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零八章 改了主意

第七百零八章 改了主意2017-11-10 16:36:5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零八章 改了主意

    聚得快,散得更快。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都没想到,黑色食指轻而易举地几句话,数百家行会最后就去了七七八八,临走都过来表了一声态:“徽章我们会戴的,但是,追杀千里一醉的别算我们!”

    “黑色食指这小子,搞什么鬼!!!”无誓之剑怒劈了一棵小树。

    “看他的样子像是存心要看我们笑话。”逆流而上说。

    “真希望千里一醉领个针对他的任务啊,我看他还敢说这话不。”无誓之剑说。

    “唉唉……”逆流而上也是深度叹息,非常难得地和无誓之剑一个心理感受,此时看看四周,留下的行会都是和他们两家关系过硬的。其实怎么个关系过硬法,大家都是心照不宣。这些行会其实都是纵横四海或是对酒当歌幕后支持建立起来的,由于他们两大行会都到了人数上限,但偌大的主城却还是有着无限的人才等着他们去搜刮,天天踢人加人当然不是个事,于是就主持建立了这些个小行会,由里也有些个高手,等纵横四海或对酒当歌一升级,有了人数空间,立刻会被加进主会。而小会里也有一些菜鸟新人,反正看着游戏比较疯狂很有潜力的,他们也不介意从小培养。

    这些个小行会的会长,那基本都是两家大会派出来的可靠的人手,这时候当然会和两家站在一起。而小会里的玩家也都清楚自家行会说穿了就是纵横四海和对酒当歌的预备军,在加入这两家大行会没机会的情况下,成分预备队也总比胡乱加个垃圾行会的好,所以倒也都认可自己的身份。此时两位大会长一看,除了自家的预备队员,一个多余的行会都没有,于是两人义愤填膺诅咒着这些没有远见的自私鬼。算打在云端城建立纵横四海和对酒当歌两家行会开始,这两人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真正地心意相通过。

    “搞了半天,还是我们自己干,小殇那边追了这么久,不知道有什么线索没有,我来问问。”无誓之剑是不放过一切和顾小殇接触的机会。

    逆流而上真想好好嘲笑他一下,好说这么大行会的一个会长,一遇顾小殇就显得没了分寸,自己觉得开心,但也得替自家兄弟们想想啊!逆流而上就不明白了,难道无誓之剑每次在顾小殇左右摇头摆尾的时候,他行会这些弟兄就不会觉得难堪吗?但就这一样,逆流而上觉得无誓之剑这个会长的声望就足以扫地了。但此时无誓之剑张罗着又要去联系顾小殇,逆流而上一看他左右,风行倒影年华这些人,都是一脸习以为常的表情。

    “竟然都习惯了……妈的都是怎么熬过来的……”逆流而上叹服,他自己是一个非常注重自己形象和声望的会长,反正是绝对不会有无誓之剑这种行径,所以也真理解不了他这样的作派,是怎么把纵横四海领导到现在的,尤其是还胜自己对酒当歌一筹。

    顾小殇作为战士走得也没多快,半道收到无誓之剑消息,问有没有什么千里一醉的线索。

    “你也需要线索?”顾小殇奇怪。

    “当然啊!”无誓之剑说。

    “难道你忘了?千里一醉还有要杀你的任务,你不用找他,他迟早也会找上你的。”顾小殇说。

    “啊……这个……”无誓之剑真忘了这出了。

    “所以现在他是会来我们这边,还是你那边,难说。”顾小殇说。

    “所以咱们聚一起嘛,这样不就万无一失了。”无誓之剑努力争取。

    “哦?我们在云郊湖畔这边。”顾小殇说。

    “云郊湖畔!”无誓之剑激动,那是个圣地啊!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携手顾小殇在云郊湖畔漫步,想不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让人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无誓之剑兴奋的表情很快就在脸上显示出来了,倒影年华逆流而上等人都望着他,风行人比较直,开口就问:“你高兴什么呢?”

    “云郊湖畔,和小殇携手,哦不是,联手!”无誓之剑激动地说。

    “为什么去那边?”大家很茫然,那里远离城战战场。

    “大概因为环境好?”无誓之剑口水都快下来了,思路和众人完全不在一起。

    倒影年华等人翻白眼。

    再说顾飞,发现全城玩家都开始针对他,甚至换装备突显黑衣装备孤立他时,很痛快地也脱了装备继续混入人民的海洋,但这情况根本就没持续几分钟,不一会,所有人又鬼使神差地重新换上了装备,更重要地是小心翼翼地戴起了行会徽章。

    “兄弟,哪个行会的?”有好心玩家看到顾飞在这发呆过来搭话。

    “啊?”顾飞望着对方。

    “快把徽章戴起来吧!你还是个法师呢,这要不戴徽章被当作是千里一醉,死了都没处喊冤去。”对方说。

    “我就是千里一醉。”顾飞说。

    对方呆呆地望着顾飞,正在佩戴行会徽章地手都停了下来,半晌后轻轻开口道:“大哥……”

    “什么大哥!”顾飞抓狂。

    那人也不说话了,缓缓地,一步一步地朝后退着,目光还紧盯在顾飞身上。

    顾飞却又两步赶上了他,问道:“我问你,这装备一会脱了,一会又穿的,还有不戴徽章的就是千里一醉的,都是怎么回事?”

    “这不关我的事!”对方大急。

    “我知道,我就是问问。”顾飞忙道。

    “都是纵横四海对酒当歌那些大行会的意思,他们想拉我们一起对付您,我们不干,但他们还是要我们配合行动,一会要我们脱装备,一会又要我们戴徽章,我想都是为了把您找出来。”对方说。

    “莫名其妙啊这些人。”顾飞说,“我刚才和对酒当歌打的时候,都是他们自己跑的,怎么转头又要找我了,奇了怪了。”

    “这不关我们的事,真的。”那人道。

    “我知道,我知道,怎么称呼啊?”顾飞说。

    “我……我叫小瓶盖,我是出来打酱油的。”对方说。

    “小……小瓶盖?”顾飞听了大惊,一边说着“你等会”,一边连忙给剑鬼消息:“你任务放弃了没有?”

    “放弃了,怎么了?”

    “悲剧啊,我遇到小瓶盖了。”顾飞说。

    “操!!!!”剑鬼这么厚道的人,都不能忍受造化如何弄人了,“怎么遇到的?”

    “就随随便便路上遇到的,唉,你够倒霉的。”顾飞说。

    “服了。”剑鬼也认了自己这悲催的命运了。

    “你干嘛呢?”

    “放弃任务后要过些时间才有新任务,我这等呢!”剑鬼说,“你不是要下线了吗?”

    “哦,对了,刚才有系统提示你收到了没有?”顾飞问。

    “系统提示?攻占什么营地那个?”剑鬼问。

    “对。看到了啊?”顾飞说。

    “嗯,是不是又发生什么剧情了,我想?”

    “什么啊,就是我!”顾飞说。

    “啊?”

    “我刚才不是和诡瞳小竹她俩一起去下线吗?刚上了那复活营地就出了这提示了。”顾飞说,“对了,外面的营地我们不能下线。”

    “等下等下,你说你一踩入复活营地就说你攻占?不应该啊!之前咱俩上过那营地,怎么没这种提示?”剑鬼问。

    “你说是不是之前有系统卫兵的原因?”顾飞问。

    “哦?有道理!系统卫兵全灭了,营地进入被占领状态,照之前提示,只要坚持在里面存活五分钟,那营地就要被废……”剑鬼思考。

    “现在中立玩家也用外面的复活点呢,这要七座都被废了,那这么多人怎么下线?bug?”顾飞现在专业了,连bug都说得出来。

    “都占了,恐怕就是守城军胜利了吧?难道这就是城战胜负的标准?”剑鬼激动。

    “呀,肯定是了!”顾飞也反应过来。

    “我可以去试试啊!我潜行的话,也许五分钟没人察觉呢?”剑鬼说。

    “有道理!我现在是太显眼了,刚才听说了,纵横四海还有逆流而上他们,决心不戴徽章的法师就视作是我,杀掉!”顾飞说。

    “不戴徽章?行会徽章?那东西你也有啊!”剑鬼说。

    “对啊,所以我也很奇怪,我现在在犹豫要不要戴,戴了没人杀我,不是很寂寞?”顾飞说。

    “我去外面看看,你刚才去的哪个营地?”剑鬼不想陪顾飞一起高手寂寞下去,他觉得自己没到那境界,还是踏踏实实玩游戏的好。

    “正北方向那个。”顾飞说。

    “好。我去看看。”

    “咱们那时那一闹,好像东北那个营地也没多少npc了吧?”顾飞说。

    “不知道啊,也没回头去看看。”剑鬼说。

    “佑哥呢?叫佑哥去看看。”顾飞说。

    “私聊还是没开。”剑鬼叹气。

    “不能用佣兵频道,太暴露了。”顾飞说。

    “当然。”

    “我自己去看看吧!”顾飞说。

    “那你当心。”剑鬼说。

    “谁当心还不一定呢!”顾飞说。

    “……”

    纵横四海对酒当歌带着他们的附庸行会浩浩荡荡地开往云郊湖畔了,顾飞和剑鬼两个,却又鬼鬼祟祟地朝着两个复活营地前进了。

    复活营地又被攻占的危险,这设定曝光本该引起行会玩家们的警觉,但由于他们只顾自身利益的分外不团结,在拯救过那一回之后,竟然没有一个人把这事拿出来当议题,讨论千里一醉的问题闹得不欢而散后,现在大家都各行其是去了,这个曾经引起大家极度恐慌的设定,竟然完全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

    剑鬼向来是最有耐心的,为求谨慎,他出了北城门就发动了潜行,然后缓缓地朝着正北复活营地移动。顾飞嚣张依旧,装备换回来了,徽章也不戴,在路上恨不得张开四肢爬行。路上行人见他纷纷回避,对顾飞的恐惧此时已被推到顶点,越是团队越恐惧。

    顾飞以为路上会有人和自己拔刀相向,结果没有,完全没有,所有能认出他的人,连目光都回避,真正想灭顾飞的人这会全跑云郊湖畔去了,顾飞哪知道这个啊,不管不顾,最短路线前往东北营地,潜行途中的剑鬼都看到了这家伙嚣张跋扈地行走,钦佩不已。

    顾飞的速度快,先到了东北营地,周围走了圈,似乎没看到系统卫兵,但刚一进去,就听到那熟悉的吼声:有奸细!

    顾飞放眼望去,依然不见系统卫兵,这就是系统赖皮的地方了,从上帝视角发现玩家的存在。复活营地里玩家也不少,顾飞这么嚣张地不掩饰,大家都注视着他呢!此时公然进了他们领地,系统都怒了,玩家们面面相觑,竟然不知道该不该上前了。

    这一天下来,为了这个千里一醉,行会命令朝令夕改。这样高度的重视,带来的就是高度的谨慎,现在顾飞踏足他们营地,系统都发提示了,玩家竟然还在选择观望。

    顾飞也等了挺久,终于看到系统卫兵杀出。

    可怜啊!好大一个复活营地,系统卫兵居然就剩下四个了,其余全被当时顾飞和剑鬼搅和时给刷死了。玩家们一看系统卫兵出手,挺高兴,这样只看热闹就行了,系统砍你,你总算不到哪个行会头上吧?

    这守复活点的系统卫兵相比平日里维护治安的系统卫兵实力是要差上许多的,基本和守城方的系统卫兵实力持平,对于现在的玩家来说,有难度,但绝不至于不可战胜,否则战城就没得打了。

    而对于普通玩家群挑才能拿下的对手,顾飞自然单挑就够,只是眼下卫兵却有四个。顾飞上前试了两剑,觉得情况不乐观。系统卫兵实力不说,但血总是很长,顾飞打也只能慢慢消耗死它们,但现在周围玩家全是敌人,现在不动,谁知道啥时候一抽疯又全冲上来,到时自己肯定白忙,顾飞也不想做这种无用功,于是虚晃了几剑就朝外跑。

    行会玩家还是呆呆地看着,系统卫兵很勇猛地追去,顾飞企图把这四个卫兵引走,结果出了营地跑了十多米,系统卫兵就站住脚步不再追赶,回身坚守岗位去了。

    “哎呀,引不出来啊!”顾飞看旁边有几多人都看着自己,挺尴尬,自嘲地说道。

    玩家们都不知道说什么,这算什么事啊?这人是敌人是敌人是敌人!但我们为什么都这样看着,看着他在我们面前戏耍我们家的npc,这算什么道理?

    这么想着,有几个热血冲动的好汉按捺不住了,突然出手,顾飞没客气,痛快反击,火光卷过,几条人命没了,其他一些蠢蠢欲动的连忙住手,更多的人心中疯狂庆幸:“还好没出手!”

    顾飞左看右看,没人再上来动手,四个卫兵也想不到办法收拾,想了想,调头又朝正北复活营地去了。

    剑鬼潜行磨磨蹭蹭总算也快到了,正北这个营地起初是很多大行会驻扎的地方,但现在几个大行会都不在此处,一下子显得单薄了许多。剑鬼潜行在人纵中小心翼翼地走着,发现没有人察觉到自己的存在,渐渐放下心来。营地就在眼前,一步两步三步,剑鬼跨了上去。

    系统提示:成功占领敌军营地,保持五分钟,营地将被废弃。

    相辅相成的提示内容自然也出现在了攻城玩家们的系统提示中,纵横四海对酒当歌的人这会正走在通往云郊湖畔的半道上,一收这消息立刻意识到千里一醉现在竟然是打上了他们这复活营地的主意,这么大的空子怎么就给忘了掉了呢!行会频道里一时间尽是此起彼伏的操,有些人自发地就要往回奔。

    “只有五分钟,赶不上了。”逆流而上长叹口气。

    “那边都有什么人?”无誓之剑问。

    “谁知道。”倒影年华摊手。

    正北营地里真没什么人,两家大会走了,黑色食指带人走了,云中牧敌一开始就没驻扎在这边,这边真是一家能主事的行会都没有,此时突闻系统提示,大惊失色,慌里慌张地就在营地里搜查,这次不同于上次,上次是顾飞公然走进营地,大家没理,只是把目光聚焦在他身上,结果系统提示一发布,就像给出了攻击命令一样,大家立刻齐齐开火。

    而这一次,大家四下奔走,却怎么也找不到这个身影。

    剑鬼很郁闷,非常郁闷。

    他进入营地系统发布提示的一瞬间,他的潜行状态就消失了,显然也是系统的强行设定,不允许用这种捉迷藏的方式把营地给占了。但问题是,剑鬼此时就站在这营地边,没人理会,无数玩家从他身边穿花般出来进去,根本没人在他身上停留哪怕一秒的目光。所有人的脑海中,想到的只是那个一袭黑色法袍的身影,剑鬼尝到了路人的滋味。

    先后有三个同穿黑色法袍的法师被众人以防万一给杀掉了,但系统警报依然没有解除,每过一分钟,系统就是一次提示,最后一分钟时,竟然开始了60秒倒计时。

    剑鬼尤自在营地边上傻站着,和系统一起数着秒。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