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一十一章 新思路

第七百一十一章 新思路2017-11-10 16:36:54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一十一章 新思路

    狼狈万分的顾飞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此时在城中也用不了佣兵频道。不过看起来不会是韩家公子搞的鬼,公子精英团除了他都还不在线呢!

    顾飞翻开任务列表一看,果然,死亡后城战中领取到的任务全部宣告失败,无论是寻访吉尔基诺还是刺杀无誓之剑的。顾飞无可奈何,也只好重去两个任务发布地,看看npc有没有个什么说法。

    城外,成功击杀了千里一醉的对酒当歌212人激动得久久不能平静。会长逆流而上尤其兴奋,他十分想和人分享一下这个快乐。结果一看以击杀千里一醉为目标的会长,无誓之剑,不在线;顾小殇,不在线。逆流而上吞了口口水,只好翻身继续和自家兄弟击掌相庆去了。

    连逆流而上都高兴得忘乎所以时,倒是扇子凌还保持着平静,他第一个跑到了千里一醉壮烈的区域,仔仔细细在地上寻找了一番。

    地上什么东西都没有掉,扇子凌跑回来揪了也在那和人欢庆的三十里外:“怎么样,任务有什么进展么?”

    “任务?哦对!任务。”三十里外也反应过来,连忙开任务列表一看,却还是原来那句话。

    “这个,是不是需要回去再找一下npc啊?”三十里外猜测。

    逆流而上这时也回过神开始注意他们做这事的目的,三十里外这边没有系统提示,地上也没有爆出任务物品,于是队伍立刻朝云郊湖畔开拔,npc吉尔基诺现在是驻足在这里了。为怕这npc走失,逆流而上特意留了人在这边陪着呢!

    一路上大家犹自沉浸在干掉千里一醉的兴奋中无法自拔,逆流而上恍忽间觉得有点穿越,他依稀记得,在行会建立初时,他和几个兄弟一起接了个行会任务,在先后数人牺牲,最后终于成功击杀boss完成了那任务时,大家也是这样的兴奋了许久。

    这种单纯的快乐真是好久都没有了,原来这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对手来刺激啊!说起来平时也不是没有对手,只是与无誓之剑云中牧敌这些行会长之间的竞争,勾心斗角无所不用其极,而且永远没个头,即使占得上风,却也没有现在这种快感。反倒是千里一醉这种形似boss一样的存在,推倒之后让人满足感十足。

    对酒当歌的人精神抖擞,一路欢歌笑语,但到了云郊湖畔,找到了吉尔基诺,一盆凉水当头泼下。

    “喂喂,我们已经杀了千里一醉了!!你不要装糊涂啊!!!”三十里外恨不得把吉尔基诺撕起来。

    “你和npc说这些有什么用?”扇子凌哭笑不得,一如既往保持平静,望向身边的逆流而上。

    逆流而上此时正在深刻体会什么叫做空欢喜一场。杀千里一醉固然高兴,但那也得是有目的的杀才高兴。之前就算暂没有人反应过来任务的事,但至少人人心底里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这杀得十分有意义,十分有好处。但现在,意义好处,全部不在,吉尔基诺来来去去还是以前和三十里外交待过的话,这很明显是说明任务完全没有进展。

    “怎么会这样的?”行会频道里议论纷纷。

    逆流而上想了想后,忽然问道:“是谁说这任务是要从千里一醉身上取回来的?”

    三十里外想了想,一头冷汗,他自己根本没听到npc直接的提示,是从韩家公子那里随便听了点。但韩家公子就是拿他当个诱饵炮灰,根本没给他多说什么,三十里外是史上最糊涂的任务玩家,自个完全不清晰这任务是个什么来龙去脉,中途在一片心惊胆颤中和npc对了两句话,莫名就把任务拿过来了。从他现在和吉尔基诺交流中听到的信息,就是说有人提前一步从这里取走了重要东西,得找回来,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事是千里一醉干的。

    “啊,那个……怎么说的来着……”三十里外支唔着答不上,为什么会说是千里一醉呢?

    “在云郊湖畔搜索一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尤其是这小木屋附近。”逆流而上下令。

    二百多人忙碌起来,三十里外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委屈地站在墙根。

    “这任务的起始还是在坑地那边,来来来,知道点东西的都来,咱把这个任务的情节好好理一理。”逆流而上一边指挥众人干活,一边还在频道里要和大家聊天。

    最清楚任务情节的,无疑是任务的当事人,但三十里外之前的任务人印风已经叛离了行会,逆流而上只能从和他共过事的一些人知道的小细节来拼这任务情节。

    很遗憾,对酒当歌的这些人中,既没有六月的雨那样的任务狂,也没有估哥这样的资料狂,对于任务的具体内容他们都是漠不关心,反正行会布置叫在那守卫,他们就只顾守卫,没有人闲着没事还去听听任务是个什么故事。据说这也是高手的标志!高手做任务追求的就是效率和奖励。哪有功夫品味你的任务情节?平行世界因为是模拟,npc和你的对话不可能像以前游戏一样狂点鼠标快速进行,好多人都挺烦这个,本来就是避之不及的事,现在没摊到自己头上,还凑上去自己打听,怎么可能!

    结果就是逆流而上这拼来拼去也拼不出个什么东西,反倒是他自己,最开始接受印风的汇报,知道的比较多点。但说来也惭愧,逆流而上也是不注重任务情节的高手作风,印风的报告他听听就过,根本没上心,现在也无记录可查,好多事都模糊了,自己在队伍频道里仿佛好像大概的,大家一看会长都这鸟样,咱啥也不知道也不丢人,于是连动脑子脑补的力气都省了。

    “妈的!”到最后逆流而上也没整明白这任务是个什么故事,只好在频道里撒气:“都注意了啊,这城战任务不比寻常,以后大家再接任务,都把情节搞搞清楚,有些事咱们也得跟据情节来推理的不是么?就像现在,说东西被人拿了,又说是千里一醉,凭啥是千里一醉谁也不知道,现在千里一醉被咱们杀了,啥也没搞到,这不闹笑话么?”

    “那现在怎么办啊会长?”有人问。

    “先周围搜着,看有什么线索没有。”逆流而上说。

    “我有个想法。”扇子凌忽然说。

    “有你快说啊!”逆流而上道。

    “咱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个人?”扇子凌说。

    “谁。”

    “剑鬼!”

    “呃?”所有人一怔。

    “最开始坑地那边,可是剑鬼和千里一醉一起现身捣的乱,这两个人本就是朋友,现在又是一起的守城立场,好多行动可能都是在一起的。如果这什么拿了东西的情节真和千里一醉有关,未必是他,有可能是剑鬼呢?”扇子凌说。

    “你这么说的……大有道理。”逆流而上连连点头。

    “因为千里一醉的过分强大,我们都忽略剑鬼的存在。大家想想,三号营地的废弃,根据我们打听到的情况,当时千里一醉是从其他方向赶过来的,他是在营地被废弃后,才踩上来进行了下线的操作,所以那营地被废其实和千里一醉无关,是剑鬼做的,所有人当时只顾得找千里一醉在哪!如果有个人在意一下剑鬼的话,营地未必会丢。”扇子凌说。

    “没错,肯定是剑鬼!”众人纷纷道。

    “砍人pk,现在千里一醉绝对是平行世界第一了,但就跑任务这些事,他未必比得上剑鬼这种游戏老手了。所以我说这任务啊,没准剑鬼才是主导,我们应该找他才是。”扇子凌总结结理。

    “又要找人……”听到这个结论,所有人都感觉想吐。

    “剑鬼不比千里一醉,如果他被人认出来,我想没人会不敢向他出手。我们动作得快了,我觉得城战期间的任务非常自由,比如剑鬼这时候如果被爆,或许他身上的任务物品就会被杀了他的人捡了去,如果再拿到这里来,很有可能任务就被他们继续下去了。”

    “你说得对!不过,剑鬼现在也没在线。”逆流而上说。

    “等吧!剑鬼不像千里一醉那么难缠,现在我们可以确定从千里一醉身上咱们暂时得不到什么对任务有用的东西,不如暂且回避着他。等剑鬼上线,我想纵横四海彩云间的人也差不多都到了,正好由他们去对付千里一醉,咱们多注意着点剑鬼。”扇子凌的思虑已经很成熟周到了。

    “好,就这么办!”逆流而上迅速拍板,“昨晚大家都没有好好休息,现在咱们一起下线歇一下,吃点东西。也正好和纵横四海彩云间的人打个时间差,他们上线自然会组织起来去对付千里一醉,就让他们先较劲,咱们迟些来,目标瞄准剑鬼。”

    随便留了几人继续陪同吉尔基诺后,逆流而上等人收队下了线。这段时间异常的平静,各城门都没有大规模的攻城行动,至于小规模的骚扰,对系统来说根本不够看。但午时刚过,大批玩家开始陆续进入游戏。这段休整也不是白休的,有好生总结过昨天一天的经验教训的,有在睡梦中萌生出新点子的,有从坛论上学习了其他主城的作战经验准备过来一试的,总之大批玩家在昨天垂头丧气的下线后,此番却是重新焕发出了斗志。比如有数十家行会,就是看了落日城的攻战经验帖后,更加发扬光大,决定要掘条地道入城,此时聚集了人手商量了几句后,就已经开始大兴土木了。

    公子精英团的众高手也陆陆续续上了线,顾飞这会已经出了主城。先前死亡任务失败,顾飞重走了一遍任务点。行会大楼那边,百恶之首无誓之剑的通缉他竟然是不能领取了,看来系统是只给予一个机会。顾飞十分无奈,只好换成了百恶之二的逆流而上。而戒卫队那边却一如既往的厚道,如先前那次任务失败一样,这次失败后,任务也是被重领了一下,内容还是那个内容,继续寻访吉尔基诺。

    顾飞这刚出城同多久,就看到剑鬼等人一个个上了线。顾飞挺郁闷地在频道里说了自己被人直接守复活点干掉的事,众人自然很是一番嘲笑。连韩家公子都叹服:“如此贱格的办法,我都没有想到。”

    “不说了,任务去了。”顾飞说。

    于是剑鬼私密顾飞:“你说得也太暴露了,现在都知道你要去任务,公子还不做布置?”

    “所以说,我那是骗人的,我才不急着去任务呢,这任务又不限时间。”顾飞说。

    “……”剑鬼觉得自己真是太善良了。

    并不准备去任务的二人相约碰了头,却是直奔了东北方向的复活营地。在把正北方向三号营地搞毁后,两人不约而同开始惦记上了这块营地,此时到了东北营地附近,却发现此时营地已是戒备森严,许多玩家看起来是准备长驻此地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今天比昨天看起来更没有可乘之机了。”顾飞说。

    “嗯,先不说玩家,就那卫兵有四个也麻烦。一进营地卫兵就有提示,而且会准确找到你。而且卫兵不死,根本就不出占领营地的提示,想弄死这四个士兵可太难了。现在行会玩家们也吸取经验了,上次咱俩搞出的那花样他们现在不上当了。”剑鬼说。

    “嗯,而且那四个卫兵死守营地,也引不出来,跑出来不几步,他们都会返回去,想拉到没人地方杀也不行。”顾飞说。

    “唉!”两人叹息着,这绕着东北营远远走了一圈,途中正撞了一人,顾飞一看,竟然是个认识的人物,于是也就没回避。

    “哟,是你们,真是巧啊!”顾飞和剑鬼绕圈遇到的赫然是席小天。

    “你现在在哪家行会鬼混呢?”顾飞招呼。

    “暂时没行会。”席小天说,跟着又问:“你们两个,又想打这营地的主意啊!”

    “必须的。”顾飞也不隐瞒,因为他和剑鬼已经准备放弃了,实在是人少力薄,面对npc的无耻上帝视角和大量小心戒备的玩家,实在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难度很大哦!”席小天说。

    “根本是不可能完成。”剑鬼叹息,“如果守城玩家也有攻城这么多就好了,直接把这硬吃了。”

    “说起来,你们两个怎么会莫名其妙成了守城玩家?”席小天问。

    “有阵营,于是就成了守城玩家。”顾飞言简意赅。

    “这样啊……想硬吃这营地,我有个主意哦!”席小天说。

    “你想怎样?”顾飞警惕。

    “看你紧张的。”席小天笑,完了望向剑鬼:“剑鬼老大现在没有行会是么?”

    “对啊!”剑鬼点点头,但点完又反应过来,连忙改口,“哦不对,城战前临时入了外城一兄弟行会。本来准备过去帮忙的,没想到成了这样。”剑鬼实在是没行会太久,都忘了这事了。

    “既然是这样,那你退出行会也没什么了吧?你说,如果你退出了行会,然后现在建立一家,那会怎么样?”席小天说。

    “现在建立一个行会?”顾飞和剑鬼异口同声重复了一遍。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顾飞敲了下脑袋,“我看这样的话这家新行会十有八九会属于守城方,这样咱俩手中就有人手了啊!搅合搅合,干掉这营地也没准!”

    “这个这个……”剑鬼飞快得思考着,“我记得申请入会的系统是关闭的,不过建立行会能不能,真没留意。”

    “不如去试试?”顾飞提议。

    “建行会也要人响应啊,现在全城封闭,中立玩家全在野外,上哪找人去?就算找了人,现在申请行会的系统关闭,他们怎么响应?”剑鬼疑虑还真是多。

    “哦?还有这些设定么?我们现在都在城外,城里这些情况我倒是不清楚了。不过如果只是缺人的话,我帮你凑点数倒是可以的。”席小天说。

    “你?算一个,还差18个。”想起这个建会二十人的限制,顾飞非常不愉快地扫了席小天一眼,席小天望向别处,哼歌。

    “18个?”剑鬼奇怪地望着顾飞,这什么算术水平啊?不是应该差17个吗?

    “我有行会啊老兄。不像你那个,说退就退。”顾飞看得出重生紫晶的姑娘现在已经很接受他,并不希望他退出行会。顾飞为人善良,不忍让众姑娘伤心。

    “我入不入无所谓啊,砍人的事我能不到吗?”顾飞拍着剑鬼的肩膀说。

    “我说,只是凑人的话,我指的不是我一个,19个我都可以找到。”席小天说。

    “嗯?”顾飞又起疑心了,“是不是要收费?然后建会,付钱,拿了钱你们立刻闪人,然后行会就散了?专门帮人凑人数建行会的新骗术?你哪来这么多人?你已经组织起团伙了?骗子行会?骗子佣兵团?”

    “咦?不如我找樱冢月仔,叫那帮小子过来二十个凑凑数。”顾飞说。

    “我说……我们现在建了行会不是要以城战为目标的吗?你们整些凑数的人,有什么意义啊?”剑鬼吐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