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零二章 法师也疯狂

第七百零二章 法师也疯狂2017-11-10 16:36:43Ctrl+D 收藏本站

    对酒当歌的盗贼弓手二合一速度追击队可谓是溃不成军,被顾飞打得是漫山遍野。开始一门心思撤撤撤的花丛中永生等人,这会也都站住了脚步,回头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这一刻他们非常庆幸队伍里有茫茫的莽莽之类速度的角色,否则以他们的移动速度,这会跑得太快,可能已经看不到这一幕了。

    “变态……太变态了……”所有人喃喃自语,说得都是这一句话。

    他们知道这并不是对酒当歌的全部,但就算只是两三百人,被一个人打成这样,也是骇人听闻的事了。

    “网游,真的可以以一敌众吗?”一堆人你看我,我看你,任何一个正常的游戏玩家,观念都永远跟不上顾飞的强悍。

    满山坡电人的顾飞,很注意法力的恢复,在完全由他掌握主动的情况,电死那么多人,法力却不少反增,此时已是满满当当。逆流而上一声令后,所有人像是找准了方向,一起扭头奔向了大部队的怀抱,顾飞没放过他们,依旧追在他们身后放着闪电,雷声阵阵,逆流而上的脸色就像有着打着闪电的天空一样,忽明忽暗的。

    “法阵!!!”逆流而上站前一步,怒吼着。

    对酒当歌的法阵,是由他这个会长请自领衔,是他们的团战招牌大菜。只要踏入他们法阵的范围,任何人都没能力跳脱,随着他们配合的曰趋娴熟,法阵的打击范围已经达到了最大化,他们的法阵所触及不到的位置,不是他们的技术问题,那是游戏的设定:法师的法术控制只能达到这么远的距离。

    盗贼弓手团队灰头土脸地回归了本队,一个个都低着头不敢言语,他们心下也觉得自己丢人得很,甚至不好意思抬头向牧师要求恢复。

    大部队也没人在意他们,法师们听从逆流而上的招唤,抽身站往前列,大家高举着法杖,就等顾飞过来,然后一窝火海把他炖了,结果顾飞在追至距离他们尚有三十余米地方的时候,不动了。

    法师们攒着法杖的手都快拧出汗了,他们死死盯着顾飞,但是……没错,顾飞一步都没有再向前了。

    三十余米,这是法师的攻击范围以外!对方果然也是法师,很了解这个数据,所有法师憋了股劲等着喷发呢!结果顾飞在他们要喷出来的那一瞬间,停步了,所有人憋憋憋,内伤了。

    逆流而上不愧是身为会长的大人物,在众多法师憋得快吐血的时候,他依然保持着沉稳,朝天打出一个连珠火球,发消息通知:“前进!!!”

    法师列表向前。

    敌不进,我进!大家想着,于是敌退了。

    “曰!!!!”逆流而上终于也没忍住,喷了。以顾飞和移动,他们进步的功夫,人家都退三步了,想这么拉近和顾飞之间的距离,天方夜谭。

    能拉近距离的,只有盗贼弓手的敏捷队伍,但这队伍,逆流而上回头看了眼,那帮子盗贼和弓手此时一个个跟残花败柳似的,头都不敢抬了,根本指望不上……而根据追击队大队长扇子凌的理解,他们当时如果有牧师回复的话,不至于这么溃不成军,但问题是他们没有,而千里一醉走位飘忽,让人琢磨不定,而且眼又尖,大家想轮班吃个面包,结果谁吃面包他砍谁,实在是周旋不过来。

    逆流而上算是明白了,没有牧师的队伍,压制不住千里一醉;而有了牧师的队伍,追不上千里一醉……这是个死结啊!!逆流而上看了眼自家队伍,问了个问题:“有加敏捷的牧师吗?”

    行会里鸦雀无声。有识之士这时候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要压制住千里一醉,必须有跟得上他的速度。从这个角度来说,看似他们是行会千人与千里一醉对抗,事实上却只有三百来人,他们这些短腿的战士法师牧师,根本就没有跟对方交手的机会。即便偶有加点敏捷的,但这些职业哪有那么极端会全加敏捷的?没有这速度做保障,他们想和千里一醉打个照面都不可能。

    人多并不意味着力量大,有用的人多,那才是力量大!逆流而上反应过来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迟了。他们有用的三百来人,根本不是顾飞一个人的对手。扇子凌的报告中,不但指出顾飞绝对有法力恢复条件,他还怀疑顾飞连生命回复的装备都有,再加上此人反应敏捷,对他的攻击95%以上会被他闪掉,简直就是不死之身。刚才的交手中,扇子凌觉得顾飞受到的最大伤害,大概是他自己冲到了他自己释放的火树千重焰上。

    在报告的最后,扇子凌语重心长地向逆流而上指出:以千里一醉的意识和技术,有能力拖垮他们。扇子凌提醒逆流而上,城战没掉级,他们耗得起,但千里一醉更耗得起,因为他只是一个人,没使命没负担,如果一门心思要和对酒当歌捣乱,他完全可以豁出去不活,每次冲杀至少也可带走对酒当歌数百人。死了再来,来了再带几百,如此反复,城战还打不打了?

    扇子凌描述的这个终极场景,让逆流而上心中不寒而栗。可眼先这是骑虎难下啊,浩浩荡荡折腾的一千人都杀过来了,然后夹着尾巴无声无息就撤了,这算个什么说法啊?这当口,要面子,还是要前途?逆流而上又遇到了痛苦抉择的时刻,而心下也深恨扇子凌怎么这么讨厌,你分析得这么头头是道,干嘛不在行会频道里公开说,让大家都理解理解,偏偏要私聊,私聊完了让老子头疼……自己拿这道理向行会成员们转述,就算大家也理解,但也等于是向千里一醉服软了。下令要干的是自己,现在拿主意服软的又是自己,这会长还怎么当啊?

    逆流而上此刻撂桃子不干的心都有了,身边左右,看着顾飞和他们拉开距离后,又停下来观望着他们,于是他们开始观望逆流而上,等会长拿主意。

    逆流而上朝山坡上望望,顾飞似乎也在朝山坡下望着,逆流而上多么希望这时候能和顾飞发私聊沟通沟通,遗憾的是系统把这权利都剥夺了。现在就算要撤,千里一醉不放弃,又追杀过来怎么办?咦!如果那样,法师出手,一个法阵正好可以把他圈了;如果他没追,那干脆就厚着脸皮当是计策失败,让扇子凌随便再带几个假装去打探千里一醉下落,把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逆流而上有了主意,连忙开始实施。在行会中下达指令,意思自然就是千里一醉不上前,法阵无法发挥威力,咱们佯装撤退,他必然上前,法师藏在队中断后,一进射程,法阵扑之。

    众人听了,倒也觉得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他们实在是追不上千里一醉,也只能想法子引他自己过来了。扇子凌此时却又给逆流而上发来私聊:“你可想清楚了,一旦千里一醉报复起来……”

    逆流而上关了消息把扇子凌屏蔽了,这家伙就会私聊私聊私聊,私聊你mb啊!!!逆流而上烦死了。扇子凌这发了消息不见回音,又一发,系统提示据收,心知是被屏蔽,心里莫名其妙。我说错什么了吗?扇子凌琢磨着。

    对酒当歌又开始蠕动着收拾队伍撤退,法师本就站在最前排,此时队伍倒转,他们也就很自然地退到了队末,如果千里一醉接近,猛得扩散,然后法阵,的确很有搞头。大家想着……“他动了!!!”行会频道里,负责监视千里一醉的眼线发出消息,大家一阵激动,上钩了吗?逆流而上则是泪流满面,其实他希望的是千里一醉不要再追了,这事就这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谁想千里一醉偏偏要踏入自己这个圈套……逆流而上如何不知这一下很有可能招来千里一醉没完没了的报复,他就是怕这一点,所以刚才屏蔽扇子凌撒气。可他没有办法,他必须要给自己一个台阶,直言不讳地昭告行会成员,千里一醉搞不定,撤,逆流而上拉不下这个脸……“来了来了,法师准备!”这次大家都不用逆流而上指挥了,积极备战,尤其那些被顾飞欺负过的盗贼和弓箭手们,一个劲地在频道里撺掇,希望法师给他们报了这一电之仇,急得逆流而上想掐死他们……这行会里,咱就没有一个明白人出来说说话呢!逆流而上忘了,明白人是有的,只不过和他私聊了,让他很不满意。

    “差不多了,再往前几步,他就进射程了。”法师们互相说着。

    “得多进几步,不然铺不过去。”

    “对。”

    “可现在怎么办啊?装不知道他在后面?好像很假?”

    “我们加紧几步,做出逃跑的样子?”

    “我觉得我们不用做出怕的姿态,因为本就没必要怕,就是正常的打不到他走人,麻痹他,他放松了警惕以后,多朝前走几步,咱一气反击!”有人说。

    大家商量着如何让千里一醉上钩,积极姓空前高涨,逆流而上想死。

    “我们这边应该已经可以打到了!!”有最末的,距离顾飞直线距离最近的法师报告。

    “放松,麻痹,引他上钩,哎哟我艹!!!”这人正在说着指导方针,天空一道炸雷闪下,距离顾飞最近法师被劈了个里面皆酥。

    “他出手了!!”众人叫着,条件反射般地回身就要反击,结果顾飞后撤,他们追不上速度,顾飞依然在他们法术射程以外,法师干瞪眼。

    “这是个什么说法?”众人正目瞪口呆,顾飞突然欺近身,啪又是一闪电,端端地劈得又是刚才那人。

    “牧师,牧师!!!”那人再中一个就要爆了,大叫援助,大部队里牧师还是挺多的,连忙就有过来回复的,众法师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眼底板发热……“火树千重焰!!!快跑啊!!!”所有人奔走,慢点得却还是被烧到,这距离三十来米,顾飞偷偷摸摸丢法术,真不容易注意到。这内了火伤的,顾飞又补了一雷,法师竟然挂掉了一人。众法师疯狂了,这距离,顾飞能打到他们,他们同样也能打到顾飞,于是纷纷吟唱法术,但他们这么多人动作,目标实在是大,更何况人虽多,却无法铺法阵断顾飞退路,因为顾飞就在法师的范围线上游走,此时一看对方攻击,连忙后撤,那范围法术燃起,顾飞之前所站位置火焰稠密得有些不像话,不知多少法师把法术丢到了这个位置,顾飞要中必死无疑,但问题是他中不了,此时绕到火焰边上,抬手又偷摸丢了个天降火轮。法师反击,顾飞又跑……“怎么搞得?”

    “我们似乎正在被风筝中……”

    “这是法师打法,千里一醉还会这么打吗?”

    “他只是不用,不意味着他不会啊……”

    远程职业都具备风筝打法的可能姓,目前的法师常用伎俩是冰旋风令对手减速,然后赢得速度上的优势进行风筝,也有一些法师为图省事,牺牲一些智力,加点敏捷,然后再搞双优质的鞋子,吃死那些无敏捷职业。而顾飞目前的配备,从常规的法师角度来分析,用加点赢得了移动速度上的绝对优势,然后靠装备维持强悍的法术伤害,现在又有装备维系法力,这种配备,其实不用顾飞,就是御天神鸣漂流剑鬼,等等任何一个网游高手拿在手上,用常规的网游思路去战斗,也绝对不会差,就像现在,敌进我退,敌退我扰,搔扰这一整个行会他们一样可以做到。区别只在于,当对方弓手盗贼三百人出动时,这些人肯定会歇菜;而顾飞则又更擅近战,可以把这三百人打得满山跑。

    一个完整实力的法师顾飞,逆流而上有幸第一次体会到了。近战所向无敌,远程回归法师,对酒当歌欲哭无泪。有人建议盗贼和弓箭手迂回去断一下他退路,然后大团队这边逼上,法师轰杀,但盗贼和弓箭手头摇得拨浪鼓,他们的依据倒也现实:他们要能截住的话早就截住了,还用得着你们教?

    于是又有人建议,兵分数路进行一个大大的包围圈,然后缓缓收缩,同样被否决。此处山坡,千里一醉居高临下,他们这么多人的举动尽收对方眼底,哪有空间搞这么大动作,人会傻傻地呆在原地等你大包围吗?

    就在大家紧张讨论的时候,顾飞搔扰不停,雷电术是必中,没人躲得掉,范围法术两个一起丢,也比较折腾人,闹得现在一看顾飞靠近就无头苍蝇一样乱动,随时跑起来,以防被架到火上去烤。

    顾飞玩得兴起,还丢过一次电流墙壁,但这玩艺竖在那很被动,没有贱人上去触碰基本无伤害,可算是一点调剂品。

    如此折腾着,对酒当歌竟然还保持着撤退的步调,眼瞅这山坡就要走完下平原了,一路上人也折了有十来个,损失不算大,但问题是他们拿千里一醉完全没办法。逆流而上希望一个声音,他希望有人出来发出妥协的声音,但是没有……妥协,说实话这是从行会利益角度出发考虑才会有的心思,真平心而论的话,这会死了也不掉级,没啥可怕的,所以大家被欺负的这么惨,还是在讨论如何对付千里一醉,大多的普通玩家,不像逆流而上或是扇子凌,会考虑到被这家伙缠上以后之后的战城都没法顺利进行了,此时他们的,已经沉浸在研究如何对付千里一醉这个boss身上无法自拔了。

    “战士牧师组个队上吸引仇恨?”有人提议。

    “他会跑吧?”

    “一边跑还会一边乱丢法术。”战士牧师们连摇头。

    “咱们这边没点加敏捷的各类职业吗?”

    “有加啊,可也没加他那么多啊,差得远了。”有加了些敏捷的各色职业犯愁。

    “我觉得还是盗贼潜行绕他身后靠谱一些,你们不用主动出击,就站他后面,咱们法师向前挺的时候,他都会向后撤的,这时候你们拦他一拦,只要有个几秒功夫,咱法师朝前再走个几步,法阵扑下去……”

    “几步没用,真的。”

    “为什么?”

    “瞬间移动,六米。那一瞬间他还是可以跳到法阵外……”

    “艹,忘了他还会这手……”

    “这意味着要法阵轰中他,比轰一般人还得多套六米……”

    “考虑到他的反应和移动速度,我觉得十米吧……”

    “十米……我们全死了也争取不到这距离……”盗贼们说。

    “这是在说法阵的边界线,光这需要兜他十米,实际上,怎么也还得再收五米,一共十五米才万无一失。”

    “十五米?别逗了,他基本就在三十米的距离上游走,一步都没踏进过,他的走位精准极了,妈的到底是玩法师的。”

    “弓手呢?聚集弓手齐射呢??”忽然有人提议。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