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零五章 路人请用心

第七百零五章 路人请用心2017-11-10 16:36:47Ctrl+D 收藏本站

    将进酒和三十里外两人相当局促。身陷包围并不可怕,可怕是周围的人全是那种捉歼在床的眼神,两人被盯得快要吐了。

    “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将进酒问。

    “对付千里一醉和剑鬼。从某个好朋友嘴里知道点口风,知道那两个家伙的任务曾经到过这里,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线索了。”韩家公子所说的“某个好朋友”自然是指佑哥。佑哥虽不知顾飞和剑鬼具体在云郊湖畔做了些什么,却知道他们的任务有过这么一行。韩家公子套到这个消息后,认为以平行世界的任务规则,一个地方重复跑腿折腾是经常的事,所以带了人过来这边守株待兔。

    但兔没守到,倒是听说了千里一醉和对酒当歌大打出手,从任务坑地一路杀到了云岭一带。这情报倒是让韩家公子坚定了顾飞正在任务的信心。他了解逆流而上的行事习惯,他绝不会主动招惹顾飞;同时他也了解顾飞的脾姓,别看砍人如此嚣张,但却从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哪怕现在游戏规则是鼓励他去主动犯人。所以这两方面能打起来,肯定是有了什么冲突,系统制造的任务冲突无疑是最佳解释……韩家公子这部分推断虽然不太准确,但推出的结论却是正确。顾飞的确是忙活任务的途中。于是他们这边一面继续留守,一面也去了人去云岭那边看看情况,结果探子出去也没多久,印风这一伙人都鬼鬼祟祟地到了。

    韩家公子守过坑地任务,认识印风,也认识npc吉尔基诺。他第一眼看到这组合出现,就断定对酒当歌任务有变,否则的话对酒当歌肯定不会只派这么几个人来护送任务。就算是声东击西的伎俩,那这几人中也总该有对酒当歌点上得名的高手。所以韩家公子断定,印风已经脱离了行会,并且很可能是被人暗中收买,图的也就是他发现的这任务。

    韩家公子隐藏在屋内一直观察着这一行人的举动,一边指点坐标,让彩云间在草丛中的伏兵都没有暴露。像之前因为发现将进酒和三十里外出了动静,引起印风等人注意,随后一人牵一姑娘掩饰过去,那也是韩家公子瞬间做出的反应。

    “你看,我就知道千里一醉他们的任务肯定会再到这个地方。”韩家公子对顾小殇说。

    “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等他们过来。”顾小殇斗志高昂,她不喜欢搞行会政治那一套的弯弯绕,但像埋伏草丛打打伏击什么的,她觉得挺光明正大合情合理。

    “任务不领也是浪费……”

    “说了我们不理!”顾小殇有些不耐烦,她一直没发现韩家公子会这么罗嗦。

    “没说要你们领。”韩家公子说着,对将进酒道:“去吧,屋里有任务。”

    “任务让我们领?”三十里外大喜,他果然还是很爱行会。

    “不是领任务,是当炮灰。”当进酒让三十里外不要高兴得太早。

    “不要紧的,死了没损失。”韩家公子安慰。

    “谁都知道没损失,但和千里一醉当对手,心情会变得很差。”将进酒说。

    三十里外点了点头:“有道理,会长现在的心情一定就很差。”

    “所以你们更应该领个大任务让他开心一下了,三里外,你去。”韩家公子说。

    “是三十里外。”三十里外郁闷。

    “三百里外都可以,去领吧!”韩家公子说。

    “好!我去!”三十里外一挺胸膛,掏出了他那颗对行会半大不小的红心。

    “你领任务,我们帮你完成,多么美好的事。”韩家公子称赞他的决定。

    “说得比唱得好听啊!拿领任务的当诱饵确认千里一醉位置才是真的吧!”将进酒说。

    “没错,所以不领任务的人就没有价值了,来啊,把他丢到湖里去。”韩家公子说。

    将进酒大惊想跑,却哪里跑得掉?云郊湖畔一圈转下来一个npc都没有,只有这间小木屋有点任务的气息,所以韩家公子刚踏及此地,就很重视这个所在,果然不出他所料,印风等人出现后就是奔着这方向,所以早已经暗中将分布在整个湖畔的人手,在小木屋周边布置了大半,将进酒此时还想跑,周围无数个身影站起来,挤过来就把他给生擒了。

    “你不是说真的吧!”将进酒脸色有点变。

    “咱俩认识也挺久了,我说话向来讲信用,说要丢到湖里,就要丢到湖里。丢吧!”韩家公子说。

    彩云间的玩家估计是没干过这样的坏事,非常有新鲜感,好多人过来争抢这个机会,最后还是四个身强力壮的战士赢得了这个机会,分抓了将进酒两条胳膊两条腿,抬到湖边一二三,将进酒划出一道弧线,噗通一声,掉湖里了……“真扔了……”好多观众,甚至好多彩云间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湖面的浪花还在翻动着,湖岸边一阵静悄悄,突然,湖面上哗啦一声钻出半个身子,将进酒拿手抹去脸上的水珠,吼着:“韩家公子,你有种!”

    “守住湖岸,不让他上来,上来就再丢回去。”韩家公子说。

    “大爷,我错了……”将进酒终究还是服软了。

    “好了,三百里外,去领任务吧!”韩家公子和颜悦色地拍了拍这边发呆的三十里外说。

    三十里外这次也顾不上纠正自己的名字了,连忙跑进屋里,不大会探出身子说:“接好了,任务说找会线索。”

    “线索肯定在千里一醉或是剑鬼身上。”韩家公子说。

    “难道要爆他们身上的任务物品?”有人疑问。

    “大家不用艹心,我们的目标不是完成任务,是灭了这两个家伙。”韩家公子讲话。

    三十里外泪流满面,刚才不是说帮他完成任务来着么?怎么转眼目标就不是完成任务了。正郁闷呢!又听到韩家公子指着他补充了一句:“看好他,不要让他跑了,我建议捆起来。”

    “我艹我艹,不用客气了,我就在屋里,哪也不去,好了吧!”三十里外今天算是亲眼见识到韩家公子的手段了,果然和传说中一样凶残可怕。

    “大家继续埋伏待命吧!”韩家公子一边说着,一边也进了那小木屋,这是一个很好的掩护,从窗户角拿着望远镜可以观察到很多方位,而外面的人基本很难从远处发现屋里有人。韩家公子进了屋,三十里外非常惊恐地缩到了一边角度,韩家公子也没去理他,回头一瞅,顾小殇后脚也跟着进了屋。

    “千里一醉和剑鬼可以确定一定会来这里了。”韩家公子说。

    “嗯,早晚的事。”顾小殇说着,从窗口看了看外面湖里还在扑腾的将进酒,“那人就那样扔着?”

    “当然不能。”韩家公子说,“那样扑腾目标也太显眼了,捞他上来,捆起来扔草丛里。”

    “你真是太没人姓了!”顾小殇说,她还以为韩家公子是良心发现,实在是太以貌取人了。此人心肠与外貌完全反比。

    “三百里外,你们从云岭跑过来用了多久?”韩家公子问。

    “半个多小时吧……那啥,我叫三十里外。”三十里外说。

    “改了吧,三百多有气势。”韩家公子说。

    “下次,下次。”三十里外说。

    “那你现在有没有给逆流而上发消息啊?”韩家公子问。

    “还没有啊!”三十里外大惊。

    “还没有?那意思就是正有这个打算喽?”韩家公子问“……”三十里外无言,他的确正在盘算要不要通知会长这边的情况。

    “你可不要这么做。”韩家公子说,“对酒当歌很强大,一旦出来我们就会紧张,紧张就会手滑,手滑就会打到你,打到你你就会死,你一死,任务就没了,结果行会却听了你的话来来回回的,浪费了很多人的时间和精力,这样不好,知道吗?”

    “知……知道。但将进酒……”三十里外现在怕将进酒给说出去。

    “放心,我看他比你要聪明一点,自己能领悟的。”韩家公子说。

    “真是太卑鄙了!”顾小殇都看不下去了。

    “没办法啊!顾大会长你们不肯领任务,只好捉路人来做,这不分析一下利害关系,怕路人不用心啊!”韩家公子说。

    “得了吧你!”顾小殇翻白眼。

    云郊湖畔暂时回归了平静,此时在某复活营地却又是一番热闹的景象。先是树下望天率领的树下游魂一行人在该复活营地重生,虽然是全军覆灭,但心底里是爽的,他觉得对酒当歌没能看穿他们的计谋,所以任务不会有失。但很快树下望天在他们一堆人中发现了流玥,心里暗叫了一声糟糕,这人是把他们的计谋都洞悉了的,实在是一大漏洞。

    可游戏里再怎么折腾,也没办法封了别人的口,树下望天只能心怀忐忑暗中祈祷,同时盘算要不要拿好处去收买对方一下。拿好处收买人,这也是一门学问,随随便便对着不认识的陌生人就出手,这就很不上道。并不是人人见钱眼开,而见钱眼开的人所需的筹码也各不一样。这事其实也是投资,尽可能要用最小的投入换取理想的回报,所以在送好处之前,千万也要摸清楚对方的姓格心理需求,以求最症下药。举个最简单的反而例子来说,给个战士送一把法师的法杖,这就是很失败的行为。哪怕这把法杖价值万金,却也不能从心底里打动对方,如果是一把价值万金的重剑,保证对方瞬间心动。

    树下望天对此道很有经验,所以没有贸然就过去搞这勾当,他上去和流玥随便套了几句话,竟然没从这人身上发现有什么敌意。树下望天心念一动,又随便问了问流玥在行会中的职务等等,最后就是很平常地问了下有没有换行会过来发展的念头。这一问流玥脸上闪过了一抹为难的神色,树下望天心念一动,一问之下果然因为有太多的行会积分,所以他舍不得走……至此树下望天彻底放下心来,这个树下望天看起来明显和行会已经生出了龃龉,而且已经心生去意,过多的行会积分反而成了负累,树下望天推断他已经无心再向行会细心汇报他的发现了。

    不管了,赌一赌!树下望天心下想着,送好处也并不是万无一失的办法。送了忠直如剑鬼的,直接拒绝;送了阴险如韩家公子的,笑呵呵地收下然后继续不断地借机勒索,直接无底洞;遇了忠直阴险皆有点的顾飞,收下然后回手再砍死……总之全是没好下场的。所以送与不送,都是赌,树下望天此时观察流玥的状态,觉得不送也是有机率的,自然宁可赌这空白套白狼的机会了。

    树下望天在对酒当歌是有内线的,此时一边探听对酒当歌行会的情况,一边和印风方面保持着联系,渐渐也彻底没了疑虑。这时顾飞和对酒当歌的人交火等级不断上升,对酒当歌开始有盗贼和弓箭手不断地出现在复活营地,这让树下游魂的人看了当然是大快人心。

    而这些人中有些也认出树下游魂正是搞走他们任务的家伙,他们可不像流玥已经是心灰准备,立刻大打出手。城战期间的复活营地和平时复活点有一处不同,就是他只是复活点,可供下线,却绝不是安全区。这对于pk追杀来说是件极幸福的事,原地杀,就近复活,还是原地,于是追上去再杀,美中不足的就是杀了白杀,没损失的。

    但对酒当歌的人只想出气,也不管这么多,追着树下游魂的人猛杀。问题是树下游魂的人没带行会徽章,大家互相又是生面孔,对酒当歌并不完全认得,于是捉了些可以认出来猛杀,越杀越熟,杀得树下游魂的人想跑也跑不出了,出了营地被杀,一样是回到这里。有一点不能忽视,对酒当歌此时回来的,全是盗贼和弓箭手,而且越来越多,这两种职业想追任何职业都是没有问题。

    杀杀杀,不断地杀杀杀。树下望天比较倒霉,被人认了个正着,死去活来地虐着,他也算个半吊子高手,也曾拼着反灭对方,但实在比不上对方人多。树下望天不得不承认他完全没料到这种情况,他以为他们死回来会挺逍遥,当是对酒当歌竟然会被人送了大量玩家回来,实在是他料想不到的。

    树下望天也认命了,由着对酒当歌的人去折腾,他继续和印风他们保持着联系,得知他们一切顺利,心里就已经是莫大的安慰。

    如此高效地速杀,运气好的一分钟里就可以死三回,终于树下望天突然在行会频道里收到一条来自系统的提示:玩家小小壮烈牺牲,退出城战。

    树下望天大吃一惊,不知这是什么情况,连忙联系小小,小小城战是退出了,人还在呢,而且还在被对酒当歌的人虐着,死去活来中也看到这消息,也很是茫然,难道自己被杀太多了?小小是个脆弱的法师,被杀得很利落。

    谁知小小这只是开了个头,跟着树下望天从行会频道里接二连三收到同样的消息,当收完第五人壮烈牺牲,退出城战的消息时,不知死了多少回的树下望天,突然发现对酒当歌的杀戮停止了,他们的成员都出了营地朝某方向去了。

    而流言也在此时传开,从对酒当歌被千里一醉一人击退,到千里一醉单剑挑灭对酒当歌全会,甚至逆流而上下跪求饶的传言都有了。

    树下望天从他的线人处早知对酒当歌在追杀千里一醉,哪想到竟然是反被杀,合着这么些死回来的弓箭手和盗贼全是千里一醉一个人干的?树下望天懊悔了,这可是顶级人才,自己当时真该开诚布公地和他攀上交情才对。现在到好,设计人家……树下望天觉得自己是犯了捡西瓜丢芝麻的错误。

    而行会五人退出,这时也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大家初步判断或许是死太多了。如此说来,原来城战死亡是有上限次数的,达到次数就是彻底死亡,退出城战,问题是刚才大家都死得头晕脑涨的,谁也没这么有心还统计自己死了多少回。

    “糟糕了,我还能死几回呢?”此时全是还在城战的人在琢磨自己距离大限还有多久。

    “还好,还有任务在。”树下望天正又拿这个安慰自己,突然面前白光一闪,印风等几人,赫然出现在面前。

    “你们……你们……”树下望天说不出话了。

    “彩云间,彩云间不知道从哪里收到消息,在那里埋伏了我们!!”印风说。

    “不可能。”树下望天望着印风,断然否决:“彩云间那个行会是不会干这种事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是韩家公子。”印风叹气。

    “公子精英团的韩家公子?他不是退出对酒当歌了吗?”

    “但他出现在了那里,和彩云间的人在一起,不知打什么主意反正就把我们解决了,他声称他们是准备伏击千里一醉和剑鬼。”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