,三十里外大叫:“是千里一醉。”

    “慌什么?”将进酒这时表现得比三十里外要沉稳一些。

    “不要让他靠近。”三十里外大叫,他们就一票弓箭手,被近身就玩完,被千里一醉近身,那将是无懈可击地被玩完。

    “还还不快跑!”将进酒调头就闪,跑得很快,原来他不慌乱的自信来源于此。

    顾飞一路冲来,沿途还挑出了几个潜行贼,花丛中永生的家伙们和顾飞就很有默契,他挑出来的人全被他们集中火力干掉,等顾飞冲完这一路,潜行贼共灭了八人,还有十个左右都不敢乱动了,回来一看自己的母队,已经调头在跑了。

    “我曰,进酒你速度怎么这么快?”三十里外被将近酒拉下了五米,焦虑,十分焦虑。

    “其实没事,死了也不掉级。”将进酒回头说。

    “那你跑什么?”三十里外问。

    “拖延时间,咱们的人肯定在后面,上去被他秒倒,咱们等于没存在,不如跑跑拖拖时间。”将进酒说。

    “借口,你这是借口吧?”

    “随你怎么想。”将进酒装酷。

    这帮人单论速度指数,还是优于顾飞的。顾飞也没舍得用瞬间移动,就在后面赶着羊,花丛中永生的人紧随其后,跑步中射箭难度太大,目前玩家中顾飞就看叶小五带得那帮老兵们能流畅得完成。花丛男们当然没这功力,但他们会嘲讽攻击,平时调戏姑娘的劲头全用在这帮对手上了,听得诡瞳不断皱眉,茫茫的莽莽脸黑黑的,樱冢月仔在她身前一副不与污泥为伍的清高样,颜小竹跑到顾飞身边问:“你朋友?”

    顾飞泪流满面。

    “围住,围住,怎么没围住!!”等到顾飞和花丛中永生的人冲出树林时,逆流而上大怒。

    “两波抄到前路的人都被千里一醉秒了。”负责进行这任务的玩家回报。

    “怎么搞的,不是之前说有人拦路吗?没耗掉千里一醉的法力?”逆流而上问。

    “那波人一遇千里一醉就逃了。”有人报告。

    “你的人怎么回事!!”逆流而上质问扇子凌。

    扇子凌郁闷,就是自己带出去一起追杀千里一醉的,怎么就成了他的人了。一边郁闷着,一边不得不给三十里外和将进酒发消息:“你们两个干蛋呢?”

    三十里外看看将进酒:“收到消息没?”

    “收到了。”将进酒说。

    “怎么解释?”

    “跑路呢,没空解释。”将进酒说。

    “你牛,服了。”三十里外叹服,关了消息,就当没看到。

    扇子凌左等右等不见回音,干脆频道里吼:“三十,进酒你们两个,带着人往哪跑呢?回头把千里一醉给我拦了。”

    两人还装没看见,但跟着两人的好多家伙没瞎,默默过来问:“扇子叫咱们停下拦敌呢!”

    “拦谁呀?”三十里外明知敌问。

    “千里一醉。”有人说。

    “千里一醉在哪呢?”将进酒问。

    有人一边跑一边回头,想指,结果发现木有。

    “咦,刚才还在的。”疑惑。

    “看,他们朝那边去了。”突然有人指。顾飞和花丛男们一出树林就向西跑了,不像三十里外和将进酒他们勇往直前。

    “对啊,方向都不一致,回头拦个蛋啊?”将进酒说。

    “你早就发现了吧?”三十里外悄悄问将进酒。

    “绝对没有。”将进酒表情严肃,一口咬定。

    “这你无耻的模样,颇有某人的神韵啊!”三十里外感慨。

    “某人是谁?”将进酒问。

    “切,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好像因为这个id,和韩家公子挺熟吧?”三十里外说。

    “熟说不上,大家就是正巧有那么一点点共同爱好罢了。”将进酒谦虚了。

    “对了,他为什么要退行会啊?那可是个牛人。”三十里外问。

    “不知道。”将进酒说。

    “你也没问问?”

    “我们只谈酒,不谈人生。”

    “去你妈的!”三十里外骂。

    两人扯完,开始一本正经地给扇子凌报告:“报告扇老大,我们发现千里一醉出了树林后向西逃窜,我们发现千里一醉出了树林后向西逃窜,是否追击,请指示!是否追击,请指示!”

    “追啊,还废那么多话干嘛!”扇子凌回复。

    “多弄几个字,又消磨了几秒时间。”三十里外感慨万分。

    “弟兄们,反击的时候到了,准备追击千里一醉。”将进酒高呼。

    众人中指,谁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说什么反击,太无耻了。

    这队游离在了对酒当歌体制外的队伍懒洋洋地朝着顾飞他们逃出的方向奔去,树林里对酒当歌的千军万马陆续杀出,杀气冲天,出来就调头向西,不含糊的。

    “快快,西边那树林!”茫茫的莽莽在队伍里喊着。

    “你喊什么啊,要不是照顾你这速度,我们早到了。”顾飞说。

    “全敏了不起啊!”茫茫的莽莽怒。

    “你加的什么?”顾飞说。

    “全智力!”茫茫的莽莽说,这也算是比较极端的加法。

    “加废了。”顾飞说。

    “我靠,你有资格这么说吗?”茫茫的莽莽泪流满面,一个法师加点敏捷的人,竟然有脸说别人加点加废了。

    “加敏捷吧!”顾飞说。

    “……”

    “不要成为队伍的累赘。”顾飞继续说。

    “……”

    “你看大家都在看你呢!”顾飞接着说。

    “看我杀了你!!!”茫茫的莽莽咆哮要灭顾飞,顾飞轻松闪出数米,笑:“没有敏捷,连追都追不到。”

    “别生气别生气,来,我拉你着跑。”樱冢月仔最会抓时机了。

    茫茫的莽莽瞪眼,樱冢月仔缩脖子回头当会长:“快跑快跑,磨磨蹭蹭的。”

    这时顾飞正在问诡瞳:“你加点加的什么?”

    诡瞳看他一眼,不支声,走开……“这样真不行,会被追上的,你们先走。”顾飞停下了脚步,身后的追兵排成一线长龙,对酒当歌的人也凭速度出现了先后,先头部队很快就要追上来了。

    “你别死在这了!”茫茫的莽莽瞪了顾飞一眼,脚下没停,十分努力地在赶路了。心下倒真的有点在考虑顾飞所说的问题了:花丛中永生全都是敏捷为主的职业,自己和这样的特别团队在一起,似乎真的应该考虑畸形地加一些敏捷了。可是现在升一级这么难,加敏捷从现在开始也迟了啊!系统也没有洗点服务,弄敏捷装备吗?那能加多少呢?茫茫的莽莽边跑边计算中……顾飞则在抓紧时间填水果,这一点时间,实在也回不了多少法力。队伍中的诡瞳看在眼里,略一犹豫后,终于从手上抹下了一对戒指。

    “喂!”诡瞳喊。

    “嗯?”顾飞回头,诡瞳已经扬手把两枚戒指扔了过来。

    顾飞接过一看,绿字装,法力回环。左手戒,法力消耗减少20%,右手戒,法力上限提高20%,左右一起装备附加属姓,法力每秒回复2%。

    顾飞迅速进行计算,现在法力全满使用双炎闪,四次后法力略有剩余,平均一个双炎闪消耗法力22%,如今消耗减少20%,那么一次消耗约18%,双炎闪可用五次,而上限提升了20%,多一次,共计六计。而法力每秒回复2%的话,50秒可以法力全满,50秒里拥有六个双炎闪,平均八秒一个……八秒一次双炎闪……顾飞激动,只要保持这个节奏,意味着法力永远不用愁。顾飞算术比较一般,粗略一算就是这么个结论,立刻回头朝众人招呼:“不用跑了。”

    “不是吧?诡瞳小姐给了你什么啊?原子弹吗?”众人惊讶。

    “是增加法力上限,减少法力消耗,还有回复法力的装备,只要计算清楚控制好节奏输出,可以保证法力永远不会枯竭。”诡瞳说。

    “对对,我已经算清楚了。”顾飞不光算清楚,而且已经把戒指戴上去了。

    “但我现在法力不满……”顾飞皱了下眉,看人已经追近,还是朝众人摆手:“你们还是先闪。”

    “那你自己小心。”大家都不含糊,立刻跑,飞快。

    顾飞狂吃水果,希望能恢复一分是一分。当第一枚箭矢朝他射到时,顾飞的法力恢复了48%。这种情况下,怎么控制输出可以让法力不减反增呢?顾飞不是数学家,他觉得自己至少需要张草稿纸才能把这次的题目算清楚。

    可是没时间了,追兵已近。

    50%了……闪避箭矢停了水果的效果,但法力回环已经发挥作用,顾飞法力回了2%。

    8秒一个双炎闪,法力就不会少。顾飞想着。

    等等……这不就是说,如果超过8秒才用一个双炎闪,法力回复就会有富裕……笨,这种问题竟然还想要草稿纸,顾飞惭愧了一下。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