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零九章 没谱,太没谱

第七百零九章 没谱,太没谱2017-11-10 16:36:5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零九章 没谱,太没谱

    全云端城的城战玩家都在抓狂,那六十秒的倒计时,一下一下,像是针一样戳着他们的心。纵横四海对酒当歌这些大行会此时鞭长莫及,纷纷通过有效的渠道了解着事态,听到的消息就是找不到目标。

    玩家们都很愤怒,习惯了传统游戏的玩家实在不能忍受这种局面。敌人即没有红名提示,也没有可斩杀的引导提示,全凭玩家一双眼睛去判断。千里一醉千里一醉,我们又没见过这人,哪知道他是人是狗啊!!

    无数人如此悲愤地想着却也无济于事,因身穿黑色黑袍被误杀的法师已达7人,郁闷得无以复加,玩家根本已经是病极乱投医了。

    “还有三十秒了,还是没人理我啊!”剑鬼继续忧伤着,其实他也身穿黑袍,其实他没有行会徽章,其实他一直站着一动不动,这都是多少可疑的特征啊,问题是,他不是法师。在千里一醉光环的笼罩下,剑鬼不得不成为小透明,就这么被玩家忽视着。

    就在这时,不知是哪个有识之士,终于想起来这非攻城方的玩家,除了千里一醉还有一个剑鬼的。

    剑鬼,盗贼。一想到这个职业,所有人都在呐喊:“反潜行的呢?反潜行的都出来,目标很有可能是在潜行中!!!”

    这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典范,剑鬼无语,看着这些人忙碌,他有自我介绍一下的冲动,但他忍住了,他觉得那样有些太贱了。

    “还有二十秒。”剑鬼想着,“都到了这地步了,自己也刻意做做样子,混完这二十秒算了。”

    于是剑鬼也不再傻站着当目标,也像个寻找目标的玩家一样,开始了奔走。

    “还有十秒!”剑鬼又数过十秒后,四下奔走中突然与一名玩家打了个照面。剑鬼没做理会,绕开就想走,那人却突然追了过来:“等等,你哪个行会的,你的徽章呢?”

    剑鬼激动了!!!终于有人注意到了自己了吗?已经是十秒倒计时了,自己终于也可以小有发挥,而不是一直用傻站傻跑来维护自己的存在了。

    剑鬼缓缓地转过身来,手中的匕首也握紧了几分。

    雾影突袭掉他!剑鬼正这么想着,突然听到人群里有人呐喊了一声:“千里一醉!在这里了!!!!”

    “我擦!!”剑鬼面前这哥们一蹦两米高,转身就飞一般地朝喊叫的方向奔去了。剑鬼依然没有得到理会,剑鬼泪流满面。

    倒计时五秒,顾飞在复活营地边缘被人发现。

    倒计时四秒,攻城玩家迅速奔赴此地。

    倒计时三秒,玩家朝顾飞发动攻击。

    倒计时两秒,顾飞瞬间移动闪避攻击。

    倒计时一秒,有人发现顾飞的站位并不在复活营地内。

    倒计时零秒,有人郁闷地大叫:“中计,是声东击西。”顾飞茫然:“声什么东击什么西啊,我刚来……”

    系统发布全城公告:攻城起义军三号营地沦陷,营地废弃,该区域保持下线存档功能,但不再作为死亡重生区域。

    原本虽简陋却也不失气派的一座营地,在公告之后瞬间就刷新了风格,废弃二人成了它新的主题,虽然依旧有这么多的玩家存在于此,却没能改变出它凄凉的背景,旗帜变得破破烂烂,帐篷变得东倒西歪,岗楼木栅栏被丛草所包围,有的上面还长了蘑菇。

    这就是被攻陷后的营地的场景,无论是胜利方的顾飞和剑鬼,还是战败方的攻城玩家,都诧异地欣赏着变异后的情景。剑鬼没有继续逗留,悄然地发动潜行准备撤离。而顾飞,在听了系统提示后,面露喜色,突得朝前跨出几步。

    “他还要做什么!!”不少人还注意着顾飞呢!侵略都已经成功了,营地都已经废弃了,但这家伙还要踏足向前,这是想做什么?

    白光一道。

    “他自杀了?”有人惊呼。

    “是高手式的寂寞吗?”

    “找不到对手?自己自己结果了自己?”

    “结果你mb,人下线了……”有人没好气地说。

    废弃后的营地显然就已经不再是属于攻城一方的营地,它所保留的下线功能,攻城方可以用,自由第三方可以用,守城方的顾飞,同样可以用。顾飞想下线,已经很久了,现在有一个可供下线的地方摆在他面前,他没有不珍惜。

    “怎么下线了……”剑鬼暗自嘀咕着,一边悄悄地转移着,他还想和顾飞讨论讨论这个有关占据了对方营地会对城战造成什么大的影响,谁想造成的第一影响会是让顾飞眼皮底下有了一个可下线的区域,于是他就飞快地利用了。

    “靠!!!”远在云郊湖畔的韩家公子,此时也愤怒地一砸拳头。

    “这种事没办法,游戏里对识别目标没有任何系统辅助,单凭玩家的眼睛,五分钟想找出指定的目标,不是那么简单,尤其是在目标很有可能刻意伪装的情况下。”顾小殇说着。

    韩家公子面无表情:“我不是针对这事。”

    “那是什么?”顾小殇不解。

    “妈的,千里一醉竟然下线了。你说说,有这样的游戏玩家吗?现在是周末啊,又是城战这么大的事,他居然还保持准点下线,这是什么素质?啊?”韩家公子愤怒。

    “这个……”顾小殇倒也有点不理解。说她的彩云间行会,千余人,游戏疯狂的人大概有一半,其余一半是比较有节制的,只把游戏当作生活的调剂,不当生活的重心。就是这些人,在此城战时期,也表示要坚持不懈。所有人都是酒足饭饱,睡眠充足地上线投入到了城战当中来。

    “或许只是下线去方便一下……”顾小殇说。现实中饿了,困了,尿急了,游戏里也会感觉到,那必须都是下线解决的。平行世界团队活动时最怕人上厕所了,不能强行下线啊,要上厕所必须赶回主城复活点下线。其实也不光是团队活动,就是个人游戏时也很讨厌的这个问题。玩家以此为借口,向官方呼吁过自由下线的权利,但没办法,自由下线不是官方不想,是技术上暂时无能力实现,于是大家只好继续憋尿。官方对于这种问题也比较头痛,暂时没想出什么合适的应对之策,总不能去呼吁大家为了游戏少喝水吧?谁都知道多喝水才有益健康,游戏公司方面可不敢为了游戏搞这种宣传,于是目前想到的办法,就是对下线复活点进行一下调整,尽量设置的遍布全图,而不是要局限于主城。

    而此方案,游戏公司的策划们私下都称之为公共厕所建设方案,实在是再贴切不过了。

    顾小殇的猜测不可谓是一种可能,只不过很遗憾,十多分钟过去,顾飞人影不见。韩家公子在云郊湖畔进行得周密部署,此时看起来像是一个十足的笑话。

    “这家伙也真是的,他身上还有任务呢啊!这种双向的,他不理会,就不怕对方完成导致他失败吗?”顾小殇也埋怨起来。

    “嗯,他不怕,所以我说这家伙就是一个混账东西。”韩家公子这仇恨憋好久了,结果顾飞下线让它失去了仇恨目标,迫切需要建立新的仇恨。

    这边的布置都成笑话了,结果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这会还带着人马大张旗鼓地赶到,两人都是一脸忧色,营地被废弃,让他们觉得这城战变得越来越微妙,难道这城战会被千里一醉闹腾到最后反是他们攻城方失败吗?

    “小殇!!”看到顾小殇一,无誓之剑收起一脸阴郁,释放风度。

    “来了。”顾小殇说。

    “来了。”无誓之剑搓手,一边欣赏云郊湖畔美丽的恋爱风景,只觉得心旷神怡。

    “千里一醉下线了。”顾小殇说。

    “是么?下线啦?”无誓之剑乐呵呵,顾小殇对他说什么他都是先乐,乐完才反应过来,跳起来叫道:“什么?他下线了?”

    无誓之剑也有顾飞的好友,但日理万机消息繁多的大会长真没注意到这种不怎么起眼的系统小提示,此时一看,千里一醉的名字果然是黑的。

    “是不是上厕所去了?”逆流而上此时也在一旁,同样,他也没留意到千里一醉下线的消息。作为一个严肃的玩家,他们同样不相信千里一醉能在这个时刻选择离开游戏。

    “应该不是,十多分钟了。”顾小殇宣布。

    “这……那我们还聚在这里为什么啊?”无誓之剑恍惚。

    顾小殇无奈地摊了摊手:“先散了吧!”

    这真是乘兴而来,摆兴而归。无誓之剑挺想说来都来了,就这么走了多没意思,不如咱去那边草丛坐坐。可是他也就敢这么想想,话是真不敢直说,只能偷眼望着顾小殇,看人真是收拾行会准备撤退,也只能叹息着整顿自家行会闪人了。

    纵横四海之前和顾飞战了那一场后,就一直很没有斗志很有精神,此时好突然提了点神过来,结果又是这么个结局,好多人都有了情绪,行会频道里怨声载道,可埋怨也找不出个准方向,于是一直叹息城战打得没很劲,非常没意思。

    无誓之剑也只能是眼巴巴的看着,这会也真不知说什么好了。现在又去浴血攻城?攻城活动到现在就没停过,但基本就是玩家越死越多,根本没有什么有效的破坏。玩家都看出来了,所谓城战中所存在的任务,不是什么点缀的东西,单靠硬冲硬杀,这城根本攻不下来,恐怕必须在一些任务中完成什么情节,才有可能换取城战胜利。

    问题是任务也没提示,大家都是虚无缥缈地转乱,自然是越转越没劲。

    不过这时的云郊湖畔这里,倒是真包藏着一个大任务。三十里外蹲在小木屋里,一看自家对酒当歌的人都到了,真想出去认亲,可韩家公子还在屋里也没有要出去的意思,一时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方才顾小殇来和他讨论了一下千里一醉下线了的事,他也听到了,此时鼓起了勇气,凑到韩家公子面前问:“那个,千里一醉下线了?那我们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散了呗!”韩家公子喝完瓶中酒,扔了空瓶就出去了。

    “就这么走了?那我咋办啊?”三十里外茫然,小心翼翼,东张西望着,慢慢地,也出了小木屋。

    韩家公子都走远了,根本没理他。三十里外很费解,自己身上还有任务呢,自己不是诱饵吗?为什么没人要了?

    草丛里此时不断钻出原本埋伏着的玩家,朝着统一的方向走去,三十里外在当中寻觅着将进酒这个患难兄弟的身影,结果没找到将进酒,却被扇子凌看到了他。

    “三十!妈的,你跑哪去了?给你消息你怎么不回?”扇子凌跑过来把他揪住。

    “说来话长啊!”三十里外说。

    “将进酒呢,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呢?”扇子凌问。

    “是啊,我正找他呢!”三十里外说。

    “你们两个,是不是开打的时候跑了?”扇子凌黑着脸。

    “那啥,听说千里一醉下线了。”三十里外顾左右而言他。

    “你别扯,你们两个家伙啊!”扇子凌鄙视。

    “我跟你说啊!”三十里外神秘地偷看了一下左右,凑到扇子凌旁边:“我现在身上有个任务哦!”

    “任务?那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身上也有。”扇子凌说。

    “切,才不是你那种搬砖的任务。”三十里外说。

    “大型任务?”扇子凌变色。

    “就是之前印风他们搞走的任务,我又弄回来了。”三十里外说。

    “你弄回来了?”扇子凌重复。

    “呃,在一系列的机缘下,我弄回来了。”三十里外说到这的时候,还在四下张望着,没看到韩家公子,没看到顾小殇,没看到彩云间的任何人留意自己。三十里外总算是确信了,千里一醉一下线后,人家已经不当他有利用价值了,不会再有人理会他了。

    “有任务还不快告诉会长,想办法给完成了啊!”扇子凌说。

    “别急,说来话长呢,将进酒呢?先把这小子找到啊!”三十里外一边说着,一边给将进酒发了消息。

    将进酒回复报上坐标,两人寻过去,湖边浸着水的草丛中,将进酒真被捆成粽子扔在那了。扇子凌大惊失色,连忙上去给他解绳,一看他嘴,竟然都被人塞了一块破布给堵了。

    “怎么搞成这样?”扇子凌不理解。

    “韩家公子,这王八蛋!”将进酒骂着,骂完也张望了一下四周,问三十里外:“他走了?”

    “走了……这人真是,真说得出就做得到啊!”三十里外惊叹,同时庆幸自己一直是按照那人的吩咐做,不然下场可能也十分不美妙。

    “妈的,妈的,妈的!!”将进酒连吐三口泥。

    “这到底怎么回事?”扇子凌完全看不明白。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把经过的的事都给说了。

    “因祸得福啊!”扇子凌听了很高兴,一点没体会到二人个中的辛酸。

    “去找会长。”扇子凌忠诚度很高,立刻报告逆流而上去了。

    “啊?有这事?”逆流而上一听立刻也乐得合不拢嘴,千里一醉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对付的,现在又知道了这任务居然鬼使神差又落回到自家头上,很高兴,也不追究这二人临阵跑路的问题了。

    有了这任务,逆流而上对千里一醉就更上心了,连忙去找顾小殇:“顾大会长,这明天千里一醉总归是要上线的,咱们怎么对付?”

    无誓之剑虽在带着纵横四海,目光却总在寻觅顾小殇,一看逆流而上突然凑顾小殇那,很诧异,很不解,连忙最快速度也凑来。

    顾小殇正说着“明天再说”,无誓之剑已经嬉皮笑脸凑到:“说什么呢?”

    逆流而上不吭声。有任务一事,顾小殇无疑是知道的,甚至可以说是人家没心掺和抢任务这种事,才把任务落到他头上。但是,无誓之剑是一个有前科的人,逆流而上实在不想让这小子也凑和进来。但是,逆流而上又很怕顾小殇啥也不理实话实说,以这女人顾无顾忌的性情完全是会这样做的。逆流而上此时有点紧张。

    “说千里一醉,明天上线怎么对付。”顾小殇说。

    “小殇你安排,我们听你的。”无誓之剑表忠心。

    “明天再说吧!”顾小殇还是这话。

    “那现在你们行会做什么?”无誓之剑看逆流而上不说话了,挺高兴,有自己一个人和顾小殇说话就够了,你哪凉快哪呆着去吧!无誓之剑想着,不理逆流而上,继续和顾小殇瞎扯。

    逆流而上松了口气,巴不得无誓之剑不理他。于是向二人留了一句“有事招呼”,连忙躲远远的。

    而比他更躲得远远的,还有一批人。树下望天在这边盼啊盼啊,等着坐收渔翁之利,结果收到千里一醉下线,所有行动取消的消息。

    “靠啊!这什么人啊,有没有点谱啊!!!”树下望天想借刀杀人呢,结果刀不见了,这多郁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