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一十章 就等你上线

第七百一十章 就等你上线2017-11-10 16:36:5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一十章 就等你上线

    顾飞轻轻一个下线,就搅合的云端城从大到小好多人六神无主。韩家公子在佣兵频道也疯狂鄙视了两句,没人敢接话,御天神鸣的悲剧此时大家还没有忘怀。韩家公子指着剑鬼询问他们的任务情况,剑鬼装聋作哑,他自己又寻摸到东北方向的复活营地,不过连顾飞都在这边捞不到机会,剑鬼走了两圈,自然也无下手良机。

    但剑鬼也是个闲不住的人,于是又换了一个营地,试图以之前那种方式挑拔起玩家与营地npc互殴。可云端城玩家因为这内讧的笑话闹得现在连一个营地都丢了,实在不会蠢到上这当。剑鬼佯装做戏,被人识穿。剑鬼其实也是闲着没事一试,心里也没报多大指望,早留了退路。乘着对方想对他完成包围之前,一个雾影突袭杀出一条路便扬长而去了。

    剑鬼回到城内刺客联盟,又接到了个暗杀任务,结果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小会长,小到连佑哥都不知道,弄得佑哥也很是羞愧了一番——他的资料竟然有缺失。结果反过来又是剑鬼安慰了佑哥几句,当时立断取消了任务,结果连续两次取消任务,刺客联盟对剑鬼提出了严肃的批评,严重警告他这种拈轻怕重的工作作风是要不得的。剑鬼哭笑不得。

    为了惩罚剑鬼,刺客联盟赌气不给剑鬼任务。剑鬼在云端城四下溜了一圈,也没啥其他发现。无聊啊,寂寞啊!上城墙玩了会投石机,上战场混着杀杀人,剑鬼一个人孤独的游戏着,玩家这么多,却没有一个是自己的伙伴。如此一直进行到了早上,玩家们都很疲惫了。城战没像对抗赛一样,每天固定时间进行,这活动从昨晚宣布正式开始后,根本就没说什么时候停。

    坚持一宿没睡熬到现在的,大多是剑鬼他们这种习惯通宵游戏的骨灰。那些因为城战特别准备通宵的,熬到后半夜坚持不住撤退得也大有人在。比起昨夜城战刚刚开始时四门人丁兴旺的景象,此刻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看上去都有几分消沉。

    通宵狂战的玩家,不是没有收获的。

    至少死亡有上限的设定被玩家给死出来了。这一情况率先发生在战斗一直没有中断过的南城门方向。由于北城门方向屡生事端,那些不想再在这边和大行会一起搅浑水的行会纷纷回避,选择了和北城门背对的南城门。连后来转移的黑手同盟会,也是选择了在南城门方向落脚。此处没有人提出搞什么合作,也没人装大神站出来领导,大家就是自发地努力向系统发动进攻,一进磨啊磨,耗啊耗,终于就有玩家发现自己被宣布死得不能再死,退出城战。

    这现象好像传染病一样,第一人发生后,紧接着就有第二人第三人,系统是很公平很一视同仁的,不可能专门针对某家行会狂杀,无数玩家相继达到这一门槛。而这当中有通过死亡后在复活营地的滞留时间进行推断的玩家,终于得出了这个死亡上限。

    二十五次。当玩家死亡二十五次后,系统将宣布你彻底死亡,退出城战。

    这消息无疑引起了玩家们的恐慌。无论这次数是多少,只要拥有这么一个上限,都会让人有了心病。战场之上肆无忌惮冲杀的玩家一下子就少了许多,好多人开始小心翼翼,甚至裹足不前。原来就不占优势的战局,在这个设定被发现后,更加不堪入目。时至凌晨大部分玩家都准备下线休息时,攻城玩家可以说得上是大败收场。

    “下线休息,尽可能的早点来,城战大概也就是几天的事,这几天大家就辛苦一些。”各行会里基本是就是类似如此的声音,会长在解散前说上这么几句后,众人回到复活营地接连下线。

    当然,城战不至于就此完全停顿下来,通宵夜战的人在此时下了,但那些按时下线的,或是半后夜支撑不住的,在补充了睡眠后,惦念着城战大事,倒是赶着早班来了。

    城战依然在继续,只是已经不复昨夜的盛况了。

    而此时,整个平行世界的城战都算是进行了一个阶段,在论坛方面已经有了许多讨论。佑哥在早上下线后,习惯性地必须要上论坛爬一圈的。官方论坛为城战活动还专门开放了个城战版块,此时是所有版块中最具人气的一个,各大主城玩家都在就自己主城的城战情况进行着讨论。

    佑哥是喜欢总结资料的,本想着收拾收拾把第一天城战发现的一些设定总结出来发帖,结果发现由玩家零零碎碎发出的设定,早已经被有人心汇集收编成一帖,这帖还得到了版主的设定,相当醒目,内容也在不断地翻新中。

    佑哥点进去一看,像死亡二十五次上限这种问题,早已经被收编了。佑哥所知道的一些设定情况,这帖子全有涉足,佑哥已经没有什么好补充的,从这里吸引一些他不知道的知识还差不多。

    到底是人多力量大啊!佑哥感慨着,不过细看下去,设定还是因城而异,不能笼统盖之。尤其像临水城这种地形特殊的主城,城战和云端城完全不一回事,他们的攻城玩家被散落到了周边各水岛上,驾船从水路发动进攻,系统也是开船在水上迎敌,听起来煞是有趣。但临水城的玩家可没人这么认为。

    除去这设定一帖,佑哥在城战板块中看到的大多就是玩家控诉城战的血泪史了。各城的战斗模式不一样,但结果都极其近似,全部都被系统打得丢盔弃甲,没有哪座主城看到明显的胜利希望。最有起色的,是落日城。

    落日城玩家利用他们地形上穿越主城的那条干涸河道,妄图从那里直接钻进主城。全城玩家聚集于此,不攻城门,攻此河道,硬生生将系统的卫兵切在两边,顶着系统的夹攻石砸,誓死往里爬。

    但爬到跟前发现,无耻的系统竟然早将河道堵死。但落日城的玩家并没有就此放弃,他们相信这是一条取胜之道,正万众一心准备重新掘通这条河道。据发帖人说,到他发帖时,已经掘出一个大坑,大家相信迟早可以挖通。这种顶着系统的虐杀坚持劳动的精神得到了回帖玩家的一至好评,好多主城玩家声称要学习这种精神,回去也挖墙去。

    外城的事,佑哥也就是当笑话看看,在帖海中淘啊淘,终于找到有关云端城的。点击回复最多的一帖,让佑哥不由赞叹,千里啊千里,你真是无论何时都这么的鲜明出众。

    云端城玩家高度热议的,正是他们主城出现的守城玩家。

    守城玩家未必是云端城独有。除去顾飞和剑鬼,目前已知入过阵营的就还有苹果醋断水箭小雷等人,由此可知阵营这东西已经存在,在系统未给明确提示的情况下,因为运气混入阵营的还是在有人在的。

    但问题就是,这种人终归是绝对绝对的少数。就像小雷,他这么一个守城玩家,又能掀起什么风浪?一个人蔫了吧唧的扫扫街道,捡捡石头,推推小车送送货,根本就引不起什么关注。

    只有顾飞,孤身一人掀起无数血雨腥风。纵横四海对酒当歌,云端城最大的两家行会,就是被这血雨腥风淋个正着的。云端城这位发帖玩家不知是哪角色,反正在帖中是以此两大行会的视角,玩命控诉千里一醉的不是。让人越看越觉得,此人该是两大行会的黑吧?

    系统既然做出千里一醉是守城方的设定,那么他怎么攻击攻城玩家也不过分,对他又有什么可控诉的呢?只是他一人干翻两家行会,强大的有些过分而已,但强大什么时候也成了一种过错了?佑哥细看后面玩家的回复,发现玩家对千里一醉的行为,无仇视;对纵横四海和对酒当歌的遭遇,也没同情。大家关注的是:千里一醉怎么就这么强大?一个人打一千,这让其他玩家还有活路么?

    “难道这其实是黑千里的?”佑哥暗忖,从帖子的最终导向来看,玩家最终集中在了千里一醉的过分强大上而忿忿不平。

    “利用玩家舆论来攻击千里,是那个和谐鬼搞的?”佑哥想起了叶小五那帮人。

    此时的游戏内,大行会的骨灰级玩家,都是熬了一宿,大多数已经下线休息了。但是对酒当歌中,以逆流而上为首的一队人却依然未下线。这帮人非都没有什么疲态,反而很是精神抖擞。

    他们没有熬夜,通宵的数小时里,这些个人物轮流下线进行了休息,有歇得多的有歇得少的,但不管怎么样,此刻的精力远比那些通宵完还在死撑的玩家要强得大。

    正对北城门,已废弃的三号营地上,逆流而上聚集起了行会的这212人。这些都是深受他信任的行会的骨干成员,这212人,逆流而上可以全部叫上他们的名字。他们可说是对酒当歌的中流砥柱。这212人,可能没有绝对平衡的职业配备,但有的是绝对的行会忠诚度。逆流而上相信,这212人里不会有什么三心二意的划水党。

    此时,他们聚集于此,正是为了行会中的那个重大任务。

    这次逆流而上行事完全谨慎,他甚至不在行会频道里讲话。212人分建了三支队伍,逆流而上扇子凌,还有一位名叫海风的法师各领了一队。

    逆流而上和扇子凌海风就站在一起,三人议过的话题,直接转进行会频道,有什么意见,再回复过来。

    “地方就是这里?确定么?”逆流而上说着。

    “确定!我找很多人确定过了,就是这里。”海风说。

    三人围了个三角,他们当中的是一片空地,隶属于前三号营地的一片空地。这小小区域有着它的功能:下线保存。也正因为这一功能,它有幸成为了千里一醉下线时所踩的地方,于是,现在被逆流而上给盯上了。

    正面对抗千里一醉?有凶险不说,更关键的是是不是能找到千里一醉来对抗。于是,乘着千里一醉下线,逆流而上得到了这个良机:直接在他下线的地方,等他上线然后直接伏击。

    在时平常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因为正常情况下线区就是安全区,接触都不能,更别提伏击了。但现在,城战的特别之处,就是没有了安全区,逆流而上觉得这是他们能最小损失消灭千里一醉的机会,不能错过。

    当然,消灭其实也并不是他的主要目的,逆流而上还是为了他的任务。三十里外身上的那个任务。

    经大家分析,这任务情节是需要击杀千里一醉,才有可能从吉尔基诺口中得知下一步的情报,或者是直接从千里一醉的死亡跌落中得到任务物品。为求万无一失,逆流而上想到了这个办法。千里一醉的下线很惹眼,当时他正是焦点,他在哪里下线,逆流而上他们很轻易就打听到了。为求甚至,又多方求证,于是圈出了一个足够十个千里一醉下线的区域。

    逆流而上相信不会再有什么误差了,所以率领玩家对这个坐标区域进行着周密的布置。

    “陷阱,下,能下的全下了,排满,让他一上线就踩。”扇子凌指挥。

    “中了陷阱的话,还能瞬间移动吗?”有人问。

    “不知道啊……”瞬间移动这个技能没人会。

    “瞬间移动的距离是六米。”海风说,“咱就这个区域为圆心,站成半径六米的一个圆。法师练习一下,这半径的圆,范围法术应该足够覆盖并且秒杀千里一醉了。”

    “等下,陷阱现在就下了,其他玩家上线踩了怎么办?”有个下陷阱的想起一事。

    “这个……宁可错杀,也不放过?”扇子凌问逆流而上。

    “我有千里一醉的好友,他上线倒是会有系统提示。不过,万一我有疏忽,或是命令下慢了点,或是大家反应迟了些……”事关重大,逆流而上最终决定下手还是狠一点,把头一点:“就这么办吧,有人上就杀。估计也没那么巧,能有多少人在这地方下线?”

    “这些运气不好的家伙,也正好让我们练练手。”海风的念头更加残忍。

    “弓箭手法师为攻击主力,其他职业待命,应对突发状况。”逆流而上最后下总命令。

    “相信不会有什么突发状况了,这样子,不停他还跑得了。”扇子凌自信十足。

    接下来的就是等待,战士盗贼骑士牧师等等职业还可以稍稍松懈一些,但法师和弓箭手们却都得全神贯注,谁都不敢相信一个疏忽千里一醉有所反应后,会是个什么后果。应急?真能应得了急么?这里一共不过212人……成败就在此一举!所有人心中都很清楚。

    “千里一醉昨晚几点下的?”

    “十一占多吧?”

    “睡八个小时还不够,怎么还上不?”

    “还要吃早饭吧?”

    “那也该吃完了!”

    “难道家里没电脑,还要跑网吧?”

    “不会有事不上了吧?”

    “怎么还不来啊?”

    转眼已是十点,度过了七八点钟荒凉的早市后,游戏里又渐渐热闹起来。生活规律派基本在这个时间都选择开始上线,照理顾飞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差不多,但却始终不见人影。不过那圆心区域至今也没人上过线,倒是六米的半径区域里,时不时白光一朵上个人来。这些人有城战的,有不是城战的,但上线就见这阵势,都吓一条。对酒当歌的人也不多话,随便让条道就请人出去。玩家看这帮人杀气腾腾的模样,也没人敢多问。

    十点半,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众人正在牢骚,阵心中突然白光一朵。

    “注意!!!”逆流而上一声大叫给众人提了神,大家这也是已经久等了,立刻火力全开,追踪矢,范围法术,一气轰下。陷阱“啪啪”声也适时响起,白光中出现的人是谁没看到,因为白光已经又起来了,那人脸没露就消化了。逆流而上这才飞快扫了眼好友栏,不是,千里一醉并没有上线。

    “不是……”逆流而上遗憾的宣布,却发现大家并没有十分垂头丧气。这寂寞了好久,随便来个人杀一下,也是活动筋骨嘛!众人兴奋了一下下,然后该收拾该整顿地又弄了一番。

    转眼又是半小时,白光又起,逆流而上同时觉得仿佛听到了系统提示的声音,他突然有了一种十分美妙的预感,但还是很认真地大声提醒众人:“注意!!!”

    依旧是追踪矢,范围法术,将对方出现的白光直接笼罩,是谁?还是没看清,人已经消失,但逆流而上飞快一看系统消息,激动宣布:“是千里一醉没错!!!”

    “我靠!!!”所有人掷臂激动,他们竟然成功击杀了千里一醉,虽然用得是无耻到极致的办法。

    “我靠,这么狠啊……”一上线就被人送去了复活点的顾飞非常尴尬。自己竟然被人痛恨到了这个地步,埋伏在下线的地方一上心就打……是谁啊?顾飞连人都没看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