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零四章 谁家的任务

第七百零四章 谁家的任务2017-11-10 16:36:46Ctrl+D 收藏本站

    三十里外和将进酒发现了行会树下游魂声东击西的任务阴谋,但苦于自己逃兵的身份,实在不好意思向行会方向汇报。既然不用向行会汇报,那就也没什么利害关系了,接下来如果还跟着看就是一个八卦的事了。八,还是不八,这是一个问题。

    “走了,他们走了!”三十里外对将进酒喊。

    “你再大点声!”将进酒说。

    “他们走了。”三十里外小声说。

    “反正我是不会向行会汇报的,那么他们做什么也与我无关喽,爱去哪去哪吧!”将进酒倒是看得很开,在草丛里舒舒服服地躺了下去,望着天,手在口袋里摸啊摸啊摸,终于捉出来半瓶酒。

    “躺着也能喝酒?”三十里外像是发现了更有趣的事。

    将进酒没回答,他表演了一口给三十里外看。

    “佩服。”三十里外点了点头,又鬼鬼祟祟地爬起半个脑袋朝外看去了:“喂喂,他们真的走了,去看看吧!”

    “有什么可看的!”将进酒不耐烦。

    “这个环节是抢不过来了,也许,下个环节我们可以从这里开始继续呢?”三十里外看来比将进酒是更爱行会一些,还是比较考虑行会利益的,尤其在这种个人并没有太大危机的时刻。

    将进酒听了这话,倒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又盖上了酒瓶装回口袋,爬起身道:“去看看。”

    两人在草丛中缓缓移动中,并保持时不时露半头观察。但在移动过程中终归是看不到眼前的,两人几次不小心扒开面前一簇草堆,就看到一男一女惊恐地望着二人。

    “不好意思。”三十里外说。

    “你们继续。”将进酒合了草丛补充。

    “两个男人!!”一男一女心说……印风一行人跟随吉尔基诺,在湖岸边蠕动着,比草丛里爬行的将进酒和三十里外也快不了多少,这让二人的跟踪也是一点难度没有。两人也看出来了,他们一行人可能是护送或是跟随一类的任务,npc决定着他们的走向,所以也更加放心起来。

    渐渐的,吉尔基诺的走向已经越来越是清晰明了,正是湖岸边的一间小木屋。三十里外和将进酒也都看出这端倪,只是这小木屋周围就没有这么茂密的杂草了,很难隐藏,两人四下观察着,想寻个尽可能靠近的位置。

    “要不要潜行过去?”三十里外说。

    “你不认识那个明天,有反潜行的。”将进酒说。

    “哪个?”

    “印风身后,老是鬼头鬼脑四处打量的那个。”将进酒说。印风他们这一行人中有几个都是对酒当歌出去的,三十里外认识印风,而将进酒则认出了这个叫明天的玩家。

    “哦,那找个地看看吧!”

    两人继续在草丛中寻摸,突然扒开一丛草后,就看到一名玩家全副武装地伏在草丛中,那模样绝不像是属于这个地界的玩家。混迹于云郊湖畔的玩家,是不求装备数据,但求要风流倜傥的。

    此人显然也听到身后异动,连忙回头,手中铁剑劈在身前。三十里外连忙扯着将进酒朝后一闪,周围草丛瑟瑟作响,竟然有无数刀锋箭尖指了出来。

    “什么人!!”动静太大,印风等人察觉到了这边异动,回头望向此处,所有动静在瞬间停了下来,三十里外和将进酒的身遭已经布满了武器,只要朝前稍稍一递就可以送走二人,但那样闪起死亡的白光,无疑等于告诉印风一行这里有事发生,所以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

    “去看看。”印风指了个玩家过来查看,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惊慌的神色,但就在这时,旁边的草丛中有一人轻轻收了武器,跟着站起了身,一边手里牵了个姑娘,旁若无人地走了出去。印风等人一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那个要过来一看究竟的玩家也返身回了队伍。

    好险!所有人心里长出口气。但对于三十里外和将进酒来说,危机还没有过去。方才三十里外扯着将进酒朝后躲闪,之后局面就进入了静止,此时手还死死抓在将进酒的胳膊上。将进酒非常自然地伸出了他的右手,轻轻地抚在了三十里外的手背上。三十里外不明所以,就看着将进酒朝他轻轻一点头,随后拉下了他的手,牵着表示要离开。

    围着的众人都是一怔,随即表情变得异常古怪,围着二人的武器最终都收了起来,还给二人让开了一条道,将进酒就这样领着三十里外撤出了圈子。

    两人走出了一段,看到身后没人随来,三十里外飞快地缩回了手,呕吐状:“恶心死了。”

    “没错。”将进酒点头表示同意,又拿出了他的半瓶酒,淋湿了整个右手,然后又拿了点火工具一划,突得将整个右手点燃。

    三十里外大惊,不过这团火焰差不多是一燃即灭,将进酒表情镇定:“消消毒。”

    “还不如死了。”三十里外说。

    “我也是这样想,不过现在我倒是有点好奇这帮人的意图,恶心一回吧!”将进酒说。

    “你那是什么酒?怎么还能点着?”游戏里酒馆出售的并不是大多是红酒甜酒,没有酒精度很高的烈姓酒,是不会被点燃的。

    “自己配的。”将进酒一边说着一边又收好了酒瓶,“看清刚才那帮人了吗?”

    “看清了,彩云间的。”三十里外说,他认出了对方的行会徽章,同时庆幸自己和将进酒的行会徽章都没戴,逃兵嘛,必须是要隐藏一下自己身份的。

    “嗯,他们好像也是冲着印风那帮人来的。”将进酒说。

    “奇怪,印风他们这行动应该很隐密,他们是怎么收到消息的,看他们的样子像是提前知道?”

    “似乎是。”将进酒点头,两人这下也不敢太靠近了,就老老实实地蹲在现在的位置,一人露了半个脑袋朝那小木屋观望着。

    “他们马上就要进去了!”三十里外说。

    吉尔基诺迈步进了那小木屋,印风等人终于都松了口气,这是个很明确的目的地,相信npc不是到这屋里转个圈,然后再出来继续赶路这么无聊。

    “你们几个在外面盯着。”印风随手布置了几人,迈步跟进了小木屋,任务是在他身上,当然得由他进去和npc完成任务了。

    屋里的一切都很陈旧,落满了灰尘。但偏偏有一张桌子被擦拭的干干净净,上面正稳稳地坐着个人,手里扶着个酒瓶,正在望着印风。

    “怎么是你!!”印风大惊之下脱口而出。这人他没交情,但却一定认识,在对酒当歌行会里活过的人就算认不出会长逆流而上,也不会认不出,韩家公子,实在是太鲜明太好认的人一个人。

    “我倒也想知道,怎么会是你。”韩家公子说。韩家公子认得印风,先前坑地任务的领取人,他带着队伍在维护的,就是这个人的任务。

    “你在这做什么?”印风这时摸不清对方什么来意,没有轻举妄动,而屋外听到他的惊讶叫声,早已经抢进来几人,看到这屋里竟然坐着韩家公子都是诧异得非常。

    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只有我们伟大的npc。吉尔基诺根本不管玩家之间发生了什么,自己迈着步子就在屋里走了一圈,最后是蹲到壁炉那里抓了一把炉灰,怔了怔后很是遗憾地道:“不好了,图纸已经全被烧毁了。”

    “什么?”印风大惊失色,这会也顾不上研究什么韩家公子了,立刻快步上去进行任务:“怎么会这样?”

    韩家公子也不吭声,没事人一样继续坐在桌子上当观众。

    “或许是不想被人利用,所以才焚毁了这些图纸资料。”吉尔基诺说。

    “那怎么办?”印风问。

    吉尔基诺目光炯炯,在屋里扫视了一圈后,色变道:“这里有人来过。”

    所有人望向韩家公子,韩家公子无奈:“看我干什么,任务情节,难道是指我不成?”

    “是什么人来过?”印风问。

    吉尔基诺摇头,最后只是说了一句:“或许他们带走了什么东西。”

    所有人又望向韩家公子。

    韩家公子跳下桌,回望众人:“又看我?你们这帮蠢材,带走了东西,这就是你们新的线索,想继续任务就想办法去找吧!至于这带走的,当然是敌人,难道是朋友?所以不是什么新的npc,就是城战中的敌对玩家,难道会是我这个过路的?”

    于是印风等人又问吉尔基诺是什么人,带走了什么,去哪了诸如此类的问题,但吉尔基诺却只能就带走了什么答出点点东西。韩家公子在旁连连摇头,开口道:“还问什么,肯定是千里一醉或是剑鬼拿走了东西,只有玩家的举动npc才无法回答,如果真是npc的情节,它会不提示你去了哪里吗?”

    几人一听,倒觉得有理,不过最终还是对韩家公子在这里的出现很是疑惑:“你在这里干什么?”

    “就是在等你们接下来要找的两个人。”韩家公子说。

    “他们会来这里?”印风等人眼睛一亮。

    韩家公子扫了几人一眼:“就凭你们几个,他俩就算来了又能怎么样?”

    印风一笑,他们几个当然身单力薄,但是他们可以叫人,树下望天那边还在等着他们的消息。

    “看你们好像挺有自信?后面还有背景?呵呵,还没收到消息吧?对酒当歌整个行会被千里一醉一个人挑了。”韩家公子说。

    “什么?”印风等人瞪大了眼。

    “你们没听错,是整个行会,在云岭那边,箭手盗贼两大职业损失大半,最后选择撤退,对手只有一个千里一醉。”韩家公子说。

    几人面面相觑中。

    “你小子是怎么回事?”韩家公子开始发问,“你现在不在对酒当歌了对吧?你是带着任务跳了槽?谁家收买了你?”

    “那是我的自由。你不是也退出了行会吗?”印风说。

    “那倒是……不过我可没背信弃义,为了好处做出出卖行会利益的事。”韩家公子鄙视。

    “话说得别这么难听!我卖给行会了?”印风恼羞成怒。

    “你人是自己的,但任务本该是属于行会的,别忘了,你是以行会的身份领到的这任务。”韩家公子说。

    “那没错,只可惜我是以现在行会的身份。”印风说。

    “你不是幼稚到拿设定来证明自己吧……你敢说你是在加入新行会后,才发现的任务吗?注意,我说的是发现,不是领取!”韩家公子说。

    印风顿时无言以对……“垃圾!”韩家公子一边蔑视着他,一边朝屋外走去。

    印风已经是咬牙切齿了,但竟然没敢动,作为对酒当歌的一员,对韩家公子这人的能力大家都有过许多耳闻,他现在有恃无恐地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印风相信肯定有什么安排,真以为他是身单力薄好欺负,那就大错特错了。

    忍耐!印风对自己说,此时任务为重,自己一旦壮烈在这里,任务可就没了。

    如此想着,印风硬是没有发作,眼睁睁地看着韩家公子走出了木屋,跟着就听他喊道:“顾大会长,这里有个送上门的任务,你要不要接管?”

    “我艹!!!”印风大怒,对方既然已经有这心思,又有人手的话,这任务怕是保不住了,与其这样,不如先将这韩家公子灭了出口恶气。

    印风一个眼神号召大家动手,结果就看到草丛中起来了一人,扛着着巨剑不齿地道:“算了吧,这种浑水我们不趟。”

    印风一听事情竟然还有这转机,连忙又示意大家不要动手。

    “哦!”韩家公子点点头,“那就借我点人手,让我替我的老东家出了这口气。”

    “随意。”顾小殇说。

    印风听得都快晕过去了,连忙又招呼大家快些把韩家公子拿下,但顾小殇表了态,韩家公子手一挥,草丛里站起人无数,箭啊法的已经朝着这边攻来了,印风等人虽然集中了火力朝韩家家公身上招呼,但他挥着法杖给自己恢复着生命,闲庭信步般地就走开了,似乎还抽空喝了口酒。

    印风等人就这么去了,草丛里钻出无数个恋爱中的脑袋张望着。三十里外和将进酒此时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

    “呀,是韩家公子!!”三十里外说。

    “看到了。”将进酒说。

    “他加入彩云间了?”

    “不知道。”

    “彩云间的人怎么跑到这里来抢任务了呢?”三十里外思考。

    “不知道。”

    “要不要通知行会?”

    “不知道。”

    “一问三不知啊你……”三十里外鄙视。

    木屋外,韩家公子看那票人已经被收拾干净,去草丛里随便揪了个彩云间的玩家说:“去那小木屋里看看,我非常怀疑那里有个任务。”

    顾小殇就在旁边,听了一瞪眼:“不许去,说了我们不干这事。”

    “问题是你现在不干也没人信了。”

    “那不管,这是我们的原则。”顾小殇说。

    “好吧,其实是这样。刚才我在屋子里听了一点npc和他们的对话,这个任务和千里一醉剑鬼的任务很有可能是挂钩的。所以如果我们领了它的话,必须会和这两个家伙发生交集,他们再怎么躲,也必须面对我们。”韩家公子说。

    “那也不管,反正我们不要这样的任务。”顾小殇固执己见。

    而她行会的成员很听她的话,看会长这么说了,也没人再理韩家公子,纷纷回归原位。

    韩家公子也无奈:“你不领,很快会有别人来领。”

    “那就让他们来领。”顾小殇说。

    “真是麻烦。”韩家公子一边摇着头,一边拿了望远镜出来,望着一个方向喊道:“将进酒,你给我出来,我看到你的发型了。”

    “靠!”将进酒郁闷,正要起身,三十里外将他拉住:“别上当,诈呢!”

    “大哥,名字都叫出来了。”将进酒说。

    三十里外一想,发现是自己白痴了,无奈,跟着将进酒一起从草丛里站了出来,朝着韩家公子这边走来。

    彩云间刚才围过这两个人的,此时面色有异,纷纷与旁人交头接耳,旁人再找旁人,不一会就众所周知,大家纷纷把目光注意到两人的双手,有人悄声议论:“没牵手呀!”

    “不好意思呗!”

    “那倒是,这么多人。”

    “之前他们两个在草丛里都是钻着走的。”

    “咳,真是……”

    “怎么搞的,你小子又跑路了?”韩家公子料事如神。

    “打不过,不跑怎么办?”将进酒坦然面对。

    “跑这么远,我听说是在云岭打的。”韩家公子怀疑情报有误。

    “生命在于运动。”将进酒胡扯。

    “这么说具体的战况你也没看到了?”韩家公子问。

    二人点头。

    “你也是对酒当歌的?”韩家公子问三十里外。

    “是。”三十里外唯唯诺诺,像个小弟。这种感觉很奇怪,别说韩家公子现在根本不是对酒当歌的人,就算是对酒当歌的,他屁职位没有,平民一个,三十里外好说还是一支练级小队的队长呢!但现在却不由自主地觉得自己矮着人一截。

    气场……这就是气场,三十里外只能如此想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