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零一章 欢乐地电人

第七百零一章 欢乐地电人2017-11-10 16:36:39Ctrl+D 收藏本站

    八秒一次攻击,法力永不枯竭,这听起来实在是件非常惬意的事。但还有一个非常不惬意的事,那就是八秒钟内,将受到多少攻击。

    从理论上上计算,对酒当歌是千人众,就算八秒每人只攻击一次,那就是1000次攻击。更何况不可能有这么慢的节奏。当然,这仅是一个最粗浅的理论,考虑到实际的走位攻击发动时间法术箭术释放的飞行时间等等,对酒当歌八秒能对顾飞进行多少攻击比较虚无缥缈,尤其是,此时对酒当歌追得太急进,拉出了一个一字长蛇阵……顾飞破天荒头一次遇敌没有主动飞奔过去,他站在了原地,现在一秒就可恢复百分之二的法力,顾飞需要更多的法力。八秒一刀只是一道算术题,进行实战不可能像做题这么惬意,也许八秒内就要出三刀,接着16秒一刀不出,诸如此类分配的问题,其实在网游里也有类似的课题,比如dps职业如何控制输出之类。

    顾飞看着自己的内力一点点增长,对方的箭手这时已经有向顾飞发动射击的了。顾飞抬眼一瞅,他发现他不能再等了,现在对酒当歌的队型拉得成长,自己正好一夫当关,等人真的聚集起来,一百个法师范围法术,顾飞就是法力一千万也必死无已。

    “来了!”顾飞呐喊一声,扬剑向下杀到,这时几个刺客玩家正潜行了朝上摸索着,顾飞知道得清清楚楚,高速冲至他们面前,火光一闪,战斗正式打响。

    六个刺客回了营地,泪流满面。扇子凌依然是追击队的队长,此时冲得很前,方向六人中所幸没他,看到这局面,扇子凌迅速给追击队的盗贼们下命令:“千里一醉的反潜行准确率非常高,大家放弃潜行。”

    游戏里的反潜行技能或装备,那也是讲机率的,一反一个准,那盗贼的潜行技能不是没意义了?这也是两种技能水平之间的对抗,你加强反潜行,我也可以加强潜行,反正都是尽量提高自己的机率,所以顾飞一次又一次地反潜行,还是有盗贼玩家执迷不悟,希望碰运气,而扇子凌现在则是完全死了心了,索姓要求大家不要用潜行去送死。

    “一次法术。”与此同时,扇子凌心中默数,同时非常机智地朝人群里缩了一缩,作为一个盗贼十大,扇子凌是有志气的,他的理想不是当炮灰。给千里一醉最后一击!扇子凌觉得这才是符合他身份的事。

    弓箭手到了这个位置就停步了,他们自然不会冲上去找顾飞近战。顾飞一瞅这情况,这也非常不秒,弓箭手一会聚上百来位,一百多追踪矢搞上来,必死!

    不能放任他们聚集力量,顾飞想着,竟然没理又一波包抄上来的刺客,直朝箭手们杀去。弓箭手团队攻击有一个致命缺陷:太讲求站位。忽乱挤成一团,即伸展不开东西,站后面的人也没法射。此时箭手们逐渐到位,才在各找射击角度,顾飞已经快马杀到。

    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对手,这种情况下的弓箭手绝对是调头就跑,但是今天,对酒当歌此战的指导方针,让他们没有做出这种举动。因为他们想着要消耗顾飞的法力,于是一排五个弓箭手一动不动,慷慨就义。

    “两次了。”扇子凌默数。

    “四秒。”顾飞也在数,但他数得不是次数,是时间。剑尖垂下,顾飞飞快一句吟唱。

    “火树千重焰,快闪!!”对酒当歌里立刻有人大声喊出。顾飞诧异了一下,他的确是偷着放了这么一个法术,想不到对酒当歌的人竟然如此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顾飞身前数米的玩家哗啦一下就四散开去了,顾飞偷袭不成,浪费了一次法力,心疼不已。不过对方的阵型也被打乱,弓手这类职业一时间又要重新站住,顾飞闪身后退,帮对酒当歌拉扯阵型。

    这刺客放弃了潜行后,都改用疾行,速度超越顾飞,乘他冲上来动手的空,有数人兜到了他的身后,此时顾飞后撤,他们迎上,前后左右方向统统都有,对顾飞完成了一次包围。

    顾飞也不理会,找个方向就冲上,出手极快,刷刷就是几剑,对方一看只是一个目标的话这人果然不用法力,只好无奈地一起冲上捐躯引诱顾飞放大招。

    顾飞没客气,甩手一圈,一个双炎闪,结果这波人里有个刺客意外地坚挺,居然没被秒倒。可这时牧师还在大后方呢,也没人帮他刷血,此人连忙想跑来着,但顾飞反应多快啊,追手就一剑,那人没死也就是剩一点点血皮,最后还是没逃了回营地的下场。

    “三次了!”扇子凌继续默数,同时看着第四波人冲上,扇子凌心里已经开始吹响了冲锋号。就快到我了,他想着。

    这一波人顾飞没急着动手,刚才四次攻击算是非常急促了,前后就十多秒,顾飞看对方此时非常散乱,正好乘他们没什么攻势时拖拖时间。于是这波几个刺客上来,顾飞没急着秒,耐了心用剑和他们拆招,一边不断地后撤,让对酒当歌的队伍保持拉升。

    扇子凌一看顾飞这模样,心念一动:难道已经没有法力了?

    情报显示顾飞最大限度的双炎闪攻击是四次,此时只使用了三次。但是,先前在林中就有交手,之后疲于奔命,很可能没捞到空当把法力补充满,所以现在已经使不出大招了!

    “机会啊!!”扇子凌非常激动,一个潜行杀出,掷臂高呼:“兄弟们,决胜负的时候到了!!”

    众人一听,明白时机终于成熟,一个个争先恐后,杀死千里一醉,这是多大的荣誉啊!弓箭手们此时比较抑郁,刺客们一窝蜂冲上抢荣誉,也不在留心给他们弓箭手留出射箭的空间了,这荣誉眼瞅着他们是没机会了……虽然挺不爽,但也没人会坏到去拆自己人的台,倒是有些弓箭手非常勇敢地弃了手中弓箭掏了刀子,也想抢抢这机会。

    顾飞只是一门心思地想节省一些法力而已,并没有换位思考这些对手的情绪,只见这些家伙突然就变得激动异常,毫无保留都冲了上来。

    “是要用流氓打法了吗?”顾飞心下一惊,会错了意,以后这些人是要硬挺着伤害挤自己身遭,但从常识来讲,面对秒杀级对手是不可能用这种法子的,因为那伤害根本挺不了。

    “不能再磨了……”顾飞拖了几秒,法力也回复了不少,此时抖了两剑从这波盗贼包围里闪了出来,这几个盗贼也意识要时机是成熟了,连忙追来,顾飞继续跑位,一看这些家伙突然间都变得这么配合,一团团地堆在自己身后。

    这么好的福利,顾飞实在是不想忍了,在跑了个小圈后,突然停步,剑指脚下,一句吟唱。顾飞知道怕是有人死盯自己嘴巴的,所以这次做了掩护,一个折身的时候法袍卷起,正好掩了嘴一下,顾飞估计不可能有人看到。指地的法术刚一唱完,顾飞仿佛观察周围局面一样转了个圈,剑很自然地握在手上,剑尖却翘向了天,顾飞嘴掩在衣领内,又是一次偷偷摸摸的吟唱。

    人已经全到,顾飞被撤底围在了当间,但这次是顾飞所布下的一个大杀局,他也不再心疼什么法力,一看人都近身,抬手一指一个瞬间移动。

    顾飞的人咻一下闪到了圈外,所有对酒当歌的人都是一怔。

    他还有法力?所有人心下都是这个疑问。

    “上当!!快闪!!”扇子凌不愧是有头脑的高手,一看眼下所有人挤成一堆,顾飞却飞到了圈外,立刻反应出这当中有诈,但这时才意识到已经迟了,脚下的火树千重焰豪迈地升腾起来,烧得众人哭爹喊娘,吟唱得稍慢了半拍的天降天轮,此时也从天而降落下凑趣。

    这两个的法术叠加的伤害之下,一大团人瞬间就去了大半,有些顽强活下来的,生命却也是垂危,顾飞立刻杀了个回马枪,也不顾踩在火树千重焰上的那点燃烧伤害了,直接进来收割那些残命。

    扇子凌就是这些人当中的一员,他是高手,装备也极品,因为是对抗顾飞,他更是尽最大可能穿了些抗火法装,此时生命倒不算是垂危,但此时的情况,他却已经判断清楚。顾飞的法术使用,已经超过他们所理解的四次范畴,毫无疑问,他不是法力提升了上限,就是有了回复的手段,这对他们来说实在是个恶劣之极的消息。

    扇子凌的眼中,自己是高手,是十大,是比在场这些人都高一级别的牛人。但在顾飞眼里,这些都是即将要被干掉的角色,他不认识扇子凌,当然对他也没什么特别的优待,只是按顺序一剑一个地挑着人。

    树下的火焰此时早已经灭了,但众人残命依旧,没有牧师在此时显得挺别痛苦,大家只有抱头鼠窜的份。顾飞暗夜流光剑的物理伤害,也足够收割他们这点血皮了。

    顾飞真是恨不得永远这样下去,一边一剑一个收割,一边看着法力一秒一秒地跳跃,顾飞觉得这事真是太幸福了。

    顾飞下手已经尽可能地快,甚至不牺牲自己也耗费了一些生命,但实在目标众多,那时四下逃散,顾飞也只能照顾一个方向,最后还是有不少残命的家伙逃脱,但经过这么一波清场,顾飞四下一片空旷,射击角度极佳,扇子凌一看是个机会,连忙招手:“快放箭。”

    先前还为抢不到这位荣誉而遗憾的弓箭手们,一看那些受到他们妒忌的同志都落了这般下场,心情挺复杂。笑吧,不合时宜;不笑吧,但真的挺爽的……这部分人有的连弓都收起来了,此时听了命令又着急忙活得拿出来射,顾飞四下乱走,引领箭矢的走向,结果除了追踪矢,其他箭矢顾飞闪过后,纷纷插到了他们那些逃散残血的人身上。这些人哪受得了这攻击,一个个命丧自家兄弟之手。

    扇子凌也吃了一记狙击,饶是他装备精奇,这时候生命就剩一个大大的“1”了,惊得他面如土色,连忙高声呼叫:“不要乱射了,不要乱跑,重新结阵。”

    在没有同队伤害豁免的平行世界里,团战结阵真是一门大学问,瞅眼下这乱七八糟的局面,就会引发自相残杀的惨剧。

    扇子凌下了这命令,又看顾飞走向不是自己这边,正觉得走运,突然看到顾飞朝他手一扬。

    “什么?”扇子凌心下刚疑惑了一下,一把破烂匕首已经砸到了他的胸门……扇子凌只有“1”的生命,此时攻击没有成功闪开,强制被扣,白光起。

    扇子凌泪流满面,自己堂堂盗贼十大,最后竟然死去一个法师的投掷攻击,而且投掷的还是自己都看不出来历的绝对垃圾!那匕首,还带着锈呢!

    顾飞呢,灭了扇子凌只是一顺手。他开始引箭是有意识的,所以扇子凌也是遭受他的算计,只是发现这家伙中了箭居然还不死,顾飞料他生命也是无多,所有就随手丢了他一飞刀。

    以攻击的力量,以这匕首的质量,这么一击基本是不破不了如今玩家防御的。但是,悲催的扇子凌就剩了一点生命,就是给他一板砖也得挂……顾飞东奔西走地忙碌又积蓄了些内力,他心中的方针自然还是先前那样,绝不能让对手集结成形,于是也不去理会还没清除干净的血皮们,直接杀向弓箭手。

    这次的弓箭手可就不会像上次一样以身殉职,先前他们想消耗顾飞法力,但现在顾飞法术一个接一个大家都看在眼里,任谁都要怀疑这消耗是不是有价值了,于是此番顾飞在上,弓箭手们都开始跑位撤离了。

    这对顾飞来说就麻烦了,他移动比不上对酒当歌里的这些弓箭高手,而且人又跑得四分五裂,顾飞没个可以一团秒的目标。而除去弓箭手,对酒当歌的刺客们也已经犹豫不决了,你推我,我推你的,没人敢上前。于是顾飞主动出击,这帮家伙犹犹豫豫犹犹豫豫,终于还是拉下脸,跑吧!!!

    “咦,进酒,这么巧,又是你……”三十里外在飞速逃跑回避的过程中,又和将进酒不期而遇了。

    将进酒逃跑起来依旧是那么洒脱,正在潇洒的疾行,听到三十里外的声音回头看了眼,笑容依旧镇定:“是我。”

    “怎么搞成这样?”三十里外还和将进酒进行战术讨论。

    “毫无疑问,千里一醉其实有着回复法力的手段。咱们这战术真是撞倒枪手上去了,大部分人都是白白送了命。”将进酒分析得居然头头是道。

    “那你看现在应该怎么办?”三十里外问。

    “怎么办?我们这不是在跑吗?”将进酒说。

    “算了,我今也豁出去名副其实一吧,我就跑他个三十里外,有新情况再呼我。”三十里外不再理会任何人,他决定一跑到底。

    顾飞此时很郁闷,此时竟然没有人和他交手了,对酒当歌的人像是没了母鸡保护的小鸡,漫山遍野地逃避着老鹰的追击。比较烦的是弓箭手,跑远了就开始继续攻击,顾飞一追,他们又跑,顾飞明白,他现在是被风筝上了。至于那些盗贼,现在都远远得当观众去了。

    这两个速度职业是顾飞目前的主要对手,对酒当歌的大部队和这两职业有一个明显的断层,顾飞此时可以看到那大块头的人马在朝这边蠕动着,但这跑得到处都是的弓箭手,该怎么解决?

    雷电术!

    顾飞捞不到近身格斗的机会,也只好使用法术了。雷电术的伤害虽不如双炎闪,但消耗也小,关键是那一雷劈下,不是反应极快的玩家根本躲不开。于是顾飞举着暗夜流光剑开始东奔西走四处电人,一电不死,两电,两电不死,三电……对酒当歌的人跑着跑着都成泪奔了,他们这才想起顾飞是法师,其实也是个远程职业。法师的攻击距离虽然不如弓箭手远,但弓箭手放风筝也没可能把人放到几十米外的,一般也都是保持十余米,这完全在顾飞的攻击范围内,于是左一电,右一电,漫山遍野都是带着电火花抽搐着的盗贼和弓箭手跑来跑去。

    逆流而上在后面早听到这边的报告了。对酒当歌里盗贼类加弓箭手类玩家总计也有三百人上下,据不完全统计,此时已经折了有二百人左右,从树林里追击到现在,对酒当歌一直就在不停地损失。逆流而上曾经以为牺牲个四五十人耗了顾飞法力,余下二百五足够收拾顾飞,结果现在发现自己才是那二百五,被顾飞耍得团团转的二百五。

    “都先撤!”逆流而上咬牙切齿地下令,此时他用肉眼已经看到了,前方山坡上雷电不断,每一电下去,都可以看见一个行会兄弟在哆嗦,而顾飞四下奔走电人,玩得无比欢乐。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