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零七章 分崩离析

第七百零七章 分崩离析2017-11-10 16:36:4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零七章 分崩离析

    众会长侧目。这个建议谁提出来都不奇怪,偏偏是逆流而上义愤填膺的提出,大家的心情都有一些妙微,不由自主就有种会被人利用的感觉,心下立刻非常抗拒了。

    树下游魂的会长树下望天此时倒是掌握了一个其他行会尚不知情的设定,那就是参加城战的玩家是有死亡上限的!一定死到一定次数,将不是禁足复活营地的处罚,而是当彻底阵亡退出城战。

    树下望天知道,这些个会长对追杀千里一醉有顾忌,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觉得即使追到杀了,又能怎样?杀完人家复活,出来谁杀他骚扰报复谁。面对千里一醉,大家都变得懦弱起来,希望得到好远的关照,千里一醉的仇恨目标不要是自己就好,至于捣乱其他行会,大多数人心下可能还是偷着乐呢!

    比如之前纵横四海被搞的时候,对酒当歌肯定没少高兴。现在对酒当歌也被人给劈了,树下望天注意到无誓之剑的心情明显不错。

    自己知道的这设定如果说出来,绝对等于给众行会注射一道强心剂,当大家知道只要多灭千里一醉几次就可以将他踢出城战,没准真能一致团结起来。但问题是,树下望天这小子这时可不想千里一醉退出,他还指望千里一醉去云郊湖畔大闹,而自己伺机再摸回那个任务呢!

    树下望天行会虽小,志向挺远大。况且此时他也没什么说话的地儿,他那行会规模那么小,这时会长数百人,他属于挺末流的,要不是人脉比较广,他可能都收不到这消息,此时来是来了,其实他们这种小行会的会长,这时基本就是围观党,等大行会们做出决策,决定要不要一起执行就是了……要说发言权,他们此时还不如大行会里的除了会长以外的核心人物有发言权呢!

    顾小殇作为五名六级行会会长之一,这种会长大会当然是会受到特意的邀请,此时听到大家说的是对付千里一醉的事,又看大多数人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霍然站起身瞪着一圈人道:“不就是追杀千里一醉吗?我们行会一直在追,想杀的就跟我一起来,开会开会,开个开去有什么意思?”

    倒影年华一看顾小殇站出来说话了,立刻觉得要糟糕,果不其然无誓之剑立刻也站出去严肃道:“说得对,千里一醉是守城方,毋庸置疑的敌手,要不要追杀居然还要开会协商?真是可笑,我们纵横四海没得说,见到他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

    “呵呵,是你们不放过千里一醉,还是千里一醉不放过你们啊?”人群里也不知哪传出来一声奚落。

    “是谁?”无誓之剑吼道,这话无疑太揭他伤疤了。

    “无誓会长……”逆流而上竟然在此时出来拍了拍无誓之剑,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一万分的理解,他很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他现在和纵横四海一样,跟头栽得极大。一千人没打过千里一醉一个人!而且他的情况比无誓之剑还要悲惨,纵横四海当时至少还有城战的投石机之类的环境存在,而他们可是货真价实的一对一千,虽然在战术布置的失误让千里一醉钻了空子,但是这种解释是站不住脚的。而且他们的失败,把千里一醉的可怕更加放大。反正全是消极影响。

    “我们和千里一醉发生的事,大家也是知道的,我们是败了,这我没话说。但我希望大家明白,千里一醉也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可怕,我们的失败有战术上的失误,一直以来我们掌握到的一个重要情报就是千里一醉的法力相当匮乏,多次的实战观察,看得出他的法力所能提供的输出是四个双炎闪或是范围法术,之后一个火球术或是雷电术的小法术。我们原本设想耗干他的法力一拥而上,但没想到他的法力匮乏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我们这一估计失误被他狠狠打击,盗贼和弓箭手两大职业损失惨重。清楚千里一醉的人我想都很明白,对付千里一醉这两大职业绝不能少,我们失去了这两大职业的有效支援,这才选择了撤离,现在外面倒是有流言,说得好像我们行会上下千人全被千里一醉给灭了一样。云岭一战不是没有人看到的,真相到底怎样大家可以去打听。千里一醉是很难对付,但只要我们团结一致,群起攻之,几十万人怕一个人?大家脸不红吗?”

    “逆流而上,你的话我相信,但问题是,我听说千里一醉这个人狡诈残忍,睚眦必报。说实话,我不知道众位会长怎么想,但我是挺怕他之后的报复的。现在城战也就罢了,大不了被他捣乱搞不到积分,但他这报复要是持续到以后呢?以后在云端城看到诸位的行会人就杀,这怎么办?大家以后都几十万人一起行动游戏?这不可能吧?我们是小行会,一共就五十来人,全聚起来我怕也奈何不了他,到了那种时候,谁来保护我们?”

    这位小会长说了许多会长的心声。这是网游里一个大难题。灭灭灭,杀杀杀,再杀再灭人家也会复活重生,出了复活点就能找你报复,杀人如麻的千里一醉会在乎这么几条小命吗?到时候天天担心着这个杀手出来祸害,这游戏还怎么继续?

    但逆流而上一听这话却笑了,不过他还没来及说话,倒是有人已经挤出人群跳了出来,怒道:“放屁,千里是那样的人么?”

    众人一看,细腰舞,重生紫晶千里一醉的同事,据说也是他的好朋友,也有比较不堪的流言说是千里一醉的姘头,千里一醉一身华丽装备就是被包养的证据……

    细腰舞挣扎着出来替顾飞说话,后面跟出来的是七月,她比细腰舞自然要稳重的多,看到众人正目瞪口呆地望着,缓缓地道:“诸位,就像逆流会长刚才说的,好多事其实只是误会和传言,千里是我们行会的一员,我们对他很熟悉,诸位担心的这种事根本就不会发生。”

    “呵呵。”逆流而上连忙笑着出来迎合:“大家听到了吧?我也正要说,千里一醉的为人是靠得住的,现在无非就是系统设定出的对抗,哪有什么私怨,还招来以后的报复?如果还是有行会放心不下,大可以摘了行会徽章,蒙了面,那样还怕暴露身份么?”

    众人一听,这个主意倒是在理,于是应和的声音突然多了许多。细腰舞听着这些反应,挠了挠头说:“咦,七月,我们做了什么?”

    七月苦笑:“我们证明了一下千里的人品,于是大家没了后顾之忧,准备团结起来干掉千里。”

    “这样啊!那太好了,我让这小子再嚣张!” 细腰舞忿恨。这城战打得行会玩家都很痛苦,就是细腰舞此时也已经阵亡三次了,倒是千里一醉,脱离行会去当了什么守城方,好像玩得十分潇洒,出出进进,成了行会玩家们的灾难。细腰舞向来和顾飞有竞争心态,此时觉得完全没他风光,心里挺不是滋味。

    “唉,咱们紫晶在城战怕是也捞不到什么积分排名,还不如看看千里作为守城一方能有什么发挥呢!”七月说。

    “那哪行啊,素质,素质,不能放水。” 细腰舞说。

    “现在不是没人放水了吗?”七月放眼望去,比起她和细腰舞来证明顾飞的为人,反倒是逆流而上去了徽章蒙面的主意更让玩家们觉得帖心。好多会长传令下去,摘徽章蒙面,准备对顾飞发动追杀。

    逆流而上觉得自己又一次引领群雄了,挺高兴,继续发表重要讲话:“诸位,那么我们就在对付千里一醉这件事上达到一致,只要看到他,不管是大行会还是小行会,都要不遗余力地出手,实力够的,就地格灭;实力不够的,尽力拖延等候援兵,所有行会,在收到千里一醉的动向报告时都要予以援助,有了这样的整体行动,还怕千里一醉一个人吗?”

    “说得对!!”众人欢呼。

    “好了,千里一醉的特征我想大家也都很清楚,现在开始,发现千里一醉,立刻通知全体行会!”逆流而上宣布。

    来参加聚会的只是会长们,行会成员此时依然东南西北的分布在云端城四周,此时来参与会议的会长把会议精神传达下去,这一瞬间就有了数十万寻找顾飞的眼睛,几乎只是消息传下去的下一刻,东西南北四大方向顿时发现疑似千里一醉共23人。

    黑色法袍,并不是个独特的装备,虽然在云端城的好多法师不敢穿,怕被人误会,但是也不是绝对事。至于暗夜流光剑,这个目标比较小,距离不够近是看不到的,况且顾飞也未必要拎着剑走路,有口袋的嘛!

    收到报告的众会长都是一头汗,逆流而上脑子转得倒是快,立刻道:“诸位,不如我们都下个指令,要求隶属行会的法师,全部不要穿黑色法袍。哪怕是光着身子。”

    “这个办法好!”众会长称赞,连忙下令。

    又有人得寸进尺地提议:“不如其他职业也尽可能的更换装备,咱就让这云端城周围,一有穿黑衣的,咱就知道他是千里一醉。”

    “好主意!”大家称赞,继续下令。于是全体行会万众一心,有装备的换装备,没装备的脱装备,一时间云端城东南西北开始了换装大会,黑色装备的玩家纷纷褪出这一袭黑色。

    顾飞这会正在人群里犹豫,他在思考是回城下线,还是去云郊湖畔继续观察一下任务。突然发现周围的玩家都有古怪的行动,他们纷纷摘了行会徽章,然后找布蒙面。再之后过了一会,许多鬼祟的眼神在自己身上飘来飘去,再然后,突然好多人开始脱衣服。

    “怎么了?”顾飞正觉得的茫然,这好多脱衣换衣已经结束,于是,他赫然成为了万众焦点。

    顾飞的反应多快啊!一回味刚才脱黑衣的那帮家伙,立刻意识到了这是一个非常有针对性的活动,于是,顾飞非常从容地,也脱了衣服……

    顾小殇这时也正给她的彩云间行会转播着会议的实况,一边也向韩家公子透露着这边的情况,刚说了这边这一系列绝妙的主意后,就收到韩家公子几个字的回复:“哈哈哈哈哈!”

    “怎么?”顾小殇问。

    “换了黑色装备,这主意还真是可爱啊!可是有屁用?还又摘徽章又蒙面,到时千里一醉也衣服一脱,脸一蒙,大摇大摆走到你面前砍死你们这帮会长啊!”

    韩家公子反应是很快,不过会长们倒也没这么迟钝,好多人沉浸在这集体行动的快感中时,终于也有人反应到了这一步:“那啥!如果千里一醉也脱了装备,蒙了脸,那不是永远也认不出了?”

    “这个……这个……”就是出主意的人也意识到这问题的严重性,立刻就这个不下去了。

    “诸位,千里一醉持续性的报复……这点刚才重生紫晶千里一醉的熟人已经帮我们打消这疑虑了。我建议,大家还是戴起行会徽章,这才是我们主要的识别工具,接下来凡是不戴徽章的,一率格杀勿论,如何?”逆流而上说。

    周围又是一片静悄悄,逆流而上这次的建议居然没有得到一片积极的响应,只有零星的几人发出声音,一看其他人都不吭声,几个零星的声音也瞬间灭亡了。

    “怎么样?”这边韩家公子继续询问顾小殇会议情况。

    “逆流而上提议以徽章为标识,没人吭声。”顾小殇说。

    韩家公子冷笑:“我早就知道,对这些人根本不要抱什么指望,在自己的利益得不到维护之前,他们是绝不肯出哪怕一分力的。自私得让人感到绝望吧?”

    “我回来了。”顾小殇回了一句,会议圈中,她也再一次起身,这回脸上没有了任何愤怒,湖水一般平静地淡淡地说了一句:“我走了。”

    “小殇,去哪里?”无誓之剑诧异地问道。

    “追杀千里一醉。”顾小殇说。

    “可是我们这还没商量好呢!”无誓之剑说。

    顾小殇鄙夷地扫了一圈众人,丢下一句“商量个蛋”,飘然而去。

    众人满头黑线,不少人盯着无誓之剑,心想你这看中的是个什么姑娘啊!

    无誓之剑心头郁闷,他觉得自己绝不是和周围这般家伙一样的窝囊废,但现在却似乎被顾小殇一视同仁了,这怎么受得了。无誓之剑瞪着眼望向四周:“戴徽章做标识,没戴徽章的,格杀勿论,就这么定了。招呼这里已经打过了,有没带徽章被误杀的,不要出来叽歪。”

    “五分钟后,我的行会会下令,不戴徽章者格杀勿论,尤其是法师。”无誓之剑说。

    “我们对酒当歌也是。”逆流而上起身,站到了无誓之剑身边。

    两大会长表态,不少会长又开始蠢蠢欲动,观察着身边其他人的反应。这时和纵横四海对酒当歌关系良好的一些中小行会,也已经纷纷站出来表示支持。但是,六级行会共有五家,顾小殇先一步走了,云中牧敌和黑色食指两人还在,此时却还没有站出来表态,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都在望着这两人。

    黑色食指叹了口气,站了出来道:“两位大会长,你们在千里一醉那里吃了亏,一定要拿我们来泄愤吗?”

    “你说什么?”二人都一怔,没想到黑色食指突然会说出这种话。

    “说实话,千里一醉这个人我也是打过交道的,刚才重生紫晶的美女好像是说他为人不错?呵呵,坦白说,在场的诸位,你们哪个在美女面前会不装得人模人样的?以我对千里一醉打交道的印象,我不相信他什么为人,我认为他会报复,所以为了我这行会兄弟,我得掂量着点。你们说我胆怯也好,怕也好,我无所谓。总之要带行会徽章,可以,但攻击千里一醉的事,我们就不奉陪了。”黑色食指道。

    “我操,黑色食指你真他妈熊!!!”无誓之剑怒道。

    “无誓会长,你要这么有种,别拉拢这么多人,你自己带行会找千里一醉去啊!”黑色食指说。

    “我他妈没找过么?”无誓之剑怒。

    “嗯,是找过,逆流会长也找过,找得很有意义,以后两位再也不用再争谁是云端城最强的行会了,毫无疑问,重生紫晶你们无法超越。”黑色食指说。

    “我日!”无誓之剑是真怒了,拔剑便朝黑色食指动手,黑色食指却也早有提防,举剑拦了,几步朝后退去,无誓之剑想追,黑色食指这边已经又有人跟出,无誓之剑身边立刻也有兄弟跟上。

    “我们走。”黑色食指竟然全然没有想和无誓之剑动手的意思,一句话带了人就翻身离开。

    六级行会黑色同盟会都退了……那些心有顾虑的会长,一下子就看到了万全之策,对嘛,我戴徽章,但我不参与追杀,这样两边都找不上我,就这么定了!

    于是,云端城行会第二次联合行动,在协商期间就已经宣告破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